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讀史記:曹參:你醉酒是量小,我醉酒是境界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曹參:你醉酒是量小,我醉酒是境界

  在漢朝開國諸將之中,曹參的軍功也相當了得。自從他跟隨高祖劉邦起兵以來,走南闖北,戎馬倥傯,槍林彈雨,出生入死,重要的戰役都可以看見他的身影,立下了“凡下二國,縣一百二十二;得王二人,相三人,將軍六人……”的赫赫戰功,為西漢政權的建立做出了重大貢獻。盡管如此,論口才、謀略、指揮和管理,曹參的水平在開國諸將中仍然排不了第一,曹參能排名第一的,是他的生活質量和生活狀態,甚至包括他的醉酒。
  曹參和劉邦、蕭何都是同鄉,并且都是老相識。他們的親密友誼始于秦朝。那時候曹參是沛縣的獄掾,蕭何則是主吏。從劉邦開始起事時起,曹參就鐵了心跟隨他做事。
  后來項羽自刎烏江,天下平定,劉邦高高興興做皇帝,封長子劉肥做了齊王,任命曹參做了齊國相國。高祖六年,分封列侯的爵位,朝廷與諸侯剖符為憑,使被分封者的爵位世代相傳而不斷絕。曹參得到了平陽的一萬零六百三十戶食邑,被封為平陽侯。
  惠帝二年(前193年),蕭何去世。曹參聽到這個消息,就告訴他的門客趕快整理行裝,說:“我將要入朝當相國去了。”過了不久,朝廷派來的人果然來召曹參。盡管當年曹參和蕭何私交很深,但兩人各自做了將軍、相國之后,就有了很深的隔閡。然而,蕭何一生最大的特長就是善于識人,從來沒有看走過眼。等蕭何奄奄一息之時,他還是憑借自己的回光返照作出了正確的判斷,那就是極力向漢惠帝推薦曹參接替自己做相國。據記載,蕭何向孝惠皇帝劉盈推薦的賢臣只有曹參。曹參接替蕭何做了漢朝的相國,做事情沒有任何變更,一概遵循蕭何制定的法度。
  曹參這人很好玩,他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從各郡和諸侯國中挑選人才。曹參選人和別人不同,他的眼睛只盯著那些不善文辭的厚道人,而對那些文采斐然,喜歡煽情的官員則見一個炒一個。他自己公開聲稱,特別膩味那些對于文字的細枝末節過分雕琢的官吏,認為那些人的目的在于追逐名聲。反正自己是相國,驅逐幾個下級官吏根本不用請示皇帝。等那些人都被趕走了,曹參自己就開始整天痛飲美酒。他是相國,俸祿本來就高,加上又有公務接待費,曹參知道,任憑怎樣喝都不會喝到財政赤字。
  但是那些奉公守法的官吏和賓客們卻受不了,見曹參從來不理政事,他們紛紛勸誡。可是這些人一到,曹參就立即拿美酒給他們喝,過了一會兒,有的人想說些什么,曹參又讓他們喝酒,直到喝醉后離去,始終沒能夠開口勸諫。日子久了,大家就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了。
  漢朝時候,普通的官吏一般都要住在官衙里,曹參的后園就緊緊靠著官吏的宿舍,官吏也學著曹參的樣子每天飲酒歌唱,猜拳行令之聲此起彼伏,弄得一些老老實實做官的人心里煩躁不安。曹參的隨從官員們很厭惡這件事,但對此也無可奈何,于是就請曹參到后園中游玩,一起聽到了那些官吏們醉酒高歌、狂呼亂叫的聲音,隨從官員們希望相國把他們召來加以制止。誰知曹參為現場熱烈的氣氛所感染,情不自禁,反而叫人取來美酒,陳設座席,和下屬一起痛飲起來,喝到高興處,也高歌呼叫,與那些官吏們彼此應和。
  因為每天喝得舒服,喝得愉快,喝得爽,大家都成了酒肉朋友,完全忘記了上下級之分,因此,曹參見手下人犯了錯誤,總是有意包庇,到處是表揚和自我表揚之聲,整個相府一團無原則的和氣。
  這樣昏天黑地地喝,最終把一個人給喝毛了,此人越想心里越不好受,慢慢就有一種深深的感傷籠罩全身。此人就是漢惠帝。
  漢惠帝越想問題越復雜,自己的相國為什么懶于政事呢?為什么天天呼酒買醉呢?他一定在逃避什么,一定在發泄什么。所有的疑問指向一個答案,那就是作為開國老臣,相國曹參發自內心地蔑視自己。
  既然如此,惠帝便想了一個解決的辦法,讓曹參的兒子中大夫曹窋旁敲側擊地探探曹參的口風。
  曹窋假日休息時回家,閑暇時陪著父親,把惠帝的意思變成自己的話規勸曹參。曹參聽了大怒,立馬打了曹窋二百板子,說:“快點兒進宮侍奉皇上去,國家大事不是你應該說的。”上朝的時候,惠帝責備曹參說:“為什么要懲治曹窋?上次是我讓他規勸您的。”曹參脫帽謝罪說:“請陛下自己仔細考慮一下,在圣明英武上您和高帝誰強?”惠帝說:“我怎么敢跟先帝相比呢!”曹參說:“陛下看我和蕭何誰更賢能?”惠帝說:“您的才能好像也不如蕭何。”曹參說:“對啊,陛下說的這番話很對。高帝與蕭何平定了天下,法令已經明確,如今陛下垂衣拱手,我等謹守各自的職責,遵循原有的法度而不隨意更改,不就行了嗎?”惠帝說:“那好,您繼續享受美酒去吧,什么時候不夠了就通知我一聲,國庫里美酒多得很呢。”
  【個性點評】
  曹參是中國歷史上最舒服的相國,沒有改革的壓力,沒有就業的壓力,更沒有通貨膨脹或者通貨緊縮的壓力,惟一的壓力來自于自己的胃。
  醉酒可以成為一種品質,醉酒可以成為一種時尚,醉酒可以成為一種為官施政的方式,這樣的時代,應該算是大時代。兩千年后,我似乎仍然可以嗅到曹參后花園里撲鼻的酒香,似乎仍然可以看到那質樸純粹的狂歡。這是一種看得見未來的狂歡,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狂歡,有這樣的狂歡在,漢朝就足以笑傲即將到來的唐宋元明清。
  在這人生得意須盡歡的狂放之下,所謂的“蕭規曹隨”倒有點相形見絀了。


郭燦金 2013-08-23 11:00:43

[新一篇] 趣讀史記:陳平:富婆是硬道理

[舊一篇] 趣讀史記:伯夷:餓死也不食周粟,干嗎不出國?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