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政府論》下篇 第三章 論戰爭狀態
《政府論》下篇 第三章 論戰爭狀態
英國約翰·洛克 瞿菊農 葉啟芳譯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三章 論戰爭狀態
  16.戰爭狀態是一種敵對的和毀滅的狀態。因此凡用語言或行動表示對另一個人的生命有沉著的、確定的企圖,而不是出自一時的意氣用事,他就使自己與他對其宣告這種意圖的人處于戰爭狀態。這樣,他就把生命置于那人或協同那人進行防御和支持其斗爭的任何人的權力之下,有喪失生命的危險。我享有毀滅那以毀滅來威脅我的東西的權利,這是合理和正當的。因為基于根本的自然法,人應該盡量地保衛自己,而如果不能保衛全體,則應優先保衛無辜的人的安全。
    一個人可以毀滅向他宣戰或對他的生命懷有敵意的人。他可以這樣做的理由就像他可以殺死一只豺狼或獅子一樣。因為這種人不受共同的理性法則的約束,除強力和暴力的法則之外,沒有其他法則,因此可以被當作猛獸看待,被當作危險和有害的動物看待,人只要落在它們的爪牙之內,就一定會遭到毀滅。
    17.因此,誰企圖將另一個人置于自己的絕對權力之下,誰就同那人外于戰爭狀態,這應被理解為對那人的生命有所企圖的表示。因為,我有理由斷定,凡是不經我同意將我置于其權力之下的人,在他已經得到了我以后,可以任意處置我,甚至也可以隨意毀滅我。因為誰也不能希望把我置于他的絕對權力之下,除非是為了通過強力迫使我接受不利于我的自由權利的處境,也就是使我成為奴隸。免受這種強力的壓制,是自我保存的唯一保障,而理性促使我把那想要奪去我的作為自保屏藩的自由的人,當作危害我的生存的敵人看待;因此凡是圖謀奴役我的人,便使他自己同我處于戰爭狀態。凡在自然狀態中想奪去處在那個狀態中的任何人的自由的人,必然被假設為具有奪去其他一切東西的企圖,這是因為自由是其余一切的基礎。同樣地,凡在社會狀態中想奪去那個社會或國家的人們的自由的人,也一定被假設為企圖奪去他們的其他一切,并被看作處于戰爭狀態。
    18.這就使一個人可以合法地殺死一個竊賊,盡管竊賊并未傷害他,也沒有對他的生命表示任何企圖,而只是使用強力把他置于他的掌握之下,以便奪去他的金錢或他所中意的東西。因為竊賊本無權利使用強力將我置于他的權力之下,不論他的借口是什么,所以我并無理由認為,那個想要奪去我的自由的人,在把我置于他的掌握之下以后,不會奪去我的其他一切東西。所以我可以合法地把他當作與我處于戰爭狀態的人來對待,也就是說,如果我能夠的話,就殺死他;無論是誰,只要他造成戰爭狀態并且是這種狀態中的侵犯者,就置身于這種危險的處境。
    19.這就是自然狀態和戰爭狀態的明顯區別,盡管有些人把它們混為一談。它們之間的區別,正像和氣、善意、互助和安全的狀態和敵對、惡意、暴力和互相殘殺的狀態之間的區別那樣迥不相同。人們受理性支配而生活在一起,不存在擁有對他們進行裁判的權力的人世間的共同尊長,他們正是處在自然狀態中。但是,對另一個人的人身用強力或表示企圖使用強力,而又不存在人世間可以向其訴請救助的共同尊長,這是戰爭狀態。而正因為無處可以告訴,就使人有權利向一個侵犯者宣戰,盡管他是社會的一分子和同是一國的臣民。因此,雖然我不能因為一個竊賊偷了我的全部財產而傷害他,我只能訴諸法律,但是,當他著手搶我的馬或衣服的時候,我可以殺死他。這是因為,當為了保衛我而制定的法律不能對當時的強力加以干預以保障我的生命,而生命一經喪失就無法補償時,我就可以進行自衛并享有戰爭的權利、即殺死侵犯者的自由,因為侵犯者不容許我有時間訴諸我們的共同的裁判者或法律的判決來救助一個無可補償的損害。
    不存在具有權力的共同裁判者的情況使人們都處于自然狀態;不基于權利以強力加諸別人,不論有無共同裁判者,都造成一種戰爭狀態。
    20.但是強力一旦已停止使用,處在社會中的人們彼此間的戰爭狀態便告終止,雙方都同樣地受法律的公正決定的支配,因為那時已有訴請處理過去傷害和防止將來危害的救濟辦法。但是如果沒有明文法和可以向其訴請的具有權威的裁判者的救濟,像在自然狀態中那樣,戰爭狀態一經開始便仍然繼續,無辜的一方無論何時只要有可能的話,享有毀滅另一方的權利,直到侵犯者提出和平的建議,并愿意進行和解為止,其所提的條件必須能賠償其所作的任何損害和保障無辜一方的今后安全。不僅如此,縱然存在訴諸法律的手段和確定的裁判者,但是,由于公然的枉法行為和對法律的牽強歪曲,法律的救濟遭到拒絕,不能用來保護或賠償某些人或某一集團所作的暴行或損害,這就難以想像除掉戰爭狀態以外還有別的什么情況。因為只要使用了暴力并且造成了傷害,盡管出于受權執行法律的人之手,也不論涂上了怎樣的法律的名義、借口或形式的色彩,它仍是暴力和傷害。法律的目的是對受法律支配的一切人公正地運用法律,借以保護和救濟無辜者;如果并未善意地真實做到這一點,就會有戰爭強加于受害者的身上,他們既不能在人間訴請補救,在這種情況下就只有一條救濟的辦法,訴諸上天。
      21.避免這種戰爭狀態(在那里,除掉訴諸上天,沒有其他告訴的手段,并且因為沒有任何權威可以在爭論者之間進行裁決,每一細小的糾紛都會這樣終結)是人類組成社會和脫離自然狀態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如果人間有一種權威、一種權力,可以向其訴請救濟,那么戰爭狀態就不再繼續存在,糾紛就可以由那個權力來裁決。假使當初人世間存在任何這樣的法庭、任何上級裁判權來決定耶弗他和亞捫人之間的權利,他們決不致進入戰爭狀態;但是我們看到他被迫而訴諸上天。他說:“愿審判人的耶和華,今日在以色列人和亞捫人中間,判斷是非”(《舊約》士師記,第十一章,第二十七節),然后進行控訴并憑借他的訴請,他就率領軍隊投入戰斗。因此在這種糾紛中,如果提出誰是裁判者的問題,這不能意味著,誰應對這一糾紛進行裁決。誰都知道,耶弗他在這里告訴我們的是,“審判人的耶和華”應當裁判。如果人世間沒有裁判者,那么只能訴諸天上的上帝。因此那個問題不能意味著誰應當判斷究竟別人有沒有使自己與我處于戰爭狀態,以及究竟我可否像耶弗他那樣訴諸上天。關于這個問題,只有我自己的良心能夠判斷,因為在最后的審判日,我要對一切人的最高裁判者負責。
  

2013-08-23 09:2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