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五胡錄》 序曲:暴風雨前的海洋
《五胡錄》 序曲:暴風雨前的海洋
火焰塔     阅读简体中文版

------------
序曲:暴風雨前的海洋(1)
------------
 
  一
  五胡是指匈奴、羯、氐、羌、鮮卑等五個少數民族,后來被當作公元300年~440年這段時期的代稱。現在這些民族已經都不存在了,據說只有匈奴還有點人跑到了歐洲建立了匈牙利。今天,我們只能在歷史的陳跡里,去尋找他們昔日帶給當時中華大地的喧囂和劫難了。 
  讓我們把視角轉向三國的末期,在公元265年,三國中的魏國已經讓司馬昭完全控制了,蜀國已經被司馬昭的手下給滅掉了,吳國也在人人喊打的浪潮中搖搖欲墜。就在這個時候,有心一統天下的司馬昭得了重病,只能把他心中的理想托付給他的兒子司馬炎。 
  司馬炎登基的時候只有三十歲,第二天就把魏國的皇帝趕下了臺,后人稱其為晉武帝。三十歲的司馬炎,野心勃勃、豪情滿懷,他人也長得怪異,手長過膝,還有一頭一直垂到地上的頭發。(有點像現在的行為藝術家,不過當時行為藝術很流行,有的名人以不穿褲子光腚裸奔為榮,有的名人以死了老爹后還喜出望外、談笑自若為榮,可見武帝的出格還算是比較規矩的了。)這位皇帝屁股剛一坐穩就制定了詳細的強國統一計劃,對國家實行修養生息的政策,自己崇尚儉約,皇帝坐的牛車韁繩都用麻來代替絲綢繩子。不過他駕馭臣下卻很寬松,無論是能人還是庸才都各司其責。這樣,沒出幾年,晉就逐漸地強大起來。 
  司馬昭的正妻只生了兩個兒子,一個是司馬炎,另一個叫司馬攸,司馬攸過繼給了司馬昭的哥哥司馬師。司馬昭本來想立攸為他的繼承人,后來在大臣們的勸說之下才立了司馬炎。本著立長子的原則,武帝也準備把自己的皇后楊氏所生的長子立為太子,但是武帝的大兒子司馬衷實在是不給他老子爭氣,武帝的父親司馬昭、伯父司馬師還有爺爺司馬懿都是善于玩弄權術的人,可兒子司馬衷卻是一個什么都學不會的先天性腦缺損患者,無論哪個師傅教他都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武帝感覺很不爽,楊皇后卻偏偏寵愛著這個笨兒子,一天到晚對著武帝的耳朵根子嘟嚕著立嫡以長的道理,把武帝聽得頭痛不已,不得不把這個蠢豬一樣的兒子立做了太子。 
  光陰荏苒,太子已經到了該給他找個老婆做太子妃的年齡了。為了能給太子司馬衷這個預備役的皇帝當老岳丈,很多官僚都開始了私下里的活動。這個時候,有個叫賈充的大臣(就是那個帶頭殺死曹魏皇帝的弄臣),他有一個女兒叫賈南風,長得五短身材不算,臉上還有一大塊黑青色,就這模樣賈充也想把她嫁給太子。當然,如果武帝事先知道賈充的寶貝女兒長得這般模樣的話,是絕對不會答應這門親事的。賈充的親信侍中荀勖給賈充出了個主意,讓賈大人去走走楊皇后的門路,賈充得計后,先花重金買通楊皇后身邊的宮女,讓她們一天到晚地在楊皇后耳邊猛夸賈南風,把這個黑臉MM夸獎成了天下少有、地上罕見的大美人+大才女,哄得楊皇后動了心,就向武帝建議讓賈女當太子妃,武帝一聽,那也得先瞧瞧貨色咋樣啊,于是就要派個官員去看看賈MM到底是不是像楊皇后說得那樣天花亂墜。正好担當這差使的人就是荀勖,他假模假式地跑到賈充的家里去考察了一番,回來后向武帝狠狠地把賈南風夸獎了一頓,他用的那些溢美之詞可就比楊皇后更勝一籌了。 
  武帝一琢磨,既然女方條件不錯,那就趕快挑個黃道吉日讓他們倆成親吧。不久就到了太子成親的那天,新郎新娘閃亮登場,皇親國戚、權貴勛臣們瞪大眼睛一瞧,得,癡兒丑女,成雙配對,一個拖著長鼻涕,一個黑著青花臉,也真是天賜良緣、地造佳偶了,來賓們都不覺啞然,武帝心頭也是懊悔不已。但是說來也怪,太子居然一點都不嫌棄他的丑新娘,兩人在一起還很是親熱。武帝也只好就這么認可了這個鐘無鹽一般的兒媳婦。 
  看到自己的兒子有了相配的老婆,楊皇后心里倒很滿意。沒過多久,楊皇后身染重病,她十分害怕兒子的地位被別人奪走,臨死的時候她把自己叔叔楊駿的女兒楊芷托付給武帝當皇后,武帝見楊皇后都快要死了,于是不得不答應了楊皇后的請求。 
  武帝允準了楊皇后的臨終請求,這可把旁邊的一個人給樂壞了,這人就是新科國丈楊駿。一時間楊駿的官職蹭蹭地向上狂升。原本楊皇后在世的時候楊駿就担任了鎮軍將軍,自從他女兒楊芷給武帝續了弦當上皇后時起,楊駿就升職為車騎將軍、臨晉侯。至此這個楊國丈自恃是皇親國戚,成天在外面飛揚跋扈,胡作非為。
  眾大臣都對楊家敬而遠之。他們私下議論道:“楊家一門兩后,靠著女兒升官,自古以來外戚和皇族結親,滅門的多,終老的少,楊駿如此狂傲,將來要遭大難啊。” 
  太子的愚笨無能讓晉武帝頗有些担心,而楊駿橫行不法的流言蜚語武帝也有所耳聞。某一天,武帝在皇宮內的凌云臺宴請文武百官,酒過三巡之后,尚書令衛瓘假裝喝醉了,走到司馬炎面前跪下,撫摸著武帝的龍座,嘴里含含糊糊地反復念叨:“這個座位太可惜了”。武帝也不笨,心里已經明白衛瓘的意思,表面卻假裝聽不懂他的話,借口衛瓘喝醉了,把衛瓘攆了出去。 
  這件事讓武帝心里很犯愁。過了幾天,武帝終于想出了一個辦法,他先召太子手下的官員都去吃飯,然后突然送給太子幾封公文讓太子審閱。賈妃一看,知道太子狗屁不通,非常害怕。這個時候只有太子的老師在場,賈妃趕緊讓太子的老師捉刀,這位老師揮動如椽大筆,刷刷刷,寫得是洋洋千言,博古通今,賈妃看了后十分滿意。 
  就在要交卷的時候,旁邊的一個侍衛看到了答卷,趕緊阻止道:“皇上本來就知道太子平常不愛學習,而這個批閱卻寫得文采過人,皇帝知道了恐怕要有麻煩。”賈妃一聽果然很有道理,便又叫這個侍衛重新寫了一套粗淺的答案,讓太子照抄了一份交差。 
  武帝接到了太子送來的批閱,看后感覺雖然回答的不很高明,但是好歹還能做到有問有答,可見太子的腦子還是蠻正常的嘛,于是“覽而大悅”,徹底打消了對太子的疑慮,再也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又過了幾天,武帝召見群臣,當眾把太子的答卷給衛瓘看,其他大臣這才知道衛瓘曾經對太子有不滿之處。于是大家不放過任何一個溜須拍馬的機會,齊聲稱贊武帝神武圣明,不受小人挑唆,說得衛瓘滿臉通紅,羞愧無比。 
  賈充當時也在場,知道了衛瓘對他女婿心中不滿,就把這事兒偷偷讓人告訴賈妃說:“衛瓘這個老東西,幾乎拆散了你們小兩口的姻緣。”從此賈家上下對衛瓘是恨之入骨,晉朝的第一個尖銳矛盾就在這個時候形成了。 
  到了公元280年,晉朝對只差一指頭就被推倒的吳國發動了總攻擊。吳國皇帝孫皓是個整天以活剝人皮為日常娛樂項目的家伙,在他的恐怖統治之下,吳國的官民人人自危。在晉朝數十萬水陸聯軍的席卷之下,吳國連一場像樣的戰役都沒打就被稀里糊涂地鏟平了。從此,志得意滿的司馬炎深深地陶醉在自己的豐功偉績之中,站在洛陽城的城樓上,看著屬于自己的茫茫大地,武帝感覺古往今來,天上地下,無論是平頭百姓,還是秦皇漢武,都在自己的文治武功中虔誠拜倒,望塵莫及。
 
------------
序曲:暴風雨前的海洋(2)
------------
 
  晉朝統一了中國,武帝覺得從此天下太平了,便下達了一道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罷兵詔。命令將全國各州郡(除了邊境地區以外)的軍隊全部解散,只在大城市保留一百人,小城市保留五十人的兵力維持治安,用來表現安定團結的氣氛。 
  這道詔書一下,全國一片嘩然。眾大臣都紛紛反對,認為不宜去除國家常備兵力,武帝一聽就煩,覺得眼下早已經到了該刀槍入庫、馬放南山的時代了,還要這些部隊干什么?還不如省點錢多蓋些宮殿享享福呢。他對這些奏折連看都不看,甩手就進內宮尋歡作樂去了。 
  原先晉軍滅吳之后,部隊從吳國繳獲了五千多宮女,這些宮女實在是沒地方安置,就都給送到皇宮里來了。武帝大喜,下令翻蓋了很多漂亮的宮殿,把這些女子分派到各個宮殿里居住,每天武帝都巴不得早點退朝,好趕緊到后宮去花天酒地、逍遙快活。他叫人做了一輛大車,車上裝滿了佳肴美酒,用綿羊來拉車,每天下班以后,就坐著這羊車在后宮四處亂逛。也沒有固定的去處,羊車停到哪里,武帝就在哪里過夜。但是,宮女五千,皇帝只有一個,就算一天輪一個,十年也排不完。聰明的宮女就把羊愛吃的竹葉和食鹽灑在自己門前引誘綿羊,這辦法成功率頗高。到了后來所有的宮女都學會了這一招,于是后宮到處是竹葉,遍地是食鹽,洛陽城里的竹子和食鹽的價格暴漲了起來。綿羊們也學精了,開始挑食,這樣大部分宮女還是輪不上。
  當紅國丈楊駿眼見女婿司馬炎迷戀后宮,不理朝政,他就乘機開始篡奪大權,和他的親戚衛將軍楊珧、太子太傅楊濟合謀控制朝政,壓制忠良,他們仨合稱“三楊”,是和賈充集團并立的另一大外戚勢力。兩大集團既狼狽為奸又勾心斗角,搞得朝廷烏煙瘴氣。武帝雖然并不糊涂,但是美女在傍,一粘糊起來也就懶得計較,隨他們肆虐。 
  這股荒淫奢華的歪風很快就開始在全國流行,在武帝的帶動下,大臣們都競相攀比,以窮奢極欲為體面,以勤儉節約為羞恥。社會風氣極其敗壞。 
  洛陽集中了天下最有錢的大富翁。本來最出名的有兩個,一個是中護軍羊琇,是武帝的堂舅;另一個是后將軍王愷,是武帝的親舅。他們兩個都是皇親國戚,平常沒人敢和他們計較。但是后來,隨著武帝把荊州刺史石崇提拔到洛陽來當散騎常侍后,洛陽城里富豪排行榜上的排名次序就徹底被改變了。
  石崇是全國有名的大富豪,一到洛陽就向羊琇和王愷這兩個外戚叫板,公開和他們比富。羊琇為人淡泊,不愿和石崇爭斗,只有那王愷不服,從此石王之間的比賽成了洛陽老百姓茶余飯后的最佳談資。 
  王愷家里面刷鍋一直都用糖水,石崇聽說了以后就讓家里人用蠟燭當柴燒。于是老百姓都說石崇家闊氣。 
  王愷聽了不舒服,就讓仆人買了很多紫絲編成屏風,在他家的路兩旁擺了四十里遠,凡是路過的人都嘆為觀止。石崇知道后,就讓家丁用比紫絲貴重得多的錦緞做成屏風,在他家的路兩旁擺了五十里遠,全洛陽的老百姓都看得咋舌。 
  王愷讓人買了很多的香料來刷墻,把自家的房屋從上到下粉刷的香氣襲人,離幾十里的人都能聞到。石崇就買了很多海外進口的赤石脂(可能是一種具有放射性的東西,小朋友們千萬不要碰它哦^O^)來刷房子,到了晚上發出燦爛的光華,照亮了半個洛陽城。王愷這一回又失敗了。 
  武帝對舅舅和石崇之間的比賽也很感興趣,就支援給王愷一株珊瑚樹(那時候珊瑚主要產于南海,還很難得),有二尺多高。王愷洋洋得意,把石崇和很多官員都叫到自己家里來,在他們面前炫耀自己的寶物。 
  大家看后都贊不絕口,只有石崇在旁邊一言不發,忽然順手摸出一把鐵如意對著珊瑚樹就是一通亂砸,轉眼就把個價值連城的寶物砸了稀巴爛,王愷臉上的笑容伴隨著這棵珊瑚樹的香消玉殞而消失了。 
  御賜的寶物被砸毀,其他人都大驚失色,只有石崇莞爾一笑道:“這等小東西算什么,一會兒我送給你幾個。” 
  石崇就叫隨從回家把自己收藏的珊瑚樹都搬過來,有好幾十株,最大的有四尺高,次等的也有三尺,而像王愷拿出來給大家展示的那一種,幾乎算是最次等的。 
  石崇對王愷說:“這些珊瑚樹,您就隨便挑幾個,算我賠償你的吧。”周圍的人都看呆了,王愷也滿臉愧色,連被打壞的珊瑚樹也不再拿走,一溜小跑關上門,覺得自己沒臉見人,好幾個月不敢露面。 
  經過這場鬧劇,石崇的闊氣在全國都出了名。一些正直的大臣對此很看不慣,就屢次向武帝上表要求提倡勤儉治國。武帝一聽到“勤儉”二字就煩,一拂袖子又回后宮,坐上羊車行樂去了。 
  國民的墮落不只是在經濟,在行政上也開始腐化起來。為了彌補大肆鋪張帶來的虧空,武帝公開懸賞賣官,凡是給武帝送錢的(注意是給武帝送錢,而不是給國庫)都能得到相稱的官職或免禍。羊琇當官的時候接受賄賂,司隸校尉劉毅發現后認為羊琇罪應處死,羊琇趕緊向武帝行賄。武帝就把羊琇藏起來,半月之后又把他放出來官復原職,把劉毅氣了個仰八叉。 
  到了元旦,武帝率領百官去南郊祭天,祭禮結束后,武帝看到劉毅在旁邊站著,就問他: 
  “朕可以比得上古代的什么皇帝啊?”
  劉毅回答:“陛下的功績,可以與漢朝的桓帝和靈帝這樣的昏君相比。” 
  武帝和文武百官頓時愕然,很多人都變了臉色,只有劉毅神態自若。武帝問道:“朕雖然沒有什么才能,但是也算是開國之君,怎么能和桓靈之流相比呢?” 
  劉毅答道:“桓靈二帝雖然懸賞賣官,但是收入都上繳了國庫,現在陛下您賣官的收入卻歸了皇宮,相比之下,陛下您還不如桓靈二帝呢。” 
  武帝突然放聲大笑道:“呵呵,看來我還是比桓靈英明啊!他們那時候沒有人提醒,而朕今天卻有你這樣的忠臣,看來朕還是很高明的啊!”說完之后,他命侍從賞賜劉毅黃金若干,然后抽身而去,留下一幫傻了眼的大臣站在那里發呆。 
  三
  武帝的弟弟司馬攸(就是過繼給司馬師的那位)被封為齊王,他性情溫和,得到了百姓們的敬重,而武帝對他則非常疑忌。惟恐天下不亂的三楊和荀勖趕緊趁這個機會猛進讒言,建議武帝把齊王司馬攸趕遠點省得煩心。于是武帝就下詔書命令齊王攸為大司馬,到青州去當軍事長官。武帝以前就下過罷兵詔,解散了所有的軍隊,像洛陽這么大的城市才留一百個兵把守,所以這青州軍事長官其實是個沒有一點實權的光桿司令。
 
------------
序曲:暴風雨前的海洋(3)
------------
 
  這道命令一發出來,文武大臣紛紛勸阻,其中尚書張華和中護軍羊琇反對得最厲害。 張華為人正直,在內政方面頗有一套,很得武帝的寵信。因為張華反對陷害齊王,武帝對張華也懷疑起來。找了個理由先把張華派到幽州(今北京)邊境當太守去了。 
  大臣們的奏折在楊珧的阻撓下武帝全然不聞。羊琇一看武帝不理他的茬,就扛著大刀率領一幫家丁要砸楊珧的家。楊珧聽說后,一面推脫自己得了急病,不敢出門,一面從后門派親信通知衙門來捉拿侵犯他人住宅的羊琇。 
  犯人是皇帝的堂舅,司隸衙門也不敢把他怎樣。武帝趕快派人和稀泥。把羊琇降為太仆了事。 
  羊琇咽不下這口氣,回到家就給氣死了。 
  楊珧為了推脫責任,又向武帝獻了一回讒言,說百官已經都有擁立齊王做皇帝的意思,那些家伙們都拼命反對貶斥齊王,正好說明他的觀點是對的。武帝一看群臣爭相挽留齊王,十分懷疑,于是連番催促齊王趕緊起程。齊王壓根兒不愿意去青州,反復上表請求免行,都被駁回。齊王憋了一肚子氣,慢慢地得了吐血的病。武帝聽說后,派御醫去探病,御醫揣摩著皇帝的意思,大概是要整齊王,于是回來匯報說齊王身體健康得很呢。 
  武帝一聽,更加催促齊王快點動身。齊王于是上殿辭行。 
  齊王這個人愛干凈,來見武帝前先梳洗打扮了一番,武帝一見齊王毫無病容,更加懷疑齊王蒙他,于是袖子一拂把齊王晾到大殿外面,讓他趕快啟程。 
  當時齊王已是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回去的第二天就嘔血不止,隨即過世了,年僅36歲。 
  為晉朝的滅亡埋下伏筆的賈充在這個時候也壽終正寢了。賈充一輩子除了拍馬以外就沒做過別的好事,史官認為賈充這個人悖禮違情,首亂大倫,按照謚法,昏亂紀度的人應該請謚為“荒”,請求謚賈充為“荒公”。武帝喜歡和稀泥,命令改謚為“武”。于是賈充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大奸臣就戴著“魯武公”的帽子去見了司馬昭,沒有看到他種下的亂世。 
  時間慢慢地推移,朝中大批的忠良干將都死去了,那個剛直敢諫的劉毅也去世了,朝廷中比較正直的人只剩下司空衛瓘一個。 
  上層的腐化直接導致人民的反抗,四下里小的暴動此起彼伏,幸得邊境主事的都是些像張華這樣有才能的將領,這些暴動沒有引起太大的風波就被平定了。一幫佞臣趕緊大吹法螺,說叛亂的家伙都是些妖魔小丑,不堪一擊,怎么能敵得過武帝這位德配環宇,古今無匹的圣明天子? 
  這個時候,有一個沒啥名氣、叫做江統的官員,發現暴動的大都是一些在國內居住的少數民族,他認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就寫了一篇文章叫做《徒戎論》,主張對少數民族嚴加看管,最好是全部遷出中國。這種觀點雖然尖銳,但若看了后幾百年的走勢就發現他的觀點還是很有戰略眼光的。文章一出,正趕上軍隊已經平息了各處的叛亂,上至武帝下到大臣都對江統嗤之以鼻,認為他是一派胡言。江統和他的作品瞬間便淹沒在燈紅酒綠、歌舞升平的人影中。 
  到了晚年,武帝感覺自己已經干得不錯,就胡思亂想起來,開始琢磨為什么自己的祖宗能奪了曹氏的天下,大概是因為曹氏的宗室都沒有勢力,一旦朝廷發生了變故沒有幫忙的。于是他做了這輩子自認為最正確的一件事,把他的二十五個兒子和一些宗室都分封為諸侯,這些諸侯得到了很大的地盤,并擁有獨立的兵權。最有實力的有十個,他們是汝南王亮,楚王瑋,趙王倫,齊王冏,長沙王乂,梁王肜,淮南王允,河間王颙,成都王穎,東海王越。武帝加封他的叔叔汝南王亮為太尉,管理國家內務。 
  武帝的長子司馬衷,和他的這些親戚們相比,自然是狼群中的一只羊。武帝敢于如此有恃無恐地大封諸侯,部分原因是因為太子生了個聰明的兒子。以前武帝曾和一位姓謝的宮女相處過,覺得這個宮女既聰明,又漂亮,于是把謝宮女贈送給他的兒子司馬衷(老爸臨幸過的女人給兒子?!)。過了一年,謝宮女就生了一個男孩,取名為遹。這個司馬遹長得很像武帝的爺爺司馬懿,而且聰明過人(不明白怎么遺傳的?)。司馬遹五歲時的一天晚上,他正在武帝宮里游玩,突然宮中失火,武帝準備登高去看看怎么回事,司馬遹拉住武帝的衣角不讓走,武帝問為什么。遹回答說:“現在天晚,爺爺到高樓看火,目標很明顯,萬一是刺客放火,就容易有危險。”五歲的小孩能有這樣的見地,讓武帝大跌眼鏡。 
  這樣的一個兒子卻是賈妃的眼中釘。賈妃自己沒有生兒子,就對這個五歲小兒恨之入骨,但是孩子已經生下來了,也沒別的辦法,只有加緊看著太子,別讓他沾花惹草。某日,賈妃看到一個宮女挺著大肚子,頓時大怒,從衛士手中奪過畫戟就刺,把這個宮女和她的隨從全部殺死。 
  武帝聽了這個消息后大怒,在許昌蓋了座金墉城,把賈妃關到里面。結果大臣們紛紛上表幫賈妃解圍,尤其是和賈氏集團關系密切的楊氏集團的人,像楊皇后、楊珧等幫賈妃說了很多的好話(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些幫著賈妃說好話的人,后來竟然無一例外都死在賈妃的屠刀之下)。武帝最終被說動了,于是下令把賈妃放了出來,不加斥責就恢復了原來的待遇。 
  到了公元290年夏天,武帝生了重病,下詔命令當時在許昌的汝南王亮趕快回洛陽囑咐后事,并留楊駿在禁宮主持內政,所有的命令都經楊駿之手發出。楊駿趁機把持朝政,扶植起自己的心腹,其他官員的奏折都自己看過后才轉交武帝。這時候的武帝已經昏迷了好幾天,不省人事了。 
  某天,武帝突然蘇醒過來。覺得神智清明,坐在床頭看到了楊駿審批的公文,發現楊駿竟敢擅自任命官員,急忙召見楊駿,嚴詞斥責,并命令加緊催促汝南王進宮。楊駿大驚,以為武帝病快好了,一時驚慌失措,竟然不知道該怎么應對。 
  這個時候的武帝已經到了回光返照的地步。到了晚上,武帝彌留之際,突然睜開眼睛問左右侍衛:“汝南王來了沒?”侍衛回答:“沒有。”武帝長嘆一聲,瞑目而逝,終年55歲。 
  隨著司馬炎的駕崩,巍巍的中華大地如同即將爆發的火山,雖然外表上還保持著平靜,但是地下積累的矛盾如同急流奔涌的巖漿,期待著它的總爆發,讓整個的大晉國,在滾滾的煙火中慢慢崩潰。 
  …… 
  晉的腐敗不只是朝廷官員的墮落,而是全國上下規模空前的大腐敗。中央官員以不過問行政事務為榮,地方官員以不過問人民疾苦為榮,法官以不過問訴訟為榮,將領以不過問軍事為榮。百姓更是極盡豪華,窮奢極欲。就連所謂的竹林七賢,除了空洞文章寫得好外,在日常生活中也是些瞎搞濫交的能手,絕對不是某些學者所說的那種知識分子深深向往的時代。
 
2013-08-22 22:1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