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西藏生死書 第十九章 亡者超薦
西藏生死書 第十九章 亡者超薦
索甲仁波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在現代世界里,當某人過世時,遺眷最大的痛苦,往往是以為對親愛的亡者再也不能提供任何幫助。這個信念只會加深他們的痛苦和孤獨。其實,我們有很多方法可以幫助亡者,也幫助我們在他們過世后繼續活下去。佛教有一個很殊勝的特色,同時最能展現諸佛的智慧和慈悲,就是它有許多特別的法門可以幫助亡者,因此也就能夠安慰遺眷。西藏佛教的生死觀涵蓋一切,它清楚地告訴我們,在每一個我們想象得出來的情況下,都有許多方法可以幫助人們,因為在我們所謂的「生」和我們所謂的「死」之間,并無任何區隔。慈悲心的力量和溫暖,可以伸展到任何中陰和六道,去幫助眾生。

  何時幫助亡者

  誠如前面所介紹的,受生中陰也許是一段很混亂而惱人的時間,不過,其中卻有很大的希望。在受生中陰的階段里,讓意生身變得如此敏感(它的清明、活躍、敏銳和清晰覺察力)的因素,使它特別容易接受生者的幫助。它沒有肉身或依靠,使心變得很容易被引導。《中陰聞教得度》把意生身比喻為很容易就可以用韁繩控制的馬,或固定在地上不動的大樹干,一旦飄浮在水上,就可以輕松地導向你想要它去的地方。

  為亡者修法最有力的時間是在受生中陰的四十九天內,尤其是前二十一天。在這前三個星期內,亡者和「這」一世的關聯比較強,他們比較能夠接受我們的幫助。因此,在這段期間,修法最有可能影響他們的未來,讓他們有機會獲得解脫,或至少往生善道。我們必須運用各種可能的方法來幫助他們,因為在死亡后的第二十一天到四十九天,開始逐漸決定他們下一世的肉身,那時候要有真正的改變,機會就很有限了。

  不過,對于亡者的幫助,并不限于死后四十九天。幫助過世的人絕對不會嫌晚,不管他們是多久以前去世的。你要幫助的人也許已經過世了一百年,但為他們修法仍然是有益的。敦珠仁波切常常說,即使某個人已經覺悟成佛,他在幫助別人的工作上,仍然需要協助。

  如何幫助亡者

  幫助死者最好和最容易的方法,就是我在第十三章〈對臨終者的精神幫助〉所介紹的,一聽到某個人已經過世了,就立刻為他們修基本頗瓦法。

  西藏人說,如同火會燃燒、水能止渴,諸佛就是一有人啟請,他們就立刻出現,幫助一切眾生的悲愿是如此廣大無邊。千萬不要有片刻的猶豫,與其由你來啟請圣者幫助你死去的朋友,不如一位「修道者」為他們祈禱。由于你接近亡者,所以你的愛心強度和你的因緣深度將增強你的啟請力量。歷代上師向我們保證:向諸佛啟請,他們會回答你。

  蔣揚欽哲仁波切的夫人康卓·慈玲·秋瓏常常說,如果你真有善心,發心也純正,然后為某個人祈禱,那么祈禱的力量將會很大。因此,你要有信心,如果你深愛的人過世了,而你也以真愛和誠意為他們祈禱,你的祈禱將非常有力。

  修頗瓦法最好和最有效的時間,是在肉體被碰觸或移動之前。如果這一點辦不到,就在他過世的地方修頗瓦法,或至少在心中很清晰地觀想出那個地方。在亡者、過世的地方和過世的時間三者之間,有強力的關聯性,尤其是在巨大沖擊或不幸狀態下過世的人更是如此。

  誠如我所說過的,在受生中陰中,亡者的心識每個星期都會經歷死亡的經驗,而且都是在每個星期的同一天。因此,你必須在四十九天期間內的任何一天,而特別是在亡者過世后的每隔七天,為他修頗瓦法或其他法門。

  每當你想到過世的親友,每當他的名字被提到時,就把你的愛心送給他,然后專心修頗瓦法,隨你的愿,多久和多少次都沒關系。

  每當你想到亡者的時候,另一件你可以做的事就是立刻念觀世音菩薩的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叭咪吽(OmMANiPADMeHHUNG,西藏語發音為OmManiPemeHung),可以凈化導致再生的每一個煩惱;或者,你也可以念無量光阿彌陀佛的咒:嗡阿咪得瓦日(OmAMiDEWaHRIH),接著修頗瓦法。

  但不管你是否對親愛的亡者修法,永遠不要忘記中陰身的心識特別銳利;只要把善念導向他們,就有最大的利益。

  當你為親愛的人祈禱時,如果你愿意,可以在禱詞中擴張你的慈悲心至其他亡者:死于暴行、監獄、災難、饑荒的人。你甚至可以為多年前過世的人,如你的祖父母、其他的家人,或在世界大戰中過世的人祈禱。觀想你的祈禱特別導向在極端痛苦、煩惱或憤怒中喪生的人。

  那些死于暴力或意外的人特別需要幫助。被謀殺者、自殺者、意外事故死亡者或死于戰爭者,會很容易被他們的痛苦、怨懟或恐懼所征服,也許會被拘禁在實際的死亡經驗中,無法繼續再生的過程。因此你應該為他們更強力地修頗瓦法,更強力、更熱誠地修法:

  觀想從諸佛或圣者身上發出巨大的光,灑下他們的一切慈悲和加持。觀想這道光流到亡者身上,整個凈化他們,把他們從死亡的混亂和痛苦中解脫出來,施給他們深度、持久的安詳。然后,全心全意觀想亡者化成光;同時,他已經被治愈和解脫一切痛苦的心識生起,永遠與諸佛的智慧心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許多訪問過西藏的西方人告訴我下面這個他們親眼目睹的事件。有一天,有一位走在路旁的西藏人被卡車撞倒而當場死亡。有一位碰巧路過的僧人很快走過去,坐在亡者的旁邊。他們看到那位僧人把身體靠近亡者耳邊念咒;突然,他們很訝異地發現亡者又蘇醒過來。于是,僧人開始修法,他們認得出是意識轉換法,引導他平靜地死去。到底是怎么回事?很明顯的,僧人已經知道亡者的意外死亡讓他受到極度驚嚇,因此僧人迅速地修了法:首先是把亡者的心從焦慮中解脫出來,然后利用頗瓦法,把它轉到佛土或善道。對旁觀西方人而言,這位僧人只不過是普通人而已,但這個不尋常的故事顯示,實際上他是功夫上乘的修行人。

  我們能夠對亡者幫助的不只是禪修和祈禱而已。我們可以用他們的名義布施,幫助病人和需要的人。我們可以把他們的財物布施給窮人,布施給醫院、救援計劃、臨終關懷或寺廟等機構。

  我們也可以贊助同參道友的修行活動,或護持大師在菩提迦耶等圣地所舉行的法會。我們可以替亡者點燈,或支持與修行有關的藝術作品。在西藏和喜馬拉雅山還盛行放生活動。

  記住要把這些慈善布施的功德回向給亡者,甚至給一切的亡者,讓他們轉生善道,并在下一世有好的環境。

  亡者的覺察力

  記住,受生中陰意識的覺察力是生前的七倍。這可以帶給他們極大的痛苦或利益。

  因此,在你所喜愛的人過世后,你應該盡量注意你所有的行為,不要去干擾或傷害他們。因為當亡者回到遺眷或受請來為他們修法的人身旁時,他們不僅可以看到一切發生的事,還可以直接閱讀別人的心。如果親友只是在設計爭奪瓜分他們的財物,或只是在談論和思索對他們的貪戀或厭惡,而對亡者沒有真正的愛,就會讓他們產生盛怒、傷害或驚醒,然后被這些激蕩的情緒趨向惡道。

  譬如,如果亡者看到請來為他做法事的修行人,心中并沒有真誠的心念為他好,反而胡思亂想,死者就可能會失去曾經有過的信心。再設想,如果亡者看到自己所親愛的人悲傷無助、痛苦萬分,也可能會讓他掉入哀痛的深淵。又譬如,如果亡者發現親友從前對他表示的愛意,只是為了他的錢,他就可能會痛苦地驚醒,變成鬼來找繼承財產的人。現在你可以發現,在人們過世之后,你的所做所思和所行都非常重要,對于亡者影響重大,遠超過你的想象。

  現在你知道,為了亡者心靈的平靜,遺眷必須保持和諧,這是絕對重要的事。所以在西藏,當亡者的親友聚集,都會一起共修,盡可能持念嗡嘛呢叭咪吽或其他的咒語。這件事每個西藏人都會,也都知道對亡者一定有所幫助,因而啟發他們熱心地來共修。

  亡者在受生中陰階段的覺察力,也使得上師或有經驗的修行人的修法對他特別有幫助。

  上師所做的是,安住于本覺的原初狀態(心性)中,引發亡者在受生中陰漫游的意生身。當意生身現前時,上師可以透過禪定力,指示本覺的基本性質。中陰身透過它的覺察力,可以直接看到上師的智慧心,因而當下獲得心性的介紹,證得解脫。

  一樣的道理,普通的修行人,為他死去的親摯友人修行,同樣會有很大的幫助。任何修行都可以。譬如,你可以依據《中陰聞教得度》修百位喜樂部和忿怒部圣尊法,或只是安住在慈悲的狀態中;尤其是如果這時你引請亡者進入修行的核心,更會對他產生很大的利益。

  每當佛教修行人過世時,我們就會通知他們的上師、導師和道友,讓他們立刻為亡者修法。通常我會將亡者的姓名,寄給在印度和喜馬拉雅山我所認識的大師。每隔幾個星期,他們就會把亡者包含在「凈化心識」的修法中,以及一年一度于寺院舉行的十日精進共修中。

  西藏佛教的亡者超薦法

  1.讀誦《中陰聞教得度》

  在西藏,一旦為臨終者修完頗瓦法之后,就要反覆讀誦《中陰聞教得度》一書,并修持相關的法門。在西藏東部的傳統,是在人死后讀誦《中陰聞教得度》四十九天。透過讀誦,讓亡者知道他們正處于死亡過程中的哪一個階段,并給予他們所需要的啟發和引導。

  西方人經常問我:過世的人怎么可能聽到《中陰聞教得度》呢?

  簡單的回答是,亡者的心識,在受到祈禱的力量引發之后,能夠閱讀我們的心,能夠清楚地感覺我們的一切思想或念頭。因此,亡者可以毫無障礙地了解為他們而讀誦的《中陰聞教得度》,或為他們而修的任何法門,即使是以西藏語讀誦。對亡者而言,語言不構成隔閡,因此他可以充分而直接地了解書中的要義。

  因此,修行人在修法時,應專心一意,而不只是照本宣科,這一點非常重要。同時,亡者是活在實際的經驗里,比起我們,他也許更有能力了解《中陰聞教得度》的真理。

  又有人問我:「如果亡者的意識已經陷入昏迷的狀態,那怎么辦呢?」因為我們不知道亡者停留在無意識的狀態下會有多久,會在什么時候進入受生中陰,所以我們要反覆讀誦《中陰聞教得度》和修法,以涵蓋任何可能。

  但對于那些不熟悉佛法或《中陰聞教得度》的亡者,我們應該讀誦這本書嗎?Guru喇嘛曾經做過清晰的開示:

  不管你是否信仰宗教,臨終之際保持安詳的心態是很重要的。……從佛教的觀點來看,不管亡者是否相信再生,再生還是存在,因此,安詳的心(甚至只要是中性的心),在臨終之際是很重要的。如果亡者不相信,則讀誦《中陰聞教得度》就會激惱他的心……這就會產生嗔恨心,因此不但不會幫助他,反而會傷害到他。不過,如果亡者能夠接受,則咒語或諸佛名號可能會幫助他產生某種關聯,這就有所益處。因此,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考慮亡者的態度。

  2.超薦法和懺摩法

  配合著讀誦《中陰聞教得度》,上師還可以修超薦法(NeDren)和懺摩法(ChangChok),來引導亡者的神識轉生善道。

  理想上,超薦法或懺摩法必須在一個人過世后立刻修,或至少要在四十九天之內修。如果遺體不在場,就要把亡者的神識迎請到芻像、牌位或甚至照片上。超薦法或懺摩法之所以有力量,是因為亡者在過世后不久,會有強烈的感覺去擁有前世的肉體。

  透過上師的禪定力,亡者在中陰境界漫游的神識就可以被召入代表亡者的牌位。然后,上師將他的神識凈化,清凈輪回六道的業力種子,一如在世般授予亡者教法,并且介紹心性給亡者。最后,修頗瓦法,把亡者的神識導入某一個佛土。然后,焚燒代表亡者遺體的牌位,而其業力終于凈化。

  3.六道凈化法

  我的上師頂果仁波切常常說,「六道凈化法」是最能讓死去的修行者凈化的法門。

  六道凈化法是在一個人活著時,運用觀想凈化六種主要的煩惱,因而凈化了它們所創造的六道。對于亡者這個法門也很有效,它凈化了業力的根,以及與輪回的關聯,所以特別強而有力。這是很重要的,如果煩惱未凈化,就會把亡者帶入六道輪回。

  依據大圓滿密續,煩惱會在脈、氣、神的身心系統中累積,并在肉體的某些氣輪儲存。因此,地獄道的種子及其原因(嗔)集中在腳板;餓鬼道的種子及其原因(貪)集中在軀干的基部;畜生道的種子及其原因(癡)集中在臍輪,人道的種子及其原因(疑)集中在喉輪,天道的種子及其原因(慢)集中在頂輪。

  在這種六道凈化法中,當每一道及其煩惱被凈化之后,行者就要觀想由某種煩惱所產生的一切業力全都消解,相關的身體各部位也都化成光。因此,當你在為亡者修這種法時,在結束前,全心全意地觀想亡者的一切業力全都凈化了,而他們的身體和整個存在全都化解成光。

  4.百位喜樂部和忿怒部圣尊法

  另一個幫助亡者的方法是「百位喜樂部和忿怒部圣尊法」(在第十七章〈內在光明〉說明過這些圣尊。)行者把他的全身觀想為喜樂部和忿怒部圣尊的曼達拉;喜樂部圣尊住于心輪,忿怒部圣尊住于腦部。然后,行者觀想諸圣尊放出千道光芒,照向亡者,凈化他們的一切惡業。

  行者所念誦的凈化咒是金剛薩埵咒;金剛薩埵是一切密續曼達拉的圣尊之主,也是百位喜樂部和忿怒部圣尊曼達拉的中心圣尊,啟請他,特別可以產生凈化和治療的力量。這就是「百字明咒」,它包括百位喜樂部和忿怒部圣尊的個別「種子字」。

  你可以念誦較短的金剛薩埵六字明咒:嗡班雜薩埵吽(OmVAJRaSATTVaHUM,西藏語發音為OmBenzaSattoHung)。這個咒的要義是「哦!金剛薩埵,透過你的力量,愿你帶來凈化、治療和轉化。」我極力推薦這個咒,用來治療和凈化。

  另一個出現于大圓滿法和《中陰聞教得度》修法的咒是「阿阿哈薩莎瑪」(aaHaSHaSaMA)。這個六字大明咒具有關閉六道輪回之門的力量。

  5.火化

  一般來講,在許多東方傳統里,火化是處理尸體的方式。在西藏佛教中,也有特殊的火化修法。火葬場或火化柴堆被觀想成金剛薩埵或百位喜樂部和忿怒部圣尊的曼達拉,行者要仔細觀想諸圣尊,并啟請他們現前。亡者的尸體被看成是他的一切惡業和罪障。當尸體焚燒時,這些惡業和罪障被諸圣尊當作饗宴般消化掉,并轉化成他們的智慧性。觀想光芒從諸圣尊流出;觀想尸體完全化解成光,亡者的一切污染就在智慧的熊熊烈火中被凈化。當你在如此觀想時,你可以念誦百字明咒或金剛薩埵的六字大明咒。這個簡單的火化修法,是由敦珠仁波切和頂果欽哲仁波切所傳承和啟發的。

  尸體和牌位火化后的灰,可以跟泥土混合起來,制成小偶像,稱為喳喳(tsatsa)。用亡者的名義將這些喳喳予以加持和獻供,以創造轉生善道的良好因緣。

  6.做七

  在西藏,死后每隔七天都要為亡者定期修法,如果遺眷負担得起的話,在四十九天內的每一天都要修法。僧侶,尤其是與遺眷接近,并與亡者有關系的喇嘛,都會應邀來修法。燈要持續點著,啟請文要持續念誦,尤其是在尸體被搬出房間的時刻。然后,以亡者的名義供養僧眾和道場,并濟助窮人。

  做七法會被認為是很重要的,因為受生中陰的意生身每隔七天就會重復死亡的經驗。如果亡者在世時有足夠的善業功德,那么這些修法的利益就可以幫助他們往生凈土。嚴格說來,如果亡者是在星期三的中午前過去,頭七就要在下星期二做;如果死于午后,就要在下星期三做。

  西藏人認為死后第四周特別重要,因為有些人說,大部分普通人的中陰身階段并不超過四個星期。第七周也被認為是另一個關鍵時刻,因為四十九天被認為是中陰身能夠維持得最久的時間。因此,在這些場合里,就要邀請上師和同修道友來家中,以較盛大的規模來修法、獻供和濟貧。

  另一個供養法會在周年祭舉行,以紀念亡者的再生。大部分西藏人家庭都會在他們的上師、父母親、夫妻、兄弟、姊妹的周年祭舉行法會,并且在這些日子濟助窮人。

  幫助遺族

  在西藏人中,每當有人過世時,他們的親友就會自然聚集在一起,每個人都會以某種方式伸出援手。整個社區提供強大的精神、情緒和實際的支持,亡者的遺眷絕不會感到孤獨無助,或不知如何做才好。西藏社會的每一個人都知道,要盡可能替亡者做功德,遺眷也都了解如何接受和度過親人的死亡。

  在現代社會里,幾乎完全沒有這種社區的支持,這是多么不同啊!我常常想,喪親之痛往往持續很久,也帶來不必要的困境,而這種支持多么能夠幫助人們改善啊!我有些學生在臨終關懷醫院里担任咨商工作,他們告訴我,遺眷最嚴重的痛苦來源是認為他們自己或別人都無法為親愛的亡者提供任何幫助。但誠如我一直說明的,其實每一個人都可以對亡者提供很多的幫助。

  有一個安慰遺眷的方法,是鼓勵他們為親愛的亡者做些事:在親人死后為他們更充實地生活,為他們修法,賦予他們的死亡更深的意義。在西藏,親戚甚至還為亡者朝圣,在特殊的時刻和圣地,回憶親愛的亡者,為他們而修法。西藏人絕不會忘記亡者:他們會以亡者的名義供養道場;他們會以亡者的名義贊助大法會;他們會以亡者的名義捐款支持修行計劃;每當他們遇到上師時,就會請求上師為亡者特別修法。西藏人最大的慰藉就是知道上師在為他們過世的親人修法。

  因此,不要讓我們隨著親愛的人的過世而痛不欲生;讓我們在他們過世后,試著以更大的熱誠活下去,至少,讓我們以某種方式完成亡者的希望或愿望,譬如把他的部分財物布施給慈善機構,或以他的名義贊助他特別喜愛的計劃。

  西藏人常常寫安慰信給亡者的遺眷,內容大約如下:

  一切都是無常的,都是會死的,你是知道的。令堂過世,這是很自然的事;老一代總是要先死的。她年老力衰,不會憎恨必須離開她的肉身。現在,因為你能夠以她的名義贊助修行活動和做善事,她就會感到高興和自在。所以,請不要感到悲傷。

  如果朋友的小孩過世,或其親人死得太早,我們就告訴他們:

  現在,你的小孩已經過世了,而你的整個世界似乎被粉碎了。我知道這是如此地殘酷和無法理解的。我不能解釋令郎的死,但我知道這是他的業報的自然結果,我相信,也知道他的死已經凈化你我無法了解的業債。你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但請記住,現在你我可以透過我們的修行、善行和愛心來幫助他;即使是現在,即使是他已經過世了,我們還是可以牽他的手,與他同行,幫助他找一個新的轉生和比較長壽的來世。

  在其他的場合,我們也許可以這么寫:

  我知道你很痛苦,但當你傾向于要感到絕望時,只要想想你的朋友有上師為他修法,福報是多么大啊!也想想,在其他的時間和其他的地方,對亡者都不可能有這種精神上的幫助。想想,當你記住你親愛的人彌留時,世界上也有許多人正在面臨死亡,孤獨,被遺忘,被遺棄,得不到任何精神的支持。

  也請記住,當失望困擾你時,如果你屈服于它,就只會打擾亡者。你的憂愁甚至會把他從往生善道的途中拉回。如果你被痛苦所侵蝕,你會戕害你自己,使你沒有能力幫助他。你越堅定,心境越積極,能夠給他的安慰就越多,你也越能夠讓他獲得解脫。

  當你傷心時,要有勇氣對自己說:「不管我正在經歷什么感覺,它們都會過去的:即使它們回來,也不能持久。」只要你不試著延長它們,一切的失落和悲傷都會自然消退。

  不過,在我們的世界里,我們甚至不知道還可以幫助亡者,也沒有認真地面對過死亡的事實,這種莊嚴明智的反省并不容易。首次遇到家人過世的人,也許會突然發現激蕩、悲傷、嗔恨、拒絕、退縮和罪惡感正在侵蝕著內心,因而痛苦不堪。幫助那些遭遇親人過世的人,需要你全部的耐心和敏感。你需要花時間陪他們,讓他們講話,靜靜地傾聽他們最私人的回憶,以及反覆述說死亡的細節。最重要的,當他們正在經歷一生中可能最悲痛的時刻,你要與他們在一起。請注意,讓你自己隨時出現在他們身邊,即使他們似乎沒有這個需要。一位名叫卡羅的寡婦,在丈夫過世后一年,接受錄影訪問談有關死亡的事,主持人問她:「當你回顧過去的一年,你認為誰幫助你最多?」她說:「即使在我說『不』的時候,還一直打電話給我和過來看我的人。」

  受苦的人也是在經歷一種死亡。就好象臨終的人,也需要知道,他們所感受到的激動情緒,其實是很自然的事。他們也需要知道,喪親之痛是漫長而折磨的過程,憂傷會一再地回來。他們震驚、麻痹和不相信親人過世的想法將逐漸褪去,代之以對自己重大失落的一種深刻而往往是絕望的感受,然后再漸漸地達到痊愈和平衡。告訴他們:這種情形會歷經數月,一再重復,一切無法忍受的感覺和恐懼、無法像正常人一樣運作的無助感,其實是正常的現象。告訴他們:雖然也許需要一、兩年的時間才能治療創傷,但痛苦必將結束,也必然會被接受。

  誠如茱迪·泰德邦(JudyTatelbaum)所說的:

  悲傷是需要關注才能治愈的傷口。要想對治和超越悲傷,就須公開而誠實地面對我們的感覺,把我們的感覺充分表達和釋放出來。容忍和接受我們的感覺,不管多久,一直到傷口痊愈為止。我們恐懼一旦承認事實,悲傷就會擊倒我們。事實上,悲傷的經驗會化解。沒有表達出來的悲傷,才會是永遠持續的悲傷。

  但可悲的是,遺眷的親友往往希望他們在幾個月內就「恢復正常」。這只會加強他們的迷惑和孤獨,使他們的悲傷持續下去,甚或加深。

  誠如我前面所說的,在西藏,整個社區的親友,都會在亡者過世后的四十九天內,全心投入,提供亡者許多精神上的幫助。遺眷必然會哀傷,他們多少也會哭泣,這是很自然的事,然后當每一個人都離開了,房子就會變得空蕩蕩的。在這么的微細、溫馨的方式下,四十九天的忙碌和支持已經幫助他們度過大部分的哀傷。

  在現代社會里,情況大不相同;因為我們都是單獨面對喪親之痛。尤其是在意外死亡或自殺的情況下,痛苦更大。往往使遺眷認為自己無力幫助過世的親友。意外死亡者的親友應該去看尸體,這是很重要的,否則他們不易體悟死亡確實發生了。可能的話,應該靜靜地坐在遺體旁邊,說他們需要說的話,表達他們的愛,并開始說再見。

  如果做不到,就用亡者的照片,開始跟他說再見,細數往事,交待清楚,然后放下。鼓勵那些有親愛的人突遭事故死亡者這么做,將可幫助他們接受新的、殘酷的死亡事實。

  同時,也把我前面說過幫助亡者的方法告訴他們,用一些他們能用的簡單方法,而不只是無助地坐著,在寂靜的挫折和自責中,反覆經歷死亡的時刻。

  遇到親人突然死亡,遺眷往往會對死因產生強烈而陌生的憤怒。這時候,要幫助他們表達那種憤怒,因為如果積壓在心中,遲早會陷入長期的沮喪之中。幫助他們放下嗔恨,將嗔恨背后的深度痛苦顯現出來。然后,他們可以開始放下,雖然痛苦,但終究是具有療效的。

  在很多情況下,當親愛的人過世之后,有些人會有強烈的罪惡感,心神不寧地回顧過去所犯的錯誤,或痛責自己應該可以做些什么事來避免死亡的發生。這時候,要幫助他們談談他們的罪惡感,不管聽起來多么非理性和瘋狂。慢慢的,這些感覺會減少,最后他們就能寬恕自己,繼續活下去。

  中心的修行

  現在我想介紹給你一個法門,讓你在極度憂傷時可以真正幫助自己。我的上師蔣揚欽哲仁波切,經常把這個法門教給那些遭遇情緒折磨或心理痛苦和崩潰的人,而我從自己的經驗中得知,它能夠帶來很大的紓解和慰藉。在今日的世界里傳授教法,生活可不容易。當我年輕時,曾經有過許多危機和困難,我總是啟請蓮花生大士,觀想他等同我的所有上師,至今我依然如此。因此,我親自體會這個法門轉化的能力有多大,這就是為什么我的所有上師都說,當你在經歷困難的時候,蓮花生大士法是最有用的,因為它最有力量來讓你面對并超越這個時代的混亂。

  因此,每當你失望、痛苦和沮喪,每當你覺得無法再支持下去,或是當你感覺心碎,我勸你修這個法。修這個法門要有效,唯一的條件就是你必須全力去修,你必須祈求,誠心地祈求幫助。

  即使你修習禪定,也會有情緒上的痛苦,許多從前世或今生所造成的事情也許會出現,讓你難以面對。你也許會發現在你禪坐時,沒有那種智慧或定力來處理,而你光靠禪定功夫并不夠。這時候你所需要的,就是我所謂的「中心的修行」。我總是感到很遺憾,人們沒有這類的法門可以在絕望時幫助自己,因為如果你有的話,就會發現你擁有無限珍貴的東西,它會變成轉化和持續力量的來源。

  1.啟請

  在你面前的天空,啟請最能啟發你的覺者出現,并把他觀想成一切諸佛、菩薩和上師的化身。誠如我說過的,對我來說,這位化身就是蓮花生大士。即使你無法在心眼中觀想出如何覺者,只需要強烈感覺他的出現,并啟請他無限的力量、慈悲和加持。

  2.呼喊求助

  打開你的心,以你所感受的一切痛苦來啟請他。如果你想哭,就不要抑制:讓你的眼淚流出來,并真誠請求幫助。知道有人一定會在那兒幫助你,有人會傾聽你,有人會以愛心和慈悲來了解你,從來不曾批評你:他是終極的朋友。從你痛苦的深處,請求他,呼喚他,并念誦蓮花生大士的咒:嗡阿吽班雜咕嚕叭嘛悉地吽(OmAhHUmVAJRaGURuPADMaSIDDHiHUM)。多少個世紀以來,無數的眾生都以這個咒做為凈化和保護的治療泉源。

  3.讓喜悅充滿心

  現在想象,并確實了解你所呼喊求助的佛,以他的愛心、慈悲、智慧和力量回應了。強烈的光芒從他身上流向你。觀想光就是甘露,完全充滿你的心,并轉化一切的痛苦為喜悅。

  蓮花生大士顯現的一種方式是采取禪定坐姿,披著袈裟和法衣,流露出迷人的溫馨和安詳的感覺,臉上掛著慈愛的微笑。在這種化身中,他被稱為「大樂」。他的手放松地擺在腿上,捧著一個由頭蓋骨所做成的杯子。杯中盛滿大樂的甘露,旋轉發光,是一切治療作用的根源。他安詳地坐在蓮花上,四周環繞著閃爍的光球。

  想象他是無限的溫暖和慈愛,是喜樂、安適、安詳和治療的太陽。打開你的心,讓你的一切痛苦流出:呼喊出來求助。念誦他的咒:嗡阿吽班雜咕嚕叭嘛悉地吽。

  現在觀想有幾千道光芒從他身體或他的心流出:觀想杯中大樂的甘露喜悅地溢出來,撫慰的2金色液體光不停地流遍你全身。它流入你的心,注滿你的心,把你的痛苦轉化成快樂。

  這個從大樂蓮花生流出甘露的法門,是我的上師經常傳授的妙法:在真正需要的時刻,它永遠都能夠給予我極大的啟示和幫助。

  4.幫助亡者

  當你反覆修習這個法門時,念誦著咒語,并以喜樂注滿你的心,慢慢的,你的痛苦將在你心性的信心和安詳中化解。你將喜悅地發現,諸佛并不在你的身外,而是隨時跟你在一起,在你的心性之中。諸佛透過他們的加持,以你自己內在佛陀的信心,來為你灌頂滋養你。

  現在,以這個法門所給予你的一切力量和信心,觀想你正在把這種加持——開悟者的治療性慈悲光--送給你親愛的亡者。在極大痛苦的死亡情況下,這個法門特別重要,因為它可以轉化他們的痛苦,為他們帶來安詳和喜樂。在過去,你也許會覺得痛苦無助,也無法幫助你的親友,但現在透過這個法門,你會覺得受到安慰、鼓勵和灌頂,足以幫助亡者。

  保持心的開放

  不要期待立即的效果或奇跡。也許要過一段時間,在你不注意的時候,你的痛苦才能轉移。不要有任何它會馬上「有效」的期待,一勞永逸地結束你的痛苦。對你的痛苦開放,就像你在修行中對開悟者和諸佛開放一般。

  奇妙地,你甚至會對痛苦感恩,因為它給予你這個克服和轉化的機會。沒有它,你永遠無法發現隱藏在痛苦的根源深處,就是喜樂的寶藏。你最受苦的時刻,可能變成你最開放的時刻,而你最脆弱的地方,可能蘊藏著你最大的力量。

  因此,對你自己說:「我將不會逃避這個痛苦。我要盡我所能好好利用它,以便能夠更慈悲,更有利于別人。」畢竟,痛苦能夠教導我們慈悲。如果你受苦,你就可以知道別人受苦時的情形。而如果你是在幫助別人,受苦可以讓你能夠體諒并產生慈悲心來幫助別人。

  因此,不管你做什么,都不要逃避你的痛苦;接受痛苦,保持脆弱。不管多么絕望,都要接受你的痛苦,因為事實上它是無價的禮物:讓你有機會透過修行,發現悲傷背后的真相。路米(Rumi)寫道:「憂傷,可以是慈悲的花園。」如果你能夠保持心的開放,面對一切事,在你一生追求愛和智慧的過程中,痛苦可以變成你最大的盟友。

  企求免于痛苦是辦不到的,想要保護自己而避免痛苦,只會更加痛苦,而且無法從經驗中去學習。這個事實我們不是早就知道得很清楚了嗎?我們不是也從經驗中學到很多嗎?誠如里爾克所寫的,被保護的心,「未曾失落,天真而安全,無法了解何謂溫柔;只有失而復得的心才能永遠滿足:透過它所放棄的一切,自由地為它的自主而欣喜。」

  結束悲傷并從中學習

  當你被痛苦征服時,試著用我在第五章〈把心帶回家〉中所介紹的各種禪修方法來啟發自己。我發現紓解痛苦最有力的方法,就是走到大自然中,尤其上站在瀑布邊冥想,讓你的眼淚和憂傷從心中傾泄而出,就像水從上流下,把你凈化。或者你也可以讀一段有關無常或悲傷的動人文章,讓它的智慧帶給你安慰。

  接受并且結束憂傷,這是辦得到的事。許多人用過一個很有用的方法,跟我前面所提的「結束未完成的事」類似。不管你親愛的人死了多久,你將發現這個方法最有效。

  觀想一切諸佛和覺者在你頭上和四周的天空出現,灑下他們的慈悲光芒,并給你支持和加持。在他們的面前,把你心中的一切全部掏出,盡情地發泄你的悲傷,并且對你親愛的亡者說出你想說的話。

  觀想亡者注視著你,帶著比生前更多的愛和了解。知道亡者要你了解他是愛你的,能夠寬恕你所做的一切,并且他也要請求和得到你的寬恕。

  讓你的心開放,并把你心中所郁積的任何憤怒、受傷的感覺說出來,然后把它們整個放下。以你全部的心,讓你的寬恕投向亡者。告訴他,你已經寬恕了;告訴他,你為你所引起的一切痛苦感到遺憾。

  現在以你整個人去感覺他的寬恕和愛正流向你。在你自己的內心深處知道,你是可愛的,值得寬恕的,并感覺你的悲傷已經消散了。

  在修行的最后,問你自己是否真的能對亡者說再見,真的能放下他。觀想他轉過身離去,然后修頗瓦法或其他幫助亡者的法門。

  這個法門將讓你有機會再度對亡者表達你的愛,對他做些幫助,并且完成和治療你心中和亡者的關系。

  如果你放開自己的話,可以從喪親之痛中學到很多。親人的死亡會強迫你直接正視你的生命,強迫你去發現尚未發現的人生目的。在你親愛的人過世后,你會突然發現你很孤單,你可能會感覺獲得一個新的生命,好象有人在問你:「你要怎么過這一個新生命?為什么你希望繼續活下去?」

  喪親之痛也會尖銳地提醒你,在日常生活中,不愿表達你的愛和感激,或請求寬恕的后果;如此可以讓你更關心那些目前還活著的親人。庫布勒羅斯說:「我試著教人們,當別人還聽得見的時候,要把這些話說出來。」雷蒙·穆帝在畢生從事瀕死經驗的研究之后,寫道:「我開始了解,在日常生活當中,我們是多么接近死亡啊!現在我會比從前更小心地讓每一個我所愛的人知道我的感覺。」

  因此,對于那些因為親愛的人過世而深陷于悲傷和絕望的人,我衷心的忠告是祈求幫助、力量和恩典。祈禱你要活下去,并從你現在所處的新生命中發掘最豐富的意義。不要佯裝堅強,要能接受憂傷,要有勇氣,要有耐心。總之,透視你的生命,去發現你能夠把你的愛更深刻地與別人分享的方法。

2013-08-23 14:0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