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壞脾氣 雞犬升天之后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雞犬升天之后    
  在當下的語境里,“雞犬升天”基本上屬于貶義,安到誰頭上,都跟罵差不多。不過,話又說回來,人們在說誰家雞犬升天的時候,其實話里話外多少是有幾分艷羨,幾分醋意,比酸葡萄味還要重些。在一個以家庭或者家族為本位的古代社會里,發達者照顧家族和親戚,本是理所應當之事。所以看見雞犬升天的事情,貶固然是要貶的,但骨子里未必就不贊成,只要自家有機會,總是免不了要實踐一下雞犬升天的境界。只是在這個境界里,發達者和他攀龍附鳳的親戚心境有所不同。想攀的人實踐雞犬升天的心情更迫切些,恨不得一步登天,而被攀的感覺相對復雜,一則有榮耀之感,二則有時也難免會被拖累得暗暗叫苦。我們自古以來推崇“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光,親戚之間沾一點或者更多,好像歷來是理所應當的。如果有光不讓親戚沾,那倒是要有點勇氣,即使那些親戚并沒有跟你有難同當,甚至還落井下過石,到時候人家來沾光,似乎也沒什么不應該的。顯然是只要一人得了道,那么雞犬自然就會一擁而上,跟著升天去也。  
  同樣的道理,幾個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一起創業,共患難的時候,大家往往齊心合力(親戚自然不會沾邊),一到度過難關發達起來,輪到同享福了,卻往往會起了分歧,最后不鬧得烏眼雞似的你死我活,就算幸事。因為一旦有福可享了,各自的身邊就有各自的親戚了,雞犬來了,鵝鴨也來了。時間一長,原來的患難兄弟就分成各自的親戚集團,再在一起共事,想不起意見都難。  
  魯迅在談到袁世凱的時候說過,中國的猛人身邊總有一批包圍者,事都壞在包圍者身上,圍垮了一個猛人,大家再圍另一個。其實,猛人最貼身的包圍者就是自己家的雞犬,比如袁世凱稱帝,那個連報紙(順天時報)都偽造好了送給他看的人,就是他的犬子袁克定。  
  所以,中國人是相當聰明的,當年編這雞犬升天傳說的人,就已經知道這升天的結果好不了。所以,他們給劉安安排了一個啼笑皆非的結局,說是劉安升天以后,不諳禮數,“起坐不恭”,于是被人彈劾,要受懲罚,幸虧有人(仙)說情,才算放過,但仍然被安排去看廁所。有人知道這個結局之后,還寫詩質疑劉安:“身與仙人守都廁,可能雞犬得長生?”(周密:《齊東野語》卷十)大概劉安上天以后,一群雞鴨鵝狗成天跟著,四處聒噪,四下方便,弄得天界大亂,噪音超標,衛生不達標,因此才會將劉安同志發到環衛部門去,讓他將功補過。劉安命運如此,那些跟上天的雞犬呢?書上沒說。不過,我想,既然連劉安都差點受到懲罚,免罚之后,還被打入另冊看廁所,這些惹禍了的雞犬,如果不趕緊逃下界來的話,那么很可能要進仙人的廚房了。  
  看來,從雞犬升天到任人唯親,再到家散人盡,這樣的三步曲從古時候就開始在演了。  
 


張鳴 2013-08-22 16:33:41

[新一篇] 歷史的壞脾氣 排名的重要性

[舊一篇] 歷史的壞脾氣 一副急淚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