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聯邦黨人文集 第二十七篇(漢密爾頓)
聯邦黨人文集 第二十七篇(漢密爾頓)
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約翰·杰伊、和詹姆斯·麥迪遜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二十七篇
  (漢密爾頓)
  致紐約州人民:
  曾經有人用不同方式勸告說:制憲會議提出的這種憲法,如果沒有軍事力量幫助執行它的法律,就不能起作用。
  然而,這象那一方面提出的其他大部分事情一樣,僅僅以一般的斷言為根據,并沒有精確地或明白地提出斷言所依據的任何理由作為支持。就我所能領會的反對者的潛在意義來說,它似乎起源于一個假定:人民不愿意在任何內部性質的事情中行使聯邦權力。
  且不談內部和外部的區別的不明確或含糊之處,讓我們來了解一下假定人民不愿意的根據是什么。除非我們同時假定全國政府的權力的管理不如州政府,似乎就沒有余地可以假定人民會有厭惡、不滿或反對了。我相信他們對一個政府的信任和服從,通常是同它的管理的優劣成正比的,這可以當作一般的準則。必須承認,這個準則也有例外,但是這些例外完全決定于偶然的原因,所以不能認為它們與憲法的真正優缺點有任何關系,只能用一般性的原則和原理來判斷。
  在這些論文中曾經提出各種理由來指出全國政府會比地方政府管理得更好的可能性。 主要理由是:選舉范圍的擴大,會給人民更大的選擇自由;通過州的立法機關——它們是人們選舉的機構,全國參議院議員由它們選任——有理由可以期望這一部門的組成通常會經過深思熟慮;這些情況保證使全國會議具有比較豐富的知識,了解更為廣泛的情況,不那么容易沾染黨爭精神,更容易擺脫那些偶然的感情沖動或一時的偏見和偏向的影響。這些情況在比較小的社會里往往會損害公眾商議問題,造成對社會上的一部分人的不公和壓迫,搞出一些雖然能滿足一時的愛好或欲望但最后會以普遍痛苦、不滿和厭惡而告終的計劃。當我們更深刻地分析行將建立的大廈的內部結構時,還會有一些有相當說服力的理由來證實上述可能性。這里只要說明下面一點就夠了:在沒有充分理由來證實聯邦政府將按人民討厭或鄙視的方式進行管理時,不可能有合理的根據來假定聯邦政府的法律會比某些成員州的法律遭到人民更大的反對,或者需要任何其他方法來強制實施。
  不受懲罚的希望,是叛亂的強大誘因;對懲罚的恐懼,同樣是叛亂的強大阻礙。聯邦政府如果擁有相當程度的權力,能求助于整個邦聯的集體財力物力,難道不會比只能調動本州的財力物力的一個州更能抑制前一種看法、鼓勵后一種看法嗎?一個州內進行搗亂的派別,很容易認為自己能夠同該州政府的贊助者進行競爭,但是不會糊涂到認為自己是聯邦聯合力量的對手。如果這個意見是正確的話,不正規的個人聯合對抗邦聯權力的危險,比對抗聯邦某一成員的權力要小一些。
  這里我要貿然指出:對某些人說來,這也許是新鮮的,但卻不能因而認為不怎么公正;國家權力的執行越是混合在政府的日常實踐中,公民越是習慣于在日常的政治生活中接觸到這種權力;他們對這種權力越是經常耳濡目染,這種權力就越加深入地進入那些感人心弦、動人情感的事物中,因而獲得社會的尊重和愛慕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人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習慣的動物。凡是難得打動一個人情感的事情,通常對他的思想影響很小。一直遠離人民、又為人民看不到的政府,難以指望引起人民的情感。結論是:聯邦的權力和公民對它的感情,會由于它擴大到所謂內心關注的事物而加強,而不會因而削弱,而且隨著對它的作用的熟悉和理解,借助武力的機會也就少了。權力越是通過人類情感自然流露的那些渠運轉道,借助于暴力和可怕的強制方法的需要就越少。
  總之,有一件事是明顯無疑的:象擬議中的這種政府,避免必須使用武力的希望要比其大多數反對者所主張的那種聯盟大得多。那種聯盟的權力只能按照各州的政治資格或集體資格對它們起作用。已經表明:在這樣的聯盟里除了武力以外不可能有法律制裁;各成員的經常失職是政府結構的自然產物;這種失職現象正如它們經常發生的那樣,如果要從根本上糾正,只能使用戰爭和暴力。
  制憲會議提出的計劃,通過把聯邦首腦的權力擴大到一些州的個別公民身上,將政府在執行自己的法律時能夠利用各州的一般行政長官。不難看出,一般認為這種做法有助于消除法律來源的一切差別,并且給聯邦政府提供各州政府享有的同樣便利,它的權力得到應有的服從。此外,聯邦政府能對輿論產生影響,這種影響起因于它有權號召整個聯邦的財力物力對它幫助和支持這一重要考慮。這里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邦聯的法律,就其所及的上述合法對象而論,會成為國家的最高法律;各州所有的立法、行政和司法官員,由于神圣誓言的約束均須遵守。于是各州的立法機關、法院和行政長官均將參加全國政府在其正常而合乎憲法的權力范圍內的工作,并協助政府執行法律。凡是深思熟慮探究這個情況的后果的人,會看出只要聯邦的權力是以一般應有的慎重態度來行使,就有充分的理由可以預測聯邦的法律能夠得到正常而和平的執行。如果我們斷然假設相反的情形,就可以從這種假設中得出任何中意的推論,因為即使以前的或現在設立的良好政府,由于濫用權力,也會激起并造成人民中肆無忌憚的過火行為,是確實可能的事情。即使反對新憲法的人認為,國家的統治者會對公益的動機或應盡職責漠不關心,我還是要問他們,這樣的行為怎么能夠促進對野心的愛好或侵犯的意圖呢?
  普布利烏斯
  為《獨立日報》撰寫

2013-08-23 08:3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