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歷史的壞脾氣 簧聲戲影里的西太后
歷史的壞脾氣 簧聲戲影里的西太后
張鳴     阅读简体中文版

簧聲戲影里的西太后(1)    
  1901年的中國,曾經出現過這么一幅圖景,作為占領者的八國聯軍統帥瓦德西,一天被一群中國商人請去聽京戲。在咚咚嗆嗆的皮簧聲中,老瓦如坐針氈,頭痛欲裂,好不容易捱了一個鐘點,總算找了個借口“得脫苦海”。與此同時,被瓦德西趕到西安的西太后,卻是個既要食有肉,又要居有竹(絲竹)的戲迷,一天沒有戲看,就悶得難受。打和挨打的雙方總算都在中國的土地上,看了一回我們的國粹京劇。  
  對于西太后葉赫那拉氏,眼下的評價,總算是呈現了一點歷史的復雜性,有點毀譽不一了。熒屏上的形象越來越正點,從相貌到行為一概如此,而網上卻依然以罵為主,兼說別樣。不過,在我看來,關于西太后的評價無論怎樣毀譽不定,至少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京劇如果沒有這個老太婆,肯定難以有今天第一國粹的地位。  
  西太后是京劇的知音,正是由于她堅定的支持,原來上不得臺面的亂彈才得以成為壓倒所有其他戲曲形式的京劇。對于戲劇,她喜歡花部的亂彈二簧戲,有意抬花抑雅,而且不滿足于宮里太監的演出,打破常規,大量地將外間優秀的二簧伶人召進宮來大演其戲。那個時代出名的藝人,譚鑫培、陳德霖、楊小樓、孫菊仙、王瑤卿等人,都受到過她的賞識,不僅每有賞賜(甚至還給官爵),令太監伶人看得眼紅,而且對這些“戲子”相當優容。在這些京劇名角面前,她的確稱得上是和藹可親的“老佛爺”,傳說中的西太后如何如何的寡恩刻薄,其實大多是沒影的事兒。即使是那些藝人解放后寫成的回憶,也往往透著對老佛爺的喜愛。當然,在那個時候,京劇界對西太后也是投桃報李,幾乎所有劇目里的太后都是正面形象,最過分的是《法門寺》,不僅太后光彩照人,連太后身邊的太監也順便沾光成了好人。  
  西太后還是個懂戲的超級“票友”,晚清吃過洋面包的宮廷女官德齡告訴我們,西太后經常興致勃勃地給她們講戲劇故事,在看戲的時候也不肯安靜,不斷地將各種演戲的軼事和規矩說給身邊的人聽。事實上,京劇發展過程中非常關鍵的一步,就是在西太后的鼓勵下完成的。在開始的時候,京劇演出比較粗糙,工唱的行當只管捧著肚子唱,工做的行當就只管翻跟頭打把式;后來有“通天教主”稱號的王瑤卿首先開始改革,將表演動作融進了演唱當中,“演得跟真事似的”。在社會上的一片反對聲中,西太后說話了,“王大演得好”(王瑤卿行大)。譚鑫培的唱腔也與傳統不合,但西太后卻喜歡,給了他“叫天”的贊譽。從此以后,京劇進入了一個生旦同挑大梁的新階段。  
  西太后懂戲,也入戲。此人雖然粗通文墨,掌權之后也找過幾個老儒給她講點經史,但真正的教育卻是戲劇給的。晚清時節,京劇雖然已經進入宮廷,但畢竟是來自民間的亂彈,不惟用詞鄙俚,思想內容也相當混亂。固然不乏忠孝仁義的鼓吹,但來自游民的江湖義氣與恩怨分明的意識也相當明顯。不僅如此,過去的京劇對帝王時常會有點不敬,總是批評他們聽小老婆的話,忘恩負義,濫殺功臣,針對的大抵是朱元璋,屎盆子卻都扣在比較遠久的劉秀頭上。對于清朝第一大戲迷西太后來說,戲的情節和內容不可能不影響到她的思想和行為。雖然總的說來,西太后還算是個頭腦清醒的統治者,為政大體上中規中矩,但卻也時不時地發點“京劇脾氣”。  
  一個官聲很是不怎么樣,又貪又蠢的小小知府吳棠,只因為在西太后扶父之柩歸葬的落難之際,誤送了一筆饋贈給她,待到昔日的待選秀女成了太后,吳棠就開始官運亨通,位極人臣,不管犯了多大的錯,任誰也參不倒。八國聯軍打上門來,老太婆落荒而逃,一口氣跑了幾百里,連口水都喝不上;兵荒馬亂之際,懷來縣令吳永好歹總算準備了一鍋稀粥,讓老太婆喝得舒心,于是也成了一個參不倒的人物。接下來,來自廣西的岑春煊,脾氣壞得要命,逮誰得罪誰,只因為在西太后逃亡途中第一個帶兵前來護駕,也因此而官運大好,甚至連朝廷份量最重的慶親王奕和袁世凱聯合參奏,都沒能動得了他的烏紗。在有恩報恩的同時,西太后對待功臣也相當地富有人情味,所謂的中興名臣,無論以后的作為如何,都會頂著一堆官爵頭銜終老,臨了的謚號還會給找個最美好的詞。曾(國藩)、胡(林翼)、左(宗棠)、李(鴻章)自不必說,連沈葆禎、袁甲三之輩也同等待遇。中興名臣中,遭際最差的是郭嵩燾,出使西方后,再也沒有被起用。但他的倒霉主要怪他第一個吃禁果,以翰林出身的身份跑到了洋鬼子的地方做事,以至于官場輿論說他去“事鬼”,意思是伺候鬼子。西太后待他的不好,也不過就是沒有很快再用他而已。  
  查一查二十四史,善待功臣的皇帝當然也有過幾個,但是對臣子報恩的帝王卻幾乎沒有。從理論上講,皇帝實際上沒有什么恩人,所有人對他好都是應該的。即使所謂對他有恩的功臣,以后如果犯了錯或者不合皇帝的意,那么也一樣是要受到懲罚的,否則就不足以維持朝廷的綱紀。只有民間的戲曲里,才會按農民的思路,編出一些抨擊帝王負恩的故事。顯然,西太后的這些作為是上了京劇故事的當。  
  反過來,對于那些她認為負了她的人,西太后也決不吝惜報復的手段。在西太后眼里,最大的負心人就是戊戌以后的光緒皇帝。對于這個她從小拉扯大的皇帝,她理所當然地認為有說不盡的恩義。戊戌事變,西太后不僅將譚嗣同圖謀借兵圍頤和園的事算在光緒頭上,而且更加惱怒他居然陷她于不得不完全交出權力的窘境,逼得她發動不得人心的政變,重新拿回權力。在西太后謀求廢掉光緒,遭到地方督撫和洋人的反對而無法實現之后,身為皇帝的光緒就成了世界上最可憐的人,不僅衣食不周,而且得不時地忍受無休無止的精神折磨。連宮里經常性的演戲活動,也成了西太后折磨光緒的最好方式。戊戌政變之后,宮里最愛演的戲是《天雷報》,這是一出養子得中狀元之后,不認養父母,最后遭到雷劈的戲。這出戲此時在宮里演出的時候,西太后特意要求加到五個雷公和電母,狠狠地劈那不孝子,同時將不孝子換成小花臉,一副小丑模樣。面對這樣一出明擺著是譏諷的戲,光緒必須得陪著西太后從頭到尾地看,一邊看,還要一邊發表意見,痛罵自己。對光緒的怨恨,西太后至死未消。在1908年的農歷六月二十六日,光緒37歲生日的前一天,西太后特意安排在皇帝的“萬壽節”前夕,演出三國戲《連營寨》。這出戲演的是劉備為關羽和張飛報仇,興師伐吳,最后失敗的故事。戲里劉備是主角,有一段哭祭關羽和張飛的戲,滿臺白盔白甲白旗號,氣氛極其壓抑。其實,平時在宮廷演戲也是很講究吉祥的,而在皇帝生日的“前三后五”的慶賀期內,演這種哭靈戲,無疑是一種別有用心的詛咒。此時的光緒已經病入膏肓,經這番刺激,幾個月后便撒手歸西。而連續拉了幾個月稀的西太后,卻終于熬過了比她年輕三十幾歲的光緒,在光緒死后第二天才咽了最后一口氣。  
簧聲戲影里的西太后(2)    
  西太后對于珍妃的處置,也很具有京劇的味道。開始她討厭珍妃,其實主要是因為担心皇帝受小老婆的蠱惑,所以屢屢裁抑珍妃。戊戌政變以后,舊恨又添了新仇,恨屋及烏,結果是珍妃進了冷宮。甚至在八國聯軍打來她要逃跑之際,也沒忘了把珍妃從冷宮里提出來,塞進井里。在她的心里,也許珍妃就是戲里經常演的那種挑唆皇帝干壞事的“西宮娘娘”。  
  自電視劇《走向共和》播出以后,有關西太后的評價問題再次成為某些人們議論的熱點。說實話,對于中國歷史上的女性統治者,歷史的評價往往趨于苛刻,弄不好就落得“牝雞司晨”之誚。如果拋去這種對于女人的偏見,我認為,作為晚清最后歲月的統治者,應該說西太后做得還差強人意,至少比她死要面子甘做鴕鳥的夫君咸豐要強,比她那個十五六歲還讀不成句的紈绔兒子同治更是強到不可以道里計。但是,作為一個在中國的歷史轉折關頭居于最高位的人物,她沒能推動這個轉折的完成,無論如何都算是大節有虧。  
  可惜的是,西太后所鐘愛的京劇,并沒有給過她這方面的啟示。  
 

2013-08-22 16:2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