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趣讀史記:石乞:殺人是使命,被殺是宿命
趣讀史記:石乞:殺人是使命,被殺是宿命
郭燦金     阅读简体中文版

  石乞:殺人是使命,被殺是宿命

  石乞?對,就是石乞。石乞是人名。
  死士?對,就是死士。死士是職業。
  簡單說來,石乞是個以死為職業的人。
  但對許多人來說,石乞是個異常陌生的名字,這個名字陌生到讓人覺得不是個名字。甚至石乞本人連一個完整的故事都沒有,他的故事必須借助別人才能完成。盡管這些故事都將和石乞的生死存亡密切相關,但在絕大多數時候,石乞卻連故事的B角都算不上。石乞是個小人物,因此他只能在自己的故事之外打轉。
  說來話長,故事應該從伍奢講起。
  伍奢是楚平王太子建的太傅,他有兩個孩子:伍尚和伍員,伍尚為兄,性情仁慈寬厚;伍員為弟,性情剛烈暴躁,伍員就是后來大名鼎鼎的伍子胥。因為讒言所害,太子建備受父親猜忌,作為太子一黨的伍奢自然首當其沖,在劫難逃,并且還把自己的大兒子伍尚也搭了進去。而伍子胥卻帶著太子建開始了流亡生涯。在鄭國,不知輕重的太子建曾答應作晉國的內應以覆滅鄭國,事敗為鄭人所殺。伍子胥繼續流亡,和他一同上路的還有太子建的兒子勝。
  接下來就是伍子胥大報仇的故事,這是一段傳奇,在此略過不提。在這個轟轟烈烈的傳奇背后,是被大家忽略了的那個叫勝的太子建之子。
  失去了父親的勝跟隨伍子胥來到了吳國,仇恨如同烈火一樣時時炙烤著伍子胥敏感的心靈,因此,他顧不上過多照顧勝。
  若干年之后,楚昭王之子楚惠王即位,楚惠王是個有歷史責任感的領導人,回顧往事,他知道楚國欠著一個人的債,債主就是勝。如果沒有歷史的錯誤,太子建做楚王是理所當然,太子建的兒子勝接任楚王也是理所當然。身受良心譴責的楚惠王決定迎久居他國的勝回歸故里。對此,楚國名臣葉公強烈反對。他的理由就是,勝為人好勇斗狠,有病態心理,私下里豢養了眾多死士,讓他回國恐怕會帶來不祥。然而惠王不為所動,鄭重其事地召回了勝,并把鄢地特批給了剛回國的勝,勝從此就被稱為“白公”。
  白公勝顯然不是省油的燈,流亡的苦楚,寄人籬下的辛酸,還有那已不可能屬于自己的王位……都刺激得他寢食不安。可是,對于生活,對于歷史,白公勝卻沒有更多的埋怨與憤怒,思前想后,他的憤怒只集中在一個方向—鄭國。那個國家的人殺了他的父親,而他的父親是太子。他覺得自己所有的痛苦都和鄭國人有關,都和自己的父親被殺有關。父親的死是他心中最大的陰影,更是長久以來驅之不去的惡夢,只有滅掉鄭國才能了卻他的心頭大恨,深如海洋的殺父之仇啊!
  回來之后,白公勝苦苦等待了五年,終于提出了伐鄭的請求,令尹子西慷慨應允,白公勝厲兵秣馬,枕戈待旦,夢想著一鼓而平鄭國,報殺父之仇。
  但歷史就是這么巧合,白公勝的軍隊尚未出境,晉國卻搶先一步伐鄭。受到他國軍事威脅的鄭國立即向楚國求援,為防唇亡齒寒,楚國必須出手相救。在生死攸關的大問題面前,白公勝的家恨顯得微不足道。
  子西担負使命,馳援鄭國。楚國的出手相助,令晉國的軍隊鎩羽而歸。一場戰役開創了楚、鄭兩國邦交的新階段,子西在楚、鄭世代友好、永不再戰的和約上簽字之后,洋洋得意地返回。
  晉國的這場摻乎直接將白公勝的復仇計劃打了水漂,白公勝氣得七竅生煙。但更令白公勝生氣的卻是子西與鄭國所簽訂的停戰協議。有這一紙協議在,白公勝的復仇就沒有任何合法性,他那偉大的計劃就只能是鏡花水月。白公勝忽而仰天長嘯,忽而大罵不止,他最后的結論是:我的仇恨已和鄭國無關,子西老兒正式成為我的敵人。
  要說子西和白公勝的關系的確是非同尋常,子西是楚平王的親弟弟,楚平王是太子建的父親,白公勝的親爺爺,因而子西也是白公勝的叔祖。白公勝能夠返回祖國其實也是子西一再堅持的結果。可是,此時子西卻被白公勝置換成了敵人。
  白公勝一不做二不休,每天磨刀霍霍,并且沒有絲毫的隱諱,公開揚言要干掉狗日的子西。子西不以為意,時常對白公勝輕蔑一笑:和老子玩橫的,你還差得遠!
  請留意,石乞馬上就要出場了—
  四年之后的殘酷現實證明了子西的錯誤,參與證明的就有石乞。石乞和白公勝手持利刃,所向披靡,手刃子西于朝廷之上。面對驚慌失措的楚惠王,石乞對著白公勝大喊:“殺王,不然不濟!”白公勝終不從。
  葉公率眾救駕,白公與石乞自然節節敗退。這一退就退到了山中。自感完成了使命的白公勝含笑自殺,石乞最終被俘。
  生要見人,死要見尸,然而白公勝的尸體卻始終沒有被葉公等人找到。作為惟一的知情者,石乞自然受盡了嚴刑。面對守口如瓶的石乞,訊問者架起了油鍋,一字一句地盯著石乞說:“再有遲疑,馬上就會被投入沸騰的油鍋。”看著翻滾的沸油,石乞平靜地說:“事成為卿,不成而烹,固其職也!”于是,從容就死,把白公勝的藏尸地點這一秘密帶進了油鍋之中。
  前面都是別人的故事,然而在故事的結尾處,石乞卻念著響亮的臺詞,成為了惟一的主人公。
  【個性點評】
  在大時代里,石乞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其自身存在的意義必須通過他人才能界定。然而,石乞卻在瞬間遭逢了重大命題,義與道,生與死,榮譽與尊嚴……他取道正義,仿佛風行水上;他開口說話,如同自然天成:“事成為卿,不成而烹,固其職也!”靠了這12個字,他瞬間從配角轉為了主角;靠了這12個字,他證明了自己是一個本色演員。
  才12個字啊,卻比得上后世諸人的千言萬語。
  伏維尚饗!

2013-08-23 11:1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