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趣讀史記:伯夷:餓死也不食周粟,干嗎不出國?
趣讀史記:伯夷:餓死也不食周粟,干嗎不出國?
郭燦金     阅读简体中文版

  伯夷:餓死也不食周粟,干嗎不出國?

  中國史上最為著名的潔行之士,無疑是伯夷和叔齊。在他們之前還有一個潔身自好的隱士許由。堯做皇帝的時候,聽說許由是賢人,就想把天下讓給他。許由聽到這一風聲,趕忙隱遁到潁水之陽的箕山。箕山在今天的河南登封,緊鄰著天下之中的中岳嵩山,因為許由死后葬在這里,箕山又稱許由山。堯又召許由做九州長,許由這次連聽都不愿聽了,跑到潁水之濱洗耳朵去了。這時,剛好巢父牽著牛犢來飲水,就問許由何以洗耳。許由說:“堯召我做九州長,我痛恨聽到這件事,所以洗耳。”誰知巢父諷刺許由說:“你如果住在高岸深谷之中,與人不相往來,誰能見到你?你本性就浮游,想用這種方法沽名釣譽而已,別污了牛犢的口。”說完牽著牛犢去上游飲水了。
  伯夷、叔齊是遼西小國孤竹君的長子和三子。父親欲立叔齊,父親死后,叔齊不愿繼位,要讓給伯夷。伯夷也不愿繼位,逃走了。叔齊步伯夷的后塵也逃走了。國人遂立二子。伯夷、叔齊聽說西伯昌(周文王)善養老,就投奔他而去。到了周的都城岐下(周原,今陜西扶風),西伯剛死,周武王繼位,把父親的木制靈位載在戰車上,正準備東進,討伐以朝歌(今河南淇縣)為都的紂王。伯夷、叔齊不顧安危,勒住武王的馬韁勸諫說:“父親死了不葬,卻發動戰爭,能說是孝嗎?以臣弒君,能說是仁嗎?”姜太公稱許伯夷、叔齊是義人,派兵丁攙扶著他們離去了。
  伯夷、叔齊指責武王伐紂是不孝不仁。
  武王以正義戰爭勝利者的名義,榮登大朔,謚父親周侯西伯為周文王,中國史上正統的譜系確立了。“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于首陽山,采薇而食之。”在伯夷、叔齊眼中,周王朝是不孝不仁得來的天下,因此他們以周王朝為恥,不食周粟,隱居首陽山,靠采薇維生。
  采薇而食的日子并不好過,魯迅先生在《故事新編·采薇》這篇小說中甚至給伯夷、叔齊列了一個薇菜的食譜:薇湯,薇羹,薇醬,清燉薇,原湯燜薇芽,生曬嫩薇葉……蜀漢譙周在《古史考》中記載了一個伯夷、叔齊餓死的傳說:
  野有婦人謂之曰:“子義不食周粟,此亦周之草木也。”于是餓死。
  這是一個尖銳的指控。薇也是周朝的草木,你們不食周粟,卻食周的草木,性質有何不同?面對這個尖銳的指控,伯夷、叔齊的道德優越感現出了巨大的裂痕,不能兩全之下,只好餓死了事。
  死前,伯夷、叔齊作了一首歌:
  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
  上那西山呀采它的薇菜,
  強盜來代強盜呀不知道這的不對。
  神農虞夏一下子過去了,我又哪里去呢?
  唉唉死罷,命里注定的晦氣!
  (魯迅譯文)
  孔子曾經評價過伯夷、叔齊的品行,說:“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稀。”意思是伯夷、叔齊不記舊仇,怨恨自然就少了。可是孔子的下一句評語—“求仁得仁,又何怨乎?”—卻有些一廂情愿,因為伯夷、叔齊臨死前作的這首歌,明明是一首怨歌,尤其是尾句“我安適歸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怨恨的意思清清楚楚,所以司馬遷才會覺得二人的情緒異樣。可惜司馬遷沒有深入追究下去,只是發出了“好人早夭,壞人長壽”的慨嘆。
  在我看來,伯夷、叔齊的“潔”類似于許由洗耳的“潔”。雖然伯夷、叔齊一眼就看穿了中國史循環論的弊病—“以暴易暴”,但是避開“以暴易暴”的途徑,卻并非莊子所說的根本性的“潔”。就像潁水根本不可能洗凈許由已經被污染的耳朵一樣,首陽山的薇菜也仍然是“周薇”。伯夷、叔齊的道德困境證明了他們方法論的錯誤。所以魯迅先生說:“被壓迫者即使沒有報復的毒心,也決無被報復的恐懼,只有明明暗暗,吸血吃肉的兇手或其幫閑們,這才贈人以‘犯而勿校’或‘勿念舊惡’的格言。”(《女吊》)“以暴易暴”的非法性不能以“不念舊惡”為前提,“不合作”的義舉也決不能以身體的餓死為旨歸。
  毛澤東也反對伯夷的行為:“唐朝的韓愈寫過《伯夷頌》,頌的是一個對自己國家的人民不負責任,開小差逃跑,又反對武王領導的當時的人民解放戰爭,頗有些‘民主個人主義’思想的伯夷,那是頌錯了。”(《別了,司徒雷登》)
  1996年冬天,我曾經登上過洛陽以北的首陽山。雪后初霽,密密麻麻的梯田在視野里伸展開去,伯夷、叔齊的小廟就簡陋地建在山頂正中。滿山尋找薇菜,找到的卻是梯田里種的麥子和小米。小米,是的,今日的首陽山上遍種的小米,正是三千年前伯夷、叔齊不食的周粟!站在山頂,迎著即將降臨的暮色,仿佛仍然能聽見采薇的怨歌還在首陽山上回蕩著,回蕩著,也許永無消歇的一天。
  【個性點評】
  伯夷、叔齊最后被一把周粟逼死,也許有人以為不值。遇到這種情況,你看孔子的態度多么瀟灑:“道不行,乘槎浮于海。”干嗎非要食你的周粟?我出國去!向東向西都能通往大海,伯夷、叔齊卻只會鉆山,這不是典型的小農思維模式嗎?
  其實,伯夷、叔齊的意義在于,我偏不出國,我偏不食周粟,我就用這樣一種自虐的方式表達自己信念的堅定,表達自己信仰的執著。
  無他,我就是要讓你難堪,看你怎么著!

2013-08-23 10:5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