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美麗新世界 第九章
美麗新世界 第九章
阿道斯赫胥黎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九章
 
  有了一天的離奇與恐怖的經歷,列寧娜覺得自己有充分的權利享受一個完全的、絕對的假期。兩人一回到賓館她就吞下了六粒半克的唆麻片,在床上躺了下來,不到十分鐘已經飛往月宮的永恒,至少得十八個小時才能醒來。
  這時伯納卻躺在黑暗里瞪著大眼想著心事,半夜后許久才入睡;可他的失眠并非沒有收獲。他擬定了一個計劃。
  第二天早上十點,穿綠制服的八分之一混血兒準時下了直升飛機。伯納在龍舌蘭叢中等著他。
  “克朗小姐度唆麻假去了,”伯納解釋道,“看來五點以前是不會回來的。這就給了我們七個小時。”
  他可以飛到圣塔菲辦完必須辦的事,然后回到馬爾佩斯,到她醒來時間還多。
  “她一個人在這兒安全嗎?”
  “跟直升機一樣安全。”混血兒向他保證。
  兩人上了飛機立即出發。十點三十四分他們在圣塔菲郵局房頂降落。十點三十七分伯納已接通了白廳世界總統辦公室。十點三十九分他已在跟總統福下的第四私人秘書談話。十點四十四分他已在向第一秘書重復他的故事。到十點四十七分半鐘他耳朵里已經震響著穆斯塔法蒙德本人的深沉宏亮的聲音。
  “我斗膽地想,”伯納結巴地說,“福下會發現這個問題能引起足夠的科學興趣……”
  “是的,我的確認為它能夠引起足夠的科學興趣,”那深沉的聲音說,‘那你就把這兩個人帶到倫敦來吧。”
  “福下明白,我需要一張特許證……”
  “必要的命令,”穆斯塔法·蒙德說,“此刻正在向保留地總監發出。你立即去總監官邸好了。再見,馬克思先生。”
  寂靜。伯納掛上電話,匆匆上了房頂。
  “總監官邸。”他對伽瑪綠八分之一混血兒說。
  十點五十四分伯納已經在跟總監握手。
  “很高興,馬克思先生,很高興,”他那轟響的嗓子透著尊敬,“我們剛收到了特別命令……”
  “我知道,”伯納打斷了他的話,“我剛才才跟總統閣下通過話。”他一屁股坐進了椅子。他那厭倦的口氣暗示著他習慣于每周七天都跟總統閣下通話。“請你盡快采取必要措施,盡快。”他特別強調盡快。他對自己十分欣賞。
  十一點零三分所有的文件已經進了他的口袋。
  “再見。”他居高臨下地對總監說。總監已經陪著他走到了電梯門口。
  他步行到了賓館,洗了個澡,做了真空振動按摩,用電動刀刮了胡子,聽了早間新聞,看了半小時電視,才慢條斯理吃了午飯。兩點半鐘他已經跟八分之一混血兒一起飛回了馬爾佩斯。
  小伙子站在招待所門外。
  “伯納,”他叫道,“帕納!”沒有人回答。
  小伙子穿著鹿皮靴,走路沒有聲音。他跑上臺階,拽了拽門,門關著。
  他們走了!那是他所遇見過的最可怕的事。列寧娜請他來看他們,可他們卻走掉了。他在臺階上坐下,哭了起來。
  半小時后他想起往窗戶里望望。他看見的第一件東西是一個綠色手提箱,箱蓋上印著姓名的第一個字母L.C。歡樂像火焰一樣從他心里燒起。他揀起一塊石頭。碎玻璃落在地上叮叮地響。不久以后他已進了屋子。一打開綠色的手提箱他立即聞到了列寧娜的香水味。那香味彌漫了他的肺葉,那是列寧娜的香味呢。他的心臟急劇地跳動起來,他幾乎暈了過去。他把身子彎在那寶貴的箱子上,抗磨著,翻看著,拿到光線里審視著。他起初對列寧娜用來換洗的新腔天鵝絨短褲上的拉鏈弄不明白,到他明白過來,便覺得很好玩;拉過去,拉過來,再拉過去,又拉過來;他著迷了。列寧娜的綠色拖鞋是他平生見過的最精美的東西。他打開一件貼身拉鏈衫,不禁羞紅了臉,趕快放到了一邊。但是親吻了一下一條人造絲手絹,又把一條圍巾圍到了脖子上。他打開一個盒子,一股香粉噴了出來,噴在他手上。他把它擦在胸口、肩膀和光胳臂上。多好聞的香味!他閉上眼睛,用臉挨了挨擦了粉的胳臂。滑膩的皮膚挨緊他的臉,麝昧的粉香透進了他的鼻子——是活生生的她呀。“列寧娜,”他輕聲說,“列寧娜!”
  有什么響動嚇了他一跳,他心虛地轉過身子,把偷看著的東西塞回提箱,蓋上蓋,又聽了聽,看了看。沒有活動的跡象,也沒有聲音。可他確實聽見過什么東西——好像是有人嘆氣,好像是木頭的吱嘎聲。他踮起腳,走到門邊,小心翼翼地開了道縫,發現自己望著的是一片寬闊的梯口平臺,平臺對面是另一道虛掩著的門。他走過去推開門,偷看起來。
  列寧娜躺在矮床上,睡得正香。她穿著一件粉紅拉鏈睡衣,床單掀開。髦發襯著她的臉,多么美麗!那粉紅的腳趾,那安詳的熟睡的面龐,像孩子一樣打動人心;那無力松垂的手,那柔軟的胳臂,是那么坦然而無助。他的眼里不禁噙滿了淚水。
  他采取了無窮的預防措施——其實很不必要,因為除非開槍,是無法把列寧娜從預定的唆麻假日提前驚醒的。他進了屋子,跪在床邊的地板上,雙手指頭交叉,注視著她。“她的眼睛。”他喃喃地說道。
  “你總在言談里說起她的眼睛、頭發、
  面頰、步態、聲音;啊,還有她那纖手!
  在那雙纖手面前,一切白色都只是污穢,
  寫下的全是自我譴責;連小天鵝的茸毛
  跟它柔膩的一握相比,也透著粗糙……”
  一只蒼蠅圍著列寧娜嗡嗡地飛;他揮手把它趕走了。“連蒼蠅,”他記起,
  “即使朱麗葉皎潔的纖手上的蒼蠅
  也可以從她唇上盜竊永恒的祝福,
  而她,也會因純潔的處女嬌羞而臉紅,
  好像叫蒼蠅吻了也是罪過……”
  他非常緩慢地伸出手去,好像想撫摩一只膽小卻又頗為危險的鳥。他的手顫抖著,懸在空中,離她那松弛的手指只有一寸,差不多要碰到了。他敢于用自己最卑賤的手指去褻瀆……嗎?不,他不敢。那鳥太危險。他的手又垂了下來。她多么美麗呀!多么美麗呀!
  他突然發現自己在思考著:只要拈住她脖子邊的拉鏈鈕,使勁長長一拉……他閉上了眼睛,搖著頭,像剛從水里冒出的狗一樣搖晃著耳朵。可恥的思想!他為自己難堪。純潔的處女嬌羞……空氣里有一種嗡嗡聲。又有蒼蠅想盜竊永恒的祝福嗎?是黃蜂嗎?他望了望,什么都沒看見。嗡嗡聲越來越大,好像選定了要呆在百葉窗外面。飛機!他狼狽不堪地跳了起來,跑回了另一間房,跳出了敞開的窗戶。他在高高的龍舌蘭叢間的小徑上奔跑時看見伯納從直升飛機上下來。
 

2013-08-23 13:1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