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趣讀史記:汲黯:遇到這個人,皇上只好保持沉默
趣讀史記:汲黯:遇到這個人,皇上只好保持沉默
郭燦金     阅读简体中文版

  汲黯:遇到這個人,皇上只好保持沉默

  汲黯,人如其名,遇到這個人的時候,人們只能黯然無語,連皇上也只好保持沉默。這樣的酷哥,中國歷史上有幾個?
  汲黯為人嚴正,嚴正到了令人畏懼的地步。漢武帝時,汲黯官拜謁者,為皇上掌管傳達之事。東越的兩族人互相攻伐,漢武帝令汲黯去視察調解。汲黯到了半路的吳縣就回來了,對漢武帝說:“越人相攻,只不過因為他們的性格本來就好斗,不值得皇上過問,也不值得皇上派我去調解。”此公居然如此明目張膽地違抗詔令,還振振有辭。
  河內郡失火,連綿燒了一千多家,漢武帝又派汲黯去視察。汲黯這回倒是真的去了,不過回來說的話更氣人:“有一家人不慎失火,因為鄰居住得密集才蔓延開來,皇上不必担心。倒是我經過河南郡時,發現河南的老百姓飽受水旱災害,災民多達萬余家,有的甚至父子相食。我就自作主張,憑著皇上所賜的符節,命令河南郡開倉放糧,賑濟災民。現在我回來了,請皇上治我的矯詔之罪。”此公不務正業,在路上亂管閑事,漢武帝聽了也無話可說,只好把汲黯貶為滎陽令。
  誰知汲黯根本看不上這個小小的滎陽縣令,覺得簡直是對自己的羞辱,于是稱病不去上任,回到老家休養去了。漢武帝無可奈何,只好又把汲黯召了回來,官拜中大夫。汲黯仍然改不了老毛病,經常直言相諫,漢武帝實在忍受不了,又把他貶為東海太守。這一次汲黯沒有再任性,在東海太守任上無為而治,自己病怏怏地天天躺在臥室里睡覺,居然把個東海治理得井井有條,官民人等交口稱贊。漢武帝又趕緊把汲黯召回來,官拜主爵都尉,位列九卿。汲黯的官越做越大。
  竇太后的弟弟武安侯田蚡做了宰相,百官來朝賀的時候,年俸中二千石的大官都行跪拜之禮,田蚡非常傲慢,根本就不還禮。他傲慢,汲黯比他更傲慢,見到田蚡的時候作個揖就算作行禮了。
  漢武帝好儒學,廣攬天下的文學之士和儒生。汲黯看不過去了,公然在朝堂上進諫說:“皇上您其實內心里的欲望很多,對外卻偏偏假裝要施行仁義,怎么能真正獲得唐堯虞舜那樣的功績呢!”漢武帝一聽,照例地沉默不語,但是越想越生氣,不等結束上朝的時間,拂袖而去。回去對近侍發牢騷:“汲黯這個人,真是他媽的又戇又愚!”大臣們都替汲黯担心,有的還數落汲黯不該這樣赤裸裸地指責皇上,汲黯回答說:“皇上要咱們輔佐他,難道咱們都非要阿諛奉承不可?這不是明擺著要陷皇上于不義嗎?”
  漢武帝氣消了以后,也不再怪罪汲黯。相反,大將軍衛青入宮侍奉,漢武帝就蹲在廁所上接見他;丞相求見,漢武帝有時連帽子都忘了戴。可是汲黯求見的時候,漢武帝帽子沒有戴好是不會接見他的。有一次漢武帝坐在武帳中,汲黯前來奏事,漢武帝還沒有戴帽子,一看見汲黯,趕緊躲進帳子里面,囑咐近侍代他出面,汲黯奏什么就準什么。
  對丞相公孫弘,汲黯指摘他是小人,“懷詐飾智”,阿諛皇上;對酷吏張湯,汲黯更是一見就上前痛罵他實行苛法,不過就是個刀筆吏,有什么資格做公卿。以前這兩個人都比汲黯官小,現在反而都爬到了汲黯的頭上。汲黯也不是圣人,心中常常憤憤不平,對漢武帝抱怨說:“皇上您用人就像堆柴火垛,后來者居上。”漢武帝只好照例地沉默不語,權當耳旁風。
  匈奴渾邪王率眾來歸降漢朝,漢武帝下令征發兩萬輛大車去接他們,長安府沒錢,于是向老百姓借馬,老百姓就把馬藏起來,結果馬沒有湊齊。漢武帝大怒,想殺了長安令,汲黯進諫說:“長安令無罪!匈奴叛主降漢,皇上您應該按照慣常的規矩,讓沿途各縣慢慢地接運過來,干嗎弄得天下騷動,讓我國的老百姓疲于奔命地去侍奉討好匈奴人呢!干脆您把我殺了得了!殺了我,老百姓就把馬獻出來了。”聽完這一番諷刺刻薄的諫言,漢武帝又是只好照例地沉默不語,權當耳旁風。
  等到渾邪王來到長安,商人們不懂得法律,不知道和匈奴人交易犯了走私罪,于是和匈奴人交易的五百多人都被判刑下獄。汲黯進諫說:“漢匈連年交戰,死了多少人,花費了多少軍費,皇上您不把投降的匈奴人發配給死難者家屬做奴婢也就罷了,卻反而拿國庫里的錢賞賜他們,征發良民侍奉他們,把他們寵得真像天之驕子一樣。如今還要殺掉犯法的這五百人,這不就是俗話說的庇護了樹葉卻傷害了樹干,得不償失。”漢武帝又是照例地沉默不語,偷偷在背后發牢騷:“很久沒聽到汲黯說話,如今又開始胡說八道了。”
  數月之后,漢武帝找了個由頭,罷了汲黯的官,汲黯于是回鄉隱居。
  幾年之后,楚地私鑄錢幣的風氣大盛,漢武帝又想起了汲黯,召回了汲黯,官拜淮陽太守,讓他去治理淮陽。汲黯拒不受命,來往了好幾個回合,汲黯沒辦法了才接受任命。臨走前向漢武帝抱怨說:“皇上您這不是又發配我嗎?”漢武帝安慰他說:“你名聲大,本事也大,躺著就能把淮陽治理好,哪里是發配你呢!”汲黯辭行,最后去見好友李息,對他說:“我被發配到外地,不能再管朝廷的事了。張湯是個大壞蛋,李息你位列九卿,你要不向皇上進諫,你和皇上都會被張湯所殺。”李息可不像汲黯這么膽大妄為,哪兒敢進諫呀。后來張湯果然事敗自殺,漢武帝聽說了汲黯和李息間的這一席話,遂把李息治罪。
  汲黯把淮陽治理得很好,七年后去世。漢武帝再想聽汲黯的刻薄之言也聽不到了。
  【個性點評】
  汲黯和漢武帝的關系,只能說是高水平的大臣遇到了高水平的皇帝。水平如此之高,功力悉敵,當然誰也離不開誰。一旦一個人離開了,另一個人立馬就感到了寂寞。因此,當汲黯向漢武帝抱怨皇上用人就像堆柴火垛,后來者居上,為什么老是不升自己的官時,漢武帝照例沉默不語,不過心里肯定在嘀咕:再升官就升為皇帝了!那我還干什么!這話漢武帝可沒有膽子當面說出來,因為依汲黯的個性,立馬就敢撂挑子,就像汲黯死后,漢武帝就像懷念情人一樣懷念他一樣。

2013-08-23 11: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