歷史的壞脾氣 順人章士釗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順人章士釗    
  一個人活在世上,不順心事,十之八九。用叔本華的話來說,就是長時間的痛苦中間夾雜著瞬間的快樂。大概只要某人快樂之間的間隔稍微短一點,大家就會認為他命很好了。不過,這個世界上,事情總是不平衡的,在大多數人埋頭苦熬的時候,總有那么一些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能在各種環境和條件下,都混得很好。下面我們要談到的章士釗,就是這樣一位。  
  章士釗剛出道的時候,運氣并不太好,趕時髦棄文從武,不過進了江南陸師學堂,如果一直學下來,日后的出息肯定比不上北洋系的武備學堂。不過還好,章士釗很快就脫離那個培養兵頭的地方,掉過來棄武從文,接手辦《蘇報》;當惹出事來,明明他是主編,最后倒是鄒容和章太炎兩個進了監獄,前者還死在了獄中,他卻平安無事。這里就有點運氣了。  
  章士釗真正的時來運轉是在1904年到日本留學期間。到日本后,原來的熱血憤青章士釗不再熱心革命,改埋頭讀書了,連同盟會也不肯加入。章太炎、張繼這些昔日的朋友,怎么勸都不行,沒辦法,有人出主意說章士釗很喜歡一個新近來日本的美女,而這個美女恰好很傾向革命,不如讓她去勸勸試試。這個美女名叫吳弱男,是當年淮軍名將吳長慶的嫡孫女,清末四大公子之一的吳保初的掌上明珠。結果呢,美女吳弱男去勸了,沒有勸動,反而把自己搭了進去了,從此,吳弱男成了章士釗的枕邊人。  
  革命黨賠了夫人,章士釗抱得美人歸。這個天上掉下來的好事,對章士釗來說,卻是一個命運的關鍵性轉折。吳家在當時的中國可是非同小可,李鴻章、吳長慶和袁甲三原本同屬淮系,而吳長慶又是袁世凱的恩公,所以吳家跟清末民初勢力最大的北洋系關系甚深。無怪乎吳弱男張口閉口就是我們官家如何,在那個時候,吳家的確屬于中國最有權勢的“貴族”,要不吳保初怎么能入選四大公子呢。有了如此美人相伴,章士釗從此變了模樣,過去那個當過私塾先生的湖南窮小子,開始躋身于上流社會。無論辦雜志、辦學校還是做官僚,都帶著三分貴族氣。軍閥、政客、革命黨甚至青紅幫,都對他高看一眼,給官,給面子,給大頭(光洋);請飯,請花酒,請留洋(歐洲)。歐洲游學當時是費用最昂貴的,人家章士釗可以一去就是若干次,一呆若干年,還帶著家眷、仆人,而且據說還擁有整屋子的社會主義的德文書(陳西瀅語)。  
  章士釗日子過得順,不僅是命好,識時務,關鍵是性格上順。歷史上此公作金剛怒目狀只有兩次:一次是在編《蘇報》的時候,那時還是“憤青”;一次是在段祺瑞政府里做老虎總長,鎮壓北京女子師范大學的學潮,撤魯迅的職。除此以外,跟誰都混得不錯。章士釗自己說,平生見過最難交的人有三個,其中一個是陳獨秀,可是章士釗還是跟陳獨秀交上了。平心而論,章士釗是講交情的,為人并不勢利,但他比一般人講得柔,講得順,無怪乎能討那么難討喜歡的人喜歡。  
  性格決定命運,信夫!  
 


張鳴 2013-08-22 16:26:32

[新一篇] 歷史的壞脾氣 簧聲戲影里的西太后

[舊一篇] 歷史的壞脾氣 總理縣長唐紹儀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