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歷史的壞脾氣 財富,模糊的邊界
歷史的壞脾氣 財富,模糊的邊界
張鳴     阅读简体中文版

財富,模糊的邊界(1)    
  中國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大約兩千多年吧,使用的貨幣是一種外圓內方的銅錢(可能從秦五銖就開始了)。將錢做成這副模樣,當然有澆鑄之后方便加工的意思,但也暗含著國人對宇宙的認識——天圓地方,從某種程度上說,一枚小小的銅錢,蘊涵了天地宇宙。晉人魯褒《錢神論》言道,“體圓應乾,孔方效地”,即此之謂也。不過,這樣一來雖然氣魄夠大,可也有麻煩,因為宇宙在中國人認識中還有另外一副模樣,那就是混沌,所以連帶著錢這種財富的表征,也不免混沌起來。也就是說,財富的所有權含糊不清。  
  就拿傳統的中國人認為最穩定的土地所有權來說,雖說早就有了土地的自由買賣,張家買李家的地,請來中人,寫好契約文書,方位標志一清二楚,連一個壟溝都不錯,地契在誰那里,地就是誰的,哪怕你多年不在,地還是你的。明清之際江南盛行永佃權,田地權(所有權)和田面權(使用權)分得清清楚楚,可以分別典賣,按說物權是清晰的了吧?可是且慢,一旦到了更高的政治層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真要是政府因“國家需要”看上了誰家的土地,那么二話沒有,你就得讓出來。仁慈一點的還有點補償,橫的主兒,連象征性的補償都沒有,好在這樣的事情并不太多。但是至少在理論上,古代中國的土地所有權是含糊的。  
  連腳下最堅實的土地都如此,其他的財產的邊界就更糊涂。中國人一向號稱以農立國,但幾乎人人都愛經商,也會經商,富可敵國的巨賈自不消說,農夫村婦也斷不了推著挑著挽著籃子去趕集。掙來的錢雖然在一般情況下是自己的,但是如果倒霉趕上了貪虐的官兒和暴虐的皇帝,那可就說不定了。一個小小的芝麻官七品縣令,想要讓一個有錢的主兒傾家蕩產,從來就不是什么難事,要不然怎么會有“破家縣令”這個說法呢?秦漢時候皇帝一有急需,就拿有“市籍”的商人開刀,商人的錢就變成了國家的錢。  
  后來“市籍”這種賤民稱號消失了,但商人地位依然不高,掙得的家產還是不保險。于是講究一點的,賺了銀子就去買地,讓自己變成地主,然后課子讀書,考試進入仕途;性急的干脆大把銀子買個官當,直接混入捐班的行列。總之是讓自己或者子孫從鐵砧化為鐵錘,重則讓人家破家,輕則保自己的家。但是做了官就可以確保家產無憂嗎?好像也未必。政壇風云,宦海沉浮,一不留神,罷官抄家也是司空見慣尋常事。石崇富甲天下,連皇帝幫著自己的舅家王愷跟他斗富都斗不過。他家的廁所里花團錦繡,香氣撲鼻,有美婢24小時值班,高捧手紙伺候,害得客人進去以為誤闖了內室。結果呢?風向一變,照樣家產籍沒,身首異處,最心愛的歌妓綠珠也被連累得跳了樓。當然,如果都像清朝的三朝元老曹振鏞一樣(此公有鹽商的家庭底子),天天多磕頭少說話,安享富貴的可能性顯然要大一點,但同樣不等于進了保險箱。比如和吧,雖然已經被眼下的媒體炒成了天下第一巨貪,好像十惡不赦的樣子,其實此公八面玲瓏,不光只討乾隆皇帝的歡心。錢是撈了不少,不過大多出于人家的主動孝敬。然而,和多年攢下的家當,在他有生之年并沒有姓他鈕祜祿氏,而是被后來的皇帝嘉慶拿去了。原因呢,當然有十大罪狀,但真正的原由大概就像朱維錚先生說的,連年剿五省白蓮教起義,剿得國庫空虛,害得嘉慶心里空落落的,只好來個“和跌倒,嘉慶吃飽”。其實也就是半飽,君不見,從此以后,嘉慶再也沒有像他爹一樣南巡找樂子了。  
  最要命的是,相當多對私有財產的剝奪,都有著相當正當的理由。因為我們的文化里有道德意味過于強大的“公”與“私”的概念。那個出過“何不食肉糜”笑話的昏君晉惠帝,聽見蝦蟆叫,問道:“為公乎,為私乎?”看來他并不是真的糊涂,王朝政治的要害就是這么點事,無非是公乎私乎,公私要平衡了,國家也就太平了。只是平衡說說容易,做起來卻難。國家不言而喻地體現著“公”的一面,由公而剝奪私,即使手段不那么光明,道理上也是可以說得過去的。有的時候,所有的鬼魅行徑,只要掛上了公的招牌,就可以堂皇地行來,官吏們假公濟私自然也就難免。可是說到底,哪個時代的“公”其實也摻了百分之八九十的“私”,皇帝以天下為家,天下也多少有皇家家產的意思。君不見,昔日的沛上無賴劉邦做了皇帝,就跟他老子吹牛,說是你從前老說我沒有我家老二能置家業,現在看誰掙的家業大?  
  古往今來,老百姓都知道這個道理,無論是漢朝還是唐朝,都認為那是劉家和李家的天下,也都認可劉家和李家對他們土地財產的征用。只要這種事情別太頻繁,別太無度。當然,那些當官的更是認可來自皇權的“公”的肆虐,落難倒霉的時候,無論有多大的脾氣,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家產被抄走。明朝萬歷年間有過不小的作為,也撈了不少錢財的張居正,得意的時候日食萬錢還說沒有下箸處,死后家產被抄,一家十幾口人被關在一間屋子里活活餓死,竟沒有一個人有過沖出來想點辦法的念頭。  
  其實,就是在私的領域,財產權也不那么清楚。一個人只要有點出息,家族的負担馬上加重,人人都認為可以沾上點光,手里有點銀子,需要管的人就多。實際上,幾乎每個做官的,后面都要管一大家族的人(叫他們怎么做清官!)。利益均沾的結果,財產權多少也就模糊了。  
財富,模糊的邊界(2)    
  其實,就是在私的領域,財產權也不那么清楚。一個人只要有點出息,家族的負担馬上加重,人人都認為可以沾上點光,手里有點銀子,需要管的人就多。實際上,幾乎每個做官的,后面都要管一大家族的人(叫他們怎么做清官!)。利益均沾的結果,財產權多少也就模糊了。  
 

2013-08-22 16:3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