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五胡錄》 第三章奴隸皇帝
《五胡錄》 第三章奴隸皇帝
火焰塔     阅读简体中文版

------------
第三章奴隸皇帝(1)
------------
 
  一
  四世紀初的時候,長安流行著這么一首兒歌:“秦川中,血沒腕,唯有涼州倚柱觀。”經過連年災害后,關中這片曾是全國最富庶的地區已經很難找到一棵有皮的樹了,大批饑民連死尸都沒得吃。漢國劉曜攻陷長安后,關中方圓千里盡成無人區。 
  劉曜還想順便拿下西邊的涼州。涼州刺史張寔繼承了父親張軌的職位后,決定先發制人。派遣部將韓璞率領一萬軍隊主動攻擊劉曜。劉曜對關中地形不熟悉,打不過土生土長的涼州軍。就帶著愍帝回到了平陽,至此漢軍取消了進攻涼州的計劃,而弱小的涼州也沒有反攻中原的能力。涼州,這片貧瘠的土地,竟然成為幾十年來中國最平和的樂土。(大家看了本書的目錄后就會知道后面有一章叫做“涼州風云”,最和平的地方一旦開戰,竟然變成了最悲慘的地方。)
  這時的匈奴漢國達到了全盛時期。它東到大海,西接涼州,南到秦淮,北過長城。涼州無力反攻,成漢與漢國基本上不接壤,東晉也無意北伐,惟一的威脅就是祖逖所領導的三千人的北伐軍。匈奴人終于取代了漢族,成為中原的正統。 
  皇帝劉聰的私生活非常荒唐,他即位的時候就和他老子的皇后單氏(這時的單氏差不多快四十歲了)私通。為了討好單氏,劉聰立單氏的兒子劉乂為皇太弟。劉乂十分鄙薄老媽的為人,經常對她冷嘲熱諷。單氏受不了兒子的挖苦,被氣死了。劉聰從此不再喜歡劉乂,但是也沒廢掉他。 
  劉聰的皇后呼延氏死了,他又看上了太保劉殷的兩個女兒,劉乂認為兩家是近親,不宜結婚,馬屁精太宰劉延年、太傅劉景紛紛舉出伏曦兄妹結婚的道理來搪塞。劉聰聽了十分高興,就把劉殷的兩個女兒都娶了過來,后來又聽說劉殷的四個孫女也不錯,就把劉殷的四個孫女也召進宮里當了貴人。后來劉聰又娶了中護軍靳準的兩個女兒為妃子,大的叫做月光,小的叫做月華。后來他又把這些妃子都加封為皇后,這樣一來皇宮里面就有了上、下、左、右四個皇后。劉聰日夜沉湎在溫柔鄉里發昏,不理朝政。大將軍王彰反復勸諫觸怒了劉聰,劉聰就下令把王彰斬首。劉聰的母親因為兒子定的刑罚過于苛厲,為了勸諫劉聰她連續絕食了三天。劉聰的弟弟劉乂和兒子劉粲反復哭勸,劉聰非常生氣,說:“我又不是桀紂幽厲那樣的暴君,值得這樣費勁嗎?”后來文武百官一齊勸說,劉聰才赦免王彰。 
  等到漢軍攻克洛陽后,劉聰認為國事已定,就為眾皇后大興土木建設豪華的宮殿。廷尉陳元達(劉淵親自聘請的那個謀臣)就對劉聰說:“明君都把國民當作自己的家人一樣愛護。所以上天也對他們非常照顧。晉朝把百姓當作仇敵來對待,所以上天要滅絕他們的族人。先帝對此非常痛恨,所以平常只穿粗布衣服,先皇后宮妃嬪也不著脂粉。今天陛下天威降臨萬邦,妃嬪六宮都容不下,還興建了四十多所宮殿。但是這個時候全國還沒統一,晉朝殘部還占領著關中和江南,李雄還占據巴蜀,王浚、劉琨威脅著后方。陛下怎么能如此奢侈呢?” 
  劉琨大怒:“朕是天子,蓋棟房子還要問你這家伙嗎?不殺你難解我心頭之恨!”就命令衛兵把陳元達拉下去處死。 
  陳元達來的時候就拿著一條鐵索,一看武士過來逮他,就趕緊把自己捆在樹上,眾人都解不開(不知道他是怎么捆的,一般人肯定不行)。陳元達大叫道:“微臣說的話都是為社稷著想,陛下今天要殺我,我一定要上告天帝,下告閻王,和關龍逢、比干一樣為后人瞻仰!” 
  這時旁邊的眾臣紛紛向劉聰求饒道:“陳元達受命于先帝,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臣等見之有愧。如果因為這樣就殺死他,臣等也不想活了。”劉聰被氣得兩眼直瞪著這一堆人說不出話來。 
  后宮的劉皇后也懇切勸解,寫了一封書信命令侍者交給劉聰,說如果因為給我建宮殿而殺死大臣,那這宮殿還是不要建的好,劉聰這才赦免陳元達。為了表示真心,劉聰還把這個逍遙園改名字叫做納賢園,李中堂(呵呵,很像李鴻章啊)改名叫做愧賢堂。后來劉聰對陳元達說:“應該是你害怕朕,怎么成了朕害怕你呢?” 
  劉聰的這些表演也就是哄哄這些大臣,等他們走了以后,劉聰的苛政就更是變本加厲。不久劉聰的月光皇后產下了一個怪胎,陳元達認為是不詳之兆,就逼迫月光皇后自盡,劉聰心里舍不得,由此更加憎恨陳元達。(陳元達借口皇后產下畸形兒來除掉皇后,雖然情有可原,但未免太殘忍。)
  某天,天上下起了紅色的大雨(這紅雨和土地的礦物含量有關,含鐵比較多的地方這種現象比較常見),劉聰以為是上天對他不滿,就開會讓大臣給他挑毛病。 
  靳準的妹妹嫁給了劉乂,后來她和別人私通被劉乂發現了,劉乂就殺死了靳準的妹妹,由此靳準和劉乂結下了深仇大恨。靳準就趁機誣陷說劉乂準備謀反。劉粲作為劉聰的大兒子,不愿意皇位被叔叔奪走,也趁機和親信大臣王沈在一旁幫腔。而劉乂卻不識時務地認為是由于劉聰的皇后太多了的緣故。劉聰一聽,就下令把劉乂軟禁起來。 
  大臣劉易、劉聰的小兒子劉敷和陳元達等人紛紛上書解救劉乂,斥責王沈。劉聰看見陳元達的名字就氣不打一處來。指著他們的奏折對群臣說:“這些家伙受陳元達的蠱惑,在這里說瘋話呢。” 
  劉易等人反復磕頭請求赦免劉乂,劉聰勃然大怒,把奏折撕成碎片扔到他們頭上,讓衛士把劉易一伙人統統趕出去。 
  劉易年紀大了,回到家就氣死了。 
  劉敷死活不走,抱住劉聰的腿痛哭不放,劉聰把他一腳踢出去,說:“我還沒死呢,在這么多人面前哭什么?咒我早點死嗎?”劉敷被踢斷好幾根肋骨,被衛兵抬回了家,不久也死了。 
  陳元達張羅著給他們發喪,等把他們下葬后,他對別人說道:“人如果到了因為提意見就被處死的時候,國家離滅亡也就不遠了。既然不讓我說話,還在這個世界上茍且偷生干什么?”于是他也服毒自殺。 
  劉聰并不可憐這些人,還覺得他們死得晚了呢。這時劉粲說王沈除害有功,劉聰得到了這個大忠臣十分高興,就封王沈為列侯。 
  劉聰準備親自審訊劉乂。在大堂上他看到二十多歲的劉乂被折磨得須發皆白,形容蒼老,也動了惻隱之心,準備赦免劉乂。這可是劉粲、靳準和王沈所不愿意看到的,他們費盡心思要除掉劉乂。當劉乂被劉聰放回府第后,劉粲就派親信告訴他說:“剛才得到皇帝詔書,說京城有人叛亂,特地來通知您趕快穿上盔甲防止意外!” 
  劉乂就穿上盔甲,也讓身旁的侍衛、官員都穿上盔甲。劉粲一聽,就趕緊通知靳準和王沈。靳準就對劉聰說:“皇太弟要造反了!都把盔甲穿好了!”劉聰大驚,急忙率領眾人過去瞧瞧,一看劉乂和手下都頂盔貫甲排好廝殺陣型。就趕緊命令劉粲率領禁軍把毫不知情的劉乂和他的手下都逮起來。 
  平陽城里有很多氐族、羌族、鮮卑族的使節,劉粲就把他們都抓起來,使用烙鐵燒眼睛的酷刑指使他們誣稱與劉乂一道謀反。劉聰聽信了供詞,十分感激地對靳準、王沈說:“我現在才發現諸位是貨真價實的忠臣,只可惜以前錯怪了你們,真是慚愧,將來你們還要多給我提意見啊。” 
  劉聰命令將劉乂處死,然后對眾大臣哭訴道:“朕現在只有這么一個兄弟,現在還互相不理解,到底是朕做錯了什么要遭到這樣的懲罚啊!” 
  為了防止劉乂的余黨作亂,劉粲、靳準、王沈等人把平常討厭的官員大臣和劉乂府里的親兵、傭人共一萬五千多人全部活埋。平陽城的大街上幾十天沒有人敢四處走動。
 
------------
第三章奴隸皇帝(2)
------------
 
  劉粲虐待外族使臣,遭到了鄰國一致譴責。氐族、羌族都興兵進攻漢國,劉聰認為他們實在是無理取鬧,就任命劉粲為太子兼相國,靳準為車騎大將軍迎敵。 
  但是劉聰并沒看到戰爭的結果,在荒淫無度的生活中不久他就生了重病,臨終前征召關中劉曜為丞相,襄國石勒為大將軍輔政,但是兩個老滑頭都稱病不來。劉聰就封劉景為太宰,呼延晏為太保,靳準為司空輔佐劉粲,然后瞑目而逝。 
  劉粲當了漢國皇帝,沒幾天就把劉聰草草安葬,他把主要心思都花在他爹的這些皇后身上。 
  二
  劉聰死后,兒子劉粲即位。劉粲還沒當太子的時候就對他爹的一群皇后垂涎三尺。因此當了皇帝后第一件事就是和劉聰的那些皇后們日夜做愛。靳準乘機把持大權,任命弟弟靳明為車騎將軍,靳康為衛將軍。軍國大事都由他們決斷。 
  靳準還想除掉朝廷中的劉氏宗族,就對劉粲說:“我聽說諸位宗室要像伊尹、霍光那樣廢掉陛下,后殺微臣。陛下應該早做準備!”劉粲不聽。靳準就讓他的女兒們對劉粲大吹枕邊風,劉粲就把劉景等所有劉姓官員全部殺死。 
  其他重臣發現靳準要作亂,紛紛逃亡,呼延晏逃到長安投奔劉曜,王延去襄國投奔石勒。半路上王延被靳康的部隊抓獲。靳準就率領親兵來到劉粲的后宮,把正和皇太后們喝酒的劉粲給抓起來斬首。然后把平陽城里所有姓劉的人不論男女老幼統統就地處決,把劉淵、劉聰的尸體從墳墓里挖出來,統統割掉腦袋掛到城門上示眾。 
  靳準自稱天王大將軍,想拉拢王延為他做事,王延罵道:“你這家伙趕快殺死我!把我的左眼睛放在西門看丞相殺死你,右眼睛放在東門看大將軍來殺死你!”靳準就把王延給殺了。
  靳準自認為自己是漢人,趕走了匈奴人,老百姓應該大力支持才對,就向東晉上書請求庇護,并親自率領大軍征討石勒。 
  靳準的計劃全部順利得以實施。但是他卻低估了劉曜和石勒軍隊的戰斗力。不久,劉曜從長安發兵征討靳準,石勒也率領五萬精兵前來討伐。石勒不清楚劉曜的戰況,就對靳準實施堅壁清野的戰術,靳準屢次挑戰,石勒只是用亂箭回擊,沒幾天靳準糧食就跟不上了,不得不撤退。 
  劉曜的部隊在進軍途中碰到了逃亡出來的呼延晏。呼延晏告訴劉曜母親和兄長被殺的消息,并勸劉曜進皇帝位。劉曜大哭不止,命令全軍素服迎戰,任命呼延晏為司空,石勒為大司馬大將軍,大赦天下,惟獨不赦靳氏一姓。 
  靳準發現兩軍勢大,由于自己滅絕了平陽城里的劉姓滿門,恐怕劉曜不會和自己善罷甘休,就命令侍中卜泰給石勒送去厚禮要求媾和。石勒把卜泰裝入囚車送給劉曜。劉曜卻把卜泰放出來說:“先帝從前確實對百姓不好,如果靳準不動手朕還當不上皇帝呢。只要靳準早點投降,不光免死罪,還要委以重任呢,希望閣下去告訴一聲。”(劉曜的做法實在是老謀深算,希望能不戰而屈人之兵,但是他就沒好好想想石勒的想法。)
  靳準聽了卜泰的傳話,一時無法判斷真假。他弟弟靳康等不及了,就聯合卜泰和弟弟靳明合謀殺死哥哥靳準,推舉靳明為首領,讓卜泰送給劉曜傳國玉璽。石勒聽到這個消息后非常生氣,命令侄兒石虎為先鋒猛攻平陽,靳明出城抵擋,屢戰屢敗,不得不退守平陽。石勒對平陽日夜攻打,靳明只好率領平陽百姓一萬五千多人投奔劉曜,劉曜一看滅門仇人來了,頓時翻臉把靳氏一家滿門抄斬。 
  石勒攻陷平陽后縱火焚燒了宮殿,平陽被燒作一片廢墟。石勒把國家檔案搬到襄國,也不去見劉曜一面。劉曜在平陽沒法容身,就只好遷都到長安,任命石勒為大司馬,這時候劉曜和石勒之間的關系已經是水火不容了。 
  劉曜從小聰慧過人,八歲那年和爺爺劉淵出門打獵,碰到雷雨,突然悶雷大作,別人都嚇得趴在地上,只有劉曜神色鎮定,劉淵對此非常驚異,認為他是劉家將來的千里馬。劉曜長大以后性格孤僻,不愛和人說話,為人十分鎮定,喜歡悶頭看書。他的箭術超群,能輕易射透一寸厚的鐵板(這就有點吹噓的味道了,呵呵,要知道中國現在的標準7.62MM步槍子彈只有0.6CM的穿甲能力,我看他是射穿一寸木板還差不多),被人們尊為“箭神”。根據匈奴人的風俗,劉曜二十歲的時候開始四處游歷,浪跡天涯,在洛陽殺人犯罪后,他趕緊逃跑到朝鮮避難,后來才悄悄回國。因為害怕別人找他的麻煩,就攜帶一箱書和一架木琴在管涔山隱居。 
  有一天晚上劉曜在房里發呆,來了兩個小童,向劉曜跪下來說:“管涔王使小臣奉謁趙皇帝,特此獻上神劍一口。”然后悄然消失。劉曜點上蠟燭一看,是一把二尺長的寶劍,劍鞘上鑲嵌著赤玉,銘刻著六個字:“神劍御,除眾毒。”劉曜把劍拔出來后,劍刃在燭光的映射下散發出七彩的光芒,后來這把神劍就成為劉曜征戰沙場的佩劍。(呵呵,古人這些神怪典故,大家聽聽做笑話也就罷了。) 
  相比劉曜這位酷哥,石勒的經歷要復雜得多。他出生在并州武鄉(今山西武鄉),出身于地位卑下的羯族,他從來沒有讀過一天的書,長大后連名字都沒有。這個民族世世代代被別人瞧不起,連同樣卑下的匈奴都看不起他們。石勒自幼父親就死去了,和母親相依為命。靠給別人賣苦力打短工來維持母子的生存。 
  八王之亂爆發后,并州遭遇了連年旱災,國家軍隊都沒有糧餉繼續作戰。并州刺史司馬騰為了籌集資金,就命令軍隊抓捕胡人當奴隸,二十一歲的石勒和鄰居一起被官兵給抓走了,他們兩人被人用一個大枷串連在一起,然后徒步走到千里之外的山東的奴隸市場出售,只留下石勒孤苦伶仃的老母親一個人在這兵荒馬亂的世界里靠乞討為生。 
  石勒被賣到山東茌平的一個地主家里當農奴。石勒不堪忍受殘酷地壓迫,和幾個奴隸一齊逃亡,半路上又被軍隊抓住,關到籠子里面準備送回去,這時旁邊跑過來一群鹿,看管他的軍人都忙著抓鹿去了,石勒趁機破壞掉籠子逃跑了。他和其他的七個奴隸組成了強盜團伙,靠搶劫過往客商為生。后來他們又收羅了十個奴隸,一起號稱十八騎,作為中原大地上的一個不出名的小團伙,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 
  后來他結識了另一個強盜頭子汲桑,這次相會改變了石勒的一生。汲桑、石勒兩人就組織起了幾百人的強盜集團,也敢四處劫掠鄉鎮了,二十多年來石勒終于過上了吃喝不愁的生活。 
  八王中的成都王穎兵敗被殺以后,成都王穎的部將公師籓自稱大將軍,率領幾萬軍隊要殺死東海王越和司馬騰為成都王穎報仇。當這支部隊路過汲桑和石勒的山寨的時候,他們率領手下幾百人投奔了公師籓的隊伍。公師籓問石勒叫什么名字的時候,汲桑隨口說了幾句:“石勒,石勒。”從此,石勒終于有了自己的大名。 
  公師籓戰死后,余部由汲桑、石勒率領,終于攻克鄴城,殺死司馬騰。石勒肩負著洗刷民族屈辱的重任,由此走向中原政治風暴的舞臺。 
  呵呵,現在言歸正傳,讓我們看看這場貴族和貧民的決斗場。 
  石勒回到了平陽不久,劉曜就改國號為趙,史稱前趙。并晉升石勒為趙王,立晉惠帝司馬衷的老婆羊氏為正宮皇后,羊氏經過五廢五復,九死一生,最后跑到匈奴當皇后,生下三個兒子。她歷經的苦難也很像西晉滅亡的縮影。 
  石勒就派遣長史王修去長安恭賀劉曜即位,并給劉曜獻上很多禮物。劉曜非常高興,任命石勒為趙王。給予王修很高規格地招待。
 
------------
第三章奴隸皇帝(3)
------------
 
  王修有個叫做曹平樂的門客貪圖富貴,單獨對劉曜說:“大司馬派遣王修到這里來,表面上是來道賀,其實是來偵察陛下領土的地形的。他們一旦回去石勒就會派兵突襲陛下,羯人都是不講信義的,陛下一定要小心!” 
  劉曜一聽很有道理,就命令騎兵快馬追趕已經返程的王修。劉曜的騎兵抓住王修后把他和他的隨從們一齊斬首,但是一不留神卻讓王修的助手劉茂給逃了回去。 
  劉茂回去后哭著向石勒匯報了王修被劉曜殺死的情況,石勒大怒,下令滅了曹平樂的三族,停止給劉曜進貢。石勒憤憤地對部下說:“我給劉家建立的功業已經超過人臣所能達到的極限,如果沒有我石勒他劉家人怎么能夠得到天下?剛剛有了基礎就要殺我,是什么道理?他們以為皇帝的頭銜是命中注定的嗎?什么趙王、趙帝,我想叫哪個就叫哪個,從今天開始,我就要背叛劉家了,你們大家都同意嗎?” 
  石勒的部將們都猴急地想當開國元勛,哪個會說不同意?從此石勒和劉曜翻臉為仇。不久,石勒也在襄國自立為王,自稱趙王。為了和劉曜的趙國區分,這個趙國被史學家叫做后趙。 
  兩個趙國君主都是武將出身,當過去的英雄離去的時候,他們的后人為了個人的野心和民族的仇恨,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斗爭。 
  三
  劉曜和石勒翻臉后,并沒有馬上就動手拼命。而是采取了大力發展經濟的策略,先防守,后進攻。所以前幾年都是風平浪靜。 
  兩下里一比較下,劉曜的先天條件要比石勒優厚得多,劉曜的地盤和石勒接壤的地方除了黃河就是關中地帶,易守難攻。此外兩個鄰國涼州和成漢都太弱小,他們對前趙基本上只有騷擾的份兒,只有氐族和羌族零星勢力偶爾到邊境搶點東西。劉曜就把注意力放到了隴西一帶,對當地的少數民族橫征暴斂,激起民眾的反抗。劉曜的部下校尉尹車聯合氐族酋長句徐、庫彭(《晉書》里認為是一個叫做徐庫彭的人)準備發動政變,被劉曜發覺后先殺死尹車,然后把句徐、庫彭等五十多人都關在阿房宮里準備一齊殺死。光祿大夫游子遠請求劉曜赦免他們,劉曜反而認為游子遠是在幫敵人說話,就把他也關了起來,然后把尹車、句徐、庫彭等人全部殺死,暴尸十日然后把尸體都丟到水里。 
  巴氐酋長虛除權渠聽到消息后,立刻率領部下造反,周圍的少數民族紛紛響應,不久就糾集了三十多萬人進攻長安,由此引發了關中大亂。游子遠在監獄里上表請求赦免他們,劉曜大怒,命令獄卒殺死游子遠,部將劉雅、呼延晏請求劉曜赦免游子遠,讓游子遠去迎戰。劉曜聽從了他們的建議,任命游子遠為車騎大將軍征討叛軍。 
  游子遠親率部隊強攻虛除權渠的堡壘,虛除權渠連敗五陣,這時虛除權渠的兒子伊余率領五萬部隊前來增援。在拂曉之時發動反擊,一口氣又搶回來了被游子遠占領的堡壘。 
  游子遠看到敵軍的援兵戰斗力很強,就對部將說:“伊余的勇悍世上少有,他的部隊戰斗力也遠勝于我。又因為他父親剛打了敗仗,敵人的氣勢正在頂峰。不如堅守不戰,等他們懈怠了再說。”于是游子遠就命令部隊掛起免戰牌,伊余反復挑釁都不理會。 
  半個月后的一天夜晚,游子遠突然命令部下趕緊吃飯準備出戰,凌晨刮起了沙塵暴,游子遠大喜道:“這真是天助我也!”就親自帶兵進攻。伊余的部隊毫無防備就被擊潰了,自己也被游子遠活捉。 
  虛除權渠聽說兒子全軍覆沒的消息后,就打散頭發蓋在臉上準備投降。劉曜把二十多萬氐族人都遷徙到長安,并任命游子遠為大司徒。 
  劉曜平定氐族的叛亂后,認為石勒還很弱小,不是自己的對手,就把精力都放在國內建設上。他推崇勤儉的風氣,下令沒有官職者不準乘馬,不是高級官員的家屬不準穿綢緞,秋收后才可以喝酒,不是國家祭祀不準殺牛,違反者一律斬首。又在長安長樂宮東設立了太學,未央宮西設立了小學,招收十三歲以上二十五歲以下的百姓一千五百多人入學。(這應該是比較正規的教育制度了,招收學生的原則不是看是否出身高貴,而是看是否聰明好學。這比起東晉的推舉作官制度來不知道要優越多少倍。) 
  國家逐漸富強后,劉曜又大興土木,給自己大造宮殿,又征發民工建設陵墓,陵墓方圓四里,深三十五丈,以銅澆鑄,黃金做棺材。老百姓都嘲笑說“有這一棟樓的財力也能平定涼州了!”侍中喬豫、和苞上書勸阻,劉曜只好命令工程暫停。 
  劉曜對后方的氐羌勢力總是放心不下,過年后又率領大軍征討氐族酋長楊難敵。行軍途中部隊里開始流行傳染病,劉曜自己也得了重病,就派遣使者和楊難敵講和,準備回兵。 
  半路上秦州刺史陳安請求拜見劉曜,劉曜以病重為理推辭不見。陳安以為劉曜已經死了,就率部下造反,突襲劉曜的軍隊。當時劉曜已經先走,負責斷后的部將呼延寔被陳安抓獲。陳安將呼延寔斬首,又命令弟弟陳集率領騎兵三萬追擊劉曜。半路上被劉曜部將衛將軍呼延瑜拼死攔截。陳集殺死呼延瑜后,劉曜已逃到長安了。陳安就自稱大都督、大將軍,反叛前趙。 
  第二年,陳安進攻駐守南安的劉曜部將劉貢,這時少數民族首領休屠王石武派兵襲擊了陳安的后方,陳安趕緊轉身反擊石武。石武敵不過陳安的部隊,往后敗退,這時劉貢又從背后進攻陳安的后路,消滅了陳安一萬多人,陳安只好又回過頭來解圍。哪想石武一看陳安回頭就領兵跑了,而等陳安停止攻擊時,他就又粘糊上來,這么折騰來折騰去的,居然把陳安的部隊打得大敗,陳安只好領著剩下的八千人逃到了隴城(慚愧,我也不知道這是哪里,^O^估計可能是今天的天水一帶吧)。 
  劉曜親自率領大軍包圍了隴城,并派遣部將平先圍剿陳安在外地的余黨。陳安還想逃出隴城去找援兵,就率領五百騎兵半夜突圍。平先率領數千騎兵在后面追擊,殺死了陳安部下四百多人,最后將陳安和他的十多名親兵包圍在一條峽谷里。 
  陳安左手拿著七尺大刀,右手揮著丈八蛇矛(看來丈八蛇矛并不是張飛的專利),單人獨騎堵住峽谷口,連續殺死對方的五六名騎兵。這時天空下起了暴雨,在電閃雷鳴中,敵人的人馬都被陳安的神勇嚇住而不敢進攻。平先正好過來看戰況,就親自縱馬過來和陳安交戰,只三個回合就把陳安的丈八蛇矛給搶了過來(他得跟張飛多學習學習丈八蛇矛的使法),陳安只好狼狽逃跑。 
  陳安的坐騎叫做聶驄,是西域產的寶馬,平先等人根本追不上。但到了半夜下大雨看不清楚山路,聶驄馬竟然墜落山谷,陳安只好步行逃跑。平先命令部隊把山圍起來搜,終于活捉陳安并將其斬首。 
  陳安平時對老百姓挺不錯,和手下將士們的關系也很好,陳安死后百姓都很懷念他。有人寫了一首《壯士之歌》來紀念他。
 
------------
第三章奴隸皇帝(4)
------------
 
  詞曰:隴上壯士有陳安,驅干雖小腹中寬,愛養將士同心肝。聶驄交馬鐵瑕鞍,七尺大刀奮如湍,丈八蛇矛左右盤,十蕩十決無當前。戰始三交失蛇矛,棄我聶驄竄巖幽,為我外援而懸頭。西流之水東流河,一去不還奈子何! 
  劉曜聽了這首歌以后非常感傷,命令眾軍傳唱。又任命親前趙的匈奴人姚弋仲為平西將軍鎮守隴西。 
  劉曜平定陳安的反叛后,命令大將軍劉岳進攻涼州。這時候涼州前任刺史張寔已死,弟弟張茂繼任。張茂和他的父兄心思不一樣,早就想自立為王。聽說劉曜要進攻他,就在黃河與劉岳的大軍對壘,雙方相持了很長時間都沒有進展。 
  劉曜就親率部隊討伐涼州,共發兵二十八萬五千人(還有零頭吶,看樣子這數字可信),沿著河東岸排了一百多里的陣營。早晨敲戰鼓的時候聲音震天動地,黃河水竟然都被震得偏向河西方(呵呵,有點夸張了)。張茂的守河部隊都嚇的往姑臧(今甘肅武威,當時是涼州的首府)逃跑,劉曜揚言要在一百個渡口一齊渡河,涼州全境都十分驚慌,人無戰心。張茂只好向劉曜上表求和稱藩,并進獻給劉曜一千五百匹馬、三千頭牛、十萬只羊、三百八十斤黃金、七百斤白銀和二十名歌女。劉曜十分高興,就派遣使者加封張茂為大司馬兼涼王,涼南北秦梁益巴漢隴右西域雜夷匈奴大都督(好長的頭銜!估計張茂得背好幾遍自己才能記住),然后打道回府。(劉曜的這次西征是十六國時期規模僅次于淝水之戰的第二大的軍事行動,只換了這點收獲就把劉曜哄得興高采烈,連軍餉支出都不夠。其實只要劉曜動動嘴,攻克涼州還不是易如反掌,牛羊啥的有多少就拿多少,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前趙周圍的勢力大都被平定,劉曜似乎忘了自己還有個死對頭石勒,就又開始啟動原先停建的那些龐大的建筑工程。他命令大司馬劉雅為太宰主抓建設,為了給自己歌功頌德,在朝堂的前后增設了四個鼓吹班子,一到上朝的時候就給自己奏樂。又派遣六萬民工給自己的父母大造墳墓,墓的規格為方圓二里,墓里用蠟燭照明,日夜不熄。墓上面原本堆積了一百尺高的石頭山,討伐涼州回來又增加到一百九十尺,結果弄得人民怨聲載道。游子遠又上書請求停止,認為這是徒耗國力,劉曜根本聽不進去。 
  其實仔細分析一下形勢就知道劉曜這會兒遠沒有到天下太平的時候,涼州和前趙關系本來就不睦,這時涼州刺史張茂忽然得病而死,兒子張駿一直不滿意前趙賜給自己的頭銜,只要有變故就要撕破臉。楊難敵對劉曜更是忽降忽叛,不久他又就地造反,始終沒有平定,成為前趙西部邊境的威脅。 
  這時,居住在河套地區、原來依附石勒的北羌王盆句除投靠劉曜,石勒的部將石佗發兵雁門關征討,石佗俘虜了三千多人準備回國,劉曜命令劉岳追擊,劉岳擊敗石佗,將其殺死,石佗的部下也被殺死了六千多人,其余的人都被劉岳給俘虜了。至此前趙和后趙之間終于有了第一次交鋒。兩個趙國的領導人都不是等閑之輩,因此更激烈的交鋒馬上就開始了。
  四
  石勒剛和劉曜結仇的時候形勢十分不妙。他的南面和東晉有著漫長的邊境線,祖逖的北伐軍不斷壯大,勢頭咄咄逼人。山東的原漢國大將曹嶷被石勒封鎖后也就地稱王,對石勒早就不懷好意。北方狀況更糟,鮮卑三虎遼西慕容氏、幽州段氏、代國拓跋氏對石勒的領地不斷蠶食。石勒的后趙可謂是四面受敵。 
  面對窘境石勒聽從了張賓的建議,對內休養生息,對外盡量結盟,能不打仗就不打仗。 
  石勒首先大赦天下,組織軍隊生產自救,減免百姓一半地租,把鰥寡孤獨都養起來。并制定比較寬松的民族團結政策,禁止胡人和漢人之間互相侮辱。還大力移風易俗,廢除原來普遍流行的兄死弟可以同嫂子結婚和在辦喪事的時候結婚的規矩,只保留了胡人獨特的火葬制度。還獎勵生育,有個農民一胎生下三男一女,石勒親自獎勵他一百担糧食和四十匹布(原來英雄母親不是蘇聯首創的)。從此后趙的國家經濟和人民生活出現了很大轉機,把鄰國的很多人都吸引到后趙這邊來。(和劉曜的節流相比石勒更重視開源) 
  河南蓬陂(今河南開封一帶)有個叫陳川的大地主也投靠了石勒。東晉大將祖逖派兵來問罪,石勒就派遣大將桃豹率領騎兵援救陳川。這時祖逖的部將韓潛已經攻陷了蓬陂的東半城,桃豹死守蓬陂西半城,韓潛猛攻不克,也沒有什么好辦法,雙方在一座城市里對峙了四十多天,大家的糧食供應都出現了困難。 
  祖逖打聽到敵人也沒糧食了。就派一千多名士兵用口袋裝上泥土運到韓潛的東城,桃豹的巡邏兵看到后十分羨慕。 
  一會又有幾個人扛著大口袋過來了,他們好象都很累的樣子,坐下來休息。 
  桃豹的巡邏兵一殺出來就把他們嚇跑了。桃豹的部隊搶了這幾個口袋回去一看,里面全是大米。 
  軍營里又有了吃的,大家十分高興,只有桃豹覺得祖逖糧食充足,心中十分煩躁,趕緊催促石勒抓緊時間運糧過來。 
  過了幾天,石勒派人用一千頭毛驢運載著大米過來補給桃豹,桃豹認為祖逖糧草充足,八成不會理會他的運糧隊,就沒用心設防。誰想祖逖早就派巡邏兵對桃豹的運輸線進行日夜監視,一看見糧食運來了,就趕緊調集重兵去搶,連毛驢帶大米全部拉到了自己這一邊。桃豹聽說軍糧被搶走,只好連夜逃跑了。 
  祖逖的才能不亞于劉琨,這回打了勝仗,又有了大批糧草。兵鋒指向許昌、洛陽、鄴城三路。黃河以南已經沒有石勒絕對放心的據點了。 
  石勒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派遣使者向祖逖要求停戰互市。并讓祖籍范陽的官吏為祖逖的父親修墳。祖逖聽說后,派遣使者到襄國拜謝。石勒厚待了祖逖的使者,贈送了一百匹馬,黃金五十斤。從此祖逖和石勒停戰,雙方不再接納對方的逃犯和流民,石勒終于穩定了自己的南方。(石勒這一手非常厲害,他最頭疼的不是土地的喪失,而是能夠創造財富的人民大量流失。和祖逖之間停戰后,后趙可以獲得大批的食鹽和鐵器等重要物資,更重要的是他治下的百姓不會再往南方跑了。)
  當他轉過頭來打算對付幽州段匹磾的時候,才發現北方已經鬧翻天了。 
  原來段匹磾殺死劉琨以后,劉琨的部將韓據為了給劉琨報仇,擁立段匹磾的弟弟段末抷和段匹磾打內戰。段末抷是石勒的部將,石勒就派遣部將石越追殺段匹磾。段匹磾在幽州無法立足,只好投奔樂陵(今山東樂陵)的冀州刺史邵續。邵續出城迎接段匹磾的時候被石虎突襲活捉,段匹磾只好率領殘部投降。一年后段匹磾和邵續均被扣上謀反的罪名斬首,只有勢力微弱的親后趙勢力段末抷鎮守幽州,北方才最終被平定下來。 
  石勒又派遣石虎率領步騎兵四萬人征討青州的曹嶷。曹嶷發現周圍的反趙勢力都被平定,準備逃到海中避難。但曹嶷為人優柔寡斷,他還在廣固(今山東益都)和部將爭執的時候,石虎的先頭部隊就已經包圍了廣固城。曹嶷的部將把曹嶷拘留起來獻城投降,石虎就把曹嶷和他的部將全部殺死,還活埋了曹嶷的三萬部隊。
 
------------
第三章奴隸皇帝(5)
------------
 
  石虎還想屠城過癮,石勒派的青州刺史劉征勸諫說:“陛下讓我來的目的是管人的,現在沒人可管了,我可以回去了。”石虎就留下七百人鎮守廣固。至此石勒終于把周圍的敵人掃蕩一空。(劉曜的指揮才能并不比石勒差多少,還比石勒有文化,但他籠絡人心的能力可比石勒差遠了。只知道硬碰硬地剿滅,根本不懂得如何對敵人進行挑撥離間、遠交近攻,邊境一發生叛亂劉曜就想著出兵打擊。而石勒這些年來連襄國城門都沒出過,把權力都放給大將。作為領導者應該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勞心者沒必要老去勞力,不過也難怪,象劉曜這樣一個三棍子打不出個屁來的老實人,就根本別指望他能像石勒一樣拿出像樣的整體方案。)
  石勒攻克青州前夕,他那位如同手足般的謀士張賓病死了,石勒十分傷痛,如同自己親人去世一樣悲傷。他對左右說:“是上天不幫助我了嗎?為什么要這么早奪走我的右侯(這應該是他的真情告白,呵呵)?”后來謀士程遐接替了張賓的職務。石勒和程遐議事的時候一旦有了爭執,石勒一生氣就說:“右侯這么早離開我,讓我和這種人討論問題,這不是折磨我嗎?”(呵呵,一點也不給程遐面子,不過張賓確實是厲害,能讓不識字的石勒戰無不勝,為后趙的統一打下基礎。史載張賓機不虛發,算無遺策,成勒之基業,皆賓之勛。石勒對他十分器重,在上朝之前經常為張賓親自整理容裝,在朝廷上從來不喊他的名字而是呼為右侯。張賓身居高位而不驕傲,謙虛謹慎,禮賢下士。無論地位高低的人都可以來求見他,和同事無論親疏,單獨相處的時候就對其規勸,而在大庭廣眾下卻盡力表揚。在十六國時期是和王猛不相上下的第一流謀臣。) 
  這時的東晉發生了大將軍王敦叛亂事件,把元帝給活活氣死,祖逖也在這個時候病死了。石勒發現機會難得,立刻派遣部將石生、石虎趁火打劫,接連占領了兗州、徐州和青州的廣大土地,又把邊境線推到了淮河一帶。東晉的河南潁川太守郭默嚴防死守,但還是抵擋不住石生的攻擊,被后趙搶去了洛陽,無奈之下只好求助于劉曜。劉曜因為石佗事件和石勒結下了梁子,就命令劉岳率領重甲士兵五千、精兵一萬進攻孟津,鎮東將軍呼延謨進攻澠池。劉岳攻克孟津后,將石生包圍在金墉城,石虎則率領四萬步騎兵通過成皋(今河南滎陽汜水關)反抄劉岳的后路,劉岳趕緊往后面的呼延謨方向靠拢。但劉岳的主力是步兵,機動性遠比不上石虎的騎兵先鋒隊,在洛陽以西反而被石虎包圍。劉岳突圍不出,在混戰時中箭受傷。石虎就造柵欄把劉岳圍起來,劉岳的部隊沒糧食吃,又不敢突圍,只好殺戰馬充饑(呵呵,打《帝國時代》游戲的時候經常喜歡用柵欄把電腦對手圍起來造箭塔消滅,和這個道理一樣)。石虎又派部隊伏擊前來救援的呼延謨,將其全殲,呼延謨被殺死。 
  劉曜聽到前線大敗的消息后,親自率領部隊援救劉岳。石虎也派遣三萬騎兵前來攔截。劉曜的親兵來勢洶洶,石虎的先鋒一碰到劉曜的先鋒就被砍跑了。石虎也感覺這一仗毫無勝算,正準備撤退回襄國,誰知道劉曜的部隊駐扎后晚上突然炸營,士兵逃跑了一大半。劉曜只好退到澠池,第二天晚上又發生炸營事件,劉曜只好率領昏昏沉沉的殘部逃到長安。石虎白撿了個便宜,喜出望外,急忙對劉岳的軍隊發動總攻,最后活捉劉岳,把九千多名前趙部隊全部活埋。郭默也逃回建康,前趙從此元氣大傷。(炸營事件在古今中外的軍隊里都時有發生,軍營里面紀律嚴明,尤其是在戰時,有時即使犯了很小的錯誤都有被殺頭的危險,當兵的都提心吊膽地過日子,大戰前夕都不知道明天還能不能活著回來,人人都處在精神崩潰的邊緣。這時候也許是由于某個士兵晚上做惡夢時的尖叫,繼而就會引發所有的人一齊尖叫,大家互相毆斗混戰,甚至互相啃咬,追殺軍官、仇人、不認識的人和戰友。第二天只留下一地的尸體。)
  聽說劉曜慘敗的消息后,涼州的張駿就趕走前趙的使節,又自稱晉大將軍,涼州牧。派兵進攻劉曜,氐族楊難敵也加緊反叛的力度。當然,和這些相比,后趙的石勒才是前趙的真正掘墓人。 
  五
  后趙取得了對前趙的決定性勝利,石虎帶領著他的四萬常勝軍趁勢進攻前趙河東(今山西南部)一帶。河東五十多座縣城的守將看到劉曜打敗仗了,都紛紛投降石虎。這時輪到劉曜陷入危機了,西北的張駿、西方的楊難敵、西南的李雄都開始在邊境囤積重兵,準備趁石虎進攻關中時分上一杯羹。 
  劉曜知道自己的形勢不妙,但他可沒有石勒那種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本事,他仔細研究了一下邊境形勢,認為石虎是這些反叛勢力的頭頭,只要趕跑了他別人就沒啥可怕的。于是劉曜集結了全部可以調動的兵力,除了留一部分防衛張駿和楊難敵以外,其他全部都派出去進攻石虎。石虎碰到了劉曜的十萬多人的部隊,根本抵擋不住,被連續追殺二百里。石虎逃奔到朝歌。劉曜向東進攻金墉城,石生拼死守衛。劉曜眼看一時無法攻下金墉城,就挖掘黃河大堤來灌城,石生率領全城的軍民爬到高處仍然誓死不降,劉曜一看還是難以攻克,就轉而進攻汲郡和滎陽,所到之處勢如破竹,石勒只好宣布襄國戒嚴。 
  石勒心里清楚這是劉曜最后的反撲,于是他趁著石生阻滯敵軍于金墉城的時候集結了六萬步兵和兩萬七千騎兵,準備和劉曜決戰。這時候劉曜把部隊都集結到了洛陽,程遐對石勒說:“劉曜深入千里,必定支持不了多久,大王最好不要親自動手。”石勒不同意他的意見,對謀士徐光說:“劉曜靠著初來的銳氣,率領十萬人的兵力本來應當盡快進攻,現在竟然停在了洛陽,現在我方部隊已經養好精神,而敵人卻士氣懈怠。現在我依靠一股銳氣進攻劉曜,如果他在成皋攔截我軍方是上策,在洛水攔截就是中策,如果坐守洛陽等我軍進攻那就是下下之策了。” 
  石勒就下令兵分三路進攻成皋。當后趙的八萬七千人到了成皋時竟然發現那里無人防守,石勒喜出望外,拍著腦袋大叫:“這是天意啊!”于是催動部隊急行軍到洛陽城安營扎寨。等他看到洛陽西連綿十幾里的劉曜大營的時候,胸有成竹地對部下說:“你們可以提前祝賀我了!” 
  這時的劉曜簡直昏聵到了極點,他現在只懂得喝酒賭博,部將一勸諫他就認為是胡說,敢提意見的部將一律斬首。這時候劉曜的前鋒部隊和后趙的小股兵力作戰,活捉了幾個羯人,劉曜審問道:“大胡(就是石勒)親自來了嗎?有多少人?”羯族小兵就回答:“大王親自來了,人很多啊。”劉曜頓時驚得變了臉色,命令包圍金墉城的軍隊立即撤回防守。 
  過了兩天之后,石勒命令石虎率領三萬步兵從北面出城往西進攻劉曜的中軍,部將石堪、石聰率領八千騎兵從西面出城往北進攻劉曜的前鋒。這時的劉曜正在喝酒,聽說石勒出兵進攻,為了表示自己的鎮定他又喝了幾大斗后方才迎戰。雙方的部隊在洛陽西門前展開浴血搏斗,劉曜看著雙方的廝殺感覺不過癮,喝干了手中的這斗酒,率領親兵殺入戰團。 
  石堪看到城門口飄揚著劉曜的御旗,知道劉曜親自上陣,就命令手下猛攻他的御駕,前趙的軍隊大敗。劉曜被亂兵裹走,戰馬掉到護城河的冰窟窿里,轉眼間就連人帶馬動彈不得。
 
------------
第三章奴隸皇帝(6)
------------
 
  一會兒后趙的追兵殺過來,石堪一看水里面的就是劉曜,就命令士兵把他用撓鉤拉出來獻給石勒。劉曜受傷十多處,渾身是血,對石勒說:“石王,你記得當時我們的盟約嗎?” 
  石勒回答:“當然,今天的現狀是天意,不必多說。”就命令部隊停止追擊前趙潰兵,任其散去。派醫生給劉曜治傷,帶著五萬多首級回襄國。 
  石勒把劉曜軟禁起來,讓他寫信叫長安守軍投降,并讓從前被俘的劉岳穿上禮服拜見劉曜。劉曜說:“我還以為愛卿早就死了,想不到石王如此仁慈,讓我們活下來。我上回殺死石佗實在是有愧與他。今天落個如此地步是自找的。希望我的繼承者能誓死保衛國家,不要因為我被擒而改變主意。”石勒聽了以后非常不滿,下令將劉曜君臣殺死,并派遣洛陽守將石生攻打長安。 
  劉曜和羊后所生的小兒子劉熙繼承了前趙的皇位,這個昏庸的小皇帝再也沒有先輩的武勇,所有的工作都靠他的哥哥劉胤來代勞。劉胤比劉熙還無能,當石生打過來的時候,劉胤就攛掇劉熙遷都上邽(今甘肅天水),凡是出言勸阻的大臣一律斬首。等石生不費吹灰之力進駐長安后,劉胤卻突發奇想糾集幾萬人要反攻長安。石生聽說后急忙向石勒求救,石勒命令石虎率領兩萬騎兵前來支援。 
  石虎的騎兵趕到長安后也不進城,直接就殺向劉胤的大營,從沒指揮過軍隊的劉胤被石虎遠少于他的那些騎兵給嚇傻了,抓著皇帝帶頭往回跑。石虎趁勢趕上,把劉熙、劉胤等貴族百官三千多人全部殺死,將抓獲的五千多俘虜通通活埋在洛陽。至此前趙滅亡,歷時二十五年。 
  石虎回到了襄國,向石勒進獻上前趙的傳國玉璽請石勒進帝位。石勒再三謙讓,先自稱天王,第二年石勒在襄國稱帝,封兒子石弘為太子,石虎為太尉,石堪為彭城王,石生為河東王,徐光為中書令,程遐為右仆射。石勒這個奴隸出身的羯族人終于成為了中原的皇帝。(石勒的故事對中國的歷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他用事實打破了漢人高高在上、羯人只能世代為奴的神話,中國歷史上較少出現外國普遍存在的種族歧視現象,石勒的功勞最大。他還證明了地位不是天生的,皇帝誰都能當,讓一代又一代懷著雄心壯志的男子為了心中的理想義無反顧地走向中原的戰場。)
  石勒稱帝消息傳出去后,北到肅慎(住在黑龍江到外興安嶺一帶,女真人的祖先)、高麗,西到大宛,東到倭國等眾小國都紛紛前來進貢稱賀,就連一向親近東晉的涼州張駿也向后趙進貢稱臣。后趙東至遼東,西達涼州,南到秦淮,北通大漠,成為比匈奴前趙還要遼闊的大帝國。 
  石勒真正地盡了一個皇帝的職責,把國家治理得生氣勃勃。雖然他不識字,但是絲毫無愧于一代名君的稱號。他出身低微,受盡了來自漢族的壓迫和歧視,而石勒即位以后卻沒有對漢族和匈奴族進行打擊報復,反而制定了詳盡的民族平等政策和法律,保護每個民族的權益。他的姐夫張越和部將賭博的時候石勒在旁邊觀看,張越公然說了歧視羯族的笑話來侮辱石勒,石勒并沒有因為張越是他的親戚就赦免,而是命令衛兵折斷張越的腿將其殺死。 
  另一方面,石勒又對知識分子加以特別的照顧。只要不是有意侮辱其他民族就不加追究。有一次,石勒手下有個叫樊坦的參謀衣衫襤褸地拜見石勒,石勒就問他:“樊先生為什么這么貧窮啊?” 
  樊坦回答:“剛才碰到了幾個羯賊,把我的財產都搶走了。” 
  石勒微笑著安慰他說:“這些羯賊怎么這么殘暴啊,今天我要替他們做點補償。” 
  樊坦這時候才想起了石勒的禁令,趕緊叩頭請罪。石勒連忙道:“我的法律只制約那些俗人,和您這樣的老書生無關。”然后賞給樊坦馬車一輛和衣服若干,又給了三百萬的零花錢(不知道后趙的貨幣購買力如何,呵呵),用來激勵那些知識分子。 
  石勒深深感到作為一個沒文化的“睜眼瞎”的苦惱,他在襄國設立了大學和小學,親自到學校給學生們監考,并親自給分數高的學生頒發獎品。石勒也很喜歡文學。他在戎馬倥傯的戰斗生涯中還經常讓他的參謀讀書給他聽,聽完后就發表意見。在場的人無不為他的精辟見解感到驚訝。有一次石勒讓別人讀《漢書》給他聽,當他聽到酈食其勸說劉邦立六國那一段時竟然斷言這樣做必定失敗,到后來他聽到酈食其的餿主意被張良否決時才罷休。 
  石勒對自己的才能也相當肯定,某次石勒和徐光宴請高句麗的使節,當主客雙方都喝得半醉的時候石勒問徐光:“朕能和哪個開國皇帝相比啊?” 
  徐光吹捧道:“陛下神武超過漢高祖,雄才超過魏武帝,三皇五帝之后排名第一,只比軒轅黃帝差點。” 
  石勒哈哈大笑,回答說:“人怎么能沒有自知之明呢?先生的說法太過了。朕如果碰到漢高祖那么只有做他臣子的份兒,和韓信、彭越之流在一起工作,但是如果碰到漢光武帝劉秀的話,就要和他在中原較量較量了,還不知道鹿死誰手呢?大丈夫行事本就應當磊磊落落,像日月那樣高潔,怎么能和欺負孤兒寡婦的曹操、司馬懿相比呢?所以說朕應當排在漢高祖和漢光武之間,比軒轅皇帝可差遠了。” (一個不識字、沒文化的文盲大老粗嘴里居然能冒出這么牛的話來,可見此人的確不凡啊。)
  六
  后趙在石勒的治理下一片興盛,老百姓不分種族膚色都能和睦相處、安居樂業。在安定團結的氣氛中,石勒也仿效漢高祖劉邦衣錦還鄉,回到了闊別數十年的故鄉并州武鄉。 
  武鄉的親戚鄰居們聽說皇帝來了,都跑過來看看從前的小胡雛長成了什么樣子,只有石勒原先的老鄰居李陽不敢來見他。原來李陽和石勒小的時候為了搶占漚麻的池子,曾經互相毆斗過,他害怕現在的皇帝要找他算賬。石勒聽說后大笑道:“李陽這樣的漢子怎么不敢來了呢?我身為皇帝怎么會在意漚麻池這樣的小節啊?”于是就讓人專門去請李陽。李陽來了之后石勒拉著他的胳膊,指著李陽手上的傷說:“我從前非常害怕您的老拳,兄臺也應該吃夠了我的毒手了吧(老拳的典故就是從這里來的,毒手就不清楚了^O^)。”石勒很欣賞李陽的勇猛,就任命他為參軍都尉。并宣布:“武鄉和漢高祖的老家一樣是我的故鄉,我死了以后魂魄當回到這里。”他下令免除武鄉三世的賦稅。 
  石勒巡查全國各地,每到一處就要先拜訪當地的老人、學者、農民和隱士,和他們高談闊論通宵達旦,讓這些人踴躍地對國家提出意見,一旦從他們嘴里得知有官吏未曾上報的不良現象就重賞提意見的人,并嚴懲當地的官員。地方官吏聽說以后都變得鞠躬盡瘁、恪盡職守,為地方多做好事,到了后來石勒就很少能聽到百姓對政府的不滿了。
 
------------
第三章奴隸皇帝(7)
------------
 
  國家富強了,人民需要用知識來武裝,石勒制定了嚴格的考試制度,在每個郡都設立學官,負責當地的教育工作。并設立地方學校,每郡招收一百五十人,要經過三次考試才能畢業,作為國家的后備干部來培養(這大概就是隋唐科舉制度的前身)。石勒又下令恢復禮樂制度,以春秋前的軒懸之樂、八佾之舞為標準國禮,并在全國推行各種禮法。石勒在推行禮法的同時也充分尊重各地的風俗習慣。羯族人居住在山西一帶,把晉文公的大臣介子推尊為家鄉之神,有過寒食節的風俗,禮官就向石勒提交了將寒食節在全國推行的提案。石勒認為介子推是并州的神仙,如果要以寒食來敬神的話并州人自己吃寒食就夠了,沒必要在全國推廣,于是否決了這個提案。 
  石勒的兒子石弘,小名大雅,性格文弱,不喜歡舞刀弄棒,怎么培養也沒用,而石虎的權力卻越來越大。石虎平常為人飛揚跋扈,石勒對此很郁悶。某一天,石勒對徐光說:“大雅太沒脾氣,不像是個將門之子。” 
  徐光回答說:“漢高祖馬上取天下,而漢文帝卻以無為治天下。圣人的兒子必定文雅,這沒什么。” 
  石勒這才展顏。徐光對石勒說:“太子性情溫和,而石虎卻殘暴多疑,陛下一旦有個三長兩短,微臣認為社稷有危險,最好趕快削弱石虎的權力。”石勒只是口頭上答應,心里卻不完全相信。 
  程遐又勸說道:“石虎的勇武心機沒誰能比的上。陛下最好早做決斷!” 
  石勒十分不解為什么大臣們都這么反感石虎,問道:“現在天下沒平定,大雅還小,需要強權輔佐。石虎是我的親戚,他怎么可能像你們說的那樣呢?諸位是不是有什么居心啊?”就沒有采納兩人的意見。 
  不久,石勒就得了重病將死,臨終前召見石虎、徐光和程遐,他指著兒子石弘對他們說:“我死后三天就下葬,然后文武百官就繼續上班,不放喪假,百姓一切婚喪嫁娶喝酒吃肉都照常不禁,鎮守將領不準前來奔喪,我穿現在的衣服下葬就可以了,不準另給我穿壽衣,不準使用專車,墳墓里面無需陪葬器物和金銀財寶。大雅年紀還小,由石虎和程遐輔佐,大家要像周公、霍光那樣忠心輔國,不要像司馬氏那樣讓后人笑話。”說罷瞑目而逝。石勒在位十五年,享年六十歲。
  (英雄就這樣平靜地離開了人世,他送給人們最后的禮物就是薄葬。元朝的胡三省曾經評論道:“勒卒十二日而葬,未有之如是之速者也。”這個節儉一生的文盲皇帝如果到了現在,看到那些暴發戶的奢靡不知道又會有什么樣的感想?) 
  其實石虎早就對皇帝的寶座垂涎三尺,從前他就覺得自己功勛蓋世,自認為將來石勒會把帝位傳給自己,想不到石勒會讓石弘當皇帝。石虎對此非常憎恨,回家給兒子石邃說:“皇帝即位襄國后,從來不出去打仗,都是我替他打江山,二十多年了!我南捉劉岳,北趕鮮卑,東平齊魯,西定秦雍。大趙的江山都是我打的!皇帝位置也是我的!讓這個黃毛小娃娃來當皇帝,一想到這些我就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等老皇帝死了,不會讓他有遺種了!” 
  石勒死的第二天,石虎就發動兵變,把石弘軟禁起來,把程遐、徐光關進天牢,命令兒子石邃帶領親兵守衛襄國,文武百官沒一個敢動彈的。石弘非常害怕,就表示要把皇位讓給石虎,石虎說:“老皇帝死了兒子即位,老臣怎么敢更改這個規矩呢?如果你真的不稱職,天下人自然有說法,現在急什么?”他下令把程遐、徐光兩人斬首,然后任命各親信担任要職,并自封丞相、魏王大單于,石虎由此把持了朝政。 
  石勒的皇后劉氏秘密召見彭城王石堪,對他說:“皇帝的香火馬上就要滅掉了,大王準備怎么辦?” 
  石堪回答說:“先帝的老臣都被排斥在外,軍隊也不聽我們的命令,微臣現在就奔赴兗州去征兵討伐石虎,只要大家齊聲問罪就不怕不成功了。” 
  劉氏讓石堪趕快動身,但是石堪帶的人太少,兗州早已經有防備,不準石堪進城。石堪只好逃奔東晉,半路上被石虎的追兵活捉,石虎在襄國把石堪用火燒死,然后把劉氏抓起來砍了頭。 
  長安守將石生和洛陽守將石朗聽說這個消息后一齊發兵進攻石虎,石虎留石邃鎮守襄國,自己率領七萬大軍進攻金墉城,活捉了石朗,并把他的雙腿砍斷將他折磨而死,然后轉攻長安。石生向鮮卑人借了兩萬部隊為先鋒,和石虎的先鋒石挺在潼關對戰。在鮮卑軍隊的幫助下,石挺戰敗被殺,石虎兵退三百多里。 
  石虎被殺退后,偷偷派人賄賂鮮卑酋長,鮮卑人收了賄賂后竟然反攻石生。石生一聽鮮卑人造反了,嚇得丟下部隊單身逃往長安。石虎聽說石生逃跑了趕緊追殺,不久就攻破長安。石生的部下把石生殺掉把他的頭斬下來獻給石虎。石虎又順勢跑到涼州邊境大殺了一通,抓了十幾萬老百姓遷徙到中原充實人口。并征召氐族首領蒲洪為龍驤將軍,把他的部落遠遷到河南枋頭防御東晉,任命姚弋仲為西羌大都督防御涼州和成漢。(石虎調遣氐族酋長蒲洪和羌族酋長姚弋仲的軍隊來打仗,自以為得計,卻不知道這是引狼入室,為幾十年后更慘烈的戰亂埋下了種子。) 
  反叛勢力被消滅了,石弘知道大勢已去,就帶著玉璽來拜見石虎要求禪位。石虎說:“天下自有公論,你瞎忙個什么勁兒?”于是石虎就廢掉石弘,把他軟禁起來。石弘神色自如地對群臣說:“我這個人本來就不配繼承皇位,能力也不如大家,天命不會庇護我的,沒什么可說的。”不久石虎就將石弘殺死,自稱大趙天王。 
  石虎比匈奴漢國的劉聰更加奢侈殘暴,他即位后就下令招聘(不知道他貼沒貼小廣告?)天下的美女供他尋歡作樂。說是招聘,其實就是讓軍隊挨家挨戶地強搶,凡是不從的就殺死其全家,這樣一年就殺死了三千多人。為了容納這些美女,石虎又大興土木,下令在洛陽、鄴城等大都市給他修建豪華的行宮。在鄴城的宮殿里樹起了十多丈高的移動火炬車,下面用人來推,當負責官員給石虎演示的時候火炬車卻突然倒塌,燒死了很多工人,石虎就殺死負責官員另外派人監工。 
  石虎的權勢逐漸得到鞏固,這個好大喜功的家伙把目標瞄準了剛剛崛起的遼東鮮卑慕容氏。十六國歷史也因為慕容家族的參與變得格外精彩和無比殘酷。 
  ……
  羯族這個當時地位最卑下的民族是匈奴的一個分支,這個如同古印度的首陀羅和農奴制時代藏族的呷西種姓一樣的民族由于出了石勒這樣的大英雄而徹底站了起來。石勒留給后人很多歷史性的創舉,如民族平等、推崇佛教、考試制度等,一直影響到現在的中國。只是整個的羯族卻因為又出了石虎這只惡虎而被滅族,曇花一現的輝煌對羯族的百姓來說,究竟是福還是禍? 
  就像是燃放在夜空中的煙花,剎那間的絢爛,卻要以燃燒全部的生命為代價……
 
2013-08-22 22:2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