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美麗新世界 第十五章
美麗新世界 第十五章
阿道斯赫胥黎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十五章
 
  公園巷彌留醫院的體力勞動者共是一百六十二個德爾塔,分成兩個波坎諾夫斯基小組,其中有八十四個紅頭發的多生女和七十八個深色皮膚長臉型的多生男。六點鐘下班,兩個小組都在醫院走廊上集合,由會計助理發給他們每天的定量唆麻。
  野蠻人從電梯出來,走進人群,但他的心還在別處——還跟死亡、憂傷和悔恨交織在一起。他只顧從人群里往外擠,并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么。
  “你在擠誰呀?你以為自己在什么地方走呀?”
  一大片喉嚨之中只有一高一低兩個喉嚨在說話,一個嬌氣,一個粗大。兩類面孔,像在一大排鏡子里一樣無窮無盡地復現著,一類是長雀斑的沒有毛的月亮,被一個橘黃色光圈包圍;另一個是瘦削的尖嘴的鳥臉,留了兩天的胡子碴;全都怒氣沖沖轉向他。兩人的話語和使勁抵在他肋骨上的手肘把他從混沌里驚醒了過來。他再次回到了外在的現實。他向四面看了看,明白了他眼前是些什么——他是帶著一種墜落的恐怖和厭惡明白過來的。他厭惡那日日夜夜反復出現的熱病,那些擁來擁去千篇一律的面孔所造成的夢魔。多生子,多生子……他們像蛆蟲一樣在琳妲死亡的神秘里褻瀆地拱來拱去。現在他面前又是蛆蟲,只是大多了,長成了人。現在他們正在他的憂傷和悔恨上爬來爬去。他停住腳,用迷惑、恐怖的眼光盯著周圍那群穿咔嘰的暴民。他此刻正站在他們之間,比他們高出了足足一頭。“這兒有多少美好的生靈!一”那歌聲嘲弄著他。“人類是多么美麗!啊,美妙的新世界……”
  “領唆麻了,”一個聲音高叫,“排好隊。那邊的人,快一點。”
  剛才有一道門已經打開,一套桌椅已經搬到走廊上。說話的是一個神氣的年輕阿爾法。他已經捧著一個黑鐵的錢箱走了進來。多生子們懷著欲望,發出一陣滿意的呢喃,把野蠻人全忘了。現在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到了那黑鐵錢箱上。年輕人已把錢箱放在桌上,正在打開。箱蓋揭開了。
  “嗚——哇!”一百六十二個人同聲叫了起來,像是在看焰火。
  年輕人取出一把小藥盒,“現在,”他專斷地說,“請走上來。一次一個,不要擠。”
  多生子挨次走了上去,沒有擁擠。先是兩個男性,然后是一個女性,再是一個男性,三個女性,然后……
  野蠻人站在那兒望著。“啊,美妙的新世界……”他心里的歌似乎改變了調子。在他的痛苦和悔恨的時刻,那歌詞以多么惡毒的訕笑嘲弄著他!它像魔鬼一樣大笑,讓那噩夢似的骯臟與令人作嘔的丑陋繼續折磨著他。到了此時,那歌詞突然變成了召喚他拿起武器的號角。“啊,美妙的新世界!”米蘭達在宣布獲得美好的可能,甚至噩夢也可能變成美好高貴的東西。“啊,美妙的新世界!”那是一種挑戰,一種命令。
  “那邊的人別擠。”會計助理大發雷霆、叫道,“你們要是不規規矩矩,我就不發了。”
  德爾塔們嘰咕了幾句,擠了一下,不動了。威脅生了效。扣發唆麻,太可怕了!
  “這就好些了。”年輕人說,又打開了精子。
  琳妲做過奴隸,琳妲已經死去。別的人卻應該過自由的生活,應該讓世界美麗。那是補救,是一種責任。突然一片光明閃現,仿佛是升起了百葉窗,拉開了窗簾,野蠻人明白了自己該怎么辦。
  “來吧。”會計助理說。
  又一個女咔嘰走上前來。
  “住手!”野蠻人以洪亮震響的聲音大叱“住手!”
  他往桌子邊擠了過去;德爾塔們吃驚地盯著他。
  “福帝呀!”會計助理放低了聲音說,“是野蠻人。”他害怕了。
  野蠻人急切地叫了起來。“請借給我你們的耳朵……”以前他從來沒有在大庭廣眾之間說過話,覺得極難表達自己的意思。“那可怕的東西千萬別要,那是毒品,是毒品。”
  “我說呀,野蠻人先生,”會計助理息事寧人地微笑著說,“你能不能讓我先……”
  “哪是對靈魂和身體的雙重毒品。”
  “不錯,可是,你先讓我發完了再說好不好?好個野蠻人先生。”他像撫摩著有名的危險動物一樣拍了拍他的手臂。“你讓我先……。”
  “絕對不行!”野蠻人大叫。
  “可是,老兄,聽我說……”
  “把它全扔掉——那些可怕的毒品。”
  一句“全扔掉”刺透了德爾塔們一重一重混沌的意識,刺痛了他們。人群發出了憤怒的嘟噥。
  “我是來給你們自由的,”野蠻人轉身對著多生子說,“我是來給……”
  會計助理沒有再聽下面的話,他已經溜出了走廊,在電話簿上尋找著一個號碼。
  “他自己的屋子里沒有,”伯納總結道,“我的屋子里沒有,你的屋子里沒有,愛神宮沒有,孕育中心和學院也沒有。他可能到哪兒去了呢!”
  赫姆霍爾茲聳了聳肩。他們剛才下班回來,以為野蠻人會在平常和他們見面的一兩處地方等他們,可是那人連影子也沒有。這叫他們很掃興,因為他們原打算乘赫姆霍爾茲的四座體育直升機趕到比雅瑞茨去。野蠻人要是不馬上出現,他們就可能趕不上晚飯了。
  “我們再等他五分鐘,”赫姆霍爾茲說,“他要再不來我們就只好……”
  他的話叫電話鈴打斷了。他拿起話筒。“哈羅,我就是。”他聽了很久,“福帝在天!”他咒罵道。“我馬上來。”
  “怎么啦?”伯納問。
  “是我在公園巷醫院的一個朋友打的,”赫姆霍爾茲說,“野蠻人就在那兒,好像發了瘋。總之,非常緊急,你愿意跟我去嗎?”
  兩人沿著走廊匆匆向電梯走去。
  “可是,你們愿意做奴隸嗎?”他倆走進醫院時野蠻人正在說話。他滿臉通紅,眼里閃耀著熱情和義憤的光。“你們喜歡做小娃娃嗎?是的,哇哇叫,還吐奶的娃娃。”他說下去。他對他想拯救的人畜生一樣的愚昧感到煩惱,不禁使用難聽的話罵他們,可他的咒罵撞在對方厚重的蒙昧的甲殼上,又蹦了回來。那些人盯著他,目光茫然,表現了遲鈍而陰沉的仇恨。“是的,吐奶!”他理直氣壯地叫道。現在他把傷心、悔恨、同情和責任全忘光了,這種連禽獸也不如的怪物所引起的難以抑制的憎恨似乎左右了他。“你們就不想自由,不想做人嗎?你們就連什么叫人。什么叫自由都不知道嗎?”憤怒使他流暢起來,話語滔滔不絕。“不知道嗎?”他再問了一句,可是得不到回答。“那好,”他嚴厲地說,“我就來給你們自由,不管你們要不要。”他推開了一扇朝向醫院內部庭院的窗戶,把那些裝唆麻片的小盒子一把一把扔了下去。
  穿咔嘰的人群看著這過分褻瀆的驚人場景,不禁目瞪口呆,又驚訝又恐怖,說不出話來。
  “他瘋了,”伯納瞪大了眼睛盯著,悄悄地說,“他們會殺死他的。會……”人群突然大叫起來。一陣涌動把他們向野蠻人氣勢洶洶地推了過去。“福帝保佑!”伯納說,不敢看了。
  “福帝幫助自助的人!”赫姆霍爾茲·華生笑了,實際上是狂喜的笑。他推開群眾,走向前去。
  “自由!自由!”野蠻人大叫,繼續用一只手把唆麻扔到院子里,同時用另一只手擊打著向他襲來的面目相同的人群。“自由!”赫姆霍爾茲突然到了他的身邊——“好赫姆霍爾茲,老兄!——赫姆霍爾茲也在揮著拳頭——“終于做了人了!”說著時赫姆霍爾茲也在一把一把把毒品往開著的窗戶外面扔。“是的,做了人了!做了人了!”毒品一點都不剩了。他抓起了錢箱讓他們看了看那黑色的空當。
  德爾塔們呼嘯著以四倍的激怒撲了上來。
  伯納在戰斗的邊緣猶豫了,“他們完了,”他叫。突然一陣沖動支配了他,撲上去想救他們倆,可回頭一想,又停了步,隨即覺得難為情了,又撲上去;再是念頭一轉,又站在那兒猶豫了,同時痛苦地感到可恥——他想到如果自己不去幫助,他倆可能被殺死;而如果去幫助,自己又會有生命危險。正在此時,謝謝福帝!戴著鼓眼睛豬鼻子的防毒面具的警察跑了進來。
  伯納沖上去迎接他們,向他們招手。他畢竟在行動,在做著什么。他連叫了幾聲,“救命!救命!”一聲比一聲高,他有一種自己在幫忙的幻覺,“救命!救命!救命!”
  警察把他推到了一邊,自己去執行任務。三個肩上扛著噴霧器的警察向空中噴出了濃濃的唆麻氣;另外兩個則在手提合成音箱前忙碌。還有四個警察沖進了人群,扛著裝滿強麻醉劑的水槍,對打得難解難分的人一股一股很技巧地噴射著。
  “快!快!,”伯納大叫,“再不快點他們就要給殺死了。要給……哦!”他那嘰嘰喳喳惹惱了一個警察,對準他射了一麻醉槍。伯納的兩腿似乎失去了骨頭、筋腿和肉,變成了兩根膠凍,后來甚至連膠凍也不是,而成了水。他只搖晃了一兩秒鐘,便垮到了地上,癱瘓了。
  突然,一個聲音在合成音樂音箱里說起話來。那是理智的聲音,善意的聲音。合成音樂錄音帶正在播放二號(中等強度)反騷亂演說。是從一個不存在的心靈的深處直接發出來的,“朋友們,我的朋友們!”那聲音帶著無限溫柔的責備,非常動情地說了起來,就連戴了防毒面具的警察的眼睛一時都淚眼模糊了:“你們這是什么意思?你們為什么不能大家幸福善良地在一起?幸福善良,”那聲音重復道,“和平,和平。”那聲音顫抖起來,降成了耳語,暫時消失了。“啊,我真希望你們幸福,”那聲音又開始了,帶著真心誠意的渴望,“我多么希望你們善良!我求你們,求你們善良而……”
  兩分鐘之后演說和唆麻霧氣起了作用。德爾塔們已經在淚流滿面地互相親吻擁抱——六七個多生子彼此理解地擁抱到了一起。就連赫姆霍爾茲和野蠻人也差不多要流淚了。從會計室又領來了新的唆麻盒,很快分發出來。多生子們隨著那深情厚意的男中音的告別詞分散了。好像心都要碎了一樣地哽咽著。“再見了,我最最親愛的朋友們,福帝保佑你們!再見吧,最最親愛的朋友們,福帝保佑你們。再見了,我最最親愛的朋友們……”
  最后一個德爾塔走掉之后警察關掉了演說。那天使一樣的聲音停止了。
  “你們是不是不出聲跟我們走,不出聲?”警官問道,“要不要我們用麻醉槍!”他用他那槍威脅說。
  “哦,我們不出聲跟你走。”野蠻人回答,輕輕撫摩著打破的嘴唇、挫傷的脖子和咬傷的左手。
  赫姆霍爾茲拿手絹捂住流血的鼻子點頭同意。
  伯納醒了過來,腿也管用了,想利用這個機會盡可能不惹人注意地從門口溜走。
  “晦,那位。”警官叫道,一個帶豬鼻子面具的警察匆匆橫過房間,一只手抓住了年輕人的肩膀。
  伯納一臉憤怒的無辜,轉過身來。溜?他做夢也沒有想過做這樣的事。“不過,你們要我干什么?”他對警官說,“我真想象不出來。”
  “你是被抓的人的朋友,對不對?”
  “晤……”伯納說,他猶豫了。對,他的確無法否認,“我憑什么不能夠跟他們做朋友?”他問。
  “那就來吧。’警官說,帶路往門口和等在那兒的警車走去。
 

2013-08-23 13:1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