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西藏生死書 第十七章 內在的光芒
西藏生死書 第十七章 內在的光芒
索甲仁波切      阅读简体中文版

  當地光明在一個人死亡后顯現時,有經驗的修行人能夠保持完全的覺醒,與它結合在一起,因而證得解脫。但如果無法認證地光明,我們就會遇見下一個中陰――法性的光明中陰。

  法性中陰的教法非常特別,這是一種特別的大圓滿法門,幾世紀以來一直被珍視為大圓滿法的核心。本來我有些猶豫是否該公開介紹這個最神圣的教法,事實上,如果沒有前例的話,我可能就不會這么做。不過,《中陰聞教得度》和不少提到法性中陰的其他書籍已經出版了,也導致人們某些天真的結論。我覺得,對這個中陰做一個坦率的澄清,恢復它的本來面目,是極端重要而切合時宜的事。我必須強調,在本書中并沒有對相關的高深法門做任何詳細的說明;因為除非有具格上師的開示和指導,并且完全純凈地信服那位上師,否則這些法門絕對無法修得成功。

  我參考了許多不同的來源,以便把本章說明得更清楚。我認為本章是本書最重要的一章,希望大家透過本章而認識這個殊勝的教法,并且可以得到啟發,去做進一步研究,開始親自修習。

  法性的四個階段

  梵文dharmata,藏文chonyi的意思是一切萬物的內在性質或本質(中文稱為法性)。法性是赤裸裸的、非因緣生的真理,是實相的性質,或是現象界的真實性質。在這里所討論的,是我們對于心性和一切萬物性質的整體根本的了解。

  臨終時,分解過程的結束和地光明的顯現,即在呈現一個嶄新的開始。我發現把它比喻成由夜晚轉為白天,可以幫助我們的說明。臨終的分解過程,最后是「完全證得」階段的黑暗經驗。它被描述成「黑暗籠罩的天空」。地光明的生起,就好象是黎明前虛空的晨曦。現在,法性的太陽冉冉上升,光彩奪目,照耀大地。本覺的自然光芒自發性地顯現,以能量和光放射出來。

  就像太陽在那個清朗和廣袤的虛空生起一般,法性中陰的光明形貌,也在地光明的無邊虛空中生起。我們把這種聲、光、色的展現稱為「自發性的現前」,因為它必然總是在它的基礎地——廣闊浩瀚的「本初清凈」中現前。

  實際上,此處正在發生開展的過程,心和它的本性逐漸變得越來越明顯。法性中陰是這個過程中的一個階段。心從它最純凈的狀態(地光明),透過這個光和能量的面向,邁向下一個中陰(受生中陰)的顯現。

  現代物理學指出,當我們探究物質時,它呈現出能量和光的大海,我發現這一點很有啟示性。大衛·波姆(DavidBohm)說:「物質是濃縮或冷凍的光……一切物質都是光的濃縮,以平均小于光速的速度,反覆地以特定模式運動。」現代物理學也從多方面來了解光:「它是能量,也是資訊——內容、形式和結構。它是一切萬物的潛能。」

  法性中陰有四個階段,每一個階段都代表一個解脫的機會。如果前一個機會沒有把握,則下一個階段就會展現出來,我在這里所做的說明,源自大圓滿密續,其中強調唯有透過特別高深的「頓超」光明法門,才能真正了解法性中陰的真正意義。因此,西藏傳統對于度亡的教法中,法性中陰所占的篇幅最小。即使在也屬于大圓滿法的《中陰聞教得度》一書中,這四個階段的次序也交代得不清楚,結構不夠清晰。

  不過,我必須強調,一切語言文字最多只能用概念來描述在法性中陰中可能發生的事。法性中陰的顯現,除非修行人已經修成了「頓超」法門,否則將只是概念性的影像;修成了「頓超」法門,就會了解到我所做的每一項細節說明,都是修行人無可否認的個人經驗。我想告訴各位的是,如此神奇和驚人的面向確實存在。我也深切希望各位在經歷死亡的過程中,能夠記住我對于中陰的說明。

  1.光明——光之景

  在法性中陰之中,你以光之身顯現。這個中陰的第一個階段是「空大溶入光明之中」。

  突然間,你會意識到有一個流動的、活潑的聲、光、色世界。我們所熟悉的平常景象,都溶入一個廣袤的「光之景」。這種「光之景」非常燦爛奪目,它是透明而多彩的,不受任何層面或方向的限制,它閃閃發光不斷躍動。《中陰聞教得度》說它「像炎夏平原上的海市蜃樓」。它的各種顏色,是心的固有元素的自然表現:空大被看成藍光,水大被看成白光,地大被看成黃光,火大被看成紅光,風大被看成綠光。

  這些燦爛的光在法性中陰的穩定程度,完全決定于你在修持「頓超」時所證得的穩定度。唯有確實嫻熟這個法門,才能讓你穩定這種經驗,利用它來獲得解脫。否則法性中陰將像電光石火般地一閃而過,你甚至不知道它已經發生了。讓我再次強調,唯有修「頓超」法門的修行人,才能有那種最最重要的認證:這些光燦爛的顯現,并不離開心性而存在。

  2.結合——圣尊

  如果你不能認證這就是本覺的自發性顯現,則這些單純的光和色將開始結合成大大小小的光點或光球,稱為「明點」(tikle)。在巨大的光球幾乎充塞整個虛空時,「喜樂部和忿怒部圣尊的曼達拉」將出現于明點中。

  這就是第二個階段,稱為「光明溶入結合之中」,光明以各種體積、顏色和形狀的佛像或圣尊像顯現,手里拿著各種寶物。他們所散發出來的亮光耀眼炫目,聲音巨大如百千雷響的怒吼,各個光束如雷射光般穿透萬物。

  他們就是《中陰聞教得度》一書中所描述的「四十二位喜樂部和五十八位忿怒部圣尊」。他們在幾「天」之間逐漸出現,各有各自特殊的曼達拉模式,這是一種如此強烈充滿你整個覺知的景象,如果你無法認證它的真相,它就會顯得恐怖駭人。劇烈的恐懼和盲目的痛苦會消耗你,而后你會昏過去。

  非常微細的光束會從你自己和諸圣尊散發出來,將你的心和他們的心接在一起。無數的光球出現在它們的光線之中,慢慢增加,而后「卷起來」,一切圣尊溶入你當中。

  3.智慧

  如果你還是無法認證和獲得穩定性,下一個階段隨即展開,稱為「結合溶入智慧之中」。

  另一道細光束從你的心中發出,從光束又展開巨大的景象;不過,每個細節仍然清晰準確。這是各種智慧的展現,同時以舒展開來的光氈和燦爛、球狀、光明的明點出現:

  首先,在深藍色的光氈上,有寶藍色的閃爍明點以五個一組的模式出現。在它上面的白色光氈上,有水晶般雪白的亮麗明點出現。在它上面的黃色光氈上,有金黃色的明點出現。在它上面的紅色光氈上,有紅寶石顏色的明點出現。它們被一個明亮的球體罩住,就像由孔雀毛制成的頂蓋。

  這種明亮光的展現,是五種智慧的顯現:虛空藏智、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和成所作智。但由于成所作智只有在覺悟時才圓滿,這時它還未出現。因此,并沒有綠色的光氈和明點,不過它卻隱藏在其他顏色之內。這里正在顯現的,是我們覺悟的潛能;唯有在我們成佛之后,成所作智才會出現。

  如果你在這個時候沒有因安住于心性之中而證得解脫,各種光氈和它們的明點,以及你的本覺全都會溶入明亮的光球中,它就像孔雀羽毛制成的頂蓋。

  4.自發性的現前

  接下來就是法性中陰的最后一個階段,「智慧溶入自發性的現前之中」。現在,整個實相以驚人的方式呈現出來。首先是本初清凈的狀態,如開放、無云的天空般顯現。然后是喜樂部和忿怒部諸圣尊出現,接著是諸佛的清凈佛土,其下則是生死輪回的六道。

  這種景象的無邊無際,完全超乎我們的想象。每一種可能性都有:從智慧和解脫,到愚癡和再生。這時候,你將發現你具有天眼通和宿命通的能力。譬如,由于具有天眼通和不受到障礙的五官,你將知道你的過去世和未來世,看透別人的心。也明白六道輪回的情形。在一剎那間,你就可以清晰地憶起曾經聽過的一切教法,甚至連未蹭聽過的教法也將在你心中喚起。

  整個景象接著溶入它原來的明點,就像割斷繩子,帳篷立刻倒塌一般。

  如果你有穩定性,可以認證這些顯現無非是你自己的本覺的「自光」,就可以獲得解脫。但如果沒有「頓超」法門的經驗,你就無法注視「如同太陽般明亮」的諸圣尊。相反的,由于前世的習氣,你的視線將被往下拉到六道。你將認證的就是這些六道,它們將誘使你再度迷惑。

  在《中陰聞教得度》一書中,提到有幾天時間讓亡者得以體驗法性中陰。這些天數并非指一天廿四小時,因為在法性中,我們已經完全超越時間和空間的限制。這些日子是「禪定日」,是我們可以專心安住在心性中,或安住在單一心境中的時間長度。如果禪修功夫不夠,這些日子可能就像一分鐘那么短,而喜樂部和忿怒部圣尊的出現也都十分快速,我們甚至感覺不到它們已經生起。

  了解法性

  現在法性中陰已經降臨我身,

  我將舍棄一切恐懼和担憂,

  我將認證生起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本覺的自然顯現;

  并且了解這就是法性中陰的狀態;

  現在我已經來到這個關鍵點,

  我將不會恐懼從我心性中生起的喜樂部和忿怒部圣尊。

  了解這個中陰的要點是:在其間發生的一切經驗,都是我們心性的自然光芒。這時候所發生的,正是它釋放出來各種覺悟的能量。如同透過水晶的光所散發出來的跳躍彩虹,是它的自然展現;同樣的道理,法性輝煌的顯現,也和心性無法分開。它們是心性的自發性表現。因此,《中陰聞教得度》說,不管這些顯現有多可怕,它們只不過是像紙老虎一般地讓你產生恐懼而已。

  不過,嚴格說來,如果把這些顯現稱為「景象」或甚至「經驗」,那就錯了;因為景象和經驗都是取決于見者和被見物的二元關系。如果我們能夠把法性中陰的顯現認證為心的智慧能,就沒有見者和被見物的差別了,這就是不二的經驗。完全進入那種經驗就是證得解脫。卡盧仁波切說:「死后,如果心識能夠體悟它的經驗只不過是心本身而已,解脫當下就生起了。」

  不過,由于現在我們已經不再被肉身或世界所束縛了,在中陰境界中所釋放出來的心性能量看起來會異常真實,似乎是客觀存在的。它們似乎是真正存在于我們外在的世界里。我們沒有相當的修行,所以對那種不是依賴認知的不二境界毫無所悉。一旦我們把那些顯現誤認為是身外的現象,誤認為是「外界的景象」,我們就會以恐懼或希望來反應,使我們變得愚癡。

  就如同在地光明顯現時,認證它是證得解脫的鑰匙,在法性中陰時也是一樣。本覺自光(心性顯現出來的能量)的認證,可以讓我們證得解脫,否則就要繼續在無法自主的輪回中流浪。在法性中陰的第二個階段,會有百位喜樂部和忿怒部的圣尊出現,包括五方佛、女性佛、男性和女性菩薩、六道的佛,以及不少忿怒部圣尊和護法神。他們都在五智的亮光中出現。

  我們如何了解這些諸佛和圣尊呢?「每一位清凈身都代表我們不清凈經驗的自有覺悟的潛力。」五位男性佛是自我的五蘊的清凈面,他們的五智是五煩惱的清凈面。五位女性佛是心的清凈基本品質,這些品質被我們經驗為不清凈的肉體和環境。八位菩薩是八識的清凈面,八位女菩薩則是八識的領納對象。

  不管是五方佛的清凈景象和他們的智慧顯現,或者是五蘊的不清凈景象和煩惱生起,他們的基本性質本是相同的。差別在于我們如何認證它們,以及我們是否認證它們是從心性的基礎地出現的覺悟能量。

  譬如,在我們凡夫心中顯現出欲望的念頭,如果它的真性被認證出來,就可以解脫攀緣,生起「妙觀察智」。嗔怒被真正認證,生起時就可以像鉆石般清明不再攀緣,這稱為「大圓鏡智」。當無明被認證出來時,就可以生起廣闊而自然的清明:「虛空藏智」。當傲慢被認證出來時,就可以證得不二和平等境界生起「平等性智」。當嫉妒被認證出來時,就可以解脫偏頗和攀緣,生起「成所作智」。因此,五煩惱的生起,完全由于我們認證不出來它們的真性。當它們被真正認證出來時,它們就被凈化而解脫,它們的生起無非是五智的展現。

  在法性中陰里,如果你無法認證五智的光,則我執會進入你的「覺受」中,就好象一位上師所說的,發高燒的病人,將開始產生幻覺,看到各種幻想。譬如,你無法認證妙觀察智的紅寶石光,它的生起就會像一團火,因為它是火大的清凈性;你無法認證平等性智的金黃色光的真性,它就以地大生起,因為它是地大的清凈性,而水大、空大、風大依此類推。

  當我執進入法性中陰各種顯現的「覺受」中時,它們就被轉化(或者可以說是被凝固化),經由這個過程成為輪回中各種愚癡的根源。

  一位大圓滿上師以冰和水為例,說明這種缺少認證和我執的開展經過:水通常是液體的,具有殊勝的特質,可以洗凈臟物和止渴。但當它冷凍時,它就固化成冰。同樣情形,當我執生起時,它就把我們的內在經驗和我們認知周遭世界的方式固體化。不過,就好象在陽光的熱氣下,冰會溶解成水,在認證的光下,自由無礙的智慧性將顯露出來。

  現在我們可以正確地了解,在地光明和法性中陰現起之后,由于前后二次都無法認證出心性,輪回實際上已經生起了。首先,地光明(心性的基礎地)沒有被認證出來;如果它被認證出來,就已經證得解脫。其次,心性的能量顯現,提供第二次的解脫機會;如果它沒有被認證出來,生起的煩惱就開始凝固成各種錯誤的思想,它們合起來繼續創造虛幻的六道,把我們拘禁在生死輪回中。因此,整個修行的目的,就是把這個我稱之為「無明的過程」直接翻轉過來;那些彼此聯系和互相倚賴的錯誤覺受,使得我們陷入自己所創造的虛幻世界,修行就是把它們反創造、反凝固化的過程。

  就如同前面說過的,地光明在死亡的那一刻顯現,并不等于證得解脫;同樣情形,當法性中陰顯現時,也并不就是當然可以解脫。因為當智慧的燦爛明光發出時,伴隨著各種簡單的、愜意的、溫暖的聲光,它們不像智慧光那么刺激和強大。這些黃色、綠色、藍色、紅色和白色的皆為黯然迷蒙的光,是由貪、嗔、癡、欲望、嫉妒和傲慢累積而成的習氣。這些情緒就分別創造了六道:地獄、餓鬼、畜生、人、阿修羅、天。

  如果我們活著時,并未認證和固定心的法性,我們所累積起來的執著習氣,在這時候就會開始激動和蘇醒過來,我們就會被本能地拖向六道的暗光。心受到智慧活躍的燦爛的光明所威脅,就會退縮。各種溫暖的光,都是習氣所邀集來的,就引誘我們去投生,至于投生到哪一道,就由主宰我們的業和心流的煩惱而決定。

  讓我們引用《中陰聞教得度》書中的一尊喜樂佛出現的例子,來說明這整個過程。上師或道友對亡者的神識說:

  哦,覺悟家族的兒女,一心諦聽!

  第三天,黃光將生起,它是地大的凈性。同時,從黃光中,南方眾寶莊嚴佛土的寶生佛將在你面前出現,他全身黃色,手執如意寶珠。他坐在馬車的寶座上,與佛母互相擁抱。四周有虛空藏和普賢兩位男菩薩、念珠和持香兩位女菩薩。因此。一共有六位佛身在虹光中出現。

  受蘊的內在凈性(平等性智)以黃光出現,晃耀閃爍并飾以大大小小的明點,極其明亮,非肉眼所能逼視,從寶生佛和佛母的心中流向你,穿透你的心,因此你的眼睛無法凝視它。

  就在智慧光出現的同時,代表人道的暗藍色光向你而來,穿透你的心。在傲慢驅使下,你將恐懼地逃離耀眼的黃光,卻喜歡人道的暗藍光,因而對它執著。

  這時候,不要畏懼耀眼、明亮、穿透而逼人的黃光,卻要把它認證為智慧。讓你的本覺安住在其中,放松、自在、寂靜。對它要有信心、恭敬和殷望。如果你認證它為你自己的本覺的自然光,即使你沒有恭敬心,也沒有念祈請文,一切佛身和光將與你融為一體,證得佛果。

  如果你沒有把它認證為你自己的本覺的自然光,那么就要以恭敬心向它祈求,觀想「這是寶生佛的慈悲光。我皈依它。」因為實際上它就是寶生佛,前來引導你通過中陰的恐怖景象,它是寶生佛慈悲能量的光鉤,因此你要以全然的恭敬心對它。

  不要愛上人道的暗藍光。這是你的貢高我慢累積而成的習氣之道。如果你對它執著,你將掉落人道,重受生、老、病、死之苦,失去出離塵世泥沼的機會。這個暗藍光是阻礙解脫之道的障礙,因此不要看它,卻須摒除傲慢!放棄它的習氣!不要執著(暗藍光)!不要渴望它!你要對那個耀眼、明亮的黃光恭敬和渴望,一心觀想寶生佛,如此祈禱:

  啊!

  我因貢高我慢而生死流轉,

  唯愿寶生佛領導我

  走上「平等性智」光的光明大道,

  唯愿至高無上的佛母走在我后面;

  唯愿我們幫助我走過中陰的險道,

  帶我進入圓滿的佛境。

  以至誠恭敬心念完祈請文之后,你將溶入寶生佛和佛眼佛母心中的虹光,變成南方眾寶莊嚴佛土的報身佛。

  有關寶生佛示現的描述,最后是說明藉著上師或道友的這種「開示」,即使亡者的能力再小,都可以證得解脫。不過,《中陰聞教得度》說,雖然經過多次的「開示」,仍然有人因為惡業的緣故,無法認證和得到解脫。在貪婪和業障的干擾、各種聲光的驚嚇下,他們將逃避。因此,次「日」,下一尊阿彌陀佛,就偕同其眷屬諸尊,以光彩奪目的紅光出現,但同時顯現的,還有暗淡、誘人的餓鬼道黃光,這是由貪婪和吝嗇造成的。因此,《中陰聞教得度》以相同的方式,逐一介紹喜樂部和忿怒部諸尊的出現。

  常常有人問我:「諸圣尊會對西方人示現嗎?如果會,是以西方人所熟悉的形式嗎?」

  法性中陰的顯現被稱為「自發性呈現」。這表示它們是本具和自在無礙的,存在于我們所有的人。它們的生起,并不倚賴于我們可能會有的任何精神體悟;唯有認證它們才需要精神體悟。它們并非西藏人所獨有,它們是一種普遍而基本的經驗,但我們如何認證它們,則視個人的因緣而定。因為它們在本質上是無限的,所以它們可以任何形式顯現。

  因此,諸圣尊會以我們在世時最熟悉的形式顯現。譬如,對基督徒而言,諸圣尊可能以基督或圣母瑪利亞的形式示現現。一般來說,諸佛示現的目的是為了幫助我們,因此他們會以最適合也最能幫助我們的任何形式示現。但不論諸圣尊是以何種形式示現,我們必須明白他們的本性絕無任何差異。

  認證

  依據大圓滿法,一個人如果對于心性沒有真正的體悟,對于「力斷」法門也沒有穩定的經驗,就無法認證地光明;同理,如果對于「頓超」法門沒有穩定的經驗,就不可能認證法性中陰。一位有成就的「頓超」法門修行人,圓滿和穩定了心性的光明,在世時就已經能夠直接認識將在法性中陰中示現的諸圣尊。因此,這種能量和光都存在我們身上,雖然目前被隱藏起來。不過,當肉體和粗的心識死掉時,它們就自然被釋放出來,我們真性的聲、色、光乃往外散發。

  不過,并非唯有透過「頓超」法門才能以法性中陰做為解脫的機會。佛教密續的修行者,都會把法性中陰的顯現納入他們的修持中。在密續里,諸圣尊原則上是一種溝通的方式。如果沒有形式或某種溝通的基礎,就很難想象覺悟能量的存在。諸圣尊應該被看成是一種人格化的隱喻,來表現諸佛智慧心的無邊能量和品質。把這些能量和品質以圣尊的形式表現出來,可以讓修行人認證和描述它們。在觀想的修持中,透過對于圣尊的取相和與圣尊融合為一的訓練,他將體悟:認知圣尊的心和圣尊本身并不分離。

  西藏佛教的修行者都要修本尊法(yidam),本尊是與他們有甚深因緣的某一尊佛或圣尊,是真理的化身,它們以啟請本尊為修行重心。密續修行者不把法性的種種顯現視為外在現象,反之,會把它們納入本尊修行法中,想辦法要與這些顯現結合。因為他們在修行中已經把本尊認知我覺悟心的自然光,所以他們能夠如此認證各種顯現,讓它們以圣尊的形式生起。有了這種清凈的認知,不管在中陰里出現的是什么,他們都會把它認證為本尊的展現。因此,透過自己修行的力量和圣尊的加持,他將在法性中陰中證得解脫。

  在西藏傳統中,對不熟悉本尊修行法的普通人和一般修行者都如此開示:不管出現的是什么,都要立刻把它們當作觀世音菩薩、蓮花生大士或阿彌陀佛,看他們最熟悉哪一位圣尊。簡單地說,你在世時如何修,你就要以這種修法來認證法性中陰的各種顯現。

  另外一種看待法性中陰的殊勝方法:它是二元最絕對純凈形式的表達。我們面對獲得解脫的方法,但同時也有習氣和本能在引誘我們。我們經驗到心的清凈能量,同時也經驗到它的混亂狀態。這就好象我們被催促做決定,二者選一。然而。不用說,我們甚至是否有機會去選擇,都取決于在世時精神修行的程度和工夫。

2013-08-23 14:0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