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自負》補論E 游戲——規則的學校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補論E


  游戲——規則的學校

  導致了自發秩序形成的行為方式,和可以在游戲中看到的規則有許多共同之處。探尋游戲競爭的起源未免離題太遠,不過從歷史學家約翰·惠金加對游戲在文化進化中的作用所做的令人信服而透徹的分析中,我們能夠學到不少東西。他的著作(1949:尤見5,11,24,47,51,59和100各頁,另見奈特,1923/1936:46,50,60-66;哈耶克,1976:71和注10)尚未得到研究人類秩序者的充分評價。
  惠金加寫道:“文明生活巨大的本能力量起源于神話和禮儀:法律和秩序,商業和利潤,技能和工藝,詩歌、智慧和科學。它們全都植根于游戲的原始土壤里”(1949:5);游戲“創造了規則,(游戲)就是規則”(1950:10)……“它在自己恰當的時間和空間邊界內,遵照固定的規則并以有序的方式進行”(1949:15,51)。
  游戲當然是這樣一種過程的明顯事例,在這種過程里,追求不同甚至相互沖突的目標的成員服從共同的規則,由此產生了全面的秩序。此外,現代游戲理論也證明,有些游戲導致一方的收益最終會被另一方收益所抵消,有些游戲則會產生凈收益。交往的擴展結構的成長之所以可能,是因為個人參與了后一種游戲,一種導致生產力全面增長的游戲。


哈耶克 2013-08-23 09:03:05

[新一篇] 《致命的自負》補論F 對經濟學和人口學的評論

[舊一篇] 《致命的自負》補論D 異化、逃避現實者和寄生蟲的要求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