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五胡錄》 第四章四分天下
《五胡錄》 第四章四分天下
火焰塔     阅读简体中文版

------------
第四章四分天下(1)
------------
 
  一
  西晉初期的遼東半島活躍著一個叫做鮮卑的少數民族。鮮卑經過漫長的演變逐漸融合形成了四個部落:靠近朝鮮的宇文氏,遼西的慕容氏,幽州一帶的段氏,還有一支是姓拓跋的部落,它在山西北部建立了代國,曾經協助劉琨和匈奴漢國戰斗過。 
  晉武帝在位時,慕容部落里出了一位叫做慕容廆的酋長,他花了四十九年的時間苦心經營,把慕容部落發展成為遼東最強大的勢力。西晉滅亡后,慕容廆對外尊奉東晉為正統,被東晉封為平北將軍。慕容廆死后,他的繼承人、小妾生的長子慕容翰被正妻所生的慕容皝趕下了臺,慕容皝奪取了繼承人的位置,并得到了東晉朝廷的認可,被封為燕王。慕容翰逃到幽州,向段氏首領段遼請求對慕容皝進行武裝干涉。 
  慕容皝即位的時候正好趕上后趙石虎篡權。窮兵黷武的石虎早就想征服東北,這時候慕容皝向石虎下書邀請他共同討伐段氏,兩個篡權者一拍即合。石虎命令大將桃豹率領大軍十萬、姚弋仲率領陸軍十萬作先鋒,自己率領著大軍在后面押陣,浩浩蕩蕩地向幽州殺過來。 
  后趙的部隊實在太強,段遼抵擋了兩陣就只身逃跑了,慕容翰也流竄到了宇文部落。石虎把俘虜的兩萬多段氏百姓遷徙到中原來居住。(段姓起源于鮮卑,兩晉前姓段的名人很少,自從石虎這次遠征,段姓便在中原扎下了根。) 
  對付段氏這個小部落根本就用不著如此強大的兵力,慕容皝也瞧出來了石虎的真正目的。手下大將慕輿根對慕容皝說:“趙強我弱,不宜妄動,但敵人勞師遠征必有后患,不如固守首都,以逸待勞。” 
  慕容皝認為他說的有理,就率領著自己的部隊撤回了首都大棘城(今遼寧義縣)。
  慕容皝的撤退正中石虎的下懷,石虎就以慕容皝走的時候沒給他打招呼為由向著大棘城猛撲過來。石虎的部隊路過的三十六座城市紛紛投降,石虎的數十萬大軍將大棘城團團包圍。 
  在石虎數十萬軍隊的日夜攻打之下,大棘城的守軍快支持不住了。石虎讓人把招降書射進城里,慕容皝看了后對部將說:“孤家正要奪取整個的天下,怎么能投降呢?”于是他命令自己的家眷一齊上陣嚴防死守。 
  石虎沒想到在這個山高皇帝遠的地方會遭到如此頑強的抵抗,半個多月都沒有進展,幾十萬人的吃飯就成了大問題。最后補給供不上,只好下令撤退。 
  石虎撤退的時候正是深夜,慕容皝準備派兵追擊,部將都認為夜里看不清楚路,窮寇勿追還是見好就收算了,只有慕容皝年僅十五歲的兒子慕容恪自告奮勇地要求上陣。慕容皝就派給他兩千精兵前去追殺石虎, 
  夜色中慕容恪的部隊悄悄地混進了后趙軍撤退的隊伍里,隨著慕容恪一聲令下,兩千人一齊向四周殺出去。黑夜里的后趙軍不知道敵人有多少,只好四下散開往南方逃命。慕容皝接到慕容恪勝利的消息后,命令全體部隊出擊,收復了所有的失地,還搶去了幽州一帶。(慕容恪應該是兩晉十六國時期最強的武將了,如同三國志里面的趙云一樣,實在是難以想象做父親的竟然允許十五歲的兒子去和五十倍于自己的敵人交戰,呵呵,反正我自己是不敢。) 
  石虎死命逃回了鄴城,一檢查發現損失三萬多人,只有養子石閔的部隊在這次戰斗中安全撤出。石虎十分欣慰,認為石閔有大將之才,對他委以重任。 
  經過這次大敗,石虎再也不敢輕視新生的燕國,不久,在密云附近的山區流浪的光桿司令段遼又想和燕國開戰,就對石虎示好,想向后趙借兵。石虎就派遣部將麻秋率領三萬部隊去接應。有了上回的教訓,石虎對麻秋反復叮囑道:“這次作戰,千萬不要掉以輕心啊!” 
  誰知麻秋卻把石虎的這番話當作了耳旁風。慕容皝聽說后,就命令慕容恪率領七千部隊埋伏在密云山中,等到對方人馬通過一半的時候發動突然襲擊,后趙軍再次大敗,麻秋只領著幾千人逃了回來。 
  后趙連續吃敗仗的消息傳了出來,長期受氣的東晉就準備趁火打劫一把。東晉已經十幾年沒和北方打過仗了,又先后平定了王敦、蘇峻的叛亂,軍隊的士氣很旺盛,一些年輕的大臣沒見識過北軍的厲害,紛紛要求出師北伐,東晉的權臣庾亮就在襄陽集結重兵要進攻后趙的洛陽。 
  庾亮在朝中的勢力很大,其他派別都等著看他的笑話,太傅王導也不發表意見,推脫道:“既然庾司空能打,那還說什么?打就是了?” 
  諸大臣都神情踴躍,尤其是庾派官員,認為國家經濟發展了十幾年,軍隊訓練得也不錯,還有長江天險,可攻可守,就一致要求乘敵人戰敗之機和后趙開戰。只有一位叫做蔡謨的官員認為晉趙能否一戰,取決于后趙是否強盛,而后趙是否強盛取決于石虎的能力。石虎當年戰功赫赫,石勒全靠他來打下中原之地。石勒死后大臣們都要殺死石虎,而石虎卻能在眾人的反對中廢黜太子,殺死政敵,然后一戰攻下金墉城,再戰殺死石生,可見石虎這個人很有能耐。當年石生在關中和前趙作戰,能力很強,而劉曜十萬軍隊都攻不下金墉城。當年王敦、蘇峻叛亂,長江天險都擋不住,現在卻要用長江來抵擋石虎,不知道這是什么想法。當年祖逖的軍隊戰斗力這么強,也無法走出山區和敵人在中原作戰。現在卻要和后趙騎兵在襄陽到洛陽之間的平原作戰。又有人認為敵人如果派遣大軍前來應戰,必定因為路途遙遠而后勤跟不上,但是天下的險峻都不如關中的崤山函谷關,而石虎第一次到這里就敢孤軍深入,消滅前趙,勝利回師。現在我軍主力是步兵,敵人是騎兵,如果放棄長江天險貿然進攻的話,我看也不要等我軍把胡人趕出中原了,他們必定會先把我們趕出大陸。 
  這篇奏章剛一公布就遭到一片噓聲,沒人理會他這一套。不久王導病死,庾亮晉升為丞相,派了一大幫親信在襄陽到武昌的漫長戰線上集結重兵準備進攻后趙。 
  石虎剛在和燕國的戰斗中吃了敗仗,正在氣頭上,聽說東晉要進攻他的消息后就想拿東晉的部隊來出出這口惡氣。他先下手為強,派遣大將夔安率領部將石鑒、石閔(后來恢復了自己的漢姓,叫做冉閔)、李農等統兵五萬進攻武昌。果然不出蔡謨所料,后趙的騎兵在長江以北的東晉北伐軍陣營里來回沖殺,晉軍爭相上船逃命,沒人敢出頭攔截后趙的軍隊,任他們擄掠了七千多百姓當作戰俘走了。 
  石虎看了戰報后(看來石虎有文化,能識字兒),認為自己沒有水軍是個大問題,每次打到長江就不得不撤退。但自己又沒有合適的訓練場所,他琢磨了半天,決定聯合盤踞四川一帶的成漢國合攻東晉。 
  從前的流民李雄建立的成國已經改名為漢(“漢”這個名稱真好使,劉邦應該申請專利才對),史稱成漢。李雄在位三十年后死去,死前出人意料地任命養子李班繼位。但是這個李班為人太多愁善感,李雄死了后李班任命叔叔李壽處理大小政務,他自己成天在靈房里痛哭(也不知道他到底累不累)。李雄的親生兒子李越心里很不滿,就發動政變處死了李班,然后擁立親弟弟李期為皇帝。
 
------------
第四章四分天下(2)
------------
 
  李期性格殘忍,平均一年就要毒死一個親戚,今年正好輪到了李壽頭上(連這種事兒都跟輪流坐莊一樣),李壽正在和后趙接壤的涪城一帶鎮守,擁有獨立的兵權,聽說李期要害他的消息后,就派遣一萬輕騎日夜兼程殺到成都,把李期、李越等人都抓起來,殺死李越,讓李期去酆都當縣令。落魄的李期對隨從人員說道:“天子竟然淪落到縣令的地步,還不如死掉算了。”于是懸梁自盡。 
  李壽取得成漢大權后,他的稱號成了難題。有人替他算了一卦,認為可以當好幾年的天子。一些部將想當大臣,認為能當一天就足夠了,何況能當好幾年的皇帝,另一些想過安穩日子的部將則認為當幾年短命天子不如當好幾代諸侯來的實惠(簡直跟做買賣一樣)。李壽說了一句老子的名言:“朝聞道,夕可死矣。”就自稱皇帝,改國號為漢。 
  經過這場變亂,本來生活小康的成漢逐漸衰敗下去。李壽接到石虎的求助信后,就大修軍艦,準備聯合后趙進攻東晉。軍艦造成后,李壽檢閱水軍時眾大臣卻一齊跪下要求停戰。李壽莫名其妙,一個大臣突然站起來對水兵說:“陛下已經宣布停戰了!”眾水兵歡呼雀躍,齊聲高喊:“萬歲!”,李壽悵然若失,只好下令停戰。(很像蕭峰勸阻耶律洪基么?)
  二
  成漢國謝絕了石虎合攻東晉的建議,給石虎的回信里稱呼他為趙王石君,石虎看了后很不高興。這時居住在大興安嶺一帶的肅慎國給石虎進貢了當地特產楛矢,石虎派遣使者把楛矢轉送給李壽。以示大度。想不到李壽命令史官記載道:“羯使來庭,獻楛矢。”(呵呵,石虎頭一次發善心就碰了個軟釘子,這應該是他這一輩子惟一一次顯示大度了。) 
  石虎恨得牙癢癢,但成漢地勢艱險,正面攻打比上青天還難。這時涼州刺史張駿去世,他的只有十幾歲的兒子張重華接任其職。石虎聽說新繼任的涼州刺史是個娃娃后,就準備先從涼州下手。 
  在幽州吃過敗仗的麻秋被石虎派往涼州作戰,進攻金城(今甘肅蘭州)一帶,金城守將被迫投降,整個涼州大為驚恐。老將裴恒只好堅守不出。 
  經過幾代執政的涼州小朝廷已經形成了很官僚的門第觀念,武將不是靠戰功而是靠出身來取得官位。這時候,司馬張耽向張重華推薦了自己的參謀謝艾。 
  等謝艾上朝一亮相,大臣們才發現謝艾不過是個二十幾歲的小書生,都大失所望,認為謝艾沒有資歷,不能担當重任。 
  張耽對大家說:“當年韓信被推薦不是因為從前有名聲,穰苴被信任不是因為從前是老將,呂蒙被晉升不是因為從前有功勛,魏延被重用不是因為從前有品德。因為聰明的君主要注意到那些和常人不一樣的人,讓他們各盡所能,讓年輕人做大事。現在敵人重兵馬上就要到了,那些老將怎么沒有人敢上陣呢?” 
  張重華向謝艾求教兵法,謝艾對答如流。末了對張重華說:“我只需要七千人就可以為殿下滅掉麻秋。” 
  張重華就撥給了謝艾五千人馬。謝艾到了前線,半夜準備偷襲麻秋的陣營。突然有兩只貓頭鷹在軍營里亂叫,那些本來對謝艾就不信任的士兵都認為這是不詳之兆,謝艾卻十分高興地對大家說:“賭博的時候聽到貓頭鷹叫就一定贏,現在兩只貓頭鷹在牙門里叫,這是大勝的預兆啊!”(沒想到謝艾這家伙還是賭神。^O^) 
  于是謝艾就下令全軍突擊。和裴恒對峙了很長時間的麻秋軍早就懈怠了,冷不防被謝艾的生力軍一沖,只好狼狽撤退,半路上被殺死五千多人。 
  張重華聽說謝艾一出馬就取得大捷,非常高興,下令重賞謝艾。這一下引得眾老人們都大吃干醋,一齊跳出來詆毀謝艾,張重華只好把謝艾貶為酒泉太守鎮守邊境去了。(這段故事和當年紙上談兵的趙括何其相似!面對強敵,老將裴恒堅守不戰,靜觀其變,而浮躁的后方卻指派從來沒打過仗只會吹牛的謝艾來當統帥。和趙括差不多年齡的謝艾也像趙括當年一樣冒險出擊,卻把敵人打了個大敗……嗚嗚,這我可真不好解釋了,大家的意見呢?)
  石虎聽說了麻秋戰敗的消息后,又補充給他大量的精兵,湊足十萬人的大軍進攻涼州。這次的軍隊里有石虎的御前騎兵——黑槊龍驤軍三千人,是石虎賴以起家的最精銳部隊。這回老將裴恒已經退休,新任守將一看敵人勢力龐大,率領兩萬多老百姓向后趙軍投降。 
  張重華手下的老家伙們這回可傻了眼,沒哪個敢出馬迎戰。張重華只好再次命令酒泉太守謝艾率領騎兵三萬人應戰。 
  謝艾剛渡過黃河就碰到了麻秋的大軍,謝艾就大喊大叫讓麻秋出來答話。麻秋一見謝艾哭笑不得,原來謝艾模仿諸葛亮的樣子坐著一輛小車子,戴著一頂白帽子,搖著一把羽毛扇子正和手下談笑風生(簡直跟周星馳的風格一樣嘛)。麻秋一看敵人主將就在面前,趕緊命令三千黑槊龍驤軍鼓噪突擊。 
  涼州兵一看這支騎兵氣勢洶洶地殺了過來,不禁都變了臉色。謝艾的部將趕緊勸說他退到陣里,哪知道謝艾竟然命令侍者在地上鋪設胡床然后下了車坐在胡床上(接下來不知道他會不會在床上呼呼呢?),指揮軍隊排好陣型不準亂說亂動。麻秋的黑槊龍驤軍殺到謝艾跟前只有一丈多遠的地方,向他揮動黑槊示威,謝艾還是睬都不睬,后趙軍都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雙方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謝艾突然發話道:“麻秋已經到了這里,為什么不進攻呢?”麻秋一驚,突然背后喊聲大震,回頭一看竟然有好幾支涼州兵從背后殺過來,麻秋急忙下令撤退。謝艾馬上下令嚴陣以待的騎兵出擊,麻秋被殺得大敗虧輸,再次狼狽逃竄。這次涼州光俘虜就抓了一萬三千多人。 
  石虎也真是敢打,才過了半月又補充給麻秋三萬多人,集結了十二萬大軍再來挑戰。張重華一看前兩仗勝的輕松,自己也想上陣過過癮。謝艾說到:“國家的主君在后面指揮就夠了,沒必要親自上場。”于是只申請了兩萬軍隊前來應戰。 
  麻秋的軍隊一看對方又打著謝艾的旗號,大都滿臉畏懼(真是被打怕了)。突然戰場上刮起了西北風,大風裹著沙石吹向后趙軍,謝艾趁機發動突擊,這回麻秋帶頭逃跑,眾兵也樂得順風逃命。謝艾這回只抓了兩千多俘虜,殺死了一千多人,但卻繳獲了十萬多頭牛羊滿載而回(呵呵,平均一人趕五頭)。
 
------------
第四章四分天下(3)
------------
 
  石虎連續接到了敗報,不禁對征討涼州興味索然。他對部將說道:“從前我率領偏師縱橫九州,所向無敵,現在用九州的兵力進攻枹罕,竟然連續慘敗。可見涼州有人,不能輕舉妄動啊。”于是不再準備修煉他的文治武功,轉而一門心思搞建設。 
  石虎所搞的國家建設不是什么發展經濟、囤積糧食之類的,而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浩劫。他在全國各地建設行宮,僅修繕洛陽宮殿就征用了二十六萬民夫。還在每州征集兩萬多頭耕牛運送材料。又命令各州官吏四下抓捕女子,河南的百姓大都流亡到東晉。石虎又怪罪河南刺史管理不善,將河南刺史和手下官員五十多人全部斬首,凡是敢于勸諫的官員一律用酷刑處死。 
  石虎下令設立了一個從鄴城到滎陽方圓一千多里的狩獵場供自己娛樂,凡是敢碰一下里面的野獸的人一律被指控為“犯獸罪”而被處死,獵場管理員趁機作威作福,碰到百姓家有美女或寶物的就一律誣告他們違反了“犯獸罪”處死其全家。石虎制造了一千輛狩獵車,高近兩丈,長三丈。還造了四十輛格獸車,在上面修造三層小樓,命令犯人在車里和猛獸格斗。 
  這么大的狩獵場沒人敢住,一次石虎在里面打獵,突然寒流來襲,跟隨的士兵凍餓而死的有一萬多人。 
  后趙軍隊打仗的時候國家是不撥糧食的,都要士兵家里自己供給。每名士兵至少要給自己出三斗米,才能輪到自己吃一斗,出兩匹絹才能輪到自己一身盔甲。而且每五個士兵就要獻出一輛牛車,兩頭牛。他們的武器要更多的人來制造,國家不準百姓養馬,凡是有馬的馬一律沒收,并且腰斬主人。在野外造盔甲的就五十多萬人,有十分之七的被野獸吃掉。造船的有十七萬,也有三分之一的在水中淹死。 
  為了維持如此殘暴的統治,石虎變本加厲地向老百姓搜刮一切可以搜刮的東西。當老百姓被壓榨得再也不能壓榨的時候,他們就紛紛全家上吊自殺。從洛陽到長安,道路兩旁的大樹上,懸掛的尸體前后相望形成了壯觀的尸林,中原大地再次出現方圓千里的無人區。誰能想象這種慘狀,不是因為天災,也不是因為戰爭,竟然是和平統治造成的?! 
  如此殘酷的統治竟然還有人對其大加贊賞。和后趙表面上關系不錯的成漢派遣使者到鄴城參觀后,回來對李壽說,石虎威望卓著,宮殿壯麗,首都繁華,國庫充實。這些都是因為他使用嚴刑酷法而得來的。本來就野心勃勃想消滅東晉的李壽十分仰慕,從此就喜歡上了靠殺人立威。抽調地方上的人口到成都修建華麗的宮殿,凡是敢于勸諫的也一律斬首,比后趙弱得多的成漢很快就走向了衰亡。 
  不久,推行殘暴政策的李壽病死,兒子李勢即位。李勢是個在和平環境和父親的暴政中培養出來的小孩子,他把他老子的那一套政策發揚光大,凡是自己認為不好的大臣就要處死。包括親兄弟在內的大臣們紛紛倒在他的屠刀下,成漢的滅亡也就不遠了。 
  三
  東晉跟后趙作戰失敗后,權臣庾亮認為丟了面子而氣死,他的弟弟庾翼和庾冰繼續把持朝廷大權。庾氏兄弟吸取了哥哥的教訓,長期不再提北伐的事。后來庾翼生病辭職,推薦自己的朋友徐州刺史桓溫接任東晉最重要的荊州刺史一職。 
  當時桓溫只有三十歲,他為人瀟灑直率,有一雙紫色的眼睛和刺猬般亂蓬蓬的胡須,長的很像三國時期的孫權。桓溫被皇帝招為駙馬,了解他的人都把他比做和孫權、司馬懿一樣的人物。 
  桓溫到了荊州后,對四周的形勢做了深刻地研究,認為成漢的李勢昏庸暴虐無道,本著人權高于主權的原則也應該向他問罪,而且成漢占據長江上游,和后趙關系密切,長此以往必為后患。桓溫就把征伐成漢的構思告訴部將征求意見。眾將官都認為一旦荊州主力進攻了成漢,后趙軍如果趁機攻下荊州就沒退路了。只有江夏太守袁喬認為如果荊州軍大搖大擺地進攻成漢反而會迷惑后趙,讓他們以為荊州這邊早有防備,而且對方調動軍隊也比較麻煩,只要快去快回就不用担心。西蜀經濟發達,占領了那里會獲取大量的財富,所以最好早決定。 
  桓溫綜合了大家的意見,決定迅速出擊,命令袁喬率領兩千水軍為先鋒,自己在后面跟進,給朝廷送了戰表也不等回信就沿長江殺上去了。 
  文武官員看了桓溫的戰表后認為桓溫的部隊人數太少,還要驟入險地,都等著看桓溫的笑話。只有丹陽太守劉惔對大家說道:“桓溫這個人熱衷賭博,現在他伐蜀就和賭博一樣,如果沒有必勝的信心怎么會下注呢?”大家都不相信。 
  李勢聽說桓溫要討伐自己,就派遣重兵在最容易登陸的犍為鎮守。想不到桓溫竟然在當年諸葛亮布設的天險八陣圖處下船,晉軍上岸走到八陣圖時看得頭昏眼花,只有桓溫把手一指說道:“這是常山蛇型陣。”然后率領著部下從容走出八陣圖,留下主力看守輜重,自己率領幾千步兵只攜帶三天的干糧從小路直取成都。            
  李勢一覺醒來才聽說晉軍已經到了成都城下,連忙派守衛兵力迎戰。在雙方混戰中,一支流箭射在桓溫的戰馬前,桓溫的馬受驚后不敢前進,桓溫趕緊命令擂鼓收兵。想不到擂鼓兵慌亂中聽錯了號令,把沖鋒鼓擂了起來。晉軍一聽要總攻了,人人拼命向成漢軍突擊,在成都四門到處放火,李勢只好棄城逃跑。 
  駐扎在犍為的成漢軍聽說守兩岔道了,趕緊回援成都,到了成都一看旗號已經換成晉軍的了,他們以為李勢已經投降,干脆全部逃跑了。李勢聽說最后一支力量也沒了,嘆了口氣把自己捆起來找桓溫投降。 
  模仿后趙的成漢亡國了,后趙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在石虎的率先垂范之下,他的兒子們的性格也一個比一個殘暴。 
  太子石邃比他爹還要令人發指。如果說石虎是殘暴荒淫的話,這個二十幾歲的小青年只能以變態來解釋。在石虎的寵信下,石邃最喜歡的活動就是逛街。他喜歡帶著竹竿,走到別人院墻邊就架起竹竿到別人家里偷東西取樂。還喜歡夜里跑出來扮演盜賊綁架大臣,當著他們的面奸淫他們的妻妾。在自己府上閑著無聊的時候就帶著刀亂竄,碰到自己的侍女就把她的頭砍下來,擦干凈血放到盤子里面做成工藝品和部下觀賞。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個惡魔竟然篤信佛教,他養了一大群尼姑,碰到漂亮的就先和她交配,然后把這個倒霉的尼姑身上的肉割下來和牛羊肉混著煮,還把這種食品賞賜給部將吃,讓他們猜測是什么原料做的(我只能用“畜牲”兩個字來形容石邃!)。
  石虎很喜歡兒子石宣和石韜,石邃就對他們倆恨之入骨。石宣在冀州駐守,石邃就對部下說:“我要去冀州殺石宣,敢不去的就斬首!”然后領著五百多衛兵去殺弟弟。半路上石邃不停地喝酒,衛兵都逃跑了,石邃一看四周就他自己也昏昏沉沉地回來了。 
  石邃的母親聽說后,派侍者勸阻石邃,石邃一刀就把母親派來的侍者的腦袋給割了下來。石虎聽說后,也派了一個宮女過去打聽,石邃表面上對她笑嘻嘻的,突然拔出劍來就砍,幸虧這個宮女跑得快才逃出他的魔掌。石虎就把石邃喊過來問話。石邃見了他老爹后一言不發就走。石虎大怒,當天晚上就把石邃以及他的老婆孩子共二十六人一起殺死,然后裝在一個大棺材里埋掉,改立石宣為太子。 
  少了一個石邃,石宣和石韜弟兄之間的關系頓時變得惡劣起來。雙方都想把對方致之死地而后快。某天石韜在家里蓋了棟房子叫做宣光殿,石宣聽說后大怒,過來一看大梁長九丈,就把干活的工匠全部殺死,把大梁截斷走了。 
  石韜一看,又找了一批工匠把大梁換成十丈的。
 
------------
第四章四分天下(4)
------------
 
  石宣聽說后更加憎恨。對親信楊柸說:“石韜這個混賬畜生(連他爹都一起給罵了),居然敢這樣違抗我的旨意!你如果能殺死他,我就把石韜的封地都賞給你,到時候陛下必定會親自去看。那時候我再對付我老子。” 
  不久石宣打聽到石韜去寺廟進香,就讓楊柸等人用繩梯爬到石韜的臥室,把石韜的手和腳都砍下來,然后挖掉他的眼睛剖開他的肚子,把刀劍都插在他身上,割下他的舌頭做物證走了。 
  石虎聽說后大驚失色,急忙要過去看到底怎么回事。司空李農建議說:“害死石韜的人恐怕是自己人,陛下還是不要輕易出門為好。”石虎就派重兵包圍石韜的臥室,然后再命令百官來吊喪。 
  石宣身穿華服坐著漂亮的車子過來了,領著上千名衛兵。一看石虎已經有防備,就放肆地對著旁邊哀悼的官員呵呵冷笑,他下車后把石韜臉上的被子拿開,看到弟弟挖掉雙眼的臉后,把被子一丟,仰天大笑,上車而去。 
  石虎明白了這事兒是石宣干的,就急命他進宮解釋。石宣借口母親過于悲傷,不敢前來。石虎立即派重兵包圍太子府,把石宣和楊柸都捉來對質,石宣供認不諱。石虎大怒,命人把石宣關到豬圈里,將他的下巴用鐵環鎖起來穿到木槽上,用豬食來喂他。過了幾天,石虎在鄴城北門外架起柴堆,命令石韜的親屬把石宣的頭發連根拔掉,依照石韜死的樣子割掉他的舌頭,砍斷他的手足,挖掉他的眼睛,然后用繩子穿過他的下巴吊在柴堆上將他燒死。石虎和石韜、石宣等的親屬幾千人在旁邊圍觀。等火熄滅了以后,石虎下令把石宣的骨灰灑在大路上供人踐踏。 
  石虎又下令殺死石宣的老婆孩子。石宣的小兒子只有五歲,石虎非常疼愛他,抱著他痛哭。石虎想赦免他,但是石韜的手下一致要求不能赦免。監斬官從石虎手中拉過石宣的小兒子,石宣的小孩大喊道:“不是兒子的罪過!”一直扯斷石虎的衣帶,石虎一揮手,命令將他們全部斬首。又下令把太子府的官員全部處以車裂的刑罚,將尸體做成飼料喂豬,把東宮衛士十多萬人都發配到涼州戍邊(也不是他們的罪過呀)。 
  幾個太子都死了,下一個由誰來當太子呢?有人向石虎推薦戰將出身的石遵和石斌,但是有個小官員叫做張豺的(皇帝叫虎,臣子叫豺,真是相得益彰),當年跟隨石虎滅前趙的時候曾活捉過劉曜的小女兒,并把她獻給石虎,后來生了個兒子叫石世,現在只有十歲。張豺對石虎說:“陛下再立太子的時候最好考慮他母親的出身,從前幾個太子的母親不是出身名門,當然脾氣不好,以后應該選擇母親地位高的來推舉(這又是血統論)。” 
  第二天上朝時,石虎對大臣們說:“我真想找三斛灰來洗洗我的肚子(石虎自己一肚子的壞水兒,恐怕是用硫酸也洗不干凈),難道是我的肚子里面太臟才生出這些畜生嗎?二十多歲的兒子就想殺死父親。現在石世才十歲,當他二十的時候我已經老了。” 
  在大臣們的一片驚詫中,石虎選定年僅十歲的石世當太子。 
  孫子被殺的慘狀深深地刺傷了這個還想活十年的老人。不久,石虎宴請一個叫佛圖澄的高僧。佛圖澄對石虎說:“貧僧死期已到,請為貧僧準備一口棺材,要和陛下用一樣的規格。” 
  石虎雖然聽得是一頭霧水,但還是照辦了。不久佛圖澄果真死了,他的徒弟把他的遺體放到棺材里。 
  過了半月,西域來了幾個和尚拜見石虎,閑談中說到半路上曾經和佛圖澄會過面。石虎非常驚詫,就命令工匠掀開棺材,只見里面有一頭雕刻得栩栩如生的石頭老虎。石虎想:“我姓石名虎,如今石虎在棺材中,莫非我快要死了?”
  四
  一連串的打擊震撼著石虎,他的身體也逐漸地變壞。不久石虎決定稱帝,大赦天下,但是不赦免發配涼州的那十萬東宮衛兵。 
  這十萬東宮衛兵無故受累,過著半當兵半服苦役的日子,本來就有怨氣,這回又不被赦免,都非常憤怒,干脆舉旗造反,十萬人的大軍呼啦啦就把關中占領了。接下來由于一時攻克不了石苞鎮守的長安,叛軍就直撲洛陽,石虎趕緊命令李農和石閔進行攔截。但是滿腹怒火的衛兵們都殺紅了眼,他們個個都是石宣精心挑選的大力士,雖然沒有鎧甲,用的武器也是隨手撿的大石頭和樹枝,但是在心中的不滿和怨氣的驅使下,這支哀兵連戰連捷,所向披靡,后趙軍連續大敗。衛兵們趁勢向滎陽殺去,準備打通一條去東晉的道路。 
  石虎聽說后,長嘆一聲,臥床不起。命令石斌為大都督,姚弋仲和蒲洪為副將,經過苦戰終于控制住了局勢。但這時的石虎已經看不到捷報了。不久石虎病重,急忙任命石斌為丞相,石遵為大將軍,張豺為衛將軍,征召石斌輔政。 
  劉后很想把持大權,就聯合張豺準備除掉石斌。當石斌來到鄴城時突然派兵繳了他的械,將其灌醉殺死。
  不久,石虎病危,問侍衛:“石斌來了沒?” 
  眾侍衛回答:“來了好幾天了。” 
  石虎一激靈,說了句“為什么不叫我?” 
  這個時候張豺指揮的衛戍步兵龍騰軍突然出現,一齊高喊:“希望擁立石斌為太子!!”經過這次驚嚇,石虎當天晚上就伸腿瞪眼翹辮子了。 
  只有十一歲的的石世被張豺、劉太后等擁立登基,為了籠絡宗族,劉太后任命石遵為左丞相,石鑒為右丞相。 
  張豺和司空李農一向關系就很不好,張豺就和太尉張舉合謀要除掉李農。張舉偷偷給李農報了信兒,李農趕快逃跑,張豺就命令手下精銳部隊龍騰軍在后面追。 
  這時,從關中趕回來的石遵前來鄴城奔喪,半路上碰到姚弋仲和蒲洪、石閔的軍隊。大家一商量,就擁立石遵當皇帝,殺奔鄴城問罪。 
  鄴城的羯族人聽說后,認為石遵是正統,張豺是漢人不能相信,紛紛開城門逃跑,就連張豺的兩千龍騰軍也逃跑了。張豺嚇得不知道怎么好,就和劉太后商量。張豺半天放不出一個屁來,還是劉太后有主見,派遣使者加封石遵為丞相兼大司馬大都督加九錫,封十郡。 
  可是石遵對這個超級大帽子并不感冒,領著大軍耀武揚威地進了鄴城,尷尬的張豺只好硬著頭皮出來歡迎,被石遵斥責了一通,下令斬首。 
  石遵自封為皇帝,把即位三十三天的十一歲的小皇帝石世和他娘劉太后一起毒死。任命石斌的兒子石衍為太子,石鑒為太傅,石苞為大司馬,石琨為大將軍,石閔為大都督,并召回張舉和李農官復原職。 
  表面看來似乎一切都風平浪靜了,石閔卻對石遵說:“蒲洪這家伙是外族,現在鎮守關中,恐怕將來是后患!”石遵就下令撤去蒲洪的官職。 
  蒲洪是氐族大酋長,石虎都不敢對他怎么樣,蒲洪更不買石遵的賬,直接帶領部下回到枋頭并派遣使者投降了東晉。 
  東晉手握中央兵權的征北將軍褚裒聽說后就想揀個便宜,要求朝廷允許北伐。大臣們一聽又要北伐了,都很高興,派給褚裒三萬人要他聯合蒲洪進攻后趙。
 
------------
第四章四分天下(5)
------------
 
  那個喜歡潑冷水的蔡謨對眾大臣說:“雖然現在趙國內亂,但是這次不見得能滅胡,我看要想順天乘時,弘濟蒼生,撥亂世,大一統,不是普通人能辦得到的,必須得是蓋世的英雄才行,褚裒恐怕難哪。” 
  眾大臣又是一陣哄笑,認為就算趕不走胡人,打一兩個勝仗應該沒問題吧。 
  褚裒率軍一路北進,很多流民聽說大軍來了,都想跟著官軍走,半路上正好碰到了李農率領的抓流民的兩萬軍隊。褚裒雖然兵力上占有優勢,但還是打不過李農,剛一接戰就單身逃跑到壽春。壽春守將一看褚裒一個人逃回來了,趕緊把壽春積存的糧食輜重都燒掉,逃回了廣陵(今江蘇揚州)。二十多萬流民幾乎全部被李農抓走。 
  褚裒回建康的路上聽到四處都是哭聲,就問怎么回事。左右回答道:“上次大戰的士兵沒一個回來,這些都是他們的家屬。”褚裒又羞又憤,不久病死。 
  這時的后趙也無暇南侵,因為它又陷入了更嚴重的混亂之中。當年石遵和石閔并肩作戰的時候,石遵曾經口頭上許諾石閔為太子,后來卻不認賬了。石閔對此非常不滿。 
  石遵就和石苞、石鑒、石琨一齊合謀,準備想辦法除掉石閔。但是商量了半天都沒個好辦法。石遵心情煩躁,出去和妃子下棋。 
  石鑒卻留了個心眼,覺得石閔戰功卓著,是個人才,早就和石閔成了哥兒們,于是一散會石鑒就讓心腹趕緊通知石閔先動手。 
  石遵剛下了幾盤棋就聽得外面人聲鼎沸,一看來了很多拿刀的家伙,就問:“你們是來造反的嗎?什么人讓你們來的?” 
  眾兵回答:“奉石鑒的命令前來捉拿弒君的逆賊!” 
  石遵長嘆道:“我尚有今天,石鑒又能猖獗到幾時?”于是引頸就戮。石遵在位前后一共只有一百八十三天。 
  石鑒粉墨登場當上了皇帝,任命石閔為大將軍,李農為大司馬,張舉為太尉。但是心里十分忌諱石閔。 
  石鑒密謀召見石苞,讓他派兵進攻石閔、李農,以為石閔毫無準備,想不到石閔平常就和軍隊住在一起。石苞打了個大敗仗,逃到石鑒那里訴苦,正好石閔從后面殺過來。石鑒一看趕緊翻臉,大喝一聲:“石苞造反,快把他腦袋砍下來!” 石苞就這么稀里糊涂地被砍掉了腦袋。
  石閔雖然心里也清楚這件事是石鑒的主意,但一時也無話可說,只好將錯就錯。大家見面后各懷鬼胎,但還是相互噓寒問暖行禮打招呼,然后散去。 
  襄國守將石祗是石鑒的弟弟,聽說石閔和李農作亂,就聯合姚弋仲和蒲洪準備進攻鄴城。消息一傳開,在鄴城的龍驤將軍孫伏都集結了三千多人的部隊準備支持石鑒征討石閔。石鑒一看孫伏都帶人過來,知道又是造反的,便對他們許諾道:“諸位都是為我出力的功臣,我就在城樓上看你們的行動,事成之后必定重賞。” 
  沒想到孫伏都的部隊戰斗力實在太差,工夫不大就被石閔、李農給殺退,石鑒一看石閔、李農過來了,趕緊又改口對周圍的人說:“孫伏都謀反,你們不抓緊時間消滅他,還愣在這里干什么?” 
  這回石閔手頭有兵,對石鑒的拙劣表演早已經不感興趣,下令把石鑒軟禁起來。 
  石閔這回終于大權在握,就改回原來的名字冉閔。重新做漢人的打扮,決心和胡人徹底決裂。他在城門上貼出告示說:“現在叛黨已經全部伏法,經過調查,沒有一個好人參與其中,從今天開始,愿意和我在一起的請留下,不愿意的請自便,不再禁止城門的出入。”令冉閔意外的是,方圓百里內的漢人紛紛搶著入城,而爭著出門的羯族人卻把城門堵了個水泄不通。 
  冉閔知道這些羯人不會聽自己的號令,就傳令國內外:“凡是漢人進獻一個羯人首級者,文官升三級,武將拜牙門將軍。”于是血淋淋的大屠殺開始了。一天之內羯人的首級就堆了數萬個,尸體在城外都喂了野狗。冉閔率領漢人帶頭屠殺羯人,無論男女老幼全部殺死,鄴城幾天內就堆積了二十多萬的首級。 
  在冉閔的號令之下,全國各地無論城市還是農村,無論寺廟還是軍營,都展開了屠殺羯人的大競賽。人們把十幾年積壓的對后趙暴政的憎恨統統地發泄在這些無辜的羯人身上。在戰場上捉到的羯族俘虜都要被斬首,凡是高鼻梁多胡須的也跟著遭殃被殺死,經過這場全國范圍的大屠殺,羯族作為一個獨立的民族已經不復存在。 
  冉閔順便把石鑒的腦袋也割了下來,鄴城終于不再有一個姓石的活人。冉閔的部將一齊推舉冉閔為皇帝,冉閔急忙推脫,要把皇位讓給李農,李農也假意推脫(兩個家伙的演技都不怎么高明喲)。冉閔對大家說:“我是晉人,現在晉朝還在,大家擁立晉主當個諸侯如何(說出這種話,可見冉閔這人有多么無恥)?”這時候大臣們說:“陛下圣德應天,而晉氏卻遠遠地逃到了江南,怎么能駕馭您這樣的英雄呢?” 
  冉閔認為這個馬屁很是受用,就選吉日稱帝,改國號為魏,史稱冉魏。加封老伙計李農為太宰兼太尉,大赦天下。 
  五
  冉閔當了皇帝,又加封他的政治伙伴李農為齊王,兩個人合著伙的胡作非為。在這二位領袖一唱一和的治理下,各級官員算是充分見識到了他們的整人手段,包括石琨(冉閔大屠殺的時候咋還留了這么一個活口?)、張舉在內的大臣人人自危,紛紛跳槽逃跑到襄國的石祗那里。不久,石祗也在襄國稱帝,遙拜洛陽的姚弋仲為丞相。派遣石琨、張舉率領十二萬大軍殺向鄴城。石閔手頭吃緊,急忙讓使者給東晉送信說:“羯賊擾亂中原幾十年了(羯人禍害中原,軍功章上也有冉閔的一份兒),現在我已經替你們鏟除了他們,你們想感謝我的話就發兵幫忙!” 
  東晉官員們一看冉閔這家伙口氣不善呀,大家一核計一致認為冉閔是亂臣賊子,決定不理睬他(這會兒倒曉得團結就是力量了)。冉閔只好親自動手,又担心后方的李農會使壞,就下令召見李農商議軍情,把他誆過來處死。 
  冉閔親率八萬精兵上陣迎戰石琨,雙方在邯鄲展開決戰。冉閔帶頭沖殺,后趙軍大敗,被消滅了兩萬八千人。冉閔雖然取得了勝利,但是也無法進一步擴大戰果。在他的屠刀下幾乎沒人敢為他效勞。相反,幾乎所有的人都看出來暴虐的冉閔必定混不長。東晉、姚弋仲、蒲洪、慕容氏、石祗等勢力都對冉閔盤踞的中原虎視耽耽。 
  冉閔的犟脾氣也上來了,他回到鄴城,積極擴軍備戰,準備和來犯之敵拼個魚死網破。境內幾乎所有的成年男子都被他拉去從軍,轉眼間就聚集了三十多萬的部隊,超過后趙全盛時期的總兵力,冉閔在鄴城到襄國之間布下了一百多里的大營,就等著四周的鄰居來打他。 
  冉魏擺出如此強大的陣容著實嚇壞了那些磨刀霍霍的鄰居們,一時間竟然沒有人敢動他。但是這么多的兵每天的消耗也很讓冉閔傷腦筋,為了降低成本,冉閔不得不主動出擊來消耗敵人的實力。不久,冉閔加封兒子冉胤為大單于(冉閔都已經自稱是漢人了,怎么又給兒子封了這么一個頭銜?),鎮守鄴城,并親自率領十萬大軍進攻石祗,把襄國團團圍起來四面攻打。 
  襄國的軍民都知道冉閔和羯人勢不兩立,他打破襄國必定會屠城,所以拼死防守。冉閔包圍了一百多天,筑土山挖地道等方法都用盡了,襄國還是打不下來。
 
------------
第四章四分天下(6)
------------
 
  石祗在襄國也沒閑著。他向洛陽姚弋仲、遼東慕容氏和冀州的后趙宗室石琨求援。不久,在冉閔襄國大營外就來了第一支兵馬,打著慕容氏的旗號。原來是遼東的燕國在石祗的反復游說下,正式發兵參與到了中原的大混戰。 
  當年依靠十五歲的小將軍慕容恪兩次大敗石虎的慕容皝本來沒有挺進中原的意思,在擊敗石虎后,東面的宇文部落和東南的高句麗還威脅著燕國的后背,而且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和龐大的后趙帝國相比燕國的勢力還很弱小。 
  慕容皝有他自己的一套,他聯合山西北部同是鮮卑人的代國國王拓跋什翼犍,雙方定立了攻守同盟,又派遣大將慕輿根、兒子慕容評和慕容軍等經常劫掠后趙幽州一帶,既能充實自己的國庫和人口,又能訓練自己的部隊。 
  接納燕國叛將慕容翰的宇文部落和燕國勢同水火。宇文部落靠著南方的高句麗撐腰,經常聯合起來搶劫燕國的物資和人口。慕容皝有心殲滅宇文部落,但苦于對宇文部落占據的長白山一帶的險要地形不熟,實在想不出什么好辦法,于是慕容皝在龍山之南建筑了一座堅固的堡壘,后來逐漸這里成為一個繁華的城市,慕容皝下令由大棘城遷都到這里,并把新都命名為龍城(今遼寧朝陽)。 
  這時上天賜給了慕容皝一個消滅宇文部落的好機會。原來燕國叛逃到宇文部落的慕容翰受到宇文部落的首領宇文逸豆歸的猜忌,實在是混不下去,被迫裝瘋賣傻,以圖活命。慕容翰秘密聯系慕容皝請求他饒恕自己的罪行,想逃回祖國。慕容皝就派人送給慕容翰他原來擅長用的長弓,靠了長弓的幫助,慕容翰逃回龍城。 
  慕容皝對慕容翰非常器重,向他征求討伐宇文部落的意見。慕容翰說:“宇文部落強盛了很長時間,是我慕容族的心腹大患。現在宇文逸豆歸得到了大權,國家才開始衰落。我在宇文部落生活了好幾年,對他們的地理形勢十分熟悉。保證一仗就能勝利。但是高句麗和宇文部落是鄰國,一旦我們進攻宇文部落,高句麗必定會出兵切斷我們的后路。不如先取高句麗,后收拾宇文部落。” 
  慕容皝對慕容翰的計策很是贊賞,就派遣慕容恪為大將遠征高句麗,并讓慕容翰做他的參謀。這時慕容恪只有十七歲,慕容翰早就聽說過這個侄兒的大名,當然高興地接受了任命。 慕容皝問慕容恪準備選擇哪位部將當他的先鋒官的時候,慕容恪出人意料地選擇了自己小時候的玩伴,只有十三歲的弟弟慕容霸。于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和一個十三歲的娃娃率領五萬五千人的大軍在眾人驚奇的目光中出征了。(鮮卑的明日之星慕容霸是十六國時期最卓越的皇帝之一,當然也和他老子的刻意培養是分不開的,這個微不足道的鮮卑部落短時間內能涌現出一大批如慕容翰、慕容恪、慕容霸這樣的能人,應該算中國歷史上最出人才的家族吧,如果慕容家族歸屬于中國正史的話。)
  從龍城到高句麗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平坦寬闊的北路,另一條是靠近海邊崎嶇艱險的南路。慕容翰和慕容恪商量了一下,決定讓主力從危險的南路襲擊高句麗的首府丸都。 
  高句麗的國王高釗派遣五萬大軍駐守北路,當然他也怕燕國趁虛走了南路,所以他讓北路守衛兩邊都要小心。慕容恪就分出去一萬五千人的部隊從北路佯攻,而且打得還很猛烈,于是高釗就命令守衛把注意力全部放到北面。慕容恪正好趁機而入,十三歲的慕容霸帶頭殺進丸都,高釗只好狼狽逃跑。慕容霸下令把整個丸都城搶掠一空,抓了五萬多百姓作戰俘,最后放了一把火走人。 
  慕容恪孤身入險,四面受敵,而部隊還要看管這么多的戰俘和輜重,又必須得從重兵把守的北路回去。面對如此局勢,慕容翰心里捏了一把汗。不料這回慕容恪是癩蛤蟆打立正——又露了一手,他下令把高釗的祖墳給挖了,讓軍隊拉著高釗親爹的尸骨和高釗的親娘為人質,命令北路守軍讓路,從高釗眼皮子底下大搖大擺地押著他爹娘回國。 
  這一仗讓高句麗全國威風盡失,連國王的玉璽和公文檔案都被慕容恪給搶走了。不久,高釗就派遣使者向慕容皝稱臣,送了幾千件寶物,并賭咒發誓要和宇文部落斷絕關系,慕容皝才把高釗他老子的尸骨讓使者帶了回去,高釗的母親仍然被留在龍城當人質。 
  失去了高句麗這個可靠的盟友,宇文逸豆歸發現自己陷入了危機之中。為了擺脫困境,不久他就派遣丞相莫淺渾率領大軍主動進攻燕國。慕容皝知道這是宇文部落的主力,為了減少傷亡,他命令全軍不準出戰,暫避其鋒芒。莫淺渾挑戰了幾回卻沒人理睬,還以為敵人兵少將寡,不敢應戰,就開始放松警惕走神了。慕容皝聽說后趕緊命令慕容翰馬上突擊。莫淺渾猝不及防,被殺得全軍覆沒,只剩他本人孤身逃到宇文逸豆歸那里報信去了。 
  宇文逸豆歸得知自己的主力全軍覆沒的消息后連聲叫苦,但更讓他害怕的是燕國的大軍已經開始向國界出發了。原來慕容皝在大敗宇文部落后緊接著就命令慕容翰率領兩萬騎兵為先頭部隊,慕容軍為左翼,慕輿根為右翼,任命慕容恪為統軍大將,慕容霸為先鋒,動員所有的精銳力量向宇文部落發動最后一擊。宇文部落馬上就要大難臨頭了。 
  這時,部將建議宇文逸豆歸向南方的新羅國求援。新羅的著名雇傭兵勢力涉夜干(《晉書》中寫作涉奕于)在宇文部落的重金聘請下率領精銳的新羅雇傭兵前來助陣。 
  慕容皝聽到涉夜干出任敵軍主將的消息后,派飛騎通知慕容翰說:“涉夜干勇冠三軍,是新羅名將,你們作戰千萬要小心!最好暫時后退一下!”慕容翰卻不以為然,對使者說:“宇文部落全部的實力都在涉夜干這里,這個人徒有虛名,真不明白宇文部落為什么要把國家的命運托付給這種人。只要消滅他宇文部落就完蛋了。像涉夜干這種拉大旗做虎皮的家伙,怎么能因為他的虛名而挫傷了我軍的銳氣呢?” 
  慕容翰不聽慕容皝的勸告,親自率領騎兵沖擊涉夜干的新羅雇傭兵的陣地。沒想到涉夜干卻有著非常厲害的秘密武器。原來新羅雇傭兵人人都配有長達三尺五寸的檀木大弓,戰斗前把它固定在陣地上,隨時都能射擊。只聽一聲梆子響,頓時萬箭齊發,慕容翰的幾位副將全部中箭身亡,慕容翰也連中數箭,燕軍遭到這突然的打擊頓時大亂。涉夜干率領大軍掩殺過來,直取受重傷的慕容翰。
  六
  亂軍之中涉夜干手持大刀徑直殺到受重傷的慕容翰面前找他單挑,正在危急關頭,慕容翰的側翼卻突然殺來一支騎兵,領頭的是一名只有十幾歲的手使雙槊的少年將軍,從側面直取涉夜干,只一個回合就將涉夜干刺于馬下。原來慕容皝在囑咐了慕容翰后,還怕他作戰有失,又命令慕容恪急行軍追上慕容翰,慕容恪就命令慕容霸先來和慕容翰會合,正好趕上大戰,救了慕容翰一命。(前幾天看到“三國論壇”上討論單挑的典故,說是五代西羌時才有正式的單挑,其實這個單挑是指事前約定時間雙方將領出來比試,混戰時的主將單挑可以說是比比皆是,比如關羽斬顏良,和慕容霸刺死涉夜干一樣都應該屬于史實中的單挑吧。)
  在慕容霸所率生力軍的幫助下,新羅兵被殺得四散奔逃。慕容霸率軍一口氣打下了宇文部落的首都,宇文逸豆歸只好孤身逃跑,不知去向,傳言在大漠中餓死。至此,慕容皝統一了東北。
 
------------
第四章四分天下(7)
------------
 
  這里還有個小插曲,雖然慕容翰為燕國的統一立下了大功,但由于其人三叛其主,人品卑劣,慕容皝和燕國的老百姓都很看不起他,后來慕容皝又找了個借口賜其自盡。慕容翰走投無路,發了一大通牢騷后飲御賜的毒酒自裁了。 
  這個時候石虎還沒死,后趙還很強大。為了充實自己的國力,慕容皝采取修養生息的政策,減免地租,四處收容流民,免費提供給他們耕牛和土地種糧為生。又制定完善的教育制度,并親自監考,通過考試來選拔官員。與此同時,軍隊也沒讓閑著,沒事的時候慕容皝就派遣慕容俊等征討周圍的小部落,這樣既鍛煉了隊伍,又擴大了地盤,燕國的實力就一天比一天強大起來。 
  可惜老天不長眼,某天慕容皝騎馬出門時摔成重傷,不久就死了,由他的大兒子慕容俊繼承王位。慕容俊仍然尊奉東晉為正統,受封為大將軍,燕王。 
  慕容俊登基時正趕上后趙的國主石虎歸天,他的幾個兒子為了搶奪皇位而自相殘殺。慕容霸認為進攻后趙的時機已到,就上書慕容俊請求南征。慕容俊同意了慕容霸的請求,積極擴軍備戰,不久就募集到了二十多萬大軍。他讓自己的幾個弟弟抓緊時間訓練部隊,并任命慕容恪為輔國將軍,慕容評為輔弼將軍,陽騖為輔義將軍,號稱三輔。燕國的軍隊日夜操練,磨刀霍霍,準備伺機加入中原大戰,分得一杯羹。 
  不久燕國就趕上了石祗讓冉閔打得叫苦連天的時候,在石祗的請求下,慕容俊就派遣部將悅綰率領三萬部隊殺往襄國來觀察一下形勢,順便給石祗救救火。 
  從理論上講石祗繼承了后趙的正統,那些諸侯們也不得不應應景。接到石祗的求救信后,掛著后趙丞相頭銜的洛陽姚弋仲也命令大兒子姚襄率領三萬八千騎兵過來幫忙,再加上冀州一帶的后趙宗室石琨也領兵救援,三方聚集了十幾萬的大軍共同狙擊冉閔的攻勢。 
  出生在隴西邊境的羌族首領姚弋仲知道這些盟友們都不是省油的燈,打起來全沒好下場,就準備帶領自己的族人撤出中原戰場,回到地勢險要的關中一帶發展。不料他原來的老朋友、依附東晉的氐族首領蒲洪也瞄上了這塊地盤,蒲洪盤踞在枋頭,離洛陽不遠,雙方各懷鬼胎,不久姚弋仲就先發制人,命令姚襄率五萬人馬進攻蒲洪。 
  蒲洪背后有東晉撐腰,湊了十幾萬大軍把姚襄的五萬人消滅了三萬。后趙將領麻秋(麻秋這家伙真是命長啊,現在還活著吶)見蒲洪的勢力大,就率手下向他投降。蒲洪十分高興,找人算了一卦,卦象顯示姓里面有草頭和付字的人將來會稱王,于是他就改姓為苻,自稱大將軍兼三秦王。并加封麻秋為軍師(可惜涼州的謝艾不在,要不然就可以好好地羞臊麻秋一番了),對他十分器重。
  麻秋能耐不大,心眼兒可不少。他早有害死苻洪自立的野心。不久他請苻洪吃飯,在酒里下毒要害死他,苻洪在麻秋家吃飽喝足了回去后才發現自己中毒了,但為時已晚,苻洪趕緊讓人把大兒子苻健叫到自己身邊囑咐他說:“我之所以沒有進關中,就是在觀望中原的戰況,以為能取得最后的勝利,現在不幸被小人所害,我死后你要抓緊時間入關!”剛一囑咐完苻洪就死了。 
  苻健先不發喪,率領自己的親兵去抓捕麻秋,麻秋正在家等著苻洪的死訊呢,想不到等來的卻是殺氣騰騰的苻健。苻健一進麻府,二話不說逮住麻秋就給砍了(麻秋也是活膩味了,純粹是自尋死路)。 
  苻健給父親報了仇后,發現苻氏是諸路軍閥中實力最差的,就趕緊向各路神仙多送重禮多說好話,主動去掉了自己頭上“大將軍”和“三秦王”的名號,傳令部下在枋頭大建官邸,并開荒種地,裝出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不讓別人起疑心。兩個月后,苻健偷偷命令全體族人星夜起兵前往關中,命令弟弟苻雄在黃河以北率領五千軍隊做佯動,并對大家說:“這次我是孤注一擲了,如果不成功,你們就要全部死在黃河以北,而我們就要全部死在黃河以南,將來到了黃泉都見不著面了。”當大家起程后,苻健下令把路過的橋梁全部搗毀,以示有去無回的決心。 
  在大家都沒注意的時候,苻健就率領氐族人溜到了關中,趕走了當地的土匪和軍閥,建都長安,自稱秦天王大單于,史稱前秦。苻健封自己的弟弟苻雄為丞相,抓緊發展經濟,不再過問中原的戰事。 
  姚弋仲眼看著煮熟的鴨子飛跑了,氣得七竅生煙,但關中地勢險要,易守難攻,他只能望洋興嘆。不久,石祗的求援信發來,姚弋仲沒辦法,只好讓姚襄率領部隊夾攻冉閔。三路大軍合在一處向冉閔的陣營壓過來,冉閔正準備親自出擊,部將王泰勸阻說:“現在救援襄國的大軍都到了,如果陛下親自出戰的話容易遭到夾攻,我看這些人雖然表面上和睦,心里可都有自己的小算盤,我們不如堅守待變為好。” 
  冉閔聽后連連點頭,這時候旁邊有個冉閔寵信的牛鼻子老道叫做法饒的,不知好歹地插了一句:“陛下包圍襄國都一年了,一點成績也沒有。現在敵人出來了卻又不出戰,這樣還有什么威信來號令將士?” 
  冉閔聽了他的話惱羞成怒,把袖子一挽下令道:“我戰心已定,違令者斬!”就傾巢出動,向姚襄和石琨的連接地帶發動進攻。 
  遠在幾里外的燕將悅綰聽到魏軍進攻的消息后,命令部下在馬尾巴上綁上大樹枝,進攻的時候帶起漫天的塵土,魏軍不清楚敵人有多少騎兵,正迷惑的時候石祗也下令出城進攻冉閔的大營,四路大軍一合圍,將冉閔的十萬部隊都裹在里面,魏軍被殺得落花流水,十萬大軍全部被殲,冉閔只率領著十幾名騎兵逃掉了。 
  十萬大軍全軍覆沒以及皇帝冉閔不知下落的消息傳到鄴城后,冉魏的文武百官為了爭奪權力自相殘殺,老百姓也趁機毆斗,見誰不順眼就殺,見好東西就搶,鄴城頓時一片大亂。冉閔回來看到滿城的慘狀羞愧難當,下令將法饒父子凌遲處死,慢慢才把局勢控制住。 
  石祗轉危為安后,眾路援兵一一告辭,他又發起昏來準備消滅冉魏,派遣部將劉顯率領七萬大軍進攻鄴城。由于冉魏內亂,情報工作沒人管,劉顯的軍隊殺到離鄴城只有二十里路的時候冉閔才發現。冉閔急忙下令召王泰過來商議對策,王泰因上次冉閔沒有采納自己的忠言而對冉閔心生不滿,以生病為由拒絕去見他,冉閔碰了一鼻子灰,認為王泰有心給自己難堪,于是下令將王泰斬首,并且滅了他的三族,然后親率大軍迎戰劉顯。 
  劉顯一路上耀武揚威從沒碰到對手,突然被冉閔迎頭一擊,七萬人死了四萬,不得已向冉閔乞降,并表示愿意以石祗的首級為見面禮。冉閔才放他一條生路。 
  劉顯回去后果然發動政變,占領了襄國,把石祗和文武百官全部殺死,將石祗的首級獻給冉閔,冉閔大喜,下令把石祗的首級燒成灰撒在大路上示眾。至此后趙帝國滅亡,歷時二十三年。 
  石虎的最后一個兒子、無處可逃的石琨率領親族跑到建康企圖求得一條生路,東晉的大臣們都認為不能放過國家的仇人,下令將石琨這一干逃亡人員全部斬首,喧囂一時的石氏也隨著整個羯族的消亡而滅絕。 
  那位賣掉皇帝的劉顯后來還想自立為王,被冉閔發現后派兵進攻,劉顯逃回襄國自稱皇帝,又立了一批大將軍、大司馬什么的,冉閔親率八千軍隊攻打襄國,劉顯的那些大將軍、大司馬爭先恐后地開城投降,劉顯全家在亂軍中被殺。
 
------------
第四章四分天下(8)
------------
 
  冉閔消滅了他賴以起家的后趙,也除掉了他所有的大臣和朋友,這位四面受敵的孤家寡人卻認為天下已定,帶領一萬多親兵到常山、中山一帶的邊境打獵游玩,正好碰上了早有準備的燕國慕容恪的大軍(冉閔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 
  七
  后趙大亂的時候,早有染指中原之心的燕國也趁機向南方蠶食,吞并了幽州北部,并悄悄地把國都搬遷到了薊城(今北京西部)。當冉閔去常山打獵的時候,時刻準備消滅冉魏主力的慕容恪立即行動起來,率領數萬騎兵將冉閔在常山的營地圍了個水泄不通。 
  冉閔的部隊都是步兵,還不到一萬人,但人人都是冉閔起家時親自訓練的精銳。而且冉閔這個人和同事相處得不咋地,對士兵卻十分愛護,將士們都愿意為他賣命。當慕容恪的騎兵四面圍殺過來時,冉閔下令將步兵集中到一點沖鋒,總是能打破慕容恪的包圍,這樣連續接戰了十幾回,燕軍都吃了敗仗。 
  慕容恪吃不掉冉閔,心里十分焦躁,親自到前線指揮作戰。在激戰中他發現魏軍總能躲開騎兵的沖擊,從他們的縫隙中逃走。慕容恪就從部隊中選出五千名優秀的騎射手,用鐵鏈把他們的戰馬連起來組成方陣。作為秘密武器到明天投入戰場。 
  第二天一早,慕容恪將部隊分為三隊,命令左右先埋伏好,并在陣前樹起了一桿大旗指示目標,而冉閔則率領手下搶先向慕容恪的中軍發起了進攻。 
  在四月的陽光照耀下,冉閔左手使一柄雙刃矛(應該是雙頭棍那樣的兵器吧),右手使一桿連鉤戟,坐下一匹名叫朱龍、能日行千里的血紅色寶馬(有些像上一章里那個左手拿七尺大刀、右手使丈八蛇矛、騎聶驄寶馬的陳安),帶頭殺向慕容恪的大旗。魏軍都被冉閔的神勇所感染,他們呼喊著震天的“萬歲”口號,奮不顧身地跟隨冉閔殺了過來。在常勝將軍冉閔的神威震懾之下,燕軍都不敢迎戰,四散逃命,但卻沒有冉閔的馬快,被他追上后一口氣殺死三百多人。 
  眼看冉閔的部隊殺到了慕自己的大旗跟前,站在旗桿下的慕容恪命令中軍給五千連環馬讓開道路,魏軍初次碰到這種奇怪的兵種,左沖右突都殺不過去。這時慕容恪又下令左右伏兵一齊掩殺過來,魏軍被殺得大敗。(慕容恪的連環馬應該是中國最早使用連環馬的記載吧。這是后來著名的金兀術拐子馬的前身,后來廣泛出現在中國戰場上,比如水滸里的呼延灼,還有日本拍的那個《敦煌》里面的劇照。有人說這個兵種太難操控,不大可能應用于實戰,其實仔細琢磨一下,這個兵種能有效防止敵人的突擊,比較有價值。從前的戰車不也是這樣子么?) 
  冉閔見勢不妙,急忙殺出重圍往東逃跑。在朱龍寶馬的幫助下,冉閔將追兵甩了二十多里。正想停下來休息休息時,朱龍寶馬卻因為跑得脫力而突然死掉了。工夫不大燕國騎兵就追了過來,活捉了冉閔。 
  冉閔被押到慕容俊面前,慕容俊大聲斥責道:“你是趙國的大將,怎么能滅掉自己的祖國自稱皇帝呢?” 
  硬漢子冉閔毫不示弱,回答道:“現在天下大亂,說老實話你們這些蠻夷之邦都想稱帝,我冉閔堂堂中原英雄,怎么不能當皇帝(這時候了說話口氣還這么硬,不愧是個硬漢)?” 
  慕容俊被冉閔頂得啞口無言,下令痛打冉閔三百皮鞭,然后把他押到龍城看管起來。 
  慕容俊又下令慕容恪就地休整,另派慕容評率領一萬騎兵殺往鄴城。冉閔的小兒子冉智聽到老爸被抓的消息后堅持閉門不出,不久慕容軍又率領兩萬部隊前來增援,把鄴城內外的交通全部斷絕。 
  冉智壓根兒就沒想到老爹會打敗仗,鄴城里也根本沒什么戰時儲備,不久就發生饑荒,士兵沒東西吃,就抓城里的女人殺了充饑。皇宮里也斷糧了,無力奉養從前被石虎搜羅到后宮的那好幾萬美女。這些宮女都被冉智放了出來,任憑饑餓的士兵捕食。可憐數萬手無縛雞之力的如花少女,不是餓死,就是被無力保護他們的男人們吃掉,一個不剩。 
  很快鄴城里就連女人也沒的吃了,士兵們只好獻城投降,冉智也作為士兵們的禮品,連同鄴城的文件檔案一道被送到薊城。自此冉魏國滅亡,歷時三年。 
  慕容俊得到冉魏的這些宮廷用具后,暗示文武百官推舉他稱帝,不久慕容俊就半推半就地當上了大燕皇帝,史稱前燕。他任命慕容恪為侍中,陽騖為尚書令,并下令在龍城把冉閔一家老小全部斬首祭祀祖宗。 
  東晉朝廷聽說慕容俊登基的消息后,一時還辨不清真假,就派遣使者前來問罪。慕容俊對使者說:“你回去告訴你那皇帝,我繼承了別人的衣缽,現在也是皇帝,和你們的皇帝平級,如果貴國還想和我國友好往來的話,下回的書信要對我使用尊稱。”隨后把東晉使者轟了出去。 
  前燕獨立的消息被證實后,東晉朝廷都不知該咋辦好。曾出兵滅掉成漢的荊州刺史桓溫要求担綱北伐,但朝廷對桓溫很不信任,另找了一個文人殷浩主持朝政,排擠桓溫的勢力。 
  桓溫為人心高氣傲,本來就不服自命風流倜儻的殷浩。據說小時候桓溫和殷浩在一塊兒上學,桓溫買了一個竹馬,玩夠了扔掉后被殷浩撿去接著玩,由此桓溫就一直看不起殷浩,兩個人一直都在暗地里勾心斗角。 
  這時候羌族首領姚弋仲病死,臨終前囑咐兒子姚襄投靠東晉,被封為平北將軍。姚襄對前秦非常不滿,上書要求先討伐前秦。桓溫正愁找不到北伐的借口,準備籠絡姚襄讓他担任自己北伐的先鋒官。想不到殷浩也料到了桓溫這一招,他充分利用手中的人事任免權,讓姚襄担任自己的親信、豫州刺史謝尚的副將,然后一變臉,自任大元帥,想借姚襄的勢力給自己爭得威望,命令謝尚進攻前秦盤踞的許昌。 
  大臣們都拿不準文人出身的殷浩有沒有指揮作戰的才能,大臣王羲之(就是那位大書法家王羲之)和會稽王司馬昱都上表請求暫緩本次北伐,殷浩不聽,下令姚襄抓緊出兵。 
  姚襄剛接手新的部隊,正在抓緊訓練,接到出征的命令后就以部隊未訓練好為由請求暫緩出兵,這讓殷浩起了疑心,以為姚襄有叛變之意。殷浩疑神疑鬼,派遣刺客去行刺姚襄,并打算另外派人去接管姚襄的部隊。 
  刺客到了姚襄的大營,發現姚襄的部隊并沒有造反的意思,就去拜見姚襄把實情告訴了他。姚襄被驚了一身冷汗,于是嚴加提防。殷浩聽到刺客叛變的消息后,干脆派遣心腹將領率領五千部隊準備偷襲姚襄,又被姚襄識破,設下伏兵將這些人全部殲滅。殷浩惱羞成怒,下命令叫姚襄進京,準備害死他。 
  姚襄的部將權翼作為使者被派到殷浩那里打聽消息,殷浩就質問他說:“我和姚襄都是大臣,為什么姚襄不聽我的調遣?” 
  權翼回答說:“姚將軍擁兵數萬,不畏艱險投靠晉朝,就是想做個盛世良臣。現在將軍聽信讒言,要加害于他,在下認為錯在您這里,不在姚將軍。”
 
------------
第四章四分天下(9)
------------
 
  殷浩碰了個軟釘子,又強辯說:“既然姚襄真心歸從天朝,為什么要殺我的人?” 
  權翼說:“有些小人存心挑撥您和姚將軍之間的關系,到姚將軍那里搗亂,現在姚將軍已經為您剪除了他們,這是一件大好事啊。姚將軍也是人,怎么看不出來呢?” 
  殷浩無言可對,只好說:“我并沒有加害姚襄的意思,請你放心。”將權翼放走了。 
  殷浩又派遣間諜到長安打探消息,聽說前秦將領雷弱兒對苻健不滿,就派人向雷弱兒許以高官讓他謀殺苻健。雷弱兒假意應承,又把真相告訴苻健。苻健就讓雷弱兒將計就計引殷浩上鉤(殷浩的諜報工作實在太差勁兒)。 
  殷浩接到雷弱兒的信后命姚襄為先鋒,率領七萬大軍由壽春出發前往洛陽。但晉軍還沒走到雷弱兒的埋伏地點時,受夠殷浩的窩囊氣的姚襄就先翻臉,率領手下造反進攻殷浩的部隊,殺了殷浩一萬多人,繳獲了所有的輜重,然后放走俘虜讓他們給東晉朝廷捎去了一封信,信中把東晉朝廷上下臭罵了一通。然后姚襄領著族人在許昌豎起竿子,自稱大將軍大單于,盤踞在前秦、前燕和東晉的交界處,誰的節制也不受。 
  由此殷浩的名頭一落千丈,眾大臣在桓溫的帶領下,墻倒眾人推,一齊上書要求查辦殷浩,將其貶為平民,所有職務由桓溫接替,東晉開始進入“桓溫時代”。 
  殷浩在家里還自命風流,經常找名流吟詩做賦,裝出一副八風吹不動的樣子。但沒人看見的時候就坐在椅子上發呆,用筆在空中連續寫“咄咄怪事”,始終不明白為什么會失敗,希望將來還有被政敵桓溫起用的一天。后來桓溫又想起了殷浩,準備讓他當個閑職,殷浩聽說后大喜,趕緊筆走龍蛇寫了一大通阿諛奉承的好話,精心裝到信封里要送給桓溫,不料殷浩又疑神疑鬼地担心信箋里有無錯別字,反復拆開信封幾十次檢查,后來竟然把信紙弄丟了,單寄個空信封給桓溫。桓溫收到空信封后以為殷浩又玩什么花樣,就不再征召他,殷浩聽說后竟然氣死,后來殷浩就成為東晉比喻多疑癥的時尚名詞。 
  ……
  截至本章,匈奴劉氏、羯族石氏、鮮卑慕容氏、氐族苻氏、羌族姚氏,五胡當中都有英雄出場了。當過去的英雄離去的時候,新的豪杰為了個人的野心和民族的仇恨,又開始了另一輪的征伐。
 
2013-08-22 22:2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