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蘇東坡傳 第十六章 赤壁賦
蘇東坡傳 第十六章 赤壁賦
林語堂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十六章 赤壁賦

  蘇東坡現在過得是神仙般生活。黃州也許是瞅隘骯臟的小鎮,但是無限的閑暇、美好的風景、詩人敏感的想象、對月夜的傾心、對美酒的迷戀——這些合而為一,便強而有力,是以使詩人的日子美滿舒服了。在莊稼已然種上,無金錢財務的煩心,他開始享受每一個日子給他的快樂。他有一群朋友,像他一樣,可以把時間自由運用,而且還在一方面像他,身上金錢不多,身邊空閑不少。在那些人之中,有一個奇特無比的李尚,若不是蘇東坡筆下記載他的睡量之大,后代便對他茫然無知了。午飯之后,朋友正下圍棋之時,李尚便到躺椅上一躺,立刻睡著。下了幾盤之后,李尚翻個身說:“我剛睡了一回合,你們戰了幾回合了?”蘇東坡在他的札記里說:李尚在四腳棋盤上用一個黑子獨自作戰。“著時自有輸贏,著了并無一物。”此等生活真是睡夢豐足,蘇東坡用下面歐陽修的一首七絕描寫得很美:
  夜涼吹笛千山月,路暗迷人百種花,棋罷不知人換世,酒闌無耐客思家。
  蘇東坡在農舍雪堂和城中臨皋亭兩處住,每天兩處往返,那不過是一里三分之一的一段臟泥路,卻大概變成了文學史上最出名的一條路。在過了城鎮中那一段小坡之后,就到了叫黃泥板,一直通到起伏的丘陵。那個地方向四周一望,似乎全是黃色,只有樹木蒼翠,竹林碧綠而已。蘇東坡曾在徐州建有黃樓。現今住在黃州,日日橫過黃泥板,而后達到黃崗的東坡。他已經脫去了文人的長袍,摘去了文人的方巾,改穿農人的短褂子,好使人不能辨識他士大夫的身份。他每天來往走這段路。在耕作之暇,他到城里去,喝得小有酒意,在草地上躺下便睡,直到暮色沉沉時好心腸的農人把他叫醒。 有一天, 他喝醉之后,寫出了一首流浪漢狂想曲,名之為《黃泥板詞》。其結尾部分如下:
  朝爆黃泥之白云兮,暮宿雪堂之青煙。喜魚鳥之莫余驚兮,幸樵臾之我娛。初被酒以行歌兮,忽放杖而醉堰。草為首而塊為枕兮,穆華堂之清晏。紛墜露以濕衣兮,升素月之團團。感父老之呼覺兮,恐牛羊之予踐。
  于是極然而起,起而歌日:月明兮星稀,迎余往兮餞余。歸歲既晏兮草木胖。歸來歸來,黃泥不可以久病。
  但是他和酒友的夜游卻引起了有趣的謠言,不但在當地,連宮廷都知道了。也幸喜飲酒夜游,這種生活才使他寫出了不朽的杰作,也有詩,也有散文。他那篇牛肉與酒一篇小文,記的就是一件異乎尋常的荒唐夜游行徑。
  今日與數客飲酒而純臣適至。秋熱未已而酒白色,此何等酒也?入腹無臟,任見大王。既與純臣飲,無以依,西鄰耕牛適病足,乃以為肉。飲既醉,遂從東坡之東,直出春草亭而歸。時已三更矣。
  當代有一個人說春草亭位于城外,由此篇文字足以證明蘇東坡喝私酒,殺耕牛,在城門已關閉之后,乃醉醺醺爬過城墻而回。“難道純臣也是個荒唐鬼?”
  又一次夜游,他可把太守嚇壞了。他在江上一個小舟中喝酒,夜晚的天空極美,他一時興起,唱詞一首道: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仗聽江聲。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毅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
  第二天,謠傳蘇東坡曾到過江邊,寫了這首告別詞,已經順流而下逃走了。這謠言傳到太守耳朵里,他大驚,因為他有職責監視蘇東坡不得越出他的縣境。他立刻出去,結果發現蘇東坡尚臥床未起,鼾聲如雷,仍在酣睡。這謠也傳到了京都,甚至傳到皇帝的耳朵里。
  次年,發生了一個更嚴重的謠言。蘇東坡過去就在胳膊上患有風濕,后來右眼也受了影響,有幾個月他閉門不出,誰也沒見到他。那時,散文大家曾鞏在另一省死亡,這時,又一個謠言傳開,說蘇東坡也在同一天去世,二人一同玉樓赴召,同返天延了。皇帝聽說,向一位大臣詢問,那大臣是蘇東坡的親戚。他回奏說也曾聽到此一消息,但不知是否可靠。那時皇帝正要吃午飯,卻無口味吃,嘆了口氣說:“難得再有此等人才。”于是離桌而去。這消息也傳到范鎮耳朵里,他哭得很傷心,吩咐家人去送喪禮。隨后一想,應當派人到黃州打聽清楚才好。一打聽才發現傳聞失實,都起因于蘇東坡數月閉門不出的緣故。蘇東坡給范鎮的回信里說:“平生所得毀譽,皆此類也。”
  蘇東坡這種解脫自由的生活,引起他精神上的變化,這種變化遂表現在他的寫作上。他諷刺的苛酷,筆鋒的尖銳,以及緊張與憤怒,全已消失,代之而出現的,則是一種光輝溫暖、親切寬和的詼諧,醇甜而成熟,透徹而深入。倘若哲學有何用處,就是能使人自我嘲笑。在動物之中,據我所知,只有人猿能笑,不過即使我們承認此一說法,但我信而不疑的是,只有人能嘲笑自己。我不知道我們能否稱此種笑為神性的笑。倘若希臘奧林匹亞圣山的神也犯人所犯的錯誤,也有人具有的弱點,他們一定常常自我嘲笑吧。但是基督教的神與天使,則絕不會如此,因為他們太完美了。我想,若把自我嘲笑這種能力稱之為淪落的人類唯一自救的美德,該不是溢美之詞吧。
  在蘇東坡完全松弛下來而精神安然自在之時,他所寫的隨筆雜記,就具有此種醇甜的詼諧美。他開始在他的隨筆里寫很多漫談偶記,既無道德目的,又乏使命作用,但卻成了最為人喜愛的作品。他寫了一篇文字,說自己的貧窮,又說到他門人的貧窮。他說:“馬夢得與余同歲月生,少仆八日。是歲生者無富貴人,而仆與夢得為窮之冠。即吾二人而觀之,當推夢得為首。”另有一篇隨筆,是兩個乞丐的故事:
  有二措大相與言志。一云:“我平生不足惟飯與睡爾。他日得志,當吃飽飯后便睡,睡了又吃飯。”另一則云:“我則異于是。當吃了又吃,何暇復睡耶?”
  不管在什么情況之下,幸福都是一種秘密。但是憑蘇東坡的作品而研究其內在的本性,藉此以窺探他那幸福的秘密,便不是難事了。蘇東坡這位天縱大才,所給予這個世界者多,而所取自這個世界者少,他不管身在何處,總是把稍縱即逝的詩的感受,賦予不朽的藝術形式,而使之長留人間,在這方面,他豐裕了我們每個人的生活。他現在所過的流浪漢式的生活,我們很難看做是一種懲處,或是官方的監禁。他享受這種生活時,他給天下寫出了四篇他筆下最精的作品。一首詞《赤壁懷古》,調寄《浪淘沙》,也以《大江東去》著稱;兩篇月夜泛舟的《前后赤壁賦》;一篇《承天寺夜游》。單以能寫出這些絕世妙文,仇家因羨生妒,把他關入監獄也不無道理。赤壁夜游是用賦體寫的,也可以說是描寫性的散文詩,有固定的節奏與較為寬泛的音韻。蘇東坡完全是運用語調和氣氛。這兩篇賦之出名不無緣故,絕非別人的文章可比,因為只用寥寥數百字,就把人在宇宙中之渺小的感覺道出,同時把人在這個紅塵生活里可享受的大自然豐厚的賜與表明。在這兩篇賦里,即便不押韻,即便只憑文字巧妙的運用,詩人已經確立了一種情調,不管以前已然讀過十遍百遍,對讀者還會產生催眠的作用。人生在宇宙中之渺小,表現得正像中國的山水畫。在山水畫里,山水的細微處不易看出,因為已消失在水天的空白中,這時兩個微小的人物,坐在月光下閃亮的江流上的小舟里。由那一剎那起,讀者就失落在那種氣氛中了。
  蘇東坡正和同鄉道人楊世昌享受夜景,那是七月十六仲夏之夜。清風在江面上緩緩吹來,水面平靜無波。東坡與朋友慢慢喝酒吟詩。不久,明月一輪出現于東山之上,徘徊于北斗星與天牛星之間。白霧籠罩江面,水光與霧氣相接。二人坐在小舟中,漂浮于白茫茫的江面之上,只覺得人如天上坐,船在霧中行,任其漂流,隨意所之。二人開始歌唱,手拍船舷為節拍。唱出了:
  桂掉兮蘭槳,擊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余懷,望美人兮天一方。
  東坡的朋友善吹蕭,開始吹起來,東坡哼著歌唱,蕭聲奇悲,如怨如慕,如泣如訴,余音裊裊,細若游絲,最后消失于空氣之中。另一個船上的寡婦竟聞之而泣,水中的魚也為之感動。
  蘇東坡也為蕭聲所動,問朋友何以蕭聲如此之悲。朋友告訴他:“你還記得在赤壁發生的往事吧?”一千年以前,一場水戰在此爆發,決定了三國蜀魏吳的命運。難道蘇東坡不能想象曹操的戰船,真是帆墻如林,自江陵順流而下嗎?曹操也是個詩人。難道東坡不記得曹操夜間作的“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的詩句嗎?朋友又向東坡說:“這些英雄,而今安在?今天晚上,你我無拘束,駕一葉之扁舟,一杯在手,享此一時之樂。我們不啻宇宙中的一蚊蠅,滄海中的一砂礫。人生在瞬息之間,即化為虛幻,還不如江流之無盡,時光之無窮。我真愿挾飛仙而邀游于太虛之中,飛到月宮而長生不返。我知道這些只是夢想,從無實現之望,所以不覺蕭聲吹來,便如此之悲了。”
  蘇東坡安慰朋友說:“你看水和月!水不斷流去,可是水還依然在此;月亮或圓或缺,但是月亮依然如故。你若看宇宙之中發生的變化,沒有經久不變的,何曾有剎那間的停留?可是你若從宇宙中不變化的方面看,萬物和我們人都是長久不朽的。你又何必羨慕這江水呢?再者,宇宙之中,物各有主,把不屬于我們的據為己有,又有何用?只有江上之清風、山間之明月,是供人人享受的。憑我們的生命和血肉之軀,耳聽到而成聲,目看到而成色——這些無限的寶貝,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造物無私,一切供人享受,分文不費,分文不取。”
  聽了這一番話,朋友也欣然歡笑。二人洗凈杯盤,繼續吃喝。后來,不待收拾桌子,便躺下睡去,不知東方已經露出了曙光。
  三個月以后,蘇東坡又寫了一篇《后赤壁賦》。還是月明之夜,蘇東坡和兩個朋友自雪堂漫步走向臨皋亭。路上經過黃泥板。地有白霜,樹無青葉。人影在地,明月在天。幾個朋友十分快樂,開始吟唱,一人一節。不久,一個人說:“月白風清,如何度此良夜,方為不虛?我們好友相聚,竟沒有酒菜,豈非美中不足?”其中一人說:“今天傍晚,我捕到幾條魚,巨口細鱗,好像松江的鱸魚,可是哪兒去弄酒呢?”蘇東坡決定回去央求妻子給他們點兒酒,做酒總是妻子見長的事。他們真是喜出望外,因為妻子說家里有幾壇子酒,收藏已久,就是為了隨時喝好方便。幾個朋友于是攜著酒和魚,又到赤壁之下泛舟夜游去了。江水落了很多,好多巨大的巖石都在水面露出,而赤壁尤其顯得在水面之上,岸然高聳。不過幾個月的工夫,風光已大為不同,幾乎不能辨認了。在夜色美妙的魁力下,蘇東坡要朋友和他一同攀登到赤壁之上,但是朋友不肯,蘇東坡一個人爬上去。他把衣裳塞起來,在灌叢荊棘之中,尋路上去,他一直爬到最高處,他知道那里住著兩個蒼鷹。他立在巨大的巖石上,向深夜大聲吼嘯,四周小谷有聲相應答,他一時都忘記了自己置身何處,忽然不知何故,竟感悲從中來,覺得不能在那兒停留過久。他下去,又回到舟中,解開纜繩,任憑小舟順流漂動。
  時將半夜,四周一片寂靜。兩個仙鶴,孤零零的,自東方飛來,伸展著雪白的翅膀,仿佛仙人的白袍飄動。兩只鶴長鳴幾聲,在船上掠過,一直往西飛去,蘇東坡心里納悶,不知主有何事發生。不久大家回家去。蘇東坡上床就寢,得了一夢。夢里看見兩個道士,身披羽衣,狀若仙人。那個人認得蘇東坡,問他赤壁之游是否很快樂。東坡請問姓名,二人不答。東坡說:“我明白了。今天晚上我看見你們倆從我頭上飛過去了!”兩個道士微微一笑。東坡便從夢中醒來。他開窗外望,一無所見,外面街道上只有一片寂寥而已。
  蘇東坡怎樣確立一種氣氛,由上面可以看出,他是暗示另外一個境界,一個道家的神仙境界,兩只仙鶴自然是沿用已久的道家象征。他表示自己不知置身何處,便引起讀者迷離倘眈之感。根據中國人的信念,現在的人生,只是在人間瞬息的存在,自己縱然不知道,但是很可能前生是神仙,下一輩子也會再度是神仙。
  大約和寫這兩篇小賦同時,蘇東坡又寫了一篇短短的月下游記。一天夜里他不能入睡,起來在承天寺月下漫步,承天寺離臨皋亭很近。所記只是剎那間一點兒飄忽之感而已。這篇游記現在已然成了散文名作,因其即興偶感之美,頗為人所喜愛。
  記承天寺夜游(元豐六年。一O 八三)
  元豐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戶,欣然起行。念無與樂者,送至承天寺尋張懷明。亦未寢,相與步于中庭。庭下如積水空明,水中藻符交橫,蓋竹拍影也。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閑人如吾兩人耳。
  這篇小品極短,但確是瞬息間快樂動人的描述,我們若認識蘇東坡主張在寫作上,內容決定外在形式的道理,也就是說一個人作品的風格只是他精神的自然流露,我們可以看出,若打算寫出寧靜欣悅,必須先有此寧靜欣悅的心境。他究竟怎樣陶冶出此種恬適的心境呢?且聽下回分解。 

2013-08-23 09:3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