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歷史的壞脾氣 雍正的天真
歷史的壞脾氣 雍正的天真
張鳴     阅读简体中文版

雍正的天真(1)    
  自從某專吃清史飯的大作家將作品改編成電視劇以來,清朝入關以來的第三個皇帝世宗胤,即雍正皇帝的知名度陡然上升。北京胡同里的老太太并她們手里牽著的小孫子,都知道咱大清國有一個雍正皇帝。  
  說實在的,雍正是個什么東西,我現在也說不好。此公在歷史上的名聲一直不太好,又偏偏夾在兩個名聲過大也過好的皇帝之間,想不灰頭土臉都難。雖然某作家給他平了一回反,也未必真的能翻過來。此公沒有他的老爹康熙那樣興趣廣泛,也沒有他兒子乾隆那樣詩興泉涌,只有一筆字據說還說得過去(我見過的,無疑比到處題字的乾隆強多了),當政時間不長,又沒有多少可說的事情。不過,在我看來,跟其他的清朝皇帝比起來,這個人多少有點怪,讓后人面對他的時候總忍不住想說點什么,卻往往說不出什么來。  
  正是這個雍正,登基做皇帝,空著正殿乾清宮不住,非要搬到偏殿養心殿忍著,弄得皇宮的政治地理大亂,大家都找不著北。  
  雍正在位的時候,組成了一個機要的秘書班子——軍機處,在他以后,軍機處取代內閣成為國家的核心決策機關。但是,雍正有秘書卻不愛用,總是自己親自批奏折,往往批得很長,口吻就像個愛嘮叨的老太太。不管臣子功勞有多大,讓他抓住點小毛病就嗦個沒完,非讓你靈魂深處爆發革命,將自己批倒批臭而后止。  
  批奏折批得長,不見得天天都那么忙,至少不像周公似的,吃頓飯都要吐出來好幾次。所以,雍正也有閑功夫看看戲。看戲可是看戲,別的皇帝看過也就罷了,頂多當時一喜或者一悲,高興了賞幾兩銀子給扮戲的太監,不高興了賞他們一頓板子。可是人家雍正不是這樣,看戲都能看出一段軼事來。說是一次他看《繡襦記·打子》,此劇是明人根據唐代傳奇《李娃傳》改編的,說的是名門公子鄭元和名妓李亞仙的愛情故事。《打子》一折演的是担任常州刺史的鄭父,看到兒子因迷戀娼家最后流落街頭,靠為人唱挽歌度日,一怒之下痛打兒子的情節。這段戲讓雍正十分高興,尤其喜歡扮演鄭父的小太監(大概更多地是喜歡這種賈政似的人物),于是把他叫到身邊賞飯。在吃飯的時候,小太監一時忘情,順口問了一句,現在的常州刺史是誰?雍正陡然翻轉臉皮,勃然大怒,說你這優伶賤輩,怎么敢問國家的名器?當場下令將小太監杖斃廊下。  
  雍正不獨性格乖戾,行事還有點天真。從來歷史上輪到爭位的時候,父子反目、兄弟相殘都是免不了的事。勝利者對付政敵,或殺或坑都是應有之意,別人其實也說不出什么更多的來。君不見,李世民殺了兩個兄弟,逼他父親讓了位,最后還不是得了明君之名。可是,雍正對付他的兩個爭位的兄弟,也不殺也不坑,卻封他們為“阿其那”(豬)、“塞思黑”(狗)。殊不知,這樣的封法細究起來卻大有不妥,自家兄弟是豬狗,那他自己呢?他的父親呢?  
  這還不算雍正行事中最天真的,雍正一生最自以為是的糗事,要算對曾靜案的處理。  
  雍正六年(1728年),湖南出了個反清案件,事主名叫曾靜,是個屢試不第的儒生,因受到明朝遺臣呂留良詩文的影響,銳意反清。一日,不知從哪里聽說現任川陜總督岳鐘琪是岳飛的后代,于是讓他的弟子張熙前去投書,勸說岳反清。結果不問可知,即使岳鐘琪跟曾靜一樣有華夷情結,也斷然不會為了一個岳武穆的遙遠虛名而甘冒身家性命之險。于是,這個送上門去的“反革命小集團”被連窩端掉,圣眷正隆的岳鐘琪以誘捕曾靜洗清了自己。  
  無論在哪個朝代,出幾個謀反案件都不稀奇,更何況滿清以異族入主中原,雖然過了百十年,鄉下的迂儒硬是堅持“民族大義”和華夷之辨,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不過這次情況大有不同,在查抄出來的“反革命文件”中,居然有大量宣傳雍正爭奪皇位的內容,說他如何謀父、逼母、弒兄、屠弟,以及貪財、好殺、淫色,等等,幾乎跟當年的隋煬帝楊廣差不多。  
  這樣一來,曾靜案就不再是一般反對異族統治的逆案了,而是主要針對雍正個人的謀反行為,這樣的逆案無疑更容易引起龍顏大怒。曾靜等人被逮到京后,實際上是雍正親自操縱案件的審理,即使到了今天,我們依然可以從當時的上諭中,窺見雍正的恨恨連聲之態。按照傳統時代的常理,對于這樣一個策動大臣謀反,并對現任皇帝進行惡毒攻擊的“反革命小集團”的成員,凌遲處死并夷之九族本是應有之意,只有這樣,才可稍解皇帝和拍馬屁的臣子們之氣于萬一。可是,雍正對曾靜案的處理,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雍正下令將審訊曾靜的記錄整理成冊,并在前面加上了長長的按語(上諭),起名為《大義覺迷錄》。只是這個審訊記錄過于整齊,明顯透著點“做”的意思。盡管雍正對曾靜等人的“謠言”十分惱怒,認為自己連做夢都想不到,屬于犬吠狼嚎,本不足以理會,但在上諭中還是花了很大的篇幅,論證自己對父母如何地好,如何地孝順,對兄弟如何地仁至義盡,總之是將曾靜等人私下散布的所有對他不利的言語,一一詳加駁斥。而且“審訊記錄”更是采用一問一答的方式,先由審官按雍正的旨意質問,再由曾靜作答,讓曾靜在稍做一點解釋之后,將自己罵得狗血淋頭,從而反證他散布的有關雍正爭位的種種言語是如何地荒誕不經。《大義覺迷錄》印行之后,發往各個府州縣,每個學宮都備一冊,成為學子們的必讀書。  
雍正的天真(2)    
  與此同時,雍正還下令在曾靜的家鄉湖南成立觀風俗使衙門,將曾靜、張熙釋放,派到觀風俗使衙門效力,曾靜倒也是個可人,十分配合,不僅自愿到各地宣講雍正皇帝的“圣德”,而且還寫了一篇《歸仁說》,表達自己誠心懺悔之意。  
  然而,自以為聰明而且急于刷洗自己的雍正,卻忽視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傳統政治是黑幕政治,或者說是黑箱政治,上層的事情,既無必要,也無可能昭示于公眾。盡管小道消息可以傳得滿天飛,但一般不允許有關部門出來解釋澄清;時間長了,自然大家對所有的事都糊里糊涂,將信將疑。這種狀況,在多數情況下反而有利于政治的操控。雍正為了把自己刷洗干凈,將最隱秘的宮廷斗爭抖落出來,昭示天下,甚至不知道分個保密等級,結果自然是越抹越黑,許多原來不知道這些謠言的地方,反而都知道了。那修整得過于整齊的“辯駁書”,實際上未必有雍正想像的那樣具有說服力,說不定副作用更大。因為雍正沒有也不可能改變政治黑幕化的傳統,人們還是按照以往的慣例來分析判斷事物,正事反看,反事正看,沿著字里行間,尋找微言大義,捕風捉影,發揮想像。事情的結果我們現在都知道了,在清朝諸帝中,關于雍正的傳言和非議是最多的。  
  雍正的兒子乾隆是個聰明人,他上臺之后,馬上下令將曾靜、張熙等人處死,收回所有散在地方的《大義覺迷錄》,加以銷毀,任何人不得收存,否則嚴加懲處。  
  如此說來,雍正作為皇帝,倒是有幾分天真之處,只是這種天真并不可愛。  
 

2013-08-22 16:2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