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趣讀史記:范雎:從廁所里爬出來吧,給你自由
趣讀史記:范雎:從廁所里爬出來吧,給你自由
郭燦金     阅读简体中文版

  范雎:從廁所里爬出來吧,給你自由

  魏國人范雎,是魏國中大夫須賈的門客。須賈出使齊國的時候,帶上范雎一起去。齊王聽說范雎辯才無礙,很想結交他,派人賜給范雎十斤黃金和肉食酒饌。范雎辭謝了。沒想到須賈知道后大怒,以為范雎把魏國的情報提供給了齊王,齊王才會這么優待他。回國后,須賈把自己的懷疑告訴了魏國的丞相魏齊。魏齊派人把范雎抓起來,大刑伺候。范雎不堪忍受,就裝死。魏齊的手下以為范雎被打死了,用席子卷起來,暫時放在廁所里,準備扔掉。
  魏齊命令赴宴的賓客如廁時都要向范雎身上撒尿,以殺一儆百。范雎趁沒人的機會,哀求看守放了他,許諾一定重重酬謝。看守貪財,就去稟告魏齊,請求把范雎搬出廁所,埋到荒野里去。剛好魏齊喝得酩酊大醉,就答應了。范雎逃出來后,投奔了一個叫鄭安平的人,鄭安平把范雎藏匿了起來,更名為張祿,以躲避魏齊的追捕。
  這時,秦昭王正好派王稽出使魏國,鄭安平假裝是差役,服侍王稽。王稽時刻不忘刺探魏國的虛實,隨口問鄭安平:“魏國有沒有賢人愿意跟我一起去秦國效力?”鄭安平回答說:“我有一個同鄉叫張祿,想求見您,聊聊天下大事,可是他身上有仇,不敢大白天現身。”王稽說:“那夜里你帶他一起來吧。”
  鄭安平夜里帶著范雎前來拜見,才說了幾句話,王稽驚覺范雎胸懷天下,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當機立斷,立刻和范雎約定時間,約好在餞行時必經的三亭岡會面。
  到了約定的時間,魏國送行的官員們在三亭岡與王稽餞行。王稽辭別后,經過范雎的藏身之處,趕緊把他藏進車里,很快就到了秦國國境。經過湖邑時,遠遠地望見遠處來了一隊豪華的車騎。范雎問王稽是誰,王稽說是秦國的丞相穰侯照例巡視。范雎說:“聽說穰侯專權,而且非常討厭別國的人士投奔秦國,他要是看見我非得折辱我一番不可,我得藏起來。”
  過了一會兒,穰侯到了跟前,向王稽道過辛苦,又問:“你該不會帶著什么說客一起回來了吧?那種人有害無益,只會憑借一張三寸不爛之舌給國家添亂。”王稽趕緊回答說:“不敢不敢!”穰侯走了之后,范雎說:“聽說穰侯足智多謀,而且又多疑,剛才就懷疑車里有人,可是忘記搜查了,待會兒肯定會回來搜查的。”于是范雎棄車步行,邊走邊嘟嘟囔囔:“穰侯啊,今天你這樣對待我,以后會后悔的!”
  走了十多里地,王稽從后面追趕上來,告訴范雎,不出他所料,穰侯果然回頭來搜查,看到車上沒人才罷休。
  回到咸陽,王稽覲見秦王,報功說:“魏國有一個張祿先生被我請來了,他是著名的辯士,曾經對我說:秦國現如今危如累卵,得到我才會安全。希望大王您接見他,和他面談。”戰國時期,辯士很受歡迎,因此有許多騙子假借辯士的名頭到處招眼撞騙,秦王肯定早就聽夠了這種大言不慚、危言聳聽的話,根本沒當回事,只把范雎安頓在旅館里,一日三餐只供應最低等的飯食。如此過了一年多。
  當此時,秦國國事強盛,在南面,奪取了楚國的重鎮鄢和郢;在東面,攻破了齊國;還數次圍攻韓、趙、魏三國。因此秦昭王非常自負,對天下的辯士一概嗤之以鼻。
  穰侯和華陽君是秦昭王的母親宣太后的弟弟,也就是昭王的舅舅;涇陽君和高陵君都是昭王一母同胞的弟弟。穰侯是丞相,那三個人都官拜將軍,都有封地,依靠著宣太后的權勢,這四個人的私有財產竟然超過了國庫!昭王早就心懷不滿,礙于太后的面子不好說什么,這時范雎看準了昭王的心病,上書說:“家資殷實的,肯定是取之于國;國家殷實的,肯定是取之于別的諸侯國。如果諸侯豪富,毫無疑問是侵削國家的利益而中飽個人的私囊。我想跟大王您說的類似的話還有很多,您為什么不愿接見我呢?”
  昭王一看這封書信,大喜,趕緊召范雎前來。
  昭王在離宮召見范雎。范雎去得早,到了宮門口,假裝不知道內宮的通道就往里闖,剛好這時昭王走了進來,宦官很生氣,使勁把范雎往外趕,一邊趕一邊說:“大王來了!“范雎故意大叫大嚷:“秦國哪來的什么秦王?秦國只有太后和穰侯!”范雎想用這個辦法讓昭王醒悟。昭王看見這種情形,趕緊上前迎接范雎,再次謝罪。
  正式會見開始,昭王屏退左右,長跪三次向范雎請教,范雎連續拒絕了三次。這種你進我退的儀式做夠了,范雎才鼓動如簧之舌,搬出周文王禮遇姜太公等著名事例數落了一番昭王,意思無非就是“以前你為什么不待見我,我好委屈啊”。昭王趕緊又謝罪。
  范雎向昭王獻的計策,無非仍是合縱連橫那老一套,即拉一個打一個,如此這般,最終把別的諸侯國全部吞并。而且范雎又趁機中傷穰侯,說穰侯對秦國不忠。昭王于是拜范雎為客卿,對范雎言聽計從,果然大見成效。
  幾年后,范雎又給昭王支招兒,說太后、穰侯一家會對昭王的帝位造成威脅,昭王于是廢太后,把穰侯、華陽君、涇陽君和高陵君都驅逐出關外,拜范雎為丞相,封為應侯。因為秦國在諸侯國中最強大,范雎至此達到了權力的頂峰。不過,這時他的名字仍然叫張祿。
  魏國聽說秦國即將征伐韓、魏,派須賈出使秦國。范雎故意衣衫不整地單身前往須賈的住處拜見須賈。須賈乍見范雎,大驚,問:“原來你還沒死啊?”范雎回答:“是的,我還活著。”須賈問:“你在秦國做說客嗎?”范雎回答:“沒有啊,以前我得罪了丞相魏齊,逃亡到了這里,哪有資格做說客啊!”須賈又問:“那你現在在做什么?”范雎回答:“替人打工,給人家當差役使喚。”須賈聽了很憐憫范雎,留他吃飯,送給他一件自己的粗袍,嘆息著說:“唉,你竟然窮到了這個份上。”
  須賈又問:“聽說秦王很信任丞相張祿先生,天下大事都聽他的,我這次來的使命都取決于他,可是我沒有門路拜見,你交往的人里有認識他的嗎?”范雎回答:“我家主人跟他很熟,就是我也能夠求見他,我幫你安排吧。”
  范雎回去后,套好四匹馬拉的豪華大車,親自替須賈趕車,前往丞相府。須賈發現府中的工作人員一看見范雎就恭敬地躲避,很奇怪。到了丞相的辦公室門口,范雎對須賈說:“你先等一會兒,我去稟報丞相。”須賈在車里等了很久很久,還沒見范雎出來,就問看門人:“范雎怎么還不出來?他在干嗎呢?”看門人回答說:“哪里有什么姓范的?”須賈說:“剛才趕著車帶我進來的那個人啊。”看門人回答說:“他哪是什么姓范的,他就是我們的張丞相!”
  須賈一聽,大驚失色,自知被范雎誆騙了進來,趕緊脫掉上衣,光著膀子,跪在地上,央求看門人替自己向范雎謝罪。
  范雎登堂升帳,把大堂布置得十分的豪華,帳幔都用絲繡的,招來大批侍從,派頭擺足之后,才召須賈進來。須賈一進門就口稱死罪:“沒想到您能青云直上,須賈我有眼無珠,從此不敢才讀書做事。我犯了該下鍋煮的大罪,要死要活全憑您一句話!”
  范雎說:“你有三宗罪。我范家的祖墳都在魏國,你卻誣陷我有二心,向魏齊進讒言,這是第一宗罪。魏齊把我扔到廁所里糟踐,你卻不阻止,這是第二宗罪。你們喝醉后竟然忍心往我身上撒尿,這是第三宗罪。論罪死有余辜,不過你送給我你的粗袍子,還算有故人之情,權且饒了你吧。”
  范雎為須賈餞行,大擺筵席,把所有諸侯的使節都請來,坐堂上,獨獨讓須賈一個人坐堂下,在他面前擺放了一堆喂馬的飼料,派兩個受鯨刑(臉上刺字涂墨)的犯人夾持著他,像喂馬一樣喂他。一邊喂范雎一邊威脅說:“趕快滾回去告訴魏王,讓他交出魏齊的頭來!否則我將屠盡魏國的首都大梁!”魏齊聞訊趕緊逃到了趙國,后來自殺,趙王把他的頭獻給了秦國。
  報復羞辱了須賈之后,范雎舉薦王稽為河東守,舉薦鄭安平為將軍,然后散盡家財,報答所有那些處于困境的時候曾經幫助過他的人,正所謂“一飯之德必償,睚眥之怨必報”。
  【個性點評】
  看范雎報復須賈的全過程,會發現范雎真是個做戲的天才,如果擱在今天,范雎一定可以勝任全中國演技最佳的男影星。陳凱歌當年拍攝《荊軻刺秦王》的主角應該由范雎出演,秦相范雎刺殺秦王,一定好看煞人!

2013-08-23 11: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