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自負》補論G 迷信和傳統的維持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補論G


  迷信和傳統的維持

  在本書就要為出版商準備妥當之際,D.A.里斯博士對我的一次演講所做的友善評論,使我注意到詹姆斯·弗雷澤先生一篇出色的小作品(1909):《心靈的任務》,它的副標題就和上面的標題一樣。弗雷澤解釋說,他在文中想“把善的種子從惡的種子中篩選出來”。它談到了我的中心問題,其方式在許多方面和我相似,然而由于它是出自一位杰出的人類學家之手,因而能夠提供——特別是在財產和家庭的早期發展方面——大量經驗證據,我不禁想把它的全部84頁作為本書一份極富啟發性的附錄在這里重印。在他那些與本書有關的結論中,他解釋了迷信如何通過強化對婚姻的尊重,起到了讓已婚者和未婚者都更嚴格地服從性道德規則的作用。在論財產的一章里(17)弗雷澤指出,“使一種事情成為禁忌的效果,是賦予了它一種超自然的或神秘的力量,從而使它變得除了所有者之外任何人都不可接近。可見禁忌變成了一種加強私有財產關系——大概我們的社會主義朋友會說成是打造這種鎖鏈——的強大手段”。然后他又提到了(19)很久以前的一位作者,此人指出在新西蘭“禁忌形式是財產最大的保護者”,以及更早的一份有關馬昆德群島的報告(20),那兒“禁忌的第一任務無疑就是為全社會建立起財產的基礎”。
  弗雷澤還斷定(82),“迷信對人類幫助甚大。它為眾人提供了行為端正的動機,即使這種動機本身是錯誤的;人們出于錯誤的動機做正確的事,與愿望極好卻做了錯事相比,當然對這個世界更為有利。關系到社會的是行為,不是看法:只要我們行為端正,我們的看法是否錯誤并不會對別人有絲毫影響”。


  ------------------


哈耶克 2013-08-23 09:03:45

[新一篇] [灌水]品讀哈耶克《致命的自負》

[舊一篇] 《致命的自負》補論F 對經濟學和人口學的評論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