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西藏生死書 第二十一章 共通的歷程
西藏生死書 第二十一章 共通的歷程
索甲仁波切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文化大革命期間,在我家鄉,西藏的康省,有一位老堪布(khenpo,住持),在山里閉關修行了好多年。紅衛兵宣布要「處罚」他(大家都知道「處罚」就是酷刑和死亡),于是派了一分隊的紅衛兵到閉關房逮捕他。堪布老邁得無法走路,紅衛兵就找了一匹老而病的馬讓他騎。他們把他綁上馬背,再拉著馬回營。一上路,堪布開始唱歌,紅衛兵聽不懂歌詞的內容,但和他一起被逮捕的僧侶后來說他是在唱「經驗之歌」,這悅耳的歌是從他證悟的深處和喜悅中油然而生。這一隊人從山上慢慢蜿蜒而下,紅衛兵默不作聲,許多僧侶開始啜泣,但堪布卻一路唱歌。

  這一隊人抵達營區前不久,他停止唱歌,閉起眼睛,于是一隊人默默前進。當他們跨入營區大門時,發現堪布已經圓寂了。他已經靜靜地離開了肉體。

  到底是什么讓他在面對死亡時,還能如此地平靜呢?到底是什么讓他在生命的最后時刻,還能喜悅而無懼地歌唱呢?也許他唱的歌就像十四世紀大圓滿大師龍清巴的最后遺言〈純凈之光〉:

  在一個無云的夜空,

  「眾星之主」的滿月即將升起……

  蓮花生大士,我慈悲之主的臉

  引我靠近,發射出溫柔的歡迎。

  我對于死亡的喜悅,遠遠大于商家在海上大發利市的喜悅,或眾神吹噓沙場凱旋的喜悅,或圣人深入禪定的喜樂。因此,有如一位在時間來到時就踏上征程的旅人,我將不再留在這個世間,我將安住于涅槃的極樂堡壘中。

  我的這一世已盡,我的業已消,祈禱所能帶來的利益已經用罄,世間的事業已經完成,這一世的表演已經結束。在一瞬間,我即將在純凈、廣袤的中陰境界中,

  認證出我心性的顯現;

  現在我很快就要登上本初圓滿基礎地的位子。

  在我身上所發現的財富,已經使很多人的心快樂,

  我利用了這一世的福報,體悟了解脫之島的一切利益;

  我高貴的弟子們,這段時間我一直跟你們在一起,

  分享真理的喜悅已經彌漫我全身,讓我心滿意足。

  現在我們這一世的一切因緣即將結束,

  我是一個毫無目標的乞丐,即將隨其意愿離開人間,

  不必為我悲傷,反而要繼續不斷祈禱。

  這些是我心里的話,說出來幫助你;

  想象它們如蓮花之云,而你在恭敬心中,

  如同蜜蜂鉆進其中,吸吮超越的喜悅。

  愿輪回六道的一切眾生,

  透過這些話的大利益,

  在本初圓滿的基礎地中,證悟涅槃。

  毫無疑問的,這些話一定是出自獲得最高證悟的修行者,覺悟帶給他喜悅、無懼、自由和智慧,這也正是教法和人生的目標。我想到龍清巴等大師,我也想到我的上師蔣揚欽哲仁波切、敦珠仁波切、頂果欽哲仁波切,我想象這些獲得最深證悟的大師如莊嚴的高山之鷹,翱翔于生死之上,看到生死的本來面目,了悟了生死神秘而復雜的相互關系。

  透過高山之鷹的眼睛,也就是證悟的觀點來看,往下俯視的景色,原先我們想象存在于生和死之間的界線,都已經交融而消失了。物理學者大衛·波姆把實相描述為「在流動的運動中未破損的整體」。因此,大師們所見,就是那個流動的運動和那個未破損的整體。我們以無明所稱呼的「生」,以無明所稱呼的「死」,都只不過是那個整體和那個運動的不同層面而已。這是中陰教法所展現給我們的廣大而具有轉化作用的見地,也呈現在無上大師們的生命之中。

  中陰的顯露

  因此,透過證悟的眼睛來看死亡,就是把死亡放在這個整體的脈絡中來看,把它看成是這個無始無終的運動中的一部分,而且只有一部分而已。中陰教法的殊勝和力量,就是徹底而清楚地顯示死亡的實際過程,也同時顯示生命的實際過程。

  現在讓我們再看看一個人在死亡的三個主要階段中,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1.在四大、五根和意念分解之后,也就是在死亡過程的終點時,最終的心性(地光明)會赤裸裸呈現片刻。

  2.然后,很快的,心性的光芒就展現出來,發出聲音、顏色和光。

  3.接著,死者的意識蘇醒過來,進入受生中陰;他的凡夫心回來,然后以意生身的形式顯現,它會受過去的業和習氣的主宰。這些會驅使凡夫心去執著虛幻的中陰經驗,以為是真實的東西。

  中陰教法告訴我們死亡是什么呢?無非是心的三階段逐漸顯現:從最基本心性的純凈狀態,到光和能量(心性放出的光芒),最后逐漸具體化到一個意生身形式。教法清楚地告訴我們,臨終中陰、法性中陰和受生中陰是三階段的展現過程:第一,往內收攝導致裸露;第二,自然發出光芒;第三,具體化和顯現。

  中陰教法引導我們更進一步。事實上,我認為這個過程告訴我們的是一個全新的智慧,如果我們能夠了解,就可以改變對每一件事的看法。這三階段顯現的模式,不僅在臨終和死亡的過程顯露,也在目前顯露,在這一刻,在每一刻,在我們的心中,在我們的念頭和情緒中,在我們意識經驗的每一個層次中顯露。

  中陰教法還告訴我們了解這個過程的另一個方法,就是看到每一個臨終和死亡階段所顯露的。中陰教法提到三個層次的存在,梵文稱之為「迦耶」(kaya),字面意思是「身」,但在這里有層面、場域或基礎的意思。

  現在讓我們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三個過程:

  1.在死亡的那一刻,從地光明中所顯露的絕對真性,稱為「法身」(Dharmakaya),這是「空」、絕對真理的層面。在這個層面,幻相、無明和任何概念都不曾進入。

  2.能量和光本身的光芒,在法性中陰自然顯現出來的,稱為「報身」(Sambhogakaya),這是全然愉悅的層面、完全豐富的場域,一切具足,超越一切對立的限制,超越空間或時間。

  3.在受生中陰所顯露的具體成形的范圍,稱為「化身」(Nirmanakaya),這是持續顯現的層面。

  一、如天空般的空性,浩瀚無邊,了無一物;二、閃耀的光芒性,晃耀遍照;三、無礙、無所不在、慈悲的能量。這三個性質在本覺之中同時呈現,并且融合為一。蓮花生大士如此描述:

  在這個本覺之中,三身不可分離,完全呈現為一體;因為它是空的,不在任何地方以任何方式創造的,

  所以它是法身,

  因為它的光明清澈代表空性本有的透明光芒,

  所以它是報身,

  因為它的生起絕不受阻礙或中斷,

  所以它是化身。

  完整無缺融合為一呈現的這三身,是它的本質。

  因此,三身和覺悟心的三個本具層面有關聯,當然也和我們認知的不同能力有關聯。絕大多數人的視野都有限,只能認知到化身層面的形象和顯現。因此,大多數人的死亡時刻都只是一片空白,因為我們從來沒有經驗也沒有學過,在地光明生起時去認證法身。當報身在法性中陰出現時,我們也沒有認證的希望。因為我們一生都是在化身的不清凈認知境界里度過的,所以在死亡的那一刻,我們就直接被送到那個層面;我們在受生中陰的意生身中蘇醒過來,如同我們在前世一般,瘋狂而散亂地把虛幻的經驗當成是真實的,在過去業力的軀迫下,無助地踉蹌,邁向轉生。

  不過,證悟很高的圣人,心中喚醒了和我們完全不同的認知,那是一種清凈的、進化的和精致的認知,即使在他們還有人身時,就能用完全清凈的形式來認知實相,洞察實相一切無限的層面。誠如我們已經見過的,他們對于死亡的經驗毫無恐懼或訝異;事實上,他們擁抱死亡,把它當作終極解脫的機會。

  睡夢的過程

  死亡過程中所展現的三種中陰境界,也可以從在世時其他的意識層次來認知。我們可以從睡夢的角度來看它們:

  1.當我們入睡時,五官知覺和粗意識消失了,而絕對的心性(我們可以稱為地光明)會短暫地裸露。

  2.接著會有一個意識層面,可以比喻為法性中陰,它微細得讓我們幾乎覺察不到它的存在。畢竟,有多少人能夠覺察到自己入睡后、做夢前的時刻呢?

  3.對大多數人來說,覺察到的只是下一個階段,此時我們的心又開始活動起來,進入類似受生中陰的睡夢世界。這時候,我們有了「夢生身」,通過各種夢經驗,這些都是由清醒時的習性和行為所影響和塑造的,我們把它們當作是具體真實的,而不知道是在做夢。

  意念和情緒的過程

  在意念和情緒的作用中,也可以看到完全相同的過程,它們生起的方式是:

  1.地光明(絕對的心性),是心性的本初狀態,存在于任何意念或情緒產生之前。

  2.在地光明的無限空間中,一種基本能量開始攪動,本覺的自然光芒開始升起,成為情緒的基礎、潛力和燃料。

  3.這種能量于是變成情緒和意念的形式,然后驅使我們行動,讓我們累積業。

  當我們能夠熟悉禪修時,就可以清晰地看到這個過程:

  1.當意念和情緒逐漸安靜下來、消失和溶入心性時,我們也許可以短暫瞥見心性(本覺)的本初狀態。

  2.然后,我們覺察到從心性的寂靜安寧中,會有動作和能量展開,這是它的自我光芒。

  3.如果對那個能量的產生引起任何執著時,能量必然凝結成意念形式,又把我們帶回概念和心智的活動。

  日常生活的過程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這個過程如何在睡夢中進行,如何形成念頭和情緒,再讓我們看看它如何在日常生活的經驗中運作。

  最好的方式,就是仔細觀察一個喜悅或憤怒的動作。檢視那個動作之后,你將發現在任何情緒生起之前,總是有一個空間或缺口。在情緒的能量有機會生起之前的孕育時刻,是一個清凈本初覺醒的時刻,如果我們能夠的話,就可以在此刻瞥見真正的心性。若能如此,在一瞬間,無明的符咒就會被破解,我們完全解脫了執著的任何需要或可能,甚至連「執著」的觀念都變成是荒謬多余的。在那個缺口的「空白」中,可以發現卸下任何觀念、架構或概念后的喜悅。然而我們卻逃避它,反而在根深蒂固的習氣驅策下,接受熟悉的、具有安慰作用的情緒發作,執著于這種不可靠的安全感。因此,這就是從心性生起原本清凈的能量凝結成情緒形式的過程,而它本具的清凈性就被我們的輪回觀所污染和曲解,形成持續不斷的日常散亂和迷惑。

  誠如我所指出的,如果確實檢視生命中的各個層面,就可以發現我們在睡夢中,或在意念和情緒中,如何一再重復與各種中陰相同的過程。不管是生是死,在意識的各種層次中,我們一次又一次地歷經各種中陰境界的過程。而中陰教法告訴我們,正是這個事實提供了我們無限解脫的機會。教法顯示,中陰的特性、形式和獨特的過程,提供給我們的,不是解脫的機會,就是繼續迷惑的可能。因為整個過程的每一部分,同時交給我們解脫的機會和迷惑的機會。

  中陰教法為我們打開一道門,告訴我們如何走出那無盡的生死輪回、那生生世世反覆不已的無明。更告訴我們,在這個生死不已的中陰過程里,只要能夠認證并安住于心性之中,或甚至只要能夠對我們的心有某種程度的控制,就能夠通過那道門,走向解脫。根據你所處的中陰階段,根據你對心性「見」的熟悉程度,以及你對自己的心、念頭和情緒的了解深度,解脫的方式也會不同。

  不過,中陰教法也告訴我們,心在我們活著時所發生的情況,也正是死亡時在中陰境界會發生的狀況,因為基本上生和死并沒有差別;因為在「未破損的整體」和「流動的運動」中,生和死是一體的。因此,十七世紀最有成就的西藏大師澤理納哲朗措(TseleNatsokRangdrol)就以我們目前對于意念、情緒、心和認知的了解,來說明四種中陰(此生、臨終、法性和受生)的修行法要:

  把這些無數的不同面貌看成是夢,

  是你的心的投射,虛幻而不真實。

  不要執著任何事情,安住在本覺的智慧中,

  超越一切的概念:

  這是此生中陰的修行法要。

  你很快就會死的,那時候一切都不能真正幫助你。

  你在死亡中所經驗的,只是你自己的概念思考。

  不要建構任何意念,讓它們消失,

  溶入你廣袤的大覺自我覺察中:

  這就是臨終中陰的修行法要。

  對于任何現象的生滅或好壞的執著,都是你的心。

  這個心不管生起什么意念,本身就是法身的自我光芒。

  不要執著意念的生起,

  不要由此形成概念,不要接受或拒絕它們:

  這就是法性中陰的修行法要。

  輪回是你的心,涅槃也是你的心,

  一切苦樂和一切無明都只存在于你的心。

  必須控制你自己的心;

  這就是受生中陰的修行法要。

  現在可以仔細地探討某一個中陰,來看看我們的禪定修行、我們對于情緒和意念的了解,以及我們在那個中陰的經驗是如何密切相關,同時也可以看看在那個中陰的經驗如何反映到日常生活中。也許法性中陰最值得研究。在這個中陰,即將變成情緒的純凈能量,以心性的本具光芒自然地開展出來。而情緒,就是現代人主要的、幾乎揮之不去的執著。真正了解情緒的本質,就能在解脫大道上有長足的進步。

  禪定的最深目標,是為了能夠安住在本覺的狀態中,藉以體悟不管心中生起什么意念都只不過是本覺的展現,如同太陽和它的百萬光芒是一體而不可分離的。誠如澤理納哲朗措對于法性中陰的描述:「對于任何現象的生滅或好壞的執著,都是你的心。這個心……本身就是法身的自我光芒。」

  因此,當你在本覺的狀態中時,當意念和情緒生起時,你要正確地認證它們的本來面目和來源;如此,則不管生起的是什么,都是那個智慧的自我光芒。不過,如果你失去了本覺原始的,純凈的覺察力,而無法認證生起的一切,它就跟你分開,有所區隔了。它會繼續形成我們所謂的「念頭」或情緒,這就是二元對立的產生。為了避免這一點及其結果,就要像澤理納哲朗措所說的:「不要執著意念的生起,不要由此形成概念,不要接受或拒絕它們:這就是法性中陰的修行法要。」

  你和你心中意念之間的區隔,以及產生的對立,在死后會特別顯著。這說明心中生起的念頭,如果我們對它的真實性質沒有認證,那么在法性中陰所顯現的聲音、光和光線,就會變成客觀存在的、令人驚嚇的、外來的現象。因此,在這種情境下,你除了逃離喜樂部和忿怒部圣尊的燦爛光明,逃入陰暗的、誘人的六道習氣光,還能夠做什么呢?因此,在法性中陰階段,最重要的,就是認證那是心的智慧能量:諸佛和智慧光就是你自己的智慧能量,絕對與你是一體的。證悟了這一點,就是不二的經驗;進入這種經驗,就是解脫。

  死亡時法性中陰所發生的事,與我們活著時在心中產生的情緒,是同一個自然的過程。問題是我們有沒有認證出這些情緒的真實性質。如果能夠認證情緒生起的本來面目——只不過是吾人心性的自然能量而已,那么我們就可以免于情緒的負面影響或傷害,讓它分解,溶入廣袤的本覺本初清凈中。

  這種認證,和它所帶來的解脫,一定要靠多年的精進禪修才能達成,因為它需要對本覺有長期的熟悉和穩定。除此之外,我們無法達成大家所期盼的目標——從自己的習氣和煩惱之中獲得解脫。中陰教法也許告訴我們這種解脫并不容易獲得,但它的確存在,就是希望和啟示的巨大來源。有一個方法可以完全了解意念和情緒、心和心的性質、生和死,那就是達成證悟。誠如我說過的,覺者視生死如掌中物。借用澤理納哲朗措的話來說,因為它們知道「輪回是你的心,涅也是你的心;一切苦樂和一切無明都只存在于你的心。」這種清晰的認證,是透過長期修行而獲得穩定,如果能溶入日常生活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意念和每一個情緒之中,就可以讓他們獲得解脫。敦珠仁波切說:「凈化了大無明、心中的黑暗之后,太陽的燦爛光明便持續地生起。」

  喜悅的能量

  我常想到敦珠仁波切的話:「心性(心的本性)就是一切事物的本性。」我懷疑中陰境界所顯露的三階段的過程,不只如我們所發現的,可以適用于生或死的不同意識層次和不同意識經驗,還可能適用于宇宙本身的真實性質。

  我越思考三身和中陰的三階段,就越發現其他精神傳統的心要和許多看似不同的人類成就,也有同樣豐富的旨趣。我想到基督教以三位一體來代表神的屬性和作為,從圣父的基礎地,透過圣靈的微細媒介,以人身示現化身為圣子基督。如果我們把基督看成化身,圣靈看成報身,把兩者的絕對基礎地(圣父)看成法身,是否也可以啟發出一些想法呢?在西藏佛教里,轉世的土庫(tulku),本來的意思就是化身,他是慈悲、覺悟的能量重復出現的象征和活動。這種了解不是類似基督教中「耶穌化為人」的觀念嗎?

  我也想到印度教把神的性質分為三個層面:顯現、心識和妙樂,在梵文叫satcitananda。印度教認為神是這三種力量同步、極樂的爆發。它們與三身也有很有趣的對比:報身也許可以比喻為神性中的妙樂能量(ananda),化身為神性中的顯現(sat),法身為神性中的心識(cit)。印度艾勒芳達石窟(thecavesofElephanta)的巨大濕婆(Shiva)雕像,有三個臉代表神的三個臉,看過的人將可略知印度教對神的榮耀和莊嚴的想法。

  這兩種精神傳統對于神的本體、屬性和行為的看法,與佛教對于各個彼此重疊的生命層次的看法有所不同,卻又有類似的聯想。這兩種不同的神秘傳統,雖然從它們自己的特殊觀點來看實相,但在它們的中心都出現這種三階段過程,這難道不值得我們深思嗎?

  由于思考顯現(manifestation)的本質,以及了解它的各種途徑,自然引導我去思考人類創造力的本質,也就是由人性的內在世界顯現出來的形式。這些年來,我常常思索三身和三種中陰的展現,能否說明藝術表現的整個過程,并且了解它的本質和隱含的目標。創造力的每一個作為和表現,不管它是在音樂、藝術或詩詞,或甚至如許多科學家所描述的,在科學發現的時刻和開展中,都是源自一個神秘的靈感基礎,然后透過翻譯和溝通的能量轉化為形式。從藝術的創作中,我們不是又看到這種連續的三階段過程,如同中陰的過程嗎?是否因為如此,某些詩、音樂或科學發現,才具有無限的意義和重要性?是否這可以解釋,這些創作引導我們冥想,帶給我們喜悅的能力,是因為顯示出我們和實相本質的某些根本的秘密呢?布萊克這首詩的靈感又是怎樣來的呢?

  在一粒細沙中看到一世界,

  在一朵野花中看到一天堂,

  在你的手掌中把握住無限,

  在一個小時中掌握住永恒。

  在西藏佛教中,化身被看成是覺悟以無數的形式和方法在現實世界中的顯現。傳統上有三種定義。第一,完全證悟的佛,如喬達摩悉達多太子他出生在世界上教化眾生。第二,外表看來是普通的眾生,卻具有特殊能力可以利益別人,如轉世土庫。第三,實際上,化身就是一個普通人,他藉由各種藝術、技藝和科學,傳達某種程度的覺悟力量,來利益和啟發別人。在第三種化身中,誠如卡盧仁波切所說的,他們的覺悟力是「一種自發性的表現,就好象光是從太陽自發性發射出來,并不需要太陽發出指令或產生任何發光的意念。有太陽,就會發光。」因此,我們能不能解釋,藝術天才的能力和本質,他們的最終啟發,是來自真理的層面?

  這并不表示偉大的藝術家全是覺者;從他們的生活看來,很明顯的,他們并非如此。不過,這也是一個明顯的事實,在某些關鍵的時段和某種特殊的情況下,他們能夠發揮和傳達覺悟的能量。任何人只要認真傾聽貝多芬或莫札特的偉大作品,就無法否認他們的作品有時似乎正在呈現另一個層面,不是嗎?任何人只要看到中古世紀歐洲的大教堂、伊斯法汗(Isfahan)的清真寺、安哥窟(Angkor)的雕刻或印度艾羅拉(Ellora)石窟的美麗和豐富,就必然承認那些藝術家是直接受到萬物之源的能量所啟發,不是嗎?

  偉大的藝術創作,就像夜空中的明月;它照亮了世界,但它的光卻不是自己的,而是借自隱藏在背后、代表絕對的太陽。藝術幫助過很多人瞥見精神的本質。藝術有看不見的神圣來源和神圣目的:它讓人們看見自己的真性和在宇宙中的定位,并幫助人們重新獲得那永遠清新的生命價值和意義,以及無限的可能性。但很多現代藝術卻喪失了這種認識,因而有其局限性,不是嗎?報身是持續、光明、快樂的能量層面,是里爾克所謂「長了翅膀的喜悅能量」層面,是一種光芒,它把絕對世界的清凈和無限的意義,轉化到有限和相對的世界,易言之,從法身到化身,就是偉大藝術創作的真正意義,不是嗎?

  不斷開展的整體性

  Guru喇嘛的典范啟發我很多,其中之一是他對于現代科學的各種層面和發現,永遠保持好奇心和開放態度。佛教常常被稱為「心的科學」,每當我思索中陰教法時,不斷地讓我感到驚訝和感激的,就是它的準確、寬廣和清晰。如果佛教是心的科學,那么我認為大圓滿法和中陰教法代表了這個科學的心要,猶如一粒深觀而實用的種子,它所生長出來的證悟大樹,已經花繁葉茂,而且將在人類不斷的進化中,以無法想象的方式繼續開花。

  這些年來,我和各種科學家有過許多交換意見的機會,越來越感到驚訝,佛法和現代物理的發現竟然如此類似!很幸運的,西方許多主要的哲學和科學先驅也已經注意到這點,正努力研究;他們覺得,從神秘主義——心和意識的科學——和各種物質科學兩者間的對話,就可能會產生新的宇宙觀和責任觀。我越來越相信,中陰教法三階段展現的過程,對于這種對話會有殊勝的貢獻。

  在各種看法中,我想介紹一個特別吸引我的科學見解,那是由物理學家大衛·波姆所提出的。他提出一個新的理解實相的方法,雖然引起爭議,但也獲得許多不同學科研究者的共鳴,包括物理、醫學、生理學、數學、神經學、精神治療、藝術和哲學家。如同中陰教法一樣,大衛·波姆了解實相的新科學方法,是把存在看成是一個整體,一個沒有斷裂和沒有隙縫的整體。

  他認為在宇宙間運作的多面向、動態的次序主要有三個層面。最明顯的是三度空間的世界,包括物質、空間和時間,稱為明顯的或開展的次序。這個次序是從哪里開展出來的呢?他認為是從一個普遍的、整體的場域,「一個超越時間的基礎」,他稱為隱含的或包藏的次序,它是全然涵蓋整體經驗的背景。他看到這兩個次序之間的關系是一個連續的過程,在「明顯的次序」中所開展的,又會再度包藏回到「隱含的次序」中。至于把這種過程組織成各種結構的原動力,他「主張」(這是他喜歡用的字眼,因為他的整個哲學認為觀念必須經由自由對話才能產生,而且可以常常改變)是一個超隱含的次序,這是一個更微細而無限的面向。

  在這三個次序與三身和四種中陰之間,不正是鮮明的對比嗎?誠如大衛·波姆所說的:「首先,『隱含的次序』的整個概念,是藉由無形經過明顯化或開展的過程,來討論有形的來源的一種方法。」

  大衛·波姆把量子物理學探討物質的方法,擴展到對意識的研究上,我也受到這種想象力的啟發。當科學更開放和進化時,我認為這一步會是越來越需要的。「心,」他說,「可能有一個類似宇宙的結構,在我們稱為空的空間的基本動作中,實際上有一股巨大的能量、一個運動。在心中出現的特殊形狀也許可以比喻為微粒子,而深入心的根本,也許可以被感覺為光。」

  除了「隱含的和明顯的次序」外,大衛·波姆也提出看待心理和實物理、心和物之間關系的方法,稱作身-義(Somasignificance)。他寫道:「『身-義』的觀念,是指身(即物理的)和它的意義(即心理的)絕非分別存在的,它們是一個整體實相的兩面。」

  大衛·波姆認為,宇宙以三個互相包藏的層面顯現:物質、能量和意義。

  從「隱含的次序」的觀點來看,能量和物質都涵藏著某種意義,而意義給予它們全部的活動某種形式,也給予從活動中所產生的物質某種形式。心和腦部物質的能量,也都涵藏著某種意義,而這種意義將賦予全部活動某種形式。因此,很顯然的,能量隱藏著物質和意義,而物質隱藏著能量和意義……但意義也隱藏著物質和能量……所以,這三個基本觀念中的任何一個都隱藏著其他兩個。

  把大衛·波姆這個非常微妙而精致的觀點加以簡化,你可以說,大衛·波姆認為意義有著特殊而廣泛的重要性。他說:「跟一般見解不同的是,意義是整體實相本有而基本的部分,而不是只存在于我們心中的,純粹抽象和虛無的性質而已。換言之,概略地說,在人生中,意義就是存有……。」在詮釋宇宙的同時,事實上我們是在創造宇宙:「在某個程度上,可以說我們是自己意義的整體。」

  如果把大衛·波姆的宇宙觀和三身做個對比,不也很有幫助嗎?把大衛·波姆的觀念做比較深入的探討,也許可以發現意義、能量和物質之間的關系,類似三身之間的關系。就他的解釋來看,意義的角色類似法身,那是一個無限可能、完全自由的整體,一切萬物都是由它生長出來的。意義和物質透過能量來相互作用,能量類似報身,它從空性的基礎上,自發、持續地發出。而物質的創造,就大衛·波姆的觀點來說,類似化身,因為化身就是能量持續具體化的形式和顯現。

  想到大衛·波姆對于實相的精彩說明,就不禁會想象,如果一位偉大的科學家,同時也是一位經上師調教的成就者,那么他會有什么樣的發現呢?一個人如果既是科學家又是圣人,也就是融合龍清巴和愛因斯坦于一身的人,會如何解釋實相的本質呢?中陰教法這棵大樹未來盛開的花朵,也許有一朵就是科學和神秘經驗的對談,這是在目前我們只能想象,卻又似乎即將來臨的事,不是嗎?這會對人類產生什么樣的意義呢?

  大衛·波姆的觀念和中陰教法之間,最類似的一點就是它們都從整體的觀點出發。這個觀點如果能夠激起人們轉化意識,進而影響社會,將可讓我們的世界重建目前所需的生命共同體和意義。

  我在這里想要說明的是,人對整體的觀念,也就是他的世界觀,對人心的整個次序影響甚大。如果他認為整體是由獨立的片斷所組成,那么他的心就會做類似的思考;但如果他能夠把一切事物都緊密而和諧地包含在不分割、不斷裂和無界線的整體內,他的心也會做類似的思考,從這里將可在整體內產生有秩序的行動。

  偉大的上師們,應該都會完全同意大衛·波姆的看法:

  如果想從政治、經濟和社會方面來改變這個世界,就必須先改變意義。但那種改變必須從個人開始;意義必須為他而改變……如果意義是實相的主要部分,那么只要社會、個人和人際關系被視為具有不同的意義,一種基本的改變就會發生。

  終極而言,中陰教法的觀點,以及對于藝術和科學深刻的了解,都以一個事實為中心:我們對自己的責任和為自己所承担的責任;同時,必須以最急迫和影響深遠的方式來運用這個責任感:轉化我們自己、我們的生命意義、我們四周的世界。

  誠如佛陀所說的:「我已經為你指出解脫之道,現在你必須為自己修行了。」

2013-08-23 14:0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