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西藏生死書 第二十二章 和平的仆人
西藏生死書 第二十二章 和平的仆人
索甲仁波切      阅读简体中文版

  我有一位老學生,這些年來看著我寫書的過程,不久前問我:「當這本書出版之后,透過它你有什么期待?」我心中立刻浮現出左頓喇嘛的影子,我在孩提時代看到他過世的情形,是那么寧靜、溫和、有尊嚴。我回答我的學生說:「我希望每個人既不怕死,也不怕活:我希望每個人死得安詳,死亡時能夠得到最有智慧、最清明和最溫柔的關懷;我希望每個人透過心性和實相的了解,找到終極的快樂。」

  湯瑪斯·墨頓(ThomasMerton)寫道:「如果我們不能夠跨越隔離人類和自己本性的深淵,航向月球又能得到什么?在一切發現之旅中,這是最重要的,沒有它,其余的不僅變得沒有用,還會帶來災禍。」人類花費幾百萬美金在炸彈、飛機和飛彈上,并訓練人們互相殺戮和破壞。相較之下,人類似乎沒有花什么心力來教導人們認識生和死的本質,在他們抵達人生終點時,幫助他們面對和了解即將發生的事實。這是多可怕、多令人傷心的事啊!這充分表現我們的無知,對自己和別人缺少真正的愛。寫這本書,我最期盼它能略盡棉薄之力,來改善這種情況,幫助更多人覺醒,了解精神轉化的重要性,以及對自己和他人負責的迫切性。我們都是潛在的佛,我們都希望活得安詳,死得安詳。什么時候人類才能真正了解,并且讓我們的社會可以處處反映這個簡單、神圣的真理呢?否則,生命價值何在?否則,我們怎能死得安詳?

  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在各階段教育中,介紹死亡和臨終的覺悟見解。我們不應該「保護」孩子們不去接觸死亡,反而要趁他們年輕時,讓他們認識死亡的真性質,從死亡中學習。為什么不以最簡單的形式,把這種見解介紹給所有年齡層呢?我們必須讓社會所有階層都認識死亡、知道如何幫助臨終者,以及了解死亡和臨終的精神性質;這些知識必須在所有學校、學院和大學中,以深入而具有想象力的方式來傳授;特別重要的是,必須在教學醫院里教授給臨終關懷者,以及責任重大的護士和醫生。

  如果你對死亡的真理沒有起碼的了解,也不知道如何在精神上真正關懷臨終病人,你怎么能夠做一位真正的好醫生呢?如果你還沒有開始面對自己對于死亡的恐懼,也不知道對那些尋求幫助的臨終者說些什么,你怎么能夠做一位真正的好護士呢?我認識許多心地善良的醫生和護士,他們對于新觀念和新方法都有最真誠的開放心胸。我祈禱本書能夠給予他們勇氣和力量,去幫助他們的機構來吸收和應用中陰教法的教導。現在不就是醫學界了解追求生死真理和從事醫療工作是不可分的時候嗎?我希望這本書能夠引起大家的討論,想想我們能夠為臨終者做什么、怎么做最恰當。從醫護照顧及臨終關懷的觀點,亟需在醫生和護士的訓練上,做精神和實務的革命,希望本書能提供微薄的貢獻。

  對于臨終關懷運動所做的先驅工作,我一再表達敬佩之意。從中,我們終于看到臨終者得到他們應有的尊重及對待。在這里,我要鄭重呼吁各國政府,鼓勵設立臨終關懷醫院,并且盡力提供資金協助。期待本書能夠成為各種訓練課程的基礎,對象包括各種背景的專業人士,特別是與臨終關懷者有關的家人、醫生、護士、宗教人士、咨商人員、精神醫生和心理學家。

  就有關這個時代的疾病而言,西藏佛教和蓮花生大士的預言有完整、豐富卻鮮為人知的醫學知識。我要在這里大聲呼吁大家提供資金,對這些殊勝的教法進行認真的研究。誰能說具有療效的發現不可能被研究出來?誰能說癌癥、愛滋病及其他尚未顯現的絕癥的痛苦不能減輕呢?

  對于本書,我有什么期待呢?我希望人們對于死亡的看法,對于臨終者的關懷,乃至于對于生命的整體看法,以及對于生者的關懷,能夠因此而產生一個寧靜的革命。

  在本書的撰寫過程中,我偉大的上師頂果欽哲仁波切,于一九九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在不丹的滇普(Thimphu)圓寂,享年八十二歲。見過他的人,沒有人會忘記他像一座高大、莊嚴的山,從他身上散發出最深厚的溫柔寧靜,以及自然豐富的幽默感,使得他雖然高大,卻不會令人生畏。那種安詳和喜悅正是最高體悟的象征。對于我和其他人而言,他是一位最有成就的上師,他的偉大和榮耀不下于密勒日巴、龍清巴、蓮花生大士,甚至佛陀本人。他的圓寂,好象太陽從天空消失,世界突然一片黑暗,西藏精神傳統的光輝時代也隨之結束。不管未來如何,我確信沒有人會再像他一般。我相信,只要見過他的人都會在心中播下解脫的種子,它是不會被毀滅的,有一天,必然會綻放燦爛的花朵。

  在頂果欽哲仁波切圓寂的前后,有許多奇異的征象,證明他的偉大,但最令我震驚和感動的事,發生在四千多哩外的法國南部,一個靠近蒙貝里葉(Montpellier)的地方名叫里拉林(LerabLing),這個地方即將在他的加持下成為禪修中心。我有一個住在那里工作的學生,讓他來告訴大家這個故事吧!

  那天早上,天亮得比平常晚,晨曦的第一個征象是遠方地平線上的一道深紅光。我們正在前往鎮上的途中;當我們走近路的高處,供奉佛龕而位于未來道場所在地的帳篷,出現在我們右方的山丘上。突然間,一道日光穿透微曦,直接落在白色的佛龕帳篷上,讓它在清晨顯得格外明亮。我們繼續前進,當抵達通往城鎮的轉彎處時,某種突然的直覺,讓我們回頭看那個帳篷。我們大吃一驚。一道明亮的彩虹橫跨整個山谷,顏色如此明亮生動,好象伸手可觸一般。神奇的是當時并沒有下一滴雨,卻有鮮明燦爛的彩虹,與廣大、清朗的天空輝映成趣。直到那天晚上,我們才聽說頂果欽哲仁波切已經在當天圓寂于不丹。我們都確信,那道彩虹是他對我們和里拉林加持的象征。

  當佛陀入滅前,在拘尸那(Kushinagara)的樹林里,五百位弟子圍繞在他四周,他對弟子做最后的叮嚀:「凡是因緣和合的東西,自然會再分解。以你們的生命證取圓滿吧!」自從頂果欽哲仁波切圓寂后,這句話經常浮現在我的腦際。如此偉大的上師,就像世界的軸心。還有什么比他的去世更令人痛切地體悟無常的教法呢?他的圓寂使我們這些弟子覺得孤單,頓時無依無靠。現在,唯有靠大家繼續前進,盡全力發揚他所代表的傳統。當他的光輝從世間消失時,唯有靠我們效法佛陀的弟子:「以我們的生命證取圓滿。」

  我覺得,橫過法國晨空和里拉林山谷的彩虹,是頂果欽哲仁波切正在加持,也將持續加持整個世界的象征。現在他已經從肉身獲得解脫,住在非因緣生、無始無終的法身光輝里,擁有一切已證悟者的力量,足以超越時間和空間的限制來幫助眾生。相信他的證悟,全心向他祈求,你將發現他立刻與你在一起。以如此完美的愛心熱愛一切眾生的他,怎么可能放棄我們呢?已經與一切萬物合為一體的他,又會到哪里呢?

  我們有這么一位代表西藏所有傳統的上師,在喜馬拉雅山、印度、歐洲、亞洲、美國傳法三十年,是對有福報的事啊!我們擁有幾百個小時的錄音帶,錄下他的聲音和教法,還有許多錄影帶留下他莊嚴的法相,更有從他智慧心流露出的豐富開示,部分被譯成英文和其他文字,這是多有福報的事啊!我特別記得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年,在法國南部格雷諾貝(Grenoble)附近所做的開示,當時他往外凝視山谷和高山,其景色幾乎像西藏一般莊嚴,他把最重要的大圓滿法傳給一千五百位學生,令我特別高興的是,其中有許多是我來自全球的學生。在場的不少上師覺得,透過他在生命最后一年的行動,頂果欽哲仁波切肯定已經授記將這些教法傳到西方,并以累世禪修所積聚的力量加持西方。至于我,則非常感恩他為我多年來想在西方推動的弘法工作賜予的加持。

  想到頂果欽哲仁波切和他為人類所做的奉獻,就可以發現在他的身上,聚集和展現了西藏送給世界的禮物之偉大。

  人類的未來,有一大部分也許要倚賴西藏的重建,讓西藏成為各類尋道者和各種信仰的庇護所;進化世界的智慧中心;最高智慧和神圣技術可以在其中試驗、改善和重新執行的實驗室。許多世紀以來,它一直都在扮演這個角色,目前全人類處于危險時刻之際,它也可以繼續提供啟示和幫助。

  許多上師相信,西藏教法正進入一個嶄新的時代;蓮花生大士和其他有遠見的上師,曾做過許多佛法將傳到西方的預言。現在,這個時刻已經到來,我知道佛法將展現它的新生命。這種新生命必須有所調整,但我相信任何改變都必須以非常深入的了解為基礎,以免違背佛法的純凈、力量及其真理的永恒性。對于傳統佛法的深刻認識,如果能夠配合對于現代問題和挑戰的真正了解,則各種調整將會加強、擴大和豐富這個傳統,顯露佛法的更深層意義,使佛法能夠更有效地處理這個時代的難題。

  過去三十年來,許多訪問過西方的西藏大師都已圓寂了,我確信他們生前都曾祈禱,希望佛法不只利益西藏人,不只利益佛教徒,而是利益全世界。我相信他們很清楚地了解,當現代世界準備好接受佛法時,佛法會是如何的珍貴和具有啟示性。我想到敦珠仁波切和大寶法王,他們選擇在西方圓寂,好象在以他們的覺悟力量來加持西方。愿他們轉化世界和點亮人心的祈禱能夠實現!愿受持他們教法的我們負起責任,全力體現。

  像佛教這種精神教法,要從古代環境過渡到西方的過程中,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學習這些教法的學生,如何在一個混亂、快速變動和紛擾不安的世界里,找出證悟真理所需要的安詳而穩定的修行方法。精神修行畢竟是最高而又最嚴謹的教育形式,和其他訓練一樣,必須以奉獻和系統化的方式進行。訓練醫生需要多年的研究和實習,而生命中的精神之路怎能只是偶爾接受加持、灌頂和會見不同上師呢?過去,修行人終生停留在一個地方,親近一位上師學習。想想密勒日巴,在他服侍上師瑪爾巴多年,修行到相當功夫之后,才拜別上師,獨自修行。修行需要持續的傳承,與上師一起工作和學習,以熱誠和善巧親近他。佛法在現代世界中的主要問題是:如何幫助和啟發修行人,讓他們發現適當的內在和外在環境,從而充分地修習,持受佛法,最后證悟和體現佛法的精髓。

  世界上所有神秘之道的教法都說得很清楚,我們心中有一個儲存力量的寶庫,蘊藏著智慧和慈悲的力量,這力量就是基督所稱天國的力量。如果我們學會如何應用這個力量,不僅可以轉化自己,還可以轉化周遭的世界,這也就是追求覺悟的目的。有哪一個時代比今天還迫切需要清楚地運用這種神圣的力量呢?有哪一個時代比今天還需要對于這個純凈力量的性質加以了解、導引和用來解救這個世界呢?我祈禱本書的讀者都能了解并相信覺悟的力量,都能認證自己的心性,因為認證心性就可以在你生命的基礎地上產生一種智慧,改變你的世界觀,自然而然地,幫助你發現和發展服務眾生的慈悲大愿,并啟發你的智慧,不管在任何環境下,以你所擁有的任何善巧方便或能力來利益眾生。我祈禱你因而能夠知道,在你的生命核心中,就有紐舒堪布所說的活生生的真理:

  你會對一切還沒有證悟真性的眾生,自然地生起慈悲心。它是如此的無邊無際,如果眼淚可以表達的話,你會不停地哭泣。當你證悟心性時,不僅會生起慈悲,而且會生起許多善巧方便。而且,你將自然地解除一切痛苦和恐懼,諸如對于生、死和中陰身的恐懼。如果你想描述這種從證悟所產生的喜樂時,誠如諸佛所說的,即使能將世界上的一切光榮、喜悅、快樂和幸福都聚集在一起,還不及你證悟心性時所經驗到的喜樂的千萬分之一。

  結合智慧和慈悲的動力來服務世界,將是保存地球最有效的方法。如今,世界上一切宗教的大師都知道,修行不僅僅是僧尼的要務,也是所有人類所亟需,不管他們的信仰或生活方式如何。我在本書中所要顯示的是:精神發展的可行性、機動性和有效性。誠如一個著名的西藏教法所說的:「當世界充滿罪惡感時,所有的苦難都必須加以轉化成覺悟之道。」今日世人所共處的危機,不允許我們把精神發展視為奢侈品,而是生存的必需品。

  現在讓我們大膽地想象,如果我們生存的世界是:很多人有因緣聽聞佛法,把他們的部分生命用來精進修行,認證他們的心性,因而可以藉著死亡機會接近佛性,并以服務和利益別人的目標重回人間。這樣的世界該是多么美好啊!

  本書獻給你一個神圣的技術,藉著它,你不僅可以轉化這一生,不僅可以轉化你的臨終和死亡,還可以轉化你的來生,乃至于人類的未來。我的上師和我希望能啟發的,就是人類意識進化的大躍進。學習如何死就是學習如何活;學習如何活就是學習不僅在這一世,還有在未來世該如何做。真正轉化你自己,并學習如何以轉化的生命重生來幫助別人,是幫助世界真正最有力的方法。

  西藏傳統中最慈悲,及其對人類精神最崇高的貢獻,就是它對菩薩理想的了解和反覆實踐。所謂菩薩,就是承担一切眾生苦難的人,他踏上解脫之旅,不只是為了自己,還為了幫助其他眾生,他在證得解脫之后,并不就此融入絕對的境界或逃避娑婆世界的痛苦,反而選擇一再地回到世間,奉獻他的智慧和慈悲,來服務世界。全世界最需要的,莫過于這些活躍的和平使者,誠如龍清巴尊者所說的,他們「披戴堅忍的盔甲」,致力于宣揚他們的菩薩理念,并把智慧傳布到我們經驗中的每一個層面。我們需要菩薩律師、菩薩藝術家、菩薩政治家、菩薩醫生、菩薩經濟學家、菩薩教師、菩薩科學家、菩薩科技專家和菩薩工程師,我們需要隨處示現的菩薩,他們在社會的每一種狀況和每一個角落,積極地充當慈悲和智慧的通路,轉化他們及別人的心識和行為,不厭不倦地弘傳諸佛和其他覺悟者的知識,以保存我們的世界,并創造更有慈悲心的未來。誠如德哈·戴夏汀(TeilharddeChardin)所說的:「在我們主宰風、浪、潮水和地心引力之后,有一天…我們將掌握……愛的能量。然后,在世界史上,人們將第二次發現火。」路米的美妙禱詞說:

  啊!愛。啊!純凈的深愛,愿示現于此地、此時,愿成為一切;世界溶化在你無暇無盡的光輝里,脆弱的活葉與你一起燃燒,光亮勝過寒星:讓我成為你的仆人、你的呼吸、你的核心。

  我對本書有一個最深的期望,那就是:對每一個選擇行菩薩道的人,它能夠成為有效而忠誠的伴侶;對于能夠真正面對時代挑戰,并為眾生發慈悲心而踏上覺悟之旅的人,它能夠成為指引和啟發的源頭。愿他們永遠不會疲厭、失望;愿他們不管遇到何種恐怖、困難和障礙,都不放棄希望。愿這些障礙只會啟示他們產生更強的決心。愿他們對一直在加持地球的所有覺悟者的永恒愛心和力量有信心;愿他們能夠像我一樣,從諸位大師的風范獲得精神鼓舞,這些大師都像平凡男女,卻以無比的勇氣,謹守佛陀入滅前的叮嚀,以整個生命證取圓滿的覺悟。愿一切宗教所希望的:未來世界免于殘酷和恐怖,人類得以生活在心性的終極快樂,透過我們的努力而獲得實現。愿我們大家先以寂天,次以圣法蘭西斯的祈禱,共同祈求一個更好的世界:

  只要虛空存在

  眾生仍然受苦,

  就要長留世間,

  除盡一切苦難。

  主·讓我變成和平的工具,

  在仇恨的地方播下愛;

  在傷痛的地方播下寬恕;

  在懷疑的地方播下信心;

  在失望的地方播下希望;

  在黑暗的地方播下光明;

  在悲傷的地方播下喜悅;

  啊!神圣的主,祈求你

  成全我的愿望,

  讓我安慰別人,而不求被安慰;

  讓我了解別人,而不求被了解;

  讓我愛別人,而不求被人愛;

  我們因付出而領受,

  我們因寬恕而獲得寬恕,

  我們因死亡而獲得永生。

  謹以本書獻給我所有的上師:已過世者,愿他們的愿望圓滿;還在世者,愿他們延年益壽,愿他們的偉大和神圣事業越來越成功,愿他們的教法啟發、鼓勵和振作一切眾生。我至心祈求敦珠仁波切和頂果欽哲仁波切早日獲得強有力而完全覺悟的轉世,以幫助我們度過這個時代的危機!

  我也要以本書獻給那些你在書中讀到已經過世的一切賢哲:喇嘛左頓、喇嘛卓登、桑騰、阿妮貝露、阿妮麗露、阿貝多杰。在你祈禱時請記住他們,也請記住我已經過世或正在面臨死亡的所有學生,他們的虔誠和勇氣對我啟發相當多。

  謹以本書獻給活著、正在面臨死亡或已經去世的一切眾生。目前正在度過臨終過程的眾生,愿他們的死亡安詳、無痛苦、無恐懼。目前正在轉世和正在這一世掙扎的眾生,愿他們獲得諸佛加持力的滋潤,愿他們得遇佛法,愿他們實踐智慧之道。愿他們的生命快樂、有成果,而沒有煩惱。愿本書所有讀者能夠獲得豐富而無止盡的利益,愿這些教法轉化他們的心。

  這是我的禱詞:

  愿六道的每一眾生都能證得本初圓滿的基礎地!

2013-08-23 14: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