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美麗新世界 第三章
美麗新世界 第三章
阿道斯赫胥黎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三章

 
 
  外面,花園里已到了游戲的時候。六七百個男孩和女孩在六月的暑熱里全脫光了衣服,尖叫著在草地上奔跑、玩球,或是三三兩兩一聲不響蹲在開花的灌木叢里。玫瑰開得正艷,兩只夜鶯各自在密林里呢喃,一只杜鵑在菩提樹梢開始唱得走了調。蜜蜂和直升飛機的嗡嗡聲使空氣里充滿了睡意。
  主任和學生們停下腳步看了一會兒“汪汪狗患離心球”游戲。二十個孩子圍著一座克羅米鋼塔。一個球扔到塔頂的平臺上,滾進塔里,落在一個飛速旋轉的圓盤里,再從圓筒狀的盒子邊的洞里甩出來,孩子們搶著去接。
  “多么奇怪,”主任在他們轉身走掉時思考著,“在我主福帝的年代里,大部分的游戲設備還只有一兩個球,幾根棍子,也許加上一張網子,真是奇怪。想想看,竟然會蠢到允許大家玩各種精心設計的游戲,卻并不促進他們消費的程度。這簡直是發瘋。現在管理人員除非能證明一種游戲需用的設備跟現有的游戲一樣復雜精巧,否則他們是不會同意的。”他自己打斷了自己。
  “那兩個小家伙多迷人。”他說時指了指。
  在兩叢高大的地中海石南間的一小片草地上,兩個孩子(一個男孩大約七歲,一個女孩可能大他一歲)正聚精會神玩著初期的性游戲,像科學家要發現什么奧秘似的。
  “迷人,迷人,主任動情地叫道。
  “迷人。”孩子們禮貌地表示同意,那笑卻很有點居高臨下。他們是前不久才放棄類似的孩子氣的作樂的,看起這兩個小家伙來不能不帶幾分輕蔑。有什么好迷人的?兩個娃娃胡鬧而已,小娃娃罷了。
  “我一向以為……”主任正要以同樣的頗為傷感的調子說下去,一陣哇哇大哭打斷了他。
  從附近的灌木叢里出現了一個護土,手里換著個小男孩,那孩子一邊走一邊嚎。一個滿面焦急的小姑娘踉踉蹌蹌跟在護士身后。
  “怎么回事?”主任問。
  那護土聳聳肩,“沒什么大事,”她回答,“這個男孩不大愿意參加一般的性游戲。我以前已經注意過兩三次,今天他又犯了。他剛才就叫喚……”
  “說真的,”那神色焦急的小姑娘插嘴說,“我并沒有傷害他的意思,也沒有別的意思,真的。”
  “你當然沒有傷害他的意思,親愛的,”護士安慰她道,“因此,”她轉身對著主任說下去,“我要帶他到心理總監助理那兒去,看看他是否有什么不正常。”
  “很對,”主任說,“你就帶他進去吧。你留在這兒,小姑娘,”護士帶著那仍在嚎叫的男孩走掉了。主任說,“你叫什么名字?”
  “寶麗·托洛茨基。”
  “名字也挺好嘛,”主任說,“快走吧,看你能不能夠另外找個男孩跟你玩。”
  那姑娘匆匆地跑掉了,消失在灌木叢里。
  “美妙的小東西!”主任望著她說,然后轉身對學生們講,“我現在要想告訴你們的話,”他說,“聽起來也許有些難以相信,不過,在你們不了解歷史的時候,過去的事大部分聽起來的確叫人難以相信。”
  他講出了一些驚人的事實。在我主福帝時代之前很久,甚至那以后好多代,孩子之間的性游戲都是被看做不正常的(爆發出一陣哈哈大笑);不但不正常,甚至不道德(不會吧!);因此曾經受到嚴厲的壓制。
  聽他說話的人臉上露出驚訝的、不肯相信的表情。連讓可憐的小娃娃快活快活都不行嗎?他們簡直不能相信。
  “就連少年也不準的,”主任說著,“就連像你們這樣的少年也……”,
  “不可能!”
  “除了一點偷偷摸摸的自戀行為和同性戀之外絕對什么都沒有。”
  “什么都沒有?”
  “大部分人沒有,直到滿了二十歲。”
  “二十歲?”學生們一起大聲叫道,簡直難以置信。
  “二十歲,”主任重復道,“我告訴過你們,確實令人難以相信。”
  “可后來怎么樣啦?”學生們問道,“結果呢?”
  “結果很可怕。”一個深沉震響的聲音插了進來,叫大家吃了一驚。
  他們轉身一看。人群旁邊站了個陌生人——中等個子,黑頭發,鷹鉤鼻子,豐滿的紅嘴唇,黑眼睛,犀利的目光。
  “可怕。”那人重復道。
  這時主任已經在一條鋼架橡膠凳上坐下來——為了方便,這種長凳在花園里到處都有。但是一見到那陌生人,卻立即跳了起來,伸出兩手,跑了上去,露出了他的全部大牙,滿臉堆笑。
  “總統!多么意外的幸運!孩子們!你們在想什么呀?這就是總統;就是穆斯塔法·蒙德福下。”
  中心的四千間屋子里四千座電鐘同時敲了四點。喇叭口發出了并非出自血肉的聲音:
  “前白班下班。后白班接班。前白班下班……”
  在去更衣室的電梯上,亨利·福斯特和條件設置中心主任助理見了心理局來的伯納·馬克思便相當不客氣地背過臉,避開了那個名聲不好的人。
  微弱的嗡嗡聲和機器的輕微滴答仍震蕩著胚胎室里猩紅的空氣。班組交替著,一張張紅斑狼瘡似的面孔被一張張紅斑狼瘡似的面孔代替著;傳送帶永遠帶著未來的男人和女人莊重地向前運行。
  列寧娜·克朗輕快地向門邊走去。
  穆斯塔法蒙德福下!敬著禮的學生們眼睛幾乎要從腦袋里蹦出去了。穆斯塔法·蒙德!駐曄西歐的總統!世界十大總統之一,十個總統之間的那些……而他卻坐下了,就在主任旁邊的長凳上坐下了,他還要呆一會,要呆,是的,實際上還要跟他們說話……直接從權威那里聽到,直接從福下的嘴巴聽到。
  兩個穿蝦褐色的孩子從旁邊的矮樹叢里出來,用驚訝的大眼睛望了望他們,又回到他們樹葉叢中快活去了。
  “你們全都記得,”總統用渾厚低沉的聲音說,“你們全都記得,我估計,我們的福帝那句出自靈感的美麗的話:歷史全是廢話。歷史,”他慢吞吞地重復道,“全是廢話。”
  他揮了揮手;仿佛是用一柄看不見的羽毛彈子撣掉了一些微塵。那微塵就是哈喇帕,就是迪爾底亞的烏爾,一點蜘蛛網;就是底比斯和巴比倫;諾索斯和邁錫尼。唰。唰——俄底修斯到哪兒去了?約伯到哪兒去了?本庇特、釋迦牟尼和耶穌到哪兒去了?唰——叫做雅典、羅馬、耶路撒冷、和中央王國的古代微塵全都消失了。唰,原來叫做意大利的地方空了。唰,大教堂;唰,唰,李爾王柳、巴斯噶的思想。唰,激情;唰,安魂曲,唰,交響曲;唰……
  “今天晚上要去看感官電影嗎,亨利?”命運預定局局長助理問道。“我聽說阿罕布拉的那部新電影是第一流的;有一場熊皮毯上的愛情戲,據說非常精彩。熊身上的每一根毛都清清楚楚。最驚人的觸覺效應。”
  “因此就不給你們上歷史課。”總統說。
  “不過現在時間已經到了……’主任緊張地望著他。有一些離奇的謠言,說是總統書齋的一個保險箱里藏著一些被禁止的古書。《圣經》,詩歌——究竟是什么,福帝才知道!
  穆斯塔法蒙德紅紅的嘴唇譏諷地一癟,迎著他著急的目光。
  “沒有問題,主任,”總統口氣略帶嘲諷,“我不會把他們敗壞了的。”
  主任惶恐了,不知如何是好。
  覺得自已被人藐視的人就該擺出藐視人的樣子。伯納·馬克思臉上的笑帶著輕蔑。熊身上的每一根毛都清清楚楚,的確。
  “我要去看看,把它當回事來做。”亨利·福斯特說。
  穆斯塔法·蒙德往前探出身子,對他們晃著一根指頭。“你們要是能設法體驗一下就好了,”他說,那聲音把一種奇怪的震顫送進了聽眾的橫膈膜,“設法體驗一下自己有一個胎生的母親是什么感覺吧。”
  又是那骯臟的字眼。這一回他們卻連做夢也不會想到笑。
  “設法想象一下‘一家團圓’的意義吧。”
  他們努力想象了;但顯然毫無成效。
  “你們知道‘家’是什么意思嗎?”
  他們都搖頭。
  列寧娜·克朗從她那陰暗的紅色小屋往上升了十七層樓,從電梯出來后又往右拐,然后沿著長廊走去,打開了一道標有“女更衣室”的門,鉆進了一片震耳欲聾的、滿是亂七八糟的胳臂、胸脯和內衣褲的環境里。熱水像洪水一樣往一百個浴盆里唰唰地傾注,或是汨汨地流走。八十個真空振蕩按摩器正在咝咝地、隆隆地響,同時搓揉著、吮吸著八十個曼妙的女性的曬黑的結實的肉體。每個人都放開了嗓子在講話。組合音箱里的超級短號獨奏悠揚動聽。
  “哈羅,范尼。”列寧娜對占有她旁邊的掛衣釘和衣箱的年輕婦女說道。
  范尼在換瓶車間工作,她也姓克朗,但是因為行星上二十億居民只有一萬個姓,這種偶合不太令人吃驚。
  列寧娜拉下了拉鏈——短外衣的拉鏈,雙手拉下連著褲子的兩根拉鏈,再拉下貼身衣褲,就往浴室走去,鞋襪也沒有脫。
  家,家——幾個小房間,一個男人、一個隨時受孕的女人和一群不同年齡的娃娃住在一起,擠得透不過氣。沒有空氣,沒有空間,是一個消毒不徹底的牢房;黑暗,疾病,臭氣。
  (總統的描述非常生動,有一個男孩比別人敏感,聽見那描述不禁蒼白了臉,幾乎要嘔吐了。)
  列寧娜出了浴室,用毛巾擦干了身子,拿起一根插在墻上的軟管,把管口對準自己胸口,樞動了板機,好像在自殺——一陣熱氣噴出,用最細的爽身粉灑滿了她全身。澡盆上方有八種不同香水(包括古龍香水)的小龍頭。她打開了左邊第三個龍頭,給自己噴上塞浦路斯香,然后提起鞋襪走了出去,想找一個空著的真空振動按摩器。
  而家卻是個不但物質上骯臟,而且心理上也骯臟的地方。物質上是個兔子洞,是糞堆,好多人緊緊擠在一起,摩擦生熱,動著感情,發著臭氣。那親密的關系多叫人窒息!,家庭成員之間的關系又是多么危險,多么瘋狂,多么猥褻!母親把她的孩子(哼!她的孩子)瘋狂地摟在身邊……像母貓護著小貓,不過那貓會說話,會一遍又一遍地叫,“我的乖乖,我的乖乖”,叫個不停。“我的寶貝,啊,啊,小手手在我的胸口抓呢,餓了,餓得不好過了!最后,寶貝終于睡著了,嘴邊掛著冒泡的奶水睡著了。我的寶貝睡著了……”
  “是的,”穆斯塔法·蒙德點著頭說,“能叫你起雞皮疙瘩!”
  “你今天晚上跟誰出去?”列寧娜使用完真空按摩器回來,問,她像顆從內部照耀著的珍珠,發著粉紅色的光。
  “不跟誰出去。”
  列寧娜眉毛一抬,露出驚訝。
  “我最近覺得很不舒服,”范尼解釋道,“威爾士醫生讓我吃一點代妊娠素。”
  “可你才十九歲。二十一歲以前是不會強迫第一次服用的。”
  “我知道,親愛的,可是有的人開始得早些更好。威爾士醫生告訴過我,像我這樣骨盆較大的棕色頭發的女人,十七歲就可以服用代妊娠素。因此我不但不是早了兩年,反倒是晚了兩年呢。”她打開了她的柜櫥,指著上層架上的一排匣子和貼有標簽的瓶子。
  “妊娠素精糖漿,”列寧娜大聲讀出了藥品的名字。“卵素,保證新鮮,福帝紀元六三二年八月后不宜服用。乳腺精,每日三次,飯前用水沖服。胎盤素,每三日靜脈注射五毫升……嘖嘖!”列寧娜打了個寒戰。“真討厭靜脈注射!你不討厭嗎?”
  “我討厭,但只要對人有好處……’克尼是個特別懂事的姑娘。
  我主福帝——或是我主弗洛依德,在他談心理學問題時因為某種神秘的理由總愿把自己叫做弗洛依德——我主弗洛依德是第一個揭露出家庭生活有駭人聽聞的危險的人。世界充滿了父親——也就充滿了痛苦;充滿了母親——也就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扭曲和矯情,從淫虐狂到貞操病;世界上充滿了兄弟姐妹,叔伯姑嬸——也就充滿了瘋狂與自殺。
  “可是,在沿新幾內亞海岸的某些島子上,在薩摩亞島的野蠻人之間……”
  熱帶的陽光像溫暖的蜜糖一樣照耀在牡丹花叢里淫樂嬉戲的裸體孩子的身上。那兒有二十間棕櫚葉苫成的屋子,其中任何一間都可以做他們的家。在特羅布連人心目中,懷孕是祖先的鬼魂干的事,誰也沒有聽說過什么父親。
  “兩個極端,”總統說,“終于走到了一起。沒有錯,因為兩個極端天生就是會走到一起的。”
  “威爾上博士說現在給我三個月代妊娠精在未來的三四年里對我有說不完的好處。”
  “是的,我希望他說得對,”列寧娜說,“但是,范尼,你不會真想說你今后三個月都不打算……”
  “哦,不,親愛的,只不過一兩個禮拜,如此而已。我以后晚上就打算在俱樂部玩音樂橋牌混時間了。我猜你是想出去,是嗎?”
  列寧娜點點頭。
  “跟誰?”
  “跟亨利·福斯特。”
  “又是福斯特?”范尼的頗像滿月的臉上露出一種生硬的、不以為然的痛苦和驚訝的表情。“你的意思是說你至今還在眼亨利來往?”
  父親和母親,兄弟和姐妹。可是還有丈夫、妻子、請人,還有一夫一妻制,還有風流韻事。
  “不過你們也許不知道我說的是什么。”穆斯塔法警德說。
  學生們搖搖頭。
  家庭、一夫一妻制、風流韻事。一切都有排他性,沖動和精力全閉錮在一道狹小的通道里。
  “但是人人彼此相屬。”他引用睡眠教育的格言做出結論。
  學生們點著頭。對于在昏暗之中重復了六萬二千多次,讓他們接受了的這句話著重表示同意。不但同意,而且認為是天經地義,不言自明,不容置疑的。
  “可是畢竟,”列寧娜在抗議,“我跟亨利一起才四個月左右。”
  “才四個月!這話我可真喜歡,還有,”范尼伸出一根指責的指頭,“這么長的時間你就只跟亨利一起,沒有跟別的人,是嗎?”
  列寧娜漲得滿臉通紅;可是她的目光和聲調仍然帶著挑戰,“對,沒有跟別的人,”回答幾乎是粗野的,“而我的確不明白為什么非得跟別人來往不可。”
  “哦,她的確不明白為什么非跟別的人來往不可。”范尼重復著她的話,仿佛是對列寧娜左肩后一個什么看不見的人說著。然后她突然改變了語調,“可是說正經的,”她說,“我的確認為你得要多加小心。跟一個男人老這樣混下去太不像話了。要是你已經四十歲,哪怕是三十五歲,倒也罷了;可是在你的年齡,列寧娜!那絕對木行!而你分明知道主任是反對感情過熱和拖泥帶水的。跟亨利·福斯特一過就是四個月,沒有別的人——哼,主任要是知道了是會大發雷霆的……”
  “想象一下管子里承受著壓力的水吧,”學生們立即想象起來。“我要是扎它一釬子,”總統說,“會噴得多厲害!”
  他扎了水管二十釬子,二十道小噴泉噴了出來,像撒尿一樣。
  “我的寶貝。我的寶貝”……。
  “媽媽!”胡鬧有傳染性。
  “我的愛,我僅有的、唯一的寶貝,寶貴的……”
  母親,一夫一妻制,講戀愛。噴泉噴得很高;噴泉撒著野,飄著水沫。沖動只有一條路宣泄。我的寶貝,我的孩子!難怪前現代期的這些可憐人會那么瘋狂,那么邪惡,那么痛苦。他們的世界就不容許他們舒坦、清醒、道德和快活地對待問題。由于有母親,有情人,由于他們沒有被設定要服從一些禁條,由于誘惑和寂寞的悔恨,由于種種疾病和無窮的孤獨所造成的痛苦,由于前途未卜和貧窮,他們不可能不產生強烈的感情。感情既然強烈(何況是孑然一身,處于沒有希望的孤獨里的感情!),他們怎么可能穩定呢!
  “當然沒有必要放棄他。偶然跟別人來往一下就行。他也有別的姑娘,是嗎?”
  列寧娜承認了。
  “當然會有的。要相信亨利·福斯特是個十足的君子——永遠不會出錯,何況還要考慮到主任。你知道他這個人多么堅持……”
  點點頭。“他今天下午還拍了拍我的屁股呢。”列寧娜說。
  “對了,你看,”范尼很得意,“那就表示了他所堅持的東西。最嚴格的傳統。”
  “穩定,”總統說,“穩定。沒有社會的穩定就沒有文明。沒有社會的穩定就沒有個人的安定。”他的聲音是一支喇叭。聽見那聲音使他們覺得自己更高大了,更熱忱了。
  機器轉動著,轉動著,還要繼續轉動,永遠轉動。機器停止就意味著死亡。十億人在地球表面上亂跑。輪子開始轉動,在一百五十年里有過二十億人口。若是讓全部輪子停止轉動,一百五十個禮拜之后就會只剩下十億人——那十億人全餓死了。
  輪子必須穩定不停地轉動,不能沒有人管。必須有人管——像樞軸上的輪子一樣穩定的人,清醒的人,馴服的人,安于現狀的堅定的人。
  哭喊:我的寶貝,我的媽媽,我唯一的,僅有的愛兒;呻吟:我的罪惡,我可怕的上帝;因為痛苦而尖叫;因為發燒而囈語;因為衰老和貧窮而呻吟——這樣的人能夠管理機器嗎?既然他們不能夠管理機器……可是十億人是不好埋葬,也不好燒化的。
  “歸根到底,”范尼帶著勸慰的口氣說,“除了亨利再有那么一兩個男人并不是什么痛苦或不愉快的事。你既然明白了,就應該放縱一下……”
  “穩定,”總統堅持說,“穩定。那是第一的也是最后的需要。因此才有了眼前這一切。”
  他揮了揮手,指了指花園、條件設置中心大樓、躲在灌木叢里和在草地上奔跑的赤裸的孩子。
  列寧娜搖搖頭。“不知道為什么”她沉思著,“我近來對于放縱木大感興趣。有時候人是不愿意放縱的,你曾經有過這種感覺嗎,范尼?”
  范尼點頭表示同情和理解。“可是你也得做一些努力,”她說話像說格言,“游戲總得做的,大家畢竟都屬于彼此。”
  “不錯,大家都屬于彼此。”列寧娜嘆了口氣,緩慢地重復著,沉默了。然后抓住范尼的手,輕輕地握了一下。“你說得很對,范尼。我會跟平時一樣盡力而為的。”
  沖動受到阻礙就會橫流放肆,那橫流放肆的是感覺,是激情,甚至是瘋狂:究竟是什么呢?這得決定于水流的力量和障礙的高度與強度。沒有受到阻礙的水流就沿著既定的渠道和平地流人靜謐的幸福。胚胎餓了,代血劑泵就日夜不停地轉,每分鐘八百次。換了瓶的胎兒哭了,護士立即拿來外分泌瓶。感情就在欲望與滿足的間歇里隱藏。間歇要縮短,打倒不必要的舊障礙。
  “幸運的孩子們!”總統說,“為了減輕你們生活中的感情折磨我們不辭一切辛勞——只要有可能,決不讓你們產生感情沖動。”
  “福帝在車,”主任念念有詞,“天下太平。”
  “我想不出我怎么會沒有得到過她,”命運預定局局長助理說,“有機會我肯定會的。”
  “列寧娜·克朗嗎?”亨利·福斯特拉上褲子拉鏈,回答局長助理說。“哦,她是個非常好的姑娘,極有靈氣。可你居然沒有得到過她,我很意外。”
  換瓶室走道那邊的伯納·馬克思偷聽到兩人的談話,臉色蒼白了。
  “說實話,”列寧娜說,“每天都跟亨利一起,再沒有別的東西,我也覺得厭倦。”她拉上了左腳的襪子。“你認得伯納·馬克思嗎?”她說話時口氣過分隨便,顯然是裝出來的。
  范尼露出吃驚的神色。“你不會是說……。”
  “為什么不行?伯納是個阿爾法加,而且他約過我和他一起到野蠻人保留地去。那地方我一直就想去看看呢。”
  “可是他那名聲?”
  “我為什么非得要管他的什么名聲?”
  “據說他不喜歡玩障礙高爾夫。”
  “據說,據說。”列寧娜嘲笑范尼。
  “而且他大部分時間都一個人過——孤獨。”范尼的口氣帶著害怕。
  “晤,可他跟我在一起就不會孤獨了。而且,大家對他為什么那么惡劣?我倒覺得他挺可愛的。”她悄悄地笑了。伯納那羞澀的態度多么荒謬!幾乎是害怕——就好像她是世界總統,而伯納卻是個管理機器的伽瑪減似的。
  “想一想你們自己的生活吧,”穆斯塔法·蒙德說,“你們有誰遇到過無法克服的困難沒有?”
  回答是沉默,表示否定。
  “你們有誰產生了欲望卻無法滿足,只好忍了很久嗎?”
  “事實上睡眠教育在英格蘭曾經被禁止過。有一種東西叫做自由主義。你們要是知道‘議會’就好了,就是那東西通過了一條法律,禁止了睡眠教育。當時的記錄還在。上面有好多次關于臣民自由的發言:不稱職的自由,受苦的自由,不合時宜的自由。”
  “可是,我親愛的孩子,你是受歡迎的,我向你保證。你是受歡迎的。”亨利·福斯特拍了拍命運預定局局長助理的肩膀。“畢竟大家都是屬于彼此的。”
  這話重復了四年,每周三個晚上,每晚上一百遍。睡眠教育專家伯納·馬克思想道。六萬二千四百次的重復便造就了一個真理。好一對白癡!
  “或者拿種姓制度來說。就曾經被不斷提出,不斷遭到否決。有一種東西叫做民主。好像人和人之間除了物理和化學性能平等之外還有什么別的東西也會平等似的。”
  “好了,我所能說的只是:我打算接受伯納的邀請。”
  伯納恨這兩個人,恨他們倆。但是他們是兩個人,而且個子高大強壯。
  “九年戰爭始于福帝一四一年。”
  “就算代血劑沖了酒精是事實我也要接受他的邀請。”
  “光氣,三氯硝基甲烷,碘乙酸乙酯,二苯代胂氰,三氯甲基,氯甲酸酯,硫代氯乙烷……都用上了,氫氰酸自不待言。”
  “唔。”一個孩子想說話,卻猶豫了。
  “說呀,”主任說,“別讓福下老等了。”
  “有一次一個姑娘讓我等了四個星期才讓我得到她。”
  “結果是,你感到一種很強烈的沖動吧?”
  “沖動得厲害!”
  “確切地說是沖動得可怕。”總統說,“我們的祖先是非常愚昧、也缺乏眼光的。最早的改革家出面要讓他們擺脫那種可怕的情緒時,他們竟完全拒絕跟他們合作。”
  “只把她當個肉體來議論。”伯納咬牙切齒地說,“在這兒干她,在那兒干她,好像她只是一塊肉,把她貶低成了一大塊羊肉。她說過她要想一想,這個星期再給我回答。啊,福帝,福帝,我的福帝!”他真恨不得跑上去給他們幾個耳光——狠狠地揍,不斷地揍。
  “對,我真要勸你試試她看。”亨利·福斯特還在說。
  “就以人工生殖為例。菲茨納和川口早已經解決了全部技術問題,可是那些政府看過一眼沒有?沒有。有一種叫做基督教的東西竟然強迫婦女去懷孕生孩子。”
  “他長得太難看!”范尼說。
  “可我倒相當喜歡他的樣子。”
  “而且個子太矮小。”范尼做了個鬼臉;矮小是低種姓的可怕而典型的表現。
  “我覺得矮小倒相當可愛,”列寧娜說,“叫人想愛撫他,你知道,像愛撫貓一樣。”
  范尼大吃一驚。“他們說他在瓶子里時有人犯了個錯誤——以為他是個伽瑪,在代血劑里加了酒精,因此阻礙了他的發育。”
  “胡說八道!”列寧娜非常氣憤。
  “關于他那話我根本就不信。”列寧娜下了結論。
  “一萬四千架飛機列隊飛行的轟鳴。但是炭疽菌彈在庫福思騰丹和法國第八郡爆炸的聲音并不比拍破一個紙口袋大。”
  “我的確想去參觀參觀蠻族保留地。”
  晤,啊,什么?等于地上的一個巨大的窟窿,一大堆破磚碎瓦,幾片肉和黏膜,一條腿飛到天上叭的一聲掉下來,落到天竺葵叢里,還穿著靴子——猩紅的天竺葵。那年夏天的表演就那么精彩。
  “列寧娜,你簡直無可救藥,我拿你沒有辦法。”
  “俄羅斯使水源感染的技術特別巧妙。”
  范尼和列寧娜背對著背,在寂靜中繼續對嘴。
  “九年戰爭,經濟大崩潰。只能夠做選擇:或者控制世界或者讓它毀滅。或者穩定或者……。”
  “范尼·克朗也是個可愛的姑娘。”命運預定局局長助理說。
  幼兒園里,階級意識基礎課已經上完,那聲音是想讓未來的工業供應與需求相適應。“我的確喜歡坐飛機,”聲音在低聲說,“我的確喜歡坐飛機。我的確喜歡穿新衣服,我的確喜歡穿……”
  “當然,自由主義被炭疽桿菌殺死了。可是你仍然不能光靠武力辦事。”
  “可她的靈氣跟列寧娜差遠了,哦,差遠了。”
  “但是舊衣服報討厭,”不疲倦的低聲繼續說著,“我們總是把舊衣服扔掉。扔掉比修補好,扔掉比修補好,扔掉比……”
  “管理得坐著干,不能夠打人。你得用頭腦、用屁股,而不是用拳頭。比如,促進消費。”
  “行了,我已經準備好接受他的邀請。”列寧娜說,范尼仍然一言不發,身子扭到一邊。“咱倆講和吧,范尼,親愛的。”
  “每一個男人女人和孩子每年都必須有那么高的消費。為了工業的利益的唯一結果就是……”
  “扔掉比修補好。修補越多,財富越少。修補越多……”
  “過不了幾天,”范尼難過地強調說,‘你就會遇到麻煩的。”
  “規模巨大的出自良心的反對。什么都不消費,回到自然。”
  “我的確愛坐飛機,的確愛。”
  “有回到文化的要求,對,實際上回到文化來。可要是老坐著讀書不動,你的消費可就高不了了。”
  “我這樣子行嗎?”列寧娜問。她的衣服是玻瓶綠色的人造絲,袖口和領子則是綠色的新膠纖維毛皮。
  “八百個樸素派成員倒在機槍之下,在高爾德草場。”
  “扔掉比修補好,扔掉比修補好。”
  綠色的燈心絨短褲和白色黏膠毛襪子脫到了膝蓋以下。
  “后來又出現了大英博物館大屠殺。對兩千個文化迷施放了硫化二氯甲基。”
  列寧娜的眼睛為一項綠白相間的騎手帽遮住;皮鞋亮綠色,擦得锃亮。
  “最后,”穆斯塔法·蒙德說,“總統們意識到使用武力并不是辦法,于是采取了緩慢但是絕對可靠的人工生殖、新巴甫洛夫條件設置法和睡眠教育法……”
  她腰上圍了一條嵌銀的綠色人造摩洛哥皮藥囊帶,略微隆起。列寧娜不是不孕女,“藥囊帶”上有定時滲入的避孕藥。
  “菲茨納和川口的發現終于得到采納。掀起了一場深入的反對懷孕生育的宣傳……”
  “無懈可擊!”范尼激動地叫了起來。她對列寧娜的魅力從來無法長久抵抗。“這條馬爾薩斯帶可愛得沒法說!”
  “同時掀起了一場反對過去的運動;關閉了博物館,炸毀了歷史紀念建筑(幸好那些建筑在九年戰爭時大部分已經毀滅);查禁了福帝紀元一五O年以前的一切書籍。”
  “我非得弄一條像這樣的帶子不可。”范尼說。
  “比如,那時還有一種東西,叫做金字塔。”
  “我那條黑色的專利皮帶……”
  “還有個人叫做莎士比亞,你們當然沒有聽說過。”
  “我那條帶子絕對是一種恥辱。”
  “這就是真正的科學教育的好處。”
  “越縫越窮,越縫越……”
  “我主福帝第一輛T型車出現那年……”
  “我用這腰帶快六個月了。”
  “就被定為新紀元的開始。”
  “扔掉比修補好;扔掉比修補好。”
  “我以前說過,有個東西叫做基督教。”
  “扔掉比修補好。”
  “是低消費的倫理學和哲學……”
  “我喜歡新衣服,我喜歡新衣服,我喜歡……”
  “在低消費時代基督教非常重要,但是在機器和氮合成時代它就肯定成了反社會的罪行。”
  “是亨利·福斯特給我的。”
  “于是,所有的十字架都砍掉了頭,成了T字架。還有個東西叫做上帝。”
  “那是真正的代摩洛哥皮。”
  “我們現在是在世界國里。我們慶祝福帝日,有社會本分歌,還有團結祈禱。”
  “福帝我主,我多么討厭他們!”伯納·馬克思考慮著。
  “那時有一個東西,叫做天;可是人們仍然喝非常大量的酒。”
  “只把她當做肉體,那種肉體。”
  “那時有個東西叫做靈魂,還有個東西叫做永恒。”
  “你一定要問問亨利,他是在哪兒買的。”
  “可是他們那時常使用嗎啡和可卡因。”
  “而更糟糕的是她也把自己看做是肉體。”
  “福帝紀元一七八年有兩千個藥劑師和生化學家得到了資助。”
  “他的確是悶悶不樂的樣子。’偷運預定局局長助理指著伯納·馬克思說。
  “六年以后那十全十美的藥品就投入了商業性生產。”
  “我們來逗他一下……”
  “它能夠產生飄飄欲仙,醉意朦朧的美妙幻覺。”
  “悶悶不樂,馬克思,悶悶不樂。”肩膀上一拍,他嚇了一跳,抬頭看去。就是那個粗漢亨利·福斯特,“你需要的是一克唆麻。”
  “具有基督教和酒精的一切好處,卻沒有兩者的壞處。”
  “我主福帝!我真恨不得殺了他!”可是他只說了一句,“謝謝,我不需要。”便推開了遞給他的那一管藥片。
  “只要你喜歡就可以給自己放個假,擺脫現實,回來的時候頭疼和神話便都消失了。”
  “吞吧,”亨利·福斯特堅持說,“吞吧。”
  “實際上穩定就得到了保證。”
  “只需吞下一小片,十種煩惱都不見。”局長助理引用了一句睡眠教育的樸素格言。
  “然后就只剩下了一件事:征服衰老。”
  “去吧,去吧!”帕納·馬克思說。
  “喔唷,喔唷。”
  “把注荷爾蒙輸入年輕的血液去,鎂鹽……”
  “記住,唆麻吞一片,立即脫苦難。”他們倆笑著走了出去。
  “老年生理的衰邁跡象全都消除。當然,隨之而消除的還有.回.。”
  “別忘記了問他那條馬爾薩斯帶的事。”范尼說。
  “還有老年的一切。心理特征,性格是終身不變的。”
  “……然后打兩局障礙高爾夫消磨掉黃昏前的時光。我一定要坐飛機。”
  “工作,游戲——我們的精力和口味到了六十歲還和那時的人十七歲時一樣。在苦難的日子里老年人總喜歡消極,退卻,相信宗教,靠讀書和思考混日子,思考!”
  “白癡,豬玀!”伯納·馬克思沿著走廊走去,自言自語道。
  “而現在——這就是進步了——老年人照樣工作,照樣性交,尋歡作樂,沒有空閑,沒有絲毫的時間坐下來思考。或者,即使由于某種不幸的偶然,在他們的娛樂消遣里出現了空當,也永遠會有唆麻,美味的唆麻,半克就是半個假日,一克就是一個周末,兩克就是一次輝煌的東方旅游。三克唆麻就是一次月球上昏昏沉沉的永恒。從那兒回來的時候他們會發現自己已經越過了空當,每天腳踏實地,安安穩穩地工作和娛樂,看完一部感官片又趕下一部感官片,從一個有靈氣的姑娘到另一個有靈氣的姑娘,從電磁高爾夫球場到…·”
  “走開,小姑娘。”主任憤怒地叫道,“走開,小娃娃!你們沒有看見福下忙著嗎?去,去,別的地方玩你們的性游戲去。”
  “讓小家伙們玩吧。”總統說道。
  機器輕微地嗡嗡響著,傳送帶緩慢莊嚴地前進,每小時三十三公分;暗紅里無數紅寶石閃著微光。
 

2013-08-23 13: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