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壞脾氣 左宗棠晚年的“罵人事業”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左宗棠晚年的“罵人事業”    
  晚清的湖南,出人,也出學問。大名鼎鼎的曾、胡、左、李,有三個是湖南人,自不消說。而學問也了不得,曾國藩是理學大師,慎獨功夫一流,而王運和左宗棠,擅長的則是帝王學。一身名士氣的王運沒有找到用武的機會,結果是在王看來學問并不太好的左出夠了風頭。  
  然而,西征之后的左宗棠,雖然一直得到朝廷的優待,始終在肥缺要差上轉,卻再沒干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業。無論在公堂還是私邸,此老惟一熱衷的事情,就是罵曾國藩。罵來罵去,就是那么幾句車轱轆話,無非是說曾國藩假道學,虛偽,可一張嘴,就是它。  
  見武官的時候罵,直罵得眾將官耳朵出了繭子,非不得已不去見大帥;見文員的時候罵,直罵得下屬稟報事情都沒有機會;見外客還是罵,寒暄才畢,罵聲旋起,一直罵到日落西山,最后隨從不得已強行將茶杯塞進他的手里,高叫:送客!才算關上了老人家的話龍頭(清朝官場的例行規矩,主人一端茶杯,即為送客之意,仆人馬上叫:送客)。期間,客人一句話也插不進去,客人來是干什么的,是否有事,他一概不管。不僅如此,吃飯的時候要罵,人一入座就開始罵,直到所有的菜都上完了,他老人家還言如泉涌,結果是每個人都沒吃好。睡覺之前也要罵,罵聲成了他自編的催眠曲,每天都在自己的罵聲中進入夢鄉。  
  曾、左交惡一直是晚清史上的一段公案,孰是孰非即使在今天也一時難以公斷。不過,兩人之爭,無非為了公事,彼此間并不存在什么私怨。就當時公論,一般輿論還是傾向于曾者多,偏于左者少。畢竟,在左宗棠事業的關鍵處,曾國藩都是支持而非拆臺的。顯然,于公于私,似乎左宗棠都沒有必要跟曾國藩糾纏不清,甚至在曾死后還罵個不休。過去史家論及此處,往往歸咎于左宗棠氣量窄,脾氣壞。其實,左宗棠罵曾國藩,雖然不乏嫉妒之意,因為朝野公論,曾在左上,但他自己在內心里也未必會像他嘴上說的那樣,認為自己比曾強。晚清另一位大佬李鴻章晚年服了氣,承認世上真正的大人先生只有他老師(曾國藩)一個。左宗棠相反,不僅沒有服氣,嘴上還不停地罵,然而這個顯然過于反常的“罵人事業”,卻暴露了他內心的無比焦慮。他心里明白,曾國藩是一座他無法逾越的高山,但一向心高氣傲、目無余子的他,斷然不可能像李鴻章那樣放出軟話。于是,惟一的出路就只有罵了。  
  中國從來就不乏能人,只是能人之間總是難以相能。曾、左、李之間,如果不是有個內修功夫好、識大體的曾國藩,晚清的中興也許未可知。什么時候,像左宗棠這樣的人學會了妥協,學會了相讓,中國人就真的出息了。  
 


張鳴 2013-08-22 16:31:25

[新一篇] 歷史的壞脾氣 做皇帝的故事

[舊一篇] 歷史的壞脾氣 左師爺牛脾氣和樊總兵錯會意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