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前朝夢憶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
前朝夢憶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
史景遷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1)
張岱居處前有廣場,入夜月出,燈籠亮起,令他深覺住在此處真“無虛日”,“便寓、便交際、便淫冶”。身處如是繁華世界,實在不值得把花費掛在心上。張岱飽覽美景,縱情弦歌,畫船往來如織,周折于南京城內,簫鼓之音悠揚遠傳1。露臺精雕細琢,浴罷坐于竹簾紗幔之后,身上散發茉莉香氣,盈溢夏日風中。但見嫵媚歌伎,執團扇、著輕紈,鬢髻緩傾。燈籠初燃,蜿蜒連蜷于河道之上,朦朧如聯珠,“士女憑欄轟笑,聲光凌亂,耳目不能自主”。一直要到夜深,火滅燈殘,才“星星自散”。
燈籠、河道甚教張岱神往,他所留下對年幼的追憶也與燈籠、河道有關。2張岱三歲的時候,家中老仆帶他到王新的屋外去賞燈。王新是名鑒賞家、古玩收藏家,也認識張岱的母親。小小年紀的張岱坐在老仆肩上,四周景物盡收眼底:燈籠晶瑩剔透,彩花珠燈,羊角燈外罩纓絡,描金細畫,穗花懸掛,張燈百盞。張岱后來回憶此景,覺得雖是流光奪目,當年看來卻是覺得有所不足。燈籠不夠亮,也不夠密,燈籠之間仍有燭光不及的暗處,往來行人必須小心摸索,甚至得自己提著燈。賞燈雖是一大盛事,但總會聽到有人抱怨諸多不便。
張岱一族住在紹興,紹興人幾乎生來就會品賞燈籠,蓋因此地富庶繁榮,住起來舒適愜意,多能工巧匠,亦不乏識貨之人。張岱曾說紹興人熱衷造燈,不足為奇,“竹賤、燈賤、燭賤。賤,故家家可為之;賤,故家家以不能燈為恥”。3每逢春節、中秋,從通衢大道至窮檐曲巷,無不張燈生輝。紹興人通常把燈掛在棚架上,棚架以竹竿立于兩端,中間以橫木固定,簡單而結實。橫木可掛七盞燈 居中之大燈喚作“雪燈”,左右各有三個圓燈,稱為“燈球”。
這類往事栩栩如生,深深烙在張岱的心中:“從巷口回視巷內,復疊堆垛,鮮妍飄灑,亦足動人。”4紹興城內的十字街會搭起彩繪木棚,棚子里頭懸掛一只大燈,燈上畫有《四書》、《千家詩》的故事,或是寫上燈謎,眾人擠在大燈之下,抬頭苦思謎底。庵堂寺觀也以木架作燈柱掛燈,門楣上寫著“慶賞元宵”、“與民同樂”。佛像前有紅紙荷花,琉璃火盞,熠燈生輝。附近村民都會著意打扮,進城東穿西走,團簇街頭,擠擠雜雜買些東西。城內婦人女子或是挽手同游,或是雜坐家戶門前,嗑瓜子、吃豆糖,至夜深才散去。5
張岱對河道最早的印象也是來自幼年經驗。張岱五歲曾隨母親至紹興城東的曹山庵禮佛。曹山庵居高臨池,這處水池是三十多年前張岱外祖父為放生所鑿。那天天氣燠熱,張岱母子泛著小舟,浮于池上,四只西瓜置于竹籃內,浸在水中,使其冰涼。張岱記得,有條“大魚如舟”,突然沖撞舟底,小舟幾欲傾覆,舟上香客船夫魂飛魄散,但見大魚將四只西瓜悉數吞去便迅速潛沒,留下水面上一道波紋。6
多年之后,當年場景再度上演,但這次更為驚心動魄。此時張岱四十一歲,到杭州城外不遠處吊祭故交,有人約他去觀海潮。張岱久聞觀潮乃當地一大盛況,值得一看,海潮自江口洶涌而來,當地文人墨客無不頌贊。但是張岱親眼見過之后,卻總是失望而歸。不過,張岱這次還是去了,兩個朋友尾隨而至,攀爬到塘上,但見滔天巨浪,奔騰而來,令張岱大開眼界。7
張岱這么寫著:“見潮頭一線從海寧而來,直奔塘上。稍近則隱隱露白,如驅千百群小鵝,擘翼驚飛。漸近,噴沫水花蹴起,如百萬雪獅蔽江而下,怒雷鞭之,萬首鏃鏃無敢后先。再近則颶風逼之,勢欲拍岸而上。看者辟易,走避塘下。潮到塘,盡力一礴,水擊射濺起數丈,著面皆濕。旋卷而右,龜山一擋,轟怒非常,碎龍湫,半空雪舞,看之驚眩,坐半日,顏始定。”
潮水從海寧方向過來,遠則有如受到驚動而振翅飛起的千百小鵝,近則如百萬白獅奔騰。潮水再接近,則刮起大風,看的人都趕緊走避。等到潮水以雷霆之勢打到堤岸,濺起數丈水花,在半空飛舞,看得張岱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2)
心驚目眩,坐了半天,心神才稍定。
凡有往事襲上心頭,無論大小,總能教張岱逸神,琢磨個中況味。他隨筆記下:“甲寅夏,過斑竹庵,取水啜之,磷磷有圭角,異之。走看其色,如秋月霜空,天為白。又如輕嵐出岫,繚松迷石,淡淡欲散。”張岱心想,不知以此水煮茶,滋味如何?于是試了幾回,發覺泉水若置放三宿,待石腥味散去,而后用來煮茶,更能烘托茶香。若是取水入口渦卷,以舌舐顎,泉水特有的味道更為明顯。8
張岱的三叔張炳芳飽歷世故,品味精純。叔侄二人切磋品鑒,百般調配,以各處名泉煮各地名茶,找出最能相配的茶與泉。這對叔侄的結論是:取斑竹庵泉水,放置三宿,最能帶出上等茶葉的香氣,再注入細白瓷杯,茶色如籜方解,綠粉初勻,舉世無雙。至于茶葉應否雜入一兩片茉莉,叔侄二人意見不一,但都認為最好是先將沸水注入壺中少許,待其稍涼,再以沸水注之:看著茶葉舒展,“真如百莖素蘭同雪濤并瀉也”,遂將此茶戲稱為“蘭雪”。
張岱總是想嘗試各種新奇口味,還鉆研各種蘭雪茶的飲法。張岱曾養過一頭牛,研制做奶酪的方法。張岱取乳之后,靜置一夜,等到乳脂分離。以乳汁一斤、蘭雪茶四甌,摻和置于銅壺,久煮至既黏且稠,如“玉液珠膠”。待其涼后,張岱認為其吹氣勝蘭如“雪腴”,沁入肺腑似“霜膩”。張岱還拿它做更多的嘗試:以當地佳釀同入陶甑蒸之,或摻入豆粉發酵,或煎酥,或縛餅,或酒凝,或鹽腌,亦可用蔗漿霜溫火熬之、濾之、鉆之、掇之,印模成帶骨鮑螺狀。無論何種料理妙方,張岱都將烹調秘訣鎖于密房,“以紙封固,雖父子不輕傳之”。9
不出五年,也就是約萬歷四十八年(1620),張岱和三叔張炳芳命名的蘭雪茶已經甚受名家青睞。但是卻有不肖商賈以蘭雪之名,在市場上哄售劣質茶,而飲者似乎并不知道。后來,就連斑竹庵禊泉的水源也不保。前有紹興商人以此泉釀酒,或在泉水旁開茶館,后又有地方貪官一度封泉,想將泉水據為私有。這反倒讓斑竹庵禊泉的聲名更大,引來無賴之徒,向庵內僧人討食物、柴薪,若是不從便咆哮動粗。最后,僧人為了恢復昔日寧靜,就把芻穢、腐竹投入泉水,決庵內溝渠以毀泉水。張岱三度攜家仆淘洗,僧人三度在張岱離去后毀泉。張岱最后只好作罷,但說來諷刺,一般人還是難擋“禊泉”的昔日名氣,繼續以斑竹庵不潔的水來煮茶,還盛贊水質甘洌。 10
但是,這種事情張岱也看開了,而且他也深諳水源流通之理。他寫到另一處清泉時說:“惠水涓涓,繇井之澗,繇澗之溪,繇溪之池、之廚、之,以滌、以濯、以灌園、以沐浴、以凈溺器,無不惠山泉者。”所以,張岱認為,“福德與罪孽正等。” 11
張岱愈是發展某種感官,品味也愈是因而改變。張岱既然求好燈,自然也會尋訪造燈的巧匠。張岱找到一位福建的雕佛師傅。這位師傅雕工極細,撫臺曾請他造燈十架,耗時兩年才完成。可惜燈還沒造成,撫臺就已辭世;當地一名李姓官員也是紹興人,將燈藏在木櫝中,帶回紹興。李某知張岱好燈,便把燈送給張岱。張岱不愿無端受禮,當場就以五十兩白銀酬謝李某。五十兩不是個小數目,但是張岱認為這還不及真正價值的十分之一。在張岱心中,這十架燈成為他收藏的壓箱寶。12
其他巧匠的作品也充實了張岱的收藏。紹興匠人夏耳金擅長剪彩為花,再罩以冰紗;張岱大嘆巧奪天工,“有煙籠芍藥之致”。夏耳金還會用粗鐵絲界畫規矩,畫出各種奇絕圖案,再罩以四川錦幔。每年酬神,夏耳金一定會造燈一盞,等到慶典結束,常常以張岱所出的“善價”賣給他。張岱還辦了龍山燈展,為此向南京巧匠趙士元購燈。趙士元精于造夾紗屏與燈帶,當地匠人無人能及。張岱的收藏品日豐,他也發現家中有一小廝很會保養燈,“雖紙燈亦十年不得壞,故燈日富”。 13
張岱的癖好常常變來變去,難以持久,但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3)
是他寫到這些癖好時,卻仿佛是入迷極深,足以為安身立命的依托。張岱開始嘗試各種泡制蘭雪茶之后過了兩年,他又迷上了琴。萬歷四十四年(1616),時年十九的張岱說動了六個心性相投、年紀相近的親友跟他一同學琴。張岱的說法是,紹興難求好琴師,如果不常練琴的話,琴藝就無法精進。張岱寫了一篇雅致的小檄文,說締結“絲社”的目的是要社員立約每月三會,這比他們“寧虛芳日”要好得多。若能定期操琴,便能兼顧紹興琴歌、澗響、松風三者;一旦操練得法,“自令眾山皆響”。這些念頭常放在心里,便能“諧暢風神”,而“雅羨心生于手”。14
張岱的陳義高蹈,并不是人人能及,張岱的堂弟燕客曾參加絲社,但仍是不通音律。范與蘭雖然有興趣,但是進步仍然有限。范與蘭有一陣跟某琴師學琴甚勤,努力得其神韻,后來改投另一琴師門下。沒過多久,范與蘭盡棄所學,又拜師從頭學起,如此復始數次。張岱寫道:“舊所學又銳意去之,不復能記憶,究竟終無一字,終日撫琴,但和弦而已。”15張岱認為自己比較高明,拜各家名師學藝,勤加練習而至“練熟還生”,能刻意奏出古拙之音。張岱有時會同一位琴師和兩位琴藝最精的同學于眾人前合奏,“如出一手,聽者皆服”。 16
到了天啟二年(1622),二十五歲的張岱又迷上斗雞,與一干同好創斗雞社。斗雞的風氣在中國至少盛行兩千年,早有一套磨煉斗狠的秘技。斗雞通常進行三回合,斗到雞死方休。據說斗雞名師能把斗雞調教得靜如處子、動如脫兔,對聲響、陰影無動于衷,臨陣對敵不露情緒。上品斗雞應如機械,教對手望之喪膽卻走。文獻記載,訓練有素的斗雞“羽豎、翼鼓、嘴尖、爪利、沉著、冷靜克敵”。上品斗雞一看外觀便知:羽毛疏目短,頭壯且小,眼窩深凹而皮厚。
張岱創絲社寫檄文,創斗雞社也是如此;不過張岱此舉已有先例,8世紀的唐代詩人王勃寫過斗雞檄文。張岱的二叔張聯芳在古玩、藝術品的收藏方面很有名,他也是斗雞社的基本成員。叔侄兩人下重注斗雞,賭金有“古董、書畫、文錦、川扇”。根據張岱的記述,張聯芳十賭九輸,愈輸愈惱。最后,張聯芳竟然把鐵刺綁在斗雞的爪上,還在翅膀下灑芥末粉 這是自古以來就有的訓練方法,也為斗雞所容許。樊噲是漢代斗雞名家,張聯芳還派人暗中尋訪他的后代,但是并無收獲。后來,張岱知道自己與唐玄宗命盤相同,而唐玄宗好斗雞又亡其國,于是張岱便以斗雞不祥為由,結束了斗雞社,叔侄倆才又和好。17
天啟三年初,張岱才剛戒了斗雞,又與弟弟、友人迷上看“蹴”(類似足球)。所謂的蹴并不是一般的運動比賽,而是一種動作靈巧、身形優雅的技藝形式,玩蹴的人必須盡可能讓球近身。蹴這門技藝也是歷史悠久,男女、廷臣、常民都可參與,有時還結合了其他的運動與賭博。張岱這么描寫一位善蹴的人,“球著足,渾身旋滾,一似黏有膠,提掇有線,穿插有孔者”。 18有些技藝非凡的蹴玩家,本身也是梨園弟子,張岱家中戲班里就有幾個人是如此,因為張岱也迷上看戲,精研唱腔、身段、扮相。
張岱與親友結成的詩社19歷時最長。他們定期聚會,就題吟詩,共賞購得的珍稀古玩,想出有典故又妥切的名稱。等到這群人對吟詩失了興味之后,便碰面“合采牌”,但用的不是一般骨牌,而是張岱自己設計的紙牌。紙牌各有名目,是明人生活不可或缺的娛樂,文人武將都很熱衷。張岱的堂弟燕客學琴雖然不成,卻很有想象力,很會設計新牌戲,取類似之牌,從中推陳出各種色彩名目的牌子。20
張岱還提到親友的其他結社21:祖父張汝霖立“讀史社”,有個叔叔成立“噱社”,張岱的父親張耀芳喜歡和三五好友,考據舊地名辭源,以地名來想謎題。而張岱自己最喜歡的是“蟹會”,不過他沒說是什么時候創會的。陰歷十月正是河蟹當令,蟹螯色紫且肥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4)
,蟹會只在十月的午后聚會。蟹會吃蟹,不加鹽醋,只嘗其原味。每個人分到六只蟹,迭番煮之,使蟹的每個部位皆獨具風味:膏膩堆積如玉脂珀屑,紫螯巨如拳,小腳油油且肉出。但是為了不使烹煮過度而傷了風味,所以每只蟹都是個別蒸煮,再依序分食。22
張岱也盛贊雪景絕妙幻化的魅力。紹興少雪,若逢落雪紛飛,張岱總是欣喜若狂。張岱既愛初雪中的山水,也愛觀察人對初雪的反應。賞雪者有孑然一人,有群聚而觀者。在他筆下,從一小撮人到孑然一人,再從孑然一人自在地處在一小撮人之中,只見他的敘述隨著這視野的轉變而變化,透露他自己的賞雪心境。
張岱關于雪景的紀錄,最早載有日期的是在天啟六年十二月。當時雪蓋紹興城,深近三尺,夜空霽霽,張岱從自家戲班里找了五個伶人,同他一起上城隍廟山門,坐觀雪景。“萬山載雪,明月薄之,月不能光,雪皆呆白。坐久清冽,蒼頭送酒至,余勉強舉大觥敵寒,酒氣冉冉。積雪之,竟不得醉。馬小卿唱曲,李生吹洞簫和之,聲為寒威所懾,咽澀不得出。三鼓歸寢。馬小卿、潘小妃相抱從百步街旋滾而下,直至山趾,浴雪而立。余坐一小羊頭車,拖冰凌而歸。” 23
六年后,也是在臘月,又下了一場大雪,紛飛三日不止。這回張岱自紹興渡河過杭州,張家和一些親友在西湖畔都有房舍。天色漸暗,張岱著毳衣、舉火爐,登小舟,要船家往湖心亭劃去。此時人聲鳥鳴俱絕。霜降罩湖,天與云、與山、與水,上下一應俱白,此番變貌令張岱欣喜:“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余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到了亭上,居然已有兩人鋪氈而坐,奴仆正在溫酒。這兩人是從兩百多里外的金陵而來,張岱跟他們喝了三碗酒才告辭。船家駛離湖心亭時,張岱聽到他喃喃嘀咕:“莫說相公癡,更有癡似相公者。”24
出游時,主要是張岱與親友之間在交談,向來沒有仆侍與船家開口的份。但有時雖然仆役船家在一旁張羅,并不言語,但也是此情此景所不可少的。張岱少時曾在紹興城內龐公池附近讀書,總會在池中留一小舟,興致一來便可外出。池水入溪流,縱橫交錯,穿越城鎮,旁有屋舍巷弄。無論月圓月缺,也不論什么時辰,張岱總會招舟人載他盤旋水道稍游一番,舒展身心,慵懶欣賞夜色在幽冥中流逝。
有次出游,張岱如此寫道:“山后人家,閉門高臥,不見燈火,悄悄冥冥,意頗凄惻。余設涼簟臥舟中看月,小船頭唱曲,醉夢相雜,聲聲漸遠,月亦漸淡,嗒然睡去。歌終忽寤,含糊贊之,尋復鼾。小亦呵欠歪斜,互相枕藉。舟子回船到岸,篙啄丁丁,促起就寢。此時胸中浩浩落落,并無芥蒂,一枕黑甜,高舂始起,不曉世間何物謂之憂愁。” 25
如此寧靜片刻雖然只有自己能細細品味,但張岱總相信,就算處于最陶醉忘我之時,也仍保有自覺。他知道,人在內心深處時時都在留心自己給別人的形象,即使在中秋賞月時也不例外。秋節可玩的事物不少,但張岱在西湖畔賞月,卻特別愛看湖畔的賞月之人。
張岱把賞月之人分成五類,一一細說。有人腰纏萬貫,綾羅綢緞,冠蓋盛筵,伶人唱曲助興。聲光繽紛,令之意亂情迷,雖于月下,“名為看月而實不見月者”。第二類縱情邪淫逸樂,左顧右盼,名娃童孌,環坐舟船甲板上,“身在月下實不看月者”。還有斜倚船艙,名妓閑僧為伴淺酌,絲管裊繞低唱,相談輕聲細語。“看月而欲人看其看月者”。還有人在岸邊呼群喧囂,這類人無舟,但沿湖吵嚷,吃得飽飽,借酒裝瘋,嘯呼嘈雜,較為折中,“月亦看,看月者亦看,不看月者亦看,而實無心一看者”。最后一類是故作優雅的唯美派,小船輕蕩,凈幾暖爐侍候,素瓷煮茶,佳人為伴,匿藏蹤影而靜靜賞月,“看月而人不見其看月之態,亦不作意看月者”。 26
張岱還提到有人縱情綺思之樂,張岱祖父的朋友包涵所就是一例,他為了與友人賓客取樂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5)
,打造三艘樓船:頭號樓船載歌筵、歌童,二號置書畫,三號藏侍陪美人。包涵所不時邀人乘船出航,每趟船程十余日,船泊于何處、何時歸航,無人知道。包涵所還修了一幢“八卦房”。他自己住在中間,外有八間房環繞。八房各有帳帷,可讓包涵所隨性開闔,盡收美景。房寢之內,包老倚枕,焚香啟帳,快意余生二十載。27
張岱也喜歡狩獵,曾以華麗辭藻詳述崇禎十一年(1638)那次出獵:張岱一行身穿戎衣,策馬出城,隨行有五名姬侍,各個“服大紅錦狐嵌箭衣、昭君套,乘款段馬”。隨從騎馬,攜狩獵刃器,牽犬架鷹,好讓張岱等人享受追獵麂、兔、雉、貓貍之樂。打完獵之后則以看戲舒緩筋骨,夜宿鄉間野廟,次日獵歸,再到張岱親戚家開懷宴饗。28
張岱族弟卓如喜流連揚州花街,所以張岱也知道夜半暗巷之狹情;當年的揚州乃大運河往來北京的通衢要道,也是食鹽買賣(朝廷專賣)的集散重鎮。張岱說揚州城內巷道近百,周旋曲折,四通八達。巷口雖狹窄而腸曲,但不乏奢華的精房密戶,尤其是名妓之戶,若不是有人向導,是不得其門而入的。名妓通常低調,不在外拋頭露面,不似揚州的“歪妓”。照張岱估計,揚州的歪妓約有五六百人之譜,招搖拉客說是在“站關”。每日傍晚,歪妓膏沐熏燒,在茶館酒肆前“倚盤”。夜色幽微,粉妝可以遮丑,但若是燈火通明,月光皎潔,反倒教歪妓失了顏色。有些上了年紀的歪妓還以簾遮面,長了一雙天足的村婦則躲在門后,以求遮掩。街上行人往來不絕,四處找人共度良宵。若是相中對象,兩人就會到女子的住處休憩。門口的偵伺一瞧見便高呼:“某姐有客了!”門內隨即應聲如雷,眾人匆匆提燈而出,迎接這對男女春風一度。
如此這般直至深夜,最后都還有二三十名妓女留在妓院。張岱非常留意這類女子,即使夜深露濃之際也是如此。燈盡燭殘,茶館酒肆熄了燈,默無人聲。張岱細細描述茶博士并不急著趕這群妓女離開,因為她們還會湊些錢,向茶博士買點蠟燭,寄望或許還有遲來的恩客光臨。張岱瞧見茶博士呵欠連連,睡意漸濃,這群妓女開口唱唱小曲,不時故作熱鬧,取笑一番,但也漸漸稀落,乃至沉寂。張岱寫道:“夜分不得不去,悄然暗摸如鬼,見老鴇,受餓、受笞,俱不可知矣。” 29
在豪奢樓船與后街暗巷之間一帶,還有買賣奴仆之地,年輕女子在此會賣給有錢人為妾。張岱寫的仍是揚州城,以一貫的細膩筆觸描繪這個世界,字里行間摻雜幾許不安和憐恤。張岱有篇文章以《揚州瘦馬》 30為題,用的就是當地形容這個肉欲市場的俚語。照張岱的估算,有上百人靠這些女人營生。他們似乎無所不在,“如蠅附膻,撩撲不去”。一旦有人有意納妾的風聲傳出,天還沒亮就有牙婆上門,催這人出門到“瘦馬”家。才一坐定、奉茶,姑娘便帶了出來,任人細細品評。而姑娘就在牙婆指示下鞠躬拜客,轉身,面向亮光,卷袖,伸出手,膚革肌理宛然可見。然后姑娘報出歲數,來客便知姑娘聲調是否細柔,再教姑娘走幾步路,便可知腳大腳小。等到這位姑娘回房,又有另一位姑娘出來,瘦馬之家總有個五六名姑娘供人品賞,一有人來,整個過程就要再重復一遍。
如此過程日復一日,牙婆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姑娘也是看了一個又一個,到最后,姑娘搽了白粉的面容、穿著紅衣的身影也逐漸模糊、難以鑒別。這就好像同一道題寫了千百回之后,最后連字也不認得了。若是來客選了姑娘 不管是相中,或是隨意挑選 便用金簪或金釵插其鬢以立誓。接著,本家出示紅單,拿筆蘸了墨,寫明彩緞若干,金花若干,財禮若干,布匹若干,送給客人點閱。來客在上頭勾批品項,如果能讓本家滿意,這樁婚事就成了。只見鼓樂齊鳴,仆役備齊酒、牲醴、供果,以花燈護送花轎中的“新娘”,隨行還有“儐相”、歌者,并有廚子担挑肴饌、蔬果、糖餅和喜宴行頭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6)
花棚、桌圍、坐褥、酒壺杯箸、撒帳。喜宴熱鬧盡興,但過程也很迅速而有效率,因為這并不是真的成婚,張岱忍不住要點破:此時還未中午,仆役便要討賞,為的是急著趕往另一家,還有一場戲要演呢。31
張岱并未解釋家中妻妾奴婢的種種來歷,也極少提到她們的名字。但是,神秘女性能勾起張岱的興趣,這點是毫無疑問的。這些女子的出身不詳,何時再來也不定,但是她們知道如何扮演自己的角色,又能予人意料之外的情欲遐想。張岱祖父在龍山放燈時,就有女子把小鞋掛在樹上,好似還在回想云雨纏綿的滋味。32這次燈會還突然來了六七名女子買酒,店家說已經開封的酒賣完了,女子便買一大甕未開的酒,從袖中取出果吃將起來,酒喝完了之后,就消失在夜色中。33
張岱有時會以精細的筆觸來訴說一些細瑣之事,譬如他在崇禎十二年(1639)遇見一名女子。張岱說他和南華老人于西湖游舫上飲酒,老人說他要早點回去。當時張岱的好友陳洪綬也在船上,酒興方酣,還不想就這么散去。于是張岱把老人送回去之后,又租一艘小船,回西湖賞月,讓陳洪綬再多喝些酒。有朋友在岸上喊他們,說是送了些蜜橘來,兩人吃個痛快之后,陳洪綬睡意漸濃,鼾聲大作,這時岸上有小僮出聲詢問,可否載女主人前往一橋。張岱欣然答應,女子便上了船。女子看起來神情愉悅,輕紈淡弱,婉約可人。陳洪綬悠悠醒來,看到這女子很歡喜,還向她叫陣斗酒,而她也答應了。深夜三更,船至一橋,女子把酒一飲而盡便上了岸。張岱和陳洪綬想問女子住在何處,但女子“笑而不答。章侯(陳洪綬)欲躡之,見其過岳王墳,不能追也”。 34
從大運河畔的揚州往東南延伸,經南京、杭州兩大重鎮到紹興,張岱對這一帶很熟,這是中國經濟富庶、人文薈萃之地,也是藝伎如織、蔚然成風之地。藝伎要有學養,也要有美貌。對張岱和同處那個時代的人而言,藝伎的命運一定是凄楚的,因為藝伎身處兩個世界,而這兩個世界勢必有所格。藝伎拋頭露面,成了眾人品頭論足和欲望投射的對象,令人既無法抗拒,但又遙不可及。因此張岱寫到藝伎時,反倒是恣意揮灑,不似寫到自家妻妾那般矜持。35藝伎里頭以王月生與張岱最有往來,時常伴他出南京城,游歷燕子磯等勝景。36按照張岱的說法,王月生出生在“朱市”,這是南京城內的煙花區,有身份地位的人都不愿被人看到出現在這里。王月生極為艷麗,張岱稱贊她面色如蘭花初綻,一雙楚楚纖趾“如出水紅菱”。
在張岱眼里,王月生艷冠群芳,但是愈來愈不喜歡與人交接,除非是在一日之前就送書帕,而且先以五金、十金下訂,否則不輕易在席間開口唱歌。若是要與她單獨私會,一定要在每年的一、二月下聘,否則這一年就約不到。王月生能讀、能寫,也畫得一手好畫,尤其擅長畫蘭、竹、水仙。王月生跟著當地的閔老子學品茗,門道很精;沿海的吳歌曲調,她也很會唱;性情文雅,舉座嬉笑、環席縱飲之時,她卻是安安靜靜的。張岱說王月生“寒淡如孤梅冷月”,若是強迫王月生與她看不上眼的人在一起,她連口都懶得開。37
張岱用了一件事來勾勒王月生的性情:“有公子狎之,同寢食者半月,不得其一言。一日開口囁嚅動,閑客驚喜走報公子曰: 月生開言矣! 哄然以為祥瑞,急走伺之,面,尋又止,公子力請再三,蹇澀出二字曰: 家去。 ”38
張岱很可能是在崇禎八、九年間(1630年代中期),為王月生寫了一首題名含意淺白的詩《曲中妓王月生》,試圖解釋為何王月生能迷倒眾生,歷三十年不衰。張岱也警告讀者,寫此詩有其風險,就算比喻貼切,但用來形容南京花街的妓女,也會被認為不妥,教人聽到反倒笑話了。但真正的知音說不定會了解 就像住在桃葉渡的閔老子,他年已七十,品茶品了一輩子,已能“嚼碎虛空辨渣滓”,就像張岱能從記憶中的蛛絲馬跡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7)
捕捉王月生的精華:
白甌沸雪發蘭香,色似梨花透窗紙。
舌間幽沁味同誰?甘酸都盡橄欖髓。
及余一晤王月生,恍見此茶能語矣。
蹴三致一步吝移,狷潔幽間意如冰。39
當張岱思及王月生的美貌,她的脫俗與楚楚可人,以及打扮之后的撩人體態時,冷如冰的那種“狷潔幽閑”也就不復存在了。這種脫俗、弱不禁風與撩人正是當時所謂的“美”,但是張岱還是自我解嘲了一番;他的目的是要勾勒情感深處那種癡迷。這種“情”是一種至純之力,人的行動和信念皆映現其中,張岱說他雖然找不到適切的文字來描述這種感覺,但他卻是毫不猶豫就接受了它。張岱的朋友君謨以茶來比喻王月生,張岱也只有默然相視。
張岱在結尾借了君謨的茶意象,最后再回到日常的世界:
但以佳茗比佳人,自古何人見及此?
猶言書法在江聲,聞者噴飯滿其幾。
張岱并無隱瞞王月生舉手投足的戲味,而她既是高不可攀卻又近在眼前,顯然迷倒了張岱和許多人。張岱心里老記掛著戲,花了不少銀子和力氣搬演好戲。張岱意識到戲曲這種藝術正在發展改變,他或許能說自己知道其中法度,但也不是每個人都能認同。蘇州的昆曲,旋律優美,形式精妙,已走出如紹興戲這類地方戲曲的格局,一如日后京劇的發展,走向通俗化以求拓展觀眾層面。40張岱雖然雅好絲竹之聲,但也深知劇本和伶人才是戲好的根本所在。譬如說書人柳麻子就很有信手發揮的本事,聲調抑揚有致,從他身上看到了古老說書藝術與豐富戲劇技巧之間的轉折。柳麻子雖在南京表演,不過名號早已遠播。要聽柳麻子說書,也是得幾日、幾周前就預先送書帕、下訂金。柳麻子每天說書一回,從不多說。若是有聽者竊竊耳語,出聲打擾柳麻子,或是甚至是呵欠有倦容,他便不說了。柳麻子其貌不揚,長相“黧黑”,滿臉“疤”,但絲毫不減其風采。“柳麻子貌奇丑,”張岱寫道,“然其口角波俏,眼目流利,衣服恬靜,直與王月生同其婉孌,故其行情正等。” 41
張岱一家都喜歡聽戲,但他還特別指出,這并非家族傳統,而是在他出生后,祖父張汝霖才開始好此道。祖父張汝霖與四個朋友養戲班 這四人或是杭州當地人,或是來自富庶的浙北、蘇南一帶。他們都有功名,而像這種地位特殊的人養戲班,“講究此道”,張岱說這實乃“破天荒為之”。42張岱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六個戲班,其中兩團可能全由男童、男子組成,其他三團也有女伶,或全都是女童、女伶。戲班伶人常有替換,有時是名換人不換。張岱祖父時的名角,等到張岱長大時,已“如三代法物,不可復見”。43
張岱父親斷了追逐功名之心,便轉而縱情紅塵俗世,張岱的幾個叔父表親也是如此。張岱的弟弟平子也有自己的戲班,他去世之后,戲班便納入張岱的戲班。張岱試著解釋為何好此道:“主人解事日精一日,而僮技藝亦愈出愈奇。”張岱樂見自己戲班有所轉變,隨著伶人、女伶年歲漸長,學藝日精,乃至凋零,由新血取而代之。張岱有幾個戲班,世代甚至傳承了五輪。至于張岱自己,他說:“余則婆娑一老,以碧眼波斯,尚能別其妍丑。山中人至海上歸,種種海錯皆在眼前,請共舐之。”張岱顯然相當得意:“以余而長聲價,以余長聲價之人而后長余聲價者多有之。”這些伶人今天是因為張岱而名聲揚,以后張岱會因為這些伶人而為后世知。44
調教唱戲之道自然是不可勝數。張岱提到朱云崍教女伶唱戲時,從來都不從表演入手,反倒是教她們琵琶、簫管、鼓吹等各種樂器,次教歌,再教舞。結果,有些拜朱云崍為師的徒弟“反覺多事矣”。45朱云崍教戲有兩個大問題。其一,排戲時,不知止于當止之處,過分堆砌舞蹈與效果,以致畫蛇添足。其二,朱云崍生性狎淫多疑,對待女性常逾越分寸。張岱說朱云崍控制旗下女伶的行動,將之鎖于密房之中,別人都聽得到她們的呼號咒罵。46
朱云崍雖然模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8)
糊了授藝和情欲之間的分寸,但張岱也提到有些出身花街柳巷的女伶,轉行唱戲后卻能掌握一些最難唱的角色,而且一個晚上連唱七出戲。若是有門道甚精的師傅在座聽戲,有的伶人會呆在臺上,嚇得唱不出來。她們將這種經驗稱之為“過劍門”。47有些戲臺根本搭不出來,好比張岱的父親找來一班女伶,在西湖邊剛搭好的樓船表演,結果刮起暴風,掀起大浪,舞臺就在觀眾的眼前給毀掉。48但是,戲班不想放棄亮相的機會,加上觀眾在旁喝彩,終能克服戲臺的問題和內心的恐懼,粉墨登場。只有像張家這種富貴人家才有能力演成套的戲碼,讓各方名家品評師傅教戲的功力,也讓不同的戲班之間保持伶人的流動。
然而,偶爾也要讓新秀在大家面前表演表演。張岱估計,崇禎七年(1634)秋,獲邀到蕺山的賓客至少有七百人。人人攜酒饌,帶紅氈,在星空下席地而坐。連同其他賓客、友人,有紅氈七十床,人數總計近千人。舉座豪飲,同聲高唱,歷數個時辰不輟,張岱要小顧竹、應楚煙唱幾句來聽聽 結果最后唱了十折左右。顧、應兩人原本是在張岱弟弟平子的戲班,平子去世后就到了張岱的戲班。顧、應在月光下唱戲,只見聽者“濯濯如新出浴”,而隨著遠山遁隱云中,清朗的歌聲也“無蚊蛇聲”。49
在自家戲班里,張岱最喜歡劉暉吉,唱功奇絕,獨樹一格。張岱說:“女戲以妖冶恕,以緩恕,故女戲者全乎其為恕也。若劉暉吉則異是。劉暉吉奇情幻想,欲補從來梨園之缺陷。”雖然張岱并未明說這段話是什么意思,但顯然劉暉吉反串的本事非常高明。50張岱提到友人彭天錫曾說:“女戲至劉暉吉,何必男子,何必彭大?”張岱說彭天錫眼界很高,絕少盛贊,所以這番稱贊特別值得重視。
彭天錫是江蘇人,家住紹興北邊,與張岱論交多年。他跟其他愛看戲的文人雅士一樣,既精于品評、出錢贊助,也演戲、教戲、愛看戲。張岱寫了一篇文章稱贊彭天錫,說他唱戲、導戲的功力“妙天下”。51彭天錫的規矩很簡單:他從不按自己的意思修改本子;為了準備演出,他會不計代價,把整個戲班請到家里排練,排練一次就要花個十兩銀子。彭天錫不斷增加自己會唱的劇目,幾年下來,他可以在張岱家里唱個五六十折戲而不重復。彭天錫尤其擅長演奸雄和丑角,刻畫佞幸入木三分,無人能及:“皺眉眼,實實腹中有劍,笑里有刀,鬼氣殺機,陰森可畏。”張岱認為,彭天錫天性深刻,胸懷丘壑,靈活機變又渾身是勁,唯有借著演戲才能完全展現。張岱最后說,彭天錫的表演精妙,為前人所未見,“恨不得法錦包裹,傳之不朽”。52
依張岱的看法,女伶中唯一能和彭天錫并駕齊驅的只有朱楚生一人。朱楚生投入寧波姚益城門下,擅長紹興派。姚益城教戲一絲不茍,講究音律純正,拿朱楚生當作評判戲班唱功的標準。朱楚生獻身戲曲,畢生心血盡集于此。要是師傅指出唱腔口白有何可改進之處,朱楚生非得練到毫無瑕疵才罷休。張岱說:“楚生色不甚美,雖絕世佳人無其風韻,楚楚謖謖,其孤意在眉,其深情在睫,其解意在煙視媚行。” 53有天傍晚,張岱與朱楚生同坐在紹興附近的河邊。暮日西斜,水波生煙,林間冥,朱楚生突然默默哭了起來。朱楚生不同于彭天錫,無法盡釋心中的力量,反倒被其消磨。張岱以為朱楚生“勞心忡忡,終以情死”。54
在張岱眼中,生活多是光彩耀目,審美乃是人間至真。在精神的世界一如舞臺生活,神明的無情操弄和人的螳臂當車之間并無明顯區別。我們所稱的真實世界,只不過是人神各顯本事,各盡本分的交會之處而已。張岱一生都在探尋這種片刻。崇禎二年(1629)中秋翌日的深夜,張岱把船停在金山山腳下。他走大運河北行去探望父親,才過了長江而已,月光皎潔,照在露氣凝漩的河面上,金山寺隱沒林間,四下一片漆黑寂靜。張岱入金山寺大殿,歷史感懷油然而生。此處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9)
正是南宋名將韓世忠領八千兵力,力抗金人南侵,鏖戰八日,終將金人逐退過江的地方。張岱要小仆把燈籠、道具從船上拿來,燈籠掛在大殿中,就唱起韓世忠退金人的戲來。
張岱寫道,一時之間鑼鼓喧囂,“一寺人皆起看。有老僧以手背眼翳,翕然張口,呵欠與笑嚏俱至,徐定睛,視為何許人,以何事何時至,皆不敢問”。等到張岱唱完戲,已是曙光初露,張岱命人收拾道具、燈籠,舟離江岸,重啟旅程。僧人全到江邊,久久目送。而張岱想到僧人納悶“不知是人,是怪,是鬼”,不禁大為得意。55
注釋
1 南京逸樂 張岱,《陶庵夢憶》,卷四,篇二。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48,頁七十二。張岱描繪南京秦淮河畔的端午節景致。
2 上品燈籠 張岱,《陶庵夢憶》,卷四,篇十,《世美堂燈》;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56,頁八十一至八十二;夏咸淳編,《陶庵夢憶》,頁五十九,注三。
3 賤燈 張岱,《陶庵夢憶》,卷六,篇四;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81,頁一一二至一一三。
4 紹興街頭 張岱,《陶庵夢憶》,卷六,篇四,《紹興燈景》;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81,頁一一二至一一三。卡發拉斯,《清澄的夢:懷舊與張岱的明朝回憶》,頁八十六至八十七的全文翻譯。
5 廟燈 張岱,《陶庵夢憶》,卷六,篇四;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81,頁一一二至一一三。
6 大魚 張岱,《陶庵夢憶》,卷六,篇十五;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92,頁一二三至一二四。夏咸淳編,《陶庵夢憶》,頁一 八,注五至七,及頁六十三至六十四,注一。另見卡發拉斯(1995),頁八十六至八十七,及頁三十七(2007)。
7 海潮 張岱,《陶庵夢憶》,卷三,篇五,《白洋潮》。這段美文的翻譯,筆者受惠于卡發拉斯(2007),頁一 四,以及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35,頁五十八至五十九。海寧橫跨杭州灣,在城市的西邊。另見《紹興府志》,頁一 八至一 九。有關海潮拍岸之盡頭,見前揭書,頁一六五,《潮志》。張岱吊唁的將領是朱恒岳;有關朱恒岳的生平和驚人腰圍,見《明史》,頁二八二五至二八二八。另見祁彪佳,《祁忠敏公日記》(1992),頁一一二九,對同一件事的記載。祁彪佳的日記顯示觀潮是在崇禎十一年;與張岱在《陶庵夢憶》中提到的崇禎十三年略有出入。還可參見《祁忠敏公日記》(1937),頁二十三b至二十四。
8 庵泉 張岱,《陶庵夢憶》,卷三,篇三,以及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33,頁五十六至五十七。
9 蘭雪茶 張岱,《陶庵夢憶》,卷三,篇四,以及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34,頁五十七至五十八。煮茶秘訣,張岱,《陶庵夢憶》,卷四,篇八;特別參考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54,頁七十九的優美翻譯。卡發拉斯(2007),頁四十七,討論乳制品。
10 毀泉 張岱,《陶庵夢憶》,卷三,篇六;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36,頁五十九至六十。張岱和友人猜測水源,見張岱,《陶庵夢憶》,卷三,篇七,《閔老子茶》;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37,頁六十一至六十二;葉揚,《晚明小品文》,頁八十八至九十,卡發拉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10)
斯(2007),頁八十二至八十三。
11 水源流通 張岱,《陶庵夢憶》,卷七,篇十三,《愚公谷》;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06,頁一三七至一三八。卡發拉斯(2007),頁九十三至九十四。
12 燈匠 張岱,《陶庵夢憶》,卷四,篇十;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56,頁八十一至八十二。
13 年少的保管人 張岱,《陶庵夢憶》,卷四,篇十;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56,頁八十一至八十二。
14 絲社 張岱,《陶庵夢憶》,卷三,篇一;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31,頁五十三至五十四,有放入這篇檄文。琴社成立的日期,見張岱,《陶庵夢憶》,卷二,篇六;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21,頁四十三,提到正確日期是萬歷四十四年(1616)。而夏咸淳編《陶庵夢憶》,頁二十七,注一,則誤植為康熙十五年(1676)。張岱所提到的琴,較同時期歐洲的琴,更長、更富共鳴。
15 范與蘭的演奏 張岱,《陶庵夢憶》,卷八,篇七;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21,頁四十三。
16 四重奏 張岱,《陶庵夢憶》,卷二,篇六;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21,頁四十四。
17 斗雞 張岱,《陶庵夢憶》,卷三,篇十三;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43,頁六十七;高德耀(Robert Joe Cutter),《斗雞與中國文化》(The Brush and the Spur: Chinese Culture and the Cockfight),頁一二八。訓練斗雞,見高德耀,頁十六、九十九;重要特質,前揭書,頁一一八;金屬刺激物和芥末,頁一一九;賭博,頁一一八;斗三回合,斗至死,頁一一九;王勃的檄文,頁五十八、頁一七四,注三;唐玄宗的亡國,頁九十九。另見卡發拉斯(2007),頁四十八。
18 蹴 張岱,《陶庵夢憶》,卷四,篇七;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53,頁七十八;張岱,《陶庵夢憶》,卷五,篇十二,提到彈箏、斗雞和蹴全都在清明時節進行;類似的描述,可見高德耀,《斗雞與中國文化》,頁十七、二十、九十九、一一三。
19 吟詩 《陶庵夢憶》書里處處可見對這類活動的描述。崇禎十年的例子,見張岱,《陶庵夢憶》,卷一,篇十二;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2,頁三十一至三十二。
20 采牌與燕客 張岱,《陶庵夢憶》,卷八,篇十一;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21,頁一五四。
21 其他結社 詳見夏咸淳點校,《張岱詩文集》,頁二五三至二五六,有關祖父與父親的傳記。噱社,見張岱,《陶庵夢憶》,卷六,篇十一;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88,頁一二 。
22 蟹會 張岱,《陶庵夢憶》,卷八,篇八;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18,頁一五一。另可見葉揚,《晚明小品文》,頁九十六至九十七,以及卡發拉斯(2007),頁三十一的譯文。
23 天啟六年的那場雪 張岱,《陶庵夢憶》,卷七,篇八,《龍山雪》,以及夏咸淳編,《陶庵夢憶》,頁一一六,注三;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11)
01,頁一三三至一三四。卡發拉斯(1995)的譯文,見頁一四五至一四六,及頁一 二至一 三(2007)。
24 西湖雪景 宇文所安(Stephen Owen)編,《(諾頓)中國文學作品選》(An Anthology of Chinese Literature),頁八一八,及卡發拉斯(1995),頁一四三的出色譯文;坎貝爾(Duncan Campbell)(1998),頁三十六至三十七;葉揚,《晚明小品文》,頁九十。亦可參考張岱,《陶庵夢憶》,卷三,篇十五,《湖心亭看雪》;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45,頁六十八至六十九;卡發拉斯(2007),頁一 。
25 船頭唱曲 張岱,《陶庵夢憶》,卷七,篇九;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02,頁一三四;夏咸淳編,《陶庵夢憶》,頁一一七,注一。
26 賞月 張岱,《陶庵夢憶》,卷七,篇三,《西湖七月半》;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96,頁一二八至一二九。這是張岱最為著名的文章之一。全文翻譯,見宣立敦(Richard Strassberg),《鏤刻的山水》(Inscribed Landscapes),頁三四二至三四五;葉揚,《晚明小品文》,頁九十三至九十五;:宇文所安編,《中國文學作品選》,頁八一六至八一七;卜立德(David Pollard),《古今散文英譯集》(Chinese Essay),頁八十六至八十八;卡發拉斯(1995),頁一三三至一三四,及頁八十八至九十(2007)。
27 包老 張岱,《陶庵夢憶》,卷三,篇十二;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42,頁六十五至六十六。包老是張岱祖父的好友,見夏咸淳編,《陶庵夢憶》,頁五十三,注一。
28 狩獵 張岱,《陶庵夢憶》,卷四,篇四;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50,頁七十四至七十五。
29 揚州花街 張岱,《陶庵夢憶》,卷四,篇九;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55,頁七十九至八十;夏咸淳編,《陶庵夢憶》,頁六十七,注一至八。全文譯文,見宣立敦,《鏤刻的山水》,頁三四七至三四八。論這段期間的揚州城,安東籬(Antonia Finnane),《說揚州》(Speaking of Yangzhou);滿人征服后揚州城的復蘇,見梅爾清(Tobie Meyer-Fong),《清初揚州文化》(Bulding Culture in Early Qing Yangzhou)。
30 瘦馬 張岱,《陶庵夢憶》,卷五,篇十六;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77,頁一 五至一 七。這個價格是張岱最為稱許的。見卜立德,《古今散文英譯集》,頁九十至九十二;梅維恒(Victor Mair)編,《哥倫比亞傳統中國文學文選》(The Columbia Antholog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Literature),頁五九七至五九八;卡發拉斯(1995),頁一三七至一三八,及頁九十五(2007)。
31 拜堂 張岱,《陶庵夢憶》,卷五,篇十六,轉引卜立德,《古今散文英譯集》,頁九十一至九十二的譯文。
32 掛小鞋 張岱,《陶庵夢憶》,卷八,篇一;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11,頁一四四。還可參見卜正民,《縱樂的困惑》,頁二三六。
33 女人與酒 張岱,《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12)
陶庵夢憶》,卷八,篇一;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11,頁一四四。這篇記述還提到有女人作男裝打扮逛姣童妓院。
34 湖邊女人 張岱,《陶庵夢憶》,卷三,篇十六;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46,頁六十九。卡發拉斯(1995),頁一二五至一二六,及頁七十五至七十六(2007)。
35 藝伎 見孫康宜(Chang, Kang-I Sun),《陳子龍柳如是詩詞情緣》(The Late Ming Poet Ch,en Tzu-lung)全書;卜正民,《縱樂的困惑》,頁二二九至二三三。
36 王月生 張岱,《陶庵夢憶》,卷二,篇三;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8,頁四十。張岱與王月生偕游燕子磯。
37 王月生生平 張岱,《陶庵夢憶》,卷八,篇二;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12,頁一四五至一四六。譯文見卜立德,《古今散文英譯集》,頁八十八至八十九,及葉揚,《晚明小品文》,九十五至九十六。
38 王月生的默然 張岱,《陶庵夢憶》,卷八,篇二;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12,頁一四六。譯文見卜立德,《古今散文英譯集》,頁八十九。
39 以王月生為題的詩 《張岱詩文集》,頁四十五至四十六,《曲中妓王月生》。這首詩并未標明日期,但同一集子的下一首記友人祁彪佳的詩,則是標明為“丙子”年。有關張岱在《陶庵夢憶》,卷三,篇七,他與品茗名家閔老子友誼的炫耀性陳述,見葉揚,《晚明小品文》,頁八十八至九十,及卡發拉斯(2007),頁八十二至八十三。
40 昆曲 見倪豪士(William Nienhauser),《印第安納傳統中國文學指南》(The Indiana Companion to Traditional Chinese Literature),頁五一四至五一六;前揭書,頁十三至三十。
41 柳麻子 張岱,《陶庵夢憶》,卷五,篇七;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68,頁九十五至九十六。譯文見葉揚,《晚明小品文》,頁九十二至九十三,及卜立德,《古今散文英譯集》,頁八十九至九十。
42 早年的戲班 張岱,《陶庵夢憶》,卷四,篇十二;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58,頁八十三至八十四;卡發拉斯(2007),頁五十。
43 女伶 比較《陶庵夢憶》,卷四,篇十二,以及《陶庵夢憶》,卷七,篇八,記出游賞雪的人名。
44 張岱論伶人 張岱,《陶庵夢憶》,卷四,篇十二;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58,頁八十三至八十四。張岱援用船人的圖像,見宇文所安編,《中國文學作品選》,論西湖。名聲,張岱,《陶庵夢憶》,卷七,篇十六;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09,頁一四一。
45 朱云崍 張岱,《陶庵夢憶》,卷二,篇五;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20,頁四十二至四十三。
46 朱云崍舉止過當 張岱,《陶庵夢憶》,卷二,篇五;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20,頁四十二至四十三。
47 過劍門 張岱,《陶庵夢憶》,卷七,篇十六;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09,頁一四一。
48 樓船 張岱,《陶庵夢憶》,卷八,篇四;Brigitte Teboul-Wang法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第一章 人生之樂樂無窮(13)
譯,《陶庵夢憶》,# 114,頁一四七。
49 新秀 張岱,《陶庵夢憶》,卷七,篇十二;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105,頁一三六至一三七。他們的名字與平子的戲班,見張岱,《陶庵夢憶》,卷四,篇十二。
50 女伶劉暉吉 張岱,《陶庵夢憶》,卷五,篇十四;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75,頁一 三至一 四。
51 彭天錫 張岱,《陶庵夢憶》,卷六,篇一;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78,頁一 九至一一 。彭天錫的籍貫,見夏咸淳編,《陶庵夢憶》,頁九十三,注一。譯文見宇文所安編,《中國文學作品選》,頁八一八至八一九。
52 彭天錫的表演 張岱,《陶庵夢憶》,卷六,篇一;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75,頁一 九。譯文見宇文所安編,《中國文學作品選》,頁八一八至八一九。
53 女伶朱楚生 張岱,《陶庵夢憶》,卷五,篇十五;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76,頁一 四至一 五;夏咸淳編,《陶庵夢憶》,頁九十一。
54 朱楚生勞心忡忡 張岱,《陶庵夢憶》,卷五,篇十五;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76,頁一 五。
55 金山 張岱,《陶庵夢憶》,卷一,篇六;Brigitte Teboul-Wang法譯,《陶庵夢憶》,# 6,頁二十六。譯文見葉揚,《晚明小品文》,頁八十七至八十八。宇文所安編,《中國文學作品選》,頁八一五至八一六,以及卡發拉斯(1995),頁一五三至一五四,及(2007),頁一一 。卜正民,《為權力祈禱:佛教與晚明中國士紳社會的形成》(Praying for Power: Buddhism and the Formation of Gentry Society in Late-Ming China),頁三十七至三十八。 www.readist.cn讀家TXT書籍下載
 
2013-08-22 21: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