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中國的愛因斯坦:束星北檔案 第八章 “別矣,淦昌兄”
中國的愛因斯坦:束星北檔案 第八章 “別矣,淦昌兄”
劉海林      阅读简体中文版

校園上空陰云如鐵,人人都能感覺到暴雨前稠密嗆人的土腥氣,知識分子特別是“過來人”,在無數的不眠之夜里,對自己的命運做著無數的盤算,束星北在得知肅反小組對他在國民黨軍令部的歷史重新展開調查時,似還坦然。他認為軍令部的歷史問題,解放之初已做過歷史登記,不存在任何疑問。  1943年,我裝置了一個低壓收音機,可以收聽國外的廣播。當時浙江大學電機系一年級學生徐名冠知道〈了〉,1944年春,他對我說,這種收音機對軍事很有用處,他愿意介紹我把這個用到軍事機關。我當時認為國內戰場主要靠國民黨的力量,即欣然同意。幾個月后,徐對我說,已聯系到軍令部技術室主任魏大銘,每月津貼三萬元,旅費另行支付,并請介紹一兩個人先去綦江軍令部辦的(也由魏大銘負責)“軍令部電訊人員訓練班”教無線電技術,我隨即介紹了物理系助教陳維昆(是我過去的學生)去綦江。1944年7月,我和愛人去重慶,在綦江住了幾天后,魏大銘即來綦江問詢低壓收音機和其它有關無線電方面的問題,特別提到制造雷達的問題,談后,由魏大銘用車接到小龍坎偽軍令部技術室,并介紹了里面的一些負責人。不久,陳維昆也從綦江調來技術室(在我的指導下)幫我制造了一個低壓收音機,交魏。魏又問我能不能制造一個:“遠近電臺測聽器”(后來,由我和我的侄子束慰曾完成)。并讓我全力以赴制造雷達。我轉介紹重慶大學無線電教授謝立惠制造雷達接收部分,陳維昆制造雷達發射部分,束慰曾制造雷達天線,我則總成并負責向英美接洽雷達站器材。陳維昆介紹的江乃霽(也是我的學生)在我的指導下,制成了低壓發報機……我雖負責制造雷達,〈但〉無職位,無軍銜。魏大銘曾建議我就任副主任職,并說軍銜可至“少將”。這時(我到偽軍令部技術室幾個月之后,大約在1944年冬天)我已知魏大銘是軍統特務。現在他有求于我,而我則有浙江大學做后方,可進可退,無求于他;假使我參加了軍籍,成了軍人,〈不但〉要受軍紀的約束,失去自由,還要受他的控制,甚至會將生命交給他。所以我堅決不就正式職位,只和他敷衍。謝立惠和陳維昆也和我一樣,不就正式職位。據我所知,我們所在人的工資是從“器材設備費”內撥出來的。1945年4—5月間,副主任陶士珍(據說,陶是軍令部部長徐永昌的親戚)趕走了魏大銘,被任命為技術室少將主任。他請我做少將副主任并貼出一張“布告”(只是陶的私人字條,并無軍令部大印):茲請束教授担任本室副主任之職。  陶士珍    實際上,陶士珍無權委任我為副主任,所以以劉必(軍令部總務組長)為首的整個總務組(兼人事保衛)并不承認這件事,也從未找過我,我本人也未“到任”。陶請我趕快“請委”,并說已和徐部長講妥。我知道陶士珍是(我以為是)一個物理教授,不是特務,但手段厲害,不能共事(當時,歐洲的希特勒已經垮臺,日寇不久也將垮臺,所以更不愿請委)。我說,我從不參加任何黨派,〈讓〉我填履歷表時,我就說證件一時找不到了,〈讓〉我請委軍銜時,我就說,“少將太小了”。我始終不請委,也未上任。八月份,日寇投降后,我先將家屬送走,隨即向陶士珍說我要回浙江大學了。陶士珍反復勸說后,即又貼出一個“布告”:束教授久未請委,其副主任一職,即日取消。  陶士珍    并派衛兵數人把守我的住宅〈因軍令部未兌現抗日戰爭勝利后的勝利獎金,束星北令學生拆除已總裝起來的雷達,而被軟禁〉不準我離開,這樣被軟禁了半個月后,由于我不是軍令部正式人員,軍令部花名冊上沒有我的名字,再加上親友的努力,陶士珍終于將我釋放,1945年9月,我返回了貴州湄潭浙江大學。①  肅反之初,束星北便被列為重點,青島市委八人肅反小組和山東大學黨委,專門派出了八個人的調查小組,南下北上對束星北進行了為時數月的調查,調查結果與束星北在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中所寫的自傳沒有出入,但是束星北的反革命結論早在調查之前已經成立。因而必須在他的“丑惡黑暗的歷史”、“他與社會主義一貫對抗行為”中找到證據。這時候,他在1953年人民代表選舉中的一樁罪惡又被重新提了出來,作為他的反革命的有力罪證。有人在討論束星北問題性質會議上稱:僅憑破壞人民代表選舉一事,就足可以給他定性了。  1953年11月山東大學選區選舉人民代表時,發現了一張中英文的選票,當選人竟是英格麗·褒曼,英格麗·褒曼是美國好萊塢的一個電影明星,竟赫然出現在人民代表選舉這樣嚴肅的場合中。大學領導認定這是一樁有意圖的反革命的破壞行為,對這一極為嚴重的政治問題,有關部門做了深入的調查和細致的回顧,最后認定這張選票是由束星北所寫。  那天下午,大學師生在青島市南區片選舉人民代表時,束星北與周北屏坐在一起,另一邊是他的得意弟子王景明。他們在一起說說笑笑的,很是不嚴肅,周北屏很快就填完了,便拿給束星北看。我趁他們不備,從后面靠上去看,發現周的填寫是正常的,他在規定的幾個候選人中選出兩個并打了勾,當我們湊近束星北時,他似有察覺,迅速地將選票折疊了起來。    

 

事后據我們查對筆跡,認為此選票系束星北所為。  另有學生到其家詢問課程時,發現束星北、周北屏等幾個教授在一起神神秘秘地議論什么,一見她進來便不言聲了。原因是這個同學新近剛入了黨……  山東大學物理系周某某②  劉洪賓:  那時候,氣氛緊張壓抑,很多人都有喘不動氣的感覺。在高校中,山東大學搞得尤其厲害,在我印象里,先是逮捕了外文系的一個老教授,老教授歷史上曾在國民黨要害部門待過一陣子,這就給肅反人員以想象的空間,一項項罪名很快就羅織出來,接著中文系的一個教授也遭到逮捕。沒隔幾天,山東大學又弄出了向明反革命集團。下一個是誰?人們只有猜測和暗暗祈禱災難不要降臨到自己的身上。可是那時候,誰保險呢。我們這些“過來人”誰沒有國外留學的背景和經歷。知識分子改造運動時,我們為了表示忠誠(也許是深藏骨子的恐懼)把自己的心胸都撕開來,幾輩子的“家底”也都掏了出來,甚至不惜給自己上綱上線、添油加醋,來擴大自己的“罪惡”,結果怎么樣呢。結果我們不但失去了自己,也將自己的材料雙手捧給了人家。肅反的時候,人家就是憑著這些材料來整我們的。那些膽戰心驚的日子里,我們從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一聽警車車鳴,就得和妻兒告別,做好入獄的準備。③  “肅反”的大網疏而不漏,束星北和其家人越來越感覺到逼近的陰影。一切都在不事聲張地進行著:調查、取證、羅織材料等等。到了七月底,上面的結論顯然已經較為明確了,于是給束星北派上了“衛兵”,一個帶槍的便衣開始跟蹤束星北并時時出沒于束家附近。先是束星北的孩子們發現的,他們給那個“衛兵”起了外號叫“影子”。他們發現,“影子”不僅跟蹤父親也跟蹤他們,甚至王媽李媽(束家的傭人)出去買菜,他也跟蹤。有一次“影子”竟壁虎一樣吊在他們家的房檐上(下面正好是父親的書房),雙手抓著檐瓦,腦袋用力探出,不知是想看什么,把正在收拾書房的王媽嚇了一跳。他們把“影子”的事告訴了父親,可是不更世事的束星北最初還不相信,不過再外出時,他留了心,才發現了那個已跟了他很長時間的“尾巴”。束星北意識到事情有些嚴重,給黨委寫信,讓他們對此做出解釋,黨委不作反應,直到1956年“小陽春”后,才做出解釋。黨委個別領導的解釋是:“特殊情況下,担心他自殺,屬保護性跟蹤。”  八月初,束星北的氣象研究室經過篩般的搜查后,打上了封條。④學校由系、學院和全校師生員工參加的批判斗爭會如疾風暴雨,批判會上他已是“高級特務”、“歷史反革命分子”、“反革命集團頭子”。束星北拼命抵抗,據理力爭,但他洪亮如鐘的聲音很快就被喧囂的海洋淹沒了。幾天之后,束星北的妻子葛楚華受其株連,遭到批斗體罚。葛楚華早年畢業于美國教會大學,因其品學兼優(尤其以英語最為出色)被束星北之母束大嘴聘為家教,給束保(束星北的弟弟)輔導英語時,與束星北相識相愛。葛楚華曾有意于翻譯事業,大學校長詹姆斯教授曾有意讓她赴美國進修,深造,可是為了束星北和他的事業,葛楚華放棄了這個機會,也放棄了翻譯家的夢想。她跟隨束星北來到山東大學后,按照她的學歷和素養,完全可以在外語系謀一個職位,可是她素恐出頭露面,寧可安安靜靜,相夫教子持家,因而她只在大學校產科做了一個普通職工。  個人遭難,束星北尚能吞忍,可是妻子也因他而遭受株連,恥辱難當:“我熱愛祖國,熱愛人民,起碼也算個民族主義者吧,為何落得這樣的下場?”⑤妻子受到牽連后,在部隊已被發展為預備黨員的大兒子也遭到批斗。束星北在四處申辯無果的情況下,給毛主席發去了電報,以期他人道的救援:北京、毛主席,山東大學把我當反革命分子斗爭已三天,請注意發展,山大物理教授束星北。⑥  這樣的電報自然不會有下落。束星北萬般無奈之下,抱著最后一點希望致信青島市委和山東省委:  青島市委〈員〉會并轉山東省委員會:  這次山東大學把我當做“反革命分子”斗爭已多天,并有時指摘〈責〉我是“反革命分子”,已報請檢查。現在更多次肯定我是“山大反革命集團”的頭子。運動正在開展中。特再提請注意檢查、徹底的檢查。昨日,校產科對我愛人竟采取了體罚手段:“罚站”(站在凳子上)并用強力抽去凳子,不準離開會場,結果〈致使〉我愛人坐在地上。此事昨晚即報告校方及學委會(但尚未提出抗議)請予注意,并請假。現校方委員會,雖不否認罚站抽凳子等事,但不準假。為避免妨礙運動的進行,我愛人下午仍去開會,不過為避免不幸發生(昨天我愛人不肯站(接受罚站),及〈欲出門而〉不準出門時已兩次以頭撞門,請予注意山大這種行為,〈并〉及時掌握。我今天先寫下這點材料供給您〈你〉們參考,其有序的,待以后頭腦較清〈醒〉時,整理奉上。  此致  敬禮⑦  魚山路26號甲山大宿舍    束星北上 1955.7.28    沒有回音,等待他的是更加兇猛的圍剿和批斗。    

 

束星北反革命斗爭大會          時間 1955.8.13          地點 大眾禮堂  1、主席概括說明束星北的反革命行為及其在運動中不老實的態度(群眾憤怒地一致要求束星北站起來,束仍然安坐,怒容滿面)  2、王某某:揭發〈束星北〉反對黨的基本理論,反對馬列主義,宣傳實用主義的事實:①破壞辯證唯物論的學習。②公開反對馬列主義宣傳,說哲學是玄學辯證唯物論是騙人的。③在課堂上散布傳播唯心論。  3、秦某某:補充揭發束反對唯物辯證法的反革命罪行。  4、余某某:揭發束反對黨領導的各項運動與改革:反對思想改造、污蔑三反五反運動,反對工商業的限制改造,反對教學改革,反對學習蘇聯,反對別人購買國債,破壞第一次普選(這時候束星北突然講“胡說!”全場群眾憤怒地要求束星北站起來。束竟不理,無理擾亂會場!還要離開會場。)。①束反對學習蘇聯,假裝出憂國憂民的樣子提醒別人說“這樣下去,有亡國的危險。”②說黨不能領導學校,不懂教育的人不能管理教學工作。③破壞教學工作,阻撓教學計劃的執行,挑撥離間,破壞團結,拉拢一些人一起反對黨的領導。  5、劉某某:揭發束星北露骨的反黨活動,一貫攻擊黨的領導,一貫辱罵行政領導是傀儡……罵民主黨派,罵一切靠拢組織的人。(群眾強烈要求〈束星北〉交待反革命罪行。束講:“我沒有反革命罪行,剛才講的不是事實。群眾這時要求依法嚴辦。束星北說:“我也要求政府逮捕法辦。”)  6、海洋系主任:①束星北對我說“聽說你哥哥是被政府鎮壓的,弟弟也自殺了,我很同情你。”②海軍讓他到部隊講雷達現象時,他要人家告訴波長,人家不告訴,他就不去解答問題。這是為什么?這種波長是國家的絕密,你為什么要刺探。③拒絕有革命立場的復員軍人(到氣象室)工作,而千方百計地要政治面目不清的于寶琛到中央氣象局,這是為什么?  7、海洋系〈主任〉:1953年指示他的爪牙趙某某要我到他家談談我的一篇論文,說要將我的論文登山大學報,當時我有懷疑,不敢去。  8、陳某某控訴束對他的毒害,使自己脫離組織脫離政治,要求組織清洗反革命分子束星北。  9、包某某:代表四年級全體學生控訴束星北對青年同學的毒害。  10、張某某:①束星北反對馬列主義,反對黨的理論,并有自己的綱領。在全國教育方針確定時,提出“科學技術第一、馬列主義第二”的論點(就是其綱領之一)。他自封為科學家,他說辯證法是騙人的,不能領導科學,認為“頂用”就行,很明顯,他反對的是黨的理論。②他在組織上對黨進行破壞和瓦解。他告訴部下要“不要反對黨組織,要反對個別黨員”。在物理系他謾罵李某某(黨支部書記)和馮某某是吃黨飯的,罵民主人士是給共產黨擺樣子的,他罵黨的領導,也罵行政領導。實際上他沒有一個黨員不打擊。③對黨的各項政策和措施的反對。他說領導不懂科學,就不能領導學校。他認為上至高教部下至大學各系的領導都是做官的,不懂科學與教育。④束出身于大資本家,蔣介石很賞識他。他過去就干過一些反動勾當,他的面目和手段與胡風一樣。  11、歐陽某某:他是國民黨TC特務,蔣介石的親信。反蘇游行時扛過大旗,高呼口號:“槍斃斯大林”。他是我們的敵人,必須堅決鎮壓。  12、徐某某:你講畢業分配只要業務好,政治上馬馬虎虎就成。你還講哲學是玄學,俄國的書不好,全是抄德國人的,你利用我想做專家的思想,把我往你的反革命道路上拉。我差點上了你的當,我要求政府依法嚴辦束星北。  13、葉某某:在他家里,他說了很多反黨言論。他罵浙江大學的黨一塌糊涂。利用學報上的問題進行一系列的挑撥離間。說郭(理工學院院長)任何事情要看李(物理系黨支部書記)的眼色,說黨支部書記是“太上皇”,挑撥學生與黨的關系,要學生走資本主義道路,走反革命道路。在同學中散布唯心論。  14、束星北的反黨反革命事實是一貫的,時間這樣長,接觸面如此之廣,完全可以說明他是個現行的反革命分子。束星北的反黨反革命是有其階級立場,政治背景和歷史根源的,他是為資產階級和蔣介石寵愛賞識的。他所謂的愛國科學家是偽裝出來的,說老實話或講真話只是他用來進行反革命活動的幌子。他的兩面派手法和胡風是一樣的。  15、歐陽某某:束星北是國民黨高級特務,一貫毒害青年,破壞教學。  16、李某某:今天是鎮壓反革命的斗爭,就是要識破束星北真正面目,他的(真正面目)是大資本家、流氓頭子,不是科學家。華崗在俱樂部宴請老教師時,我親眼看到他借酒裝瘋賣傻,謾罵黨的領導,說華崗校長就是與他作對。  (群眾義憤填膺,一致要求他交待誰是他主子,他竟然說:“我的主子是毛主席,是全國人民!!”激起了群眾無比的憤怒,要求將他的校徽摘下。)  崔教務長:今天大會上可以看出束星北面目,看出他對揭發批判的態度。群眾給他機會要他交待,但他卻頑抗狡辯。我代表黨委宣布他停職反省。(幾個人沖上去強摘下他的校徽)⑧    

 

不堪其辱又無力自救的束星北想到了自殺,這時,王淦昌聞訊來信詢問,束星北在給王淦昌的信中表明自己絕不屈服惡勢力,想以一死來告別世界的心態。  淦昌兄親及:  我在軍令部技術室的事及其它與政治有關的事均在“思想改造”時全部毫無隱瞞的交代清楚,(事實上也沒有隱瞞的理由,我從未加入過任何黨團派〈別〉,為什么要隱瞞呢?)請勿掛念。  山大在“肅反運動”中,對我所采取的方法我本不想告訴你的,現在你既然來問,大約也聽到一些,我就告訴你吧。自七月廿日起,山大就以“反革命分子”的罪名來斗爭我(起初頗厲害〈的〉是“以束星北為首的反革命集團”),在七月廿四日我就電告毛主席請予注意,又報告了青島市委會。到八月十三日全校理學院師生在山大黨委會的主持下,召開了“斗爭反革命分子束星北”的大會,高喊“反革命分子束星北”,強迫我站起來。誣蔑、捏造、歪曲事實來證實我是“反革命”(例如說我用“選美國女電影明星”方法來破壞選舉而不查一查筆跡,不查票根,就高聲喊叫!)極盡一切侮辱的〈之〉能事,當場予我“停職反省”的處分,下掉我的校徽,污蔑我學氣象是為的“打冷門”、“鉆入人民心臟來施破壞”……但我堅信毛主席堅信人民給我的“考驗”,我始終未發脾氣,破口罵(這出乎“某些人”的意料之外)。要不是這幾年來對人民政府的信仰愛護,我在這次運動中早就倒下去了。楚華(也被“大罵罚站”侮辱過了)已經要自殺過好幾次了。在8-13下午我也想:“毛主席處我也報告過了,現在還是如此,我也盡了我的責任,人民既不需要我,我活在世上也沒趣味。”幸虧“小斗”(思想清楚得多)的鼓勵,在8-15號我找到檢察院〈院〉長,那位同志先生真好,給了我不少的安慰和〈并〉鼓勵我斗爭下去,說以前你是拿筆桿子,現在是拿槍桿子〈進行〉實際的斗爭。〈他〉扯著我講了好多話,末了還教我記著三句話:“真金不怕火〈煉〉”、“大肚包容”、“忍耐”等。我才鼓起再活下去斗爭的勇氣,我一直要支持到我身體不能再支持的時候。  這事的原因是1953年學習唯物〈主義〉辯證法時。我不同意華崗校長所標榜的“哲學一定要管科學(自然科學),唯物辯證法一定要管物理、化學”。一方面我認為哲學是有“階級性”的,自然科學本身是沒有階級性的。另方面“管”字很不妥。不獨哲學不應當“管”科學,連“物理”(現在的)也不應當“管”。“物理”(未來的)一“管”就限制了物理學的發展。(華崗校長的言論載在《新山大》83期1953年4月4日)我不贊同,同時,山大提倡的〈在〉我看來,〈在〉很多人看來(這些人本來全在我“反革命集團”內的)山大提倡的是奴隸的盲目服從,而我居然敢不吃那一套,遇事要“研究研究”(也是我的“罪名”之一)。別人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劉遵憲也是“集團”的“主要份〈分〉子”之一,〈其他〉等〈也〉如此),我〈卻〉敢向華校長直接提出〈異議〉〈當屬〉大逆不道,犯君之怒,罪該萬死了!  死雖死,真理仍舊要取勝的!我現在等,等法院來查,等上級來查清到底誰是反革命!人生最多不過“死”,是別人逼我的,不是我自愿的,我就撫心無愧了。淦昌,記得我最佩服的人是Galileo么?我想絕不會給朋友們丟臉,我也不會給中國人民丟臉,屈服于惡勢力之下。  別矣淦昌,請維珍重。  此致  敬禮  弟束星北上1955-8-29⑨  注釋:  ①據束星北檔案第一卷第165-168頁。  ②《揭發束星北破壞人民代表選舉》,束星北檔案資料散裝卷。  ③劉洪賓采訪錄,1995年6月11日。  ④束星北在氣象研究室被查封后,已被置于“死地”的束星北,仍惦記著他的氣象研究室,他多次向上寫信,呼吁恢復氣象研究,其科學家精神可見一斑。他在10月13日的信中寫道:  中國共產黨青島市委員會:  我曾於7-28、8-6兩次奉上材料,請予參考。自8-13號,山大開“斗爭反革命分子束星北”大會后,已有兩個月,我向學校借的圖書已被全部收回,我主持的氣象研究室已被封鎖,一切科研活動全部被迫停頓。  我的主要罪狀“反對華校長”,應當以華崗的反黨〈罪行〉暴露〈華崗以胡風反革命集團分子罪名于1955年8月25日被捕〉而得澄清(其余“罪狀”多半是無中生有、捏造和惡意夸大)。但至今我的事沒有處理,反革命的帽子還未有去掉,一切研究工作還是封鎖著,無法進行。  對我個人來講,我薪水照拿,我深信“反革命分子”的帽子遲早總要去掉的,我并不著急,不過因此而耽誤了科學研究的進行,實在是一個不易補償的損失,尤其是氣象研究職員,全停頓下來,無事可做,對國家也是損失。  也許有人會對你們反映說:“氣象研究有保密性,在他問題沒有弄清楚之前,不能進行”,促使有人這樣說,他是在那里又說假話了。因為目前我們研究所用的記錄(資料),不獨絲毫無“保密資料”在內,而且還全是用的美帝的舊的記錄呢!替誰“保密”呢?即使我們是反革命分子也應當勞動;假使你們不放心,可以派人監視我們的工作,雖然這樣不是頂好的辦法,但是還是可以使工作延續不致中斷下去,而為真正的反革命分子高興。    

 

以上意見我已於9-23號向崔戎副書記提過,但到今天(已二十天)還沒有消息,所以不得已再向你們提出,請予以考慮。  此致  敬禮  束星北上 1955.10.13    (束星北檔案資料第三卷第33-34頁)    ⑤束星北檔案材料散裝卷。  ⑥束星北檔案資料第二卷第35頁。  ⑦束星北檔案材料第二卷第41頁。  ⑧據束星北檔案資料第二卷第24-32頁。  ⑨束星北檔案資料第六卷第60-63頁。    

 


 

 ** 作者:劉海林所寫的《中國的愛因斯坦:束星北檔案》為轉載作品,中國的愛因斯坦:束星北檔案全文閱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現本小說中國的愛因斯坦:束星北檔案最新章節,而筆下文學又沒有更新,請發短信通知我們,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現本小說中國的愛因斯坦:束星北檔案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非常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③本小說中國的愛因斯坦:束星北檔案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筆下文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對中國的愛因斯坦:束星北檔案作品內容、版權等方面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到論壇發帖或發短信給站長,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⑤中國的愛因斯坦:束星北檔案是一本非常好的書,為了讓作者劉海林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或VIP章節、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支持和鼓勵!

 

2013-08-23 09: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