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趣讀史記:盧綰:邦哥,我也不想反啊
趣讀史記:盧綰:邦哥,我也不想反啊
郭燦金     阅读简体中文版

  《趣讀史記》 第四部分

  盧綰:邦哥,我也不想反啊,只是我實在心里不踏實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這是劉關張在桃園組建黑社會之時所宣讀的誓詞,同時也是引證率最高的誓詞。自這句誓詞橫空出世以來,它就無數次地激蕩起綠林好漢、豪滑大俠的壯志,成為他們與同伙相互鼓勁的經典用語。但我們應該注意到其中深深的遺憾—“不能同年同月生”。因此,“同年同月同日生”似乎也是衡量友誼的一個重要指標,只是古往今來一對異姓兄弟之間真能“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實在少之又少。
  但有兩個人例外,他們就是劉邦和盧綰。
  劉邦與盧綰不僅僅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而且是同鄉,不僅如此,他們的父親也是莫逆之交。這么多的相同,使二人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誼。他們一起讀書,一起玩耍,一起泡妞……即使劉邦被官吏追拿東躲西藏之時,盧綰也總是隨同左右,東奔西走,如影隨形。
  天下大亂,劉邦起兵,盧綰就以賓客的身份相隨。到漢中后,盧綰被劉邦任命為將軍,但很少真正單獨外出打仗,他似乎每天都陪在劉邦身邊。即使劉邦做了漢王之后,盧綰依然可以在劉邦的臥室內自由出入,甚至連劉邦的避孕套放在哪個抽屜里他都了如指掌。明眼人看得很清楚,在劉邦這里,沒有任何人比盧綰更吃得開。就是蕭何、曹參等人,雖然也很受重用,但那更多是一種工作關系,一種上下級關系,這些關系是無法與劉邦、盧綰之間的關系相提并論的。
  因此,在劉邦還是漢王的時候,盧綰就被封為長安侯。
  漢高祖五年(前202年)冬天,不可一世的項羽已經在烏江邊給自己的生命畫上了句號,大漢王朝即將正式建立。劉邦深知盧綰還沒有像樣的功績,就特意挑了一個風險較小但又易于建功的機會給盧綰,讓他另帶一支軍隊,和劉賈一起攻打紙老虎—臨江王共尉,當然是旗開得勝。之后又隨劉邦攻打燕王臧荼,臧荼也是俯首稱臣。伴隨著盧綰的幾次轟轟烈烈的勝利,天下平定。
  高祖平定天下之后,在諸侯中不是劉姓而被封王的共有七個人。高祖想封盧綰為王,但又害怕群臣心存怨恨,自己的真實想法因此不好說出口。于是就采取民主推舉的辦法,讓群臣推選誰可以做燕王。結果可想而知,盧綰以全票當選燕王,長時間熱烈的掌聲從漢高祖劉邦的朝堂里傳出。劉邦隨即以最快的速度簽署了盧綰的任命書。
  漢高祖十一年(前194年)秋天,陳豨在代地造反。這在當時可是個大事。
  陳豨是宛朐(今山東曹縣附近)人,也是劉邦的開國功臣。高祖七年冬天,韓王反叛,逃入匈奴。劉邦封陳豨為列侯,以趙國相國的身份率領督統趙國、代國的邊防部隊,統管這一帶戍衛軍隊。
  怎么說呢,陳豨這個人有很多優點,譬如他沒有一點架子,對待賓客用的就是平民百姓之間的交往禮節,而且總是謙卑恭敬,屈己待人。他這人就是有些愛慕虛榮,有一次,他高調地休假回鄉,后面隨行的車子就有一千多輛。沒辦法,他就喜歡這么夸張,如同今人結婚喜歡弄幾十輛轎車裝點門面一樣。那次回鄉,走到趙國正好趕上天黑,就在趙國國都邯鄲過夜,一下子就把邯鄲所有的賓館住滿了,一時傳為美談。
  自己不注意就容易給別人留下把柄。陳豨龐大的行親隊伍還沒走出趙國國境,趙相國周昌就專程進京找劉邦去墊磚去了。周昌添油加醋,大肆渲染,依據陳豨賓客眾多、獨掌兵權的客觀事實,推斷陳豨必有變故。于是劉邦就派人追查陳豨的賓客在財物等方面違法亂紀的事,其中不少事情自然牽連到陳豨頭上。陳豨非常害怕,不久便自立為代王,劫掠了趙、代兩地。
  劉邦御駕親征,陳豨自然不是對手,情急之下只好派手下王黃去向匈奴求救。為了打亂陳豨聯合匈奴的計劃,燕王盧綰也派手下張勝出使匈奴,聲稱陳豨等人的部隊已潰不成軍,想以此來影響匈奴的出兵計劃。
  張勝是個很有政治頭腦的人物,善于獨立思考。這樣就很可怕。
  張勝抵達匈奴以后,恰逢被驅逐出境的前燕王的兒子臧衍,臧的一席話改變了張勝的命運,也改變了盧綰的命運:“您之所以在燕國受重用,是因為您熟悉匈奴事務。燕國之所以能長期存在,是因為諸侯多次反叛,戰爭連年不斷。現在您想為燕國盡快消滅陳豨等人,但陳豨等人被消滅之后,接著就要輪到燕國,您這班人也要成為俘虜了。您為什么不讓燕國延緩攻打陳豨而與匈奴修好呢?戰爭延緩了,能使盧綰長期為燕王,如果漢朝有緊急事變,也可以借此安定國家。”這顯然是臧版的“狡兔死,走狗烹”,結合韓信等功臣的結局,張勝沒有理由不認為臧衍說得在理。于是他掉轉方向,開始暗中讓匈奴幫助陳豨攻打燕國。
  很快,燕王盧綰開始懷疑張勝和匈奴勾結,就上書皇帝請求把張勝滿門抄斬。張勝返回,把之所以這樣干的原因全部告訴了盧綰。盧綰恍然大悟,找了一些替身治罪處死,把張勝的家屬解脫出來,使張勝成為匈奴的間諜,又暗中派遣范齊到陳豨的處所,想讓他長期叛逃在外,使戰爭連年不斷。
  小小寰球,有幾只蒼蠅碰壁!
  陳豨與盧綰的狼狽為奸不久就難以為繼了。
  一年之后,劉邦的連襟樊噲斬殺陳豨,手下作鳥獸散。一員副將投降朝廷,揭發了盧綰與陳豨暗中勾結的事實。盧綰的幸福日子走到了盡頭。
  劉邦一再短信要求盧綰進京對質,盧綰一概稱病推托。他擺著指頭說:“也許老朋友劉邦不會殺我,但是目前劉邦病重,呂后專權,去年春天,韓信已被滿門抄斬,去年夏天,彭越也被夷族,呂后同樣不會放過我的!”
  后來,漢朝又得到一些投降的匈奴人,說張勝逃到匈奴中,是燕王的使者。于是皇帝說:“看來盧綰是真的反了!”于是就派樊噲前去問罪。
  面對朝廷的征剿大軍,盧綰縈繞在心頭的話就是:“邦哥,我真的不想反,我只是心里不踏實啊!你們在逼我,我實在是沒有辦法!”
  盧綰把自己所有的宮人家屬以及幾千名騎兵安頓在長城下,等待機會,希望皇帝龍體康復,重新主政之后,親自進京謝罪。他知道,以這么多年的交情,邦哥一定會原諒他的,一定會!他的一切都是邦哥給的,因此,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和邦哥作對。他自己沒有那么貪心,只是不想失去邦哥所給予的天堂。即使所謂的勾結匈奴,串聯陳豨,不就是想通過這三者之間的零和游戲來延緩自己的榮華富貴嗎?盧綰盡力想說服自己,因為,無論如何,這樣做的確是僅僅為了自保。
  然而邦哥卻沒有給盧綰任何機會,很快,人們的高祖、盧綰的邦哥就和全國人民說了“再見”。只是至死他也不會原諒盧綰,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反叛,但盧綰不能反叛,盧綰是他心底最后的一絲溫暖。
  對于盧綰來說,沒有了“邦哥”的漢朝就如同天崩地裂。他逃入匈奴,一年之后,郁郁而終。
  是啊,世界上哪有既同年同月同日生又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好朋友呢?
  【個性點評】
  和漢王朝眾多開國勛臣相較,盧綰所作的貢獻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盧綰又是一個重要人物,他的存在,讓劉邦真正成為了一個立體的人,情感豐富的人。他讓人知道,劉邦不僅會誅殺功臣,也會關愛自己的弟兄。
  玩弄的是政治,在意的是友情。盧綰平衡了因劉邦誅殺功臣所導致的形象傾斜。如果說《春江花月夜》為“孤篇壓全唐”,那么,盧綰則是“匹夫戰功臣”。

2013-08-23 11: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