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與神親嘴》第一輯 與天路客談信仰 之八:午后,對“六日創造”的沉思
《與神親嘴》第一輯 與天路客談信仰 之八:午后,對“六日創造”的沉思
王怡     阅读简体中文版

之八:午后,對“六日創造”的沉思


  今天下午,因著默想“六日創造”的圣經啟示,而成為一個美麗的下午。
  時間是一個被造物,是一個線性邏輯的展開。如果不認識上帝,這一線性邏輯就會徹底主宰我們對因果關系的認識。但神的創造,卻超乎在這線性的時間邏輯之上。 
  圣經啟示了天地和萬有“各從其類”的被造。各從其類,意味著第一,時間是上帝的器皿,第二,時間是上帝完全隨己意的器皿,第三,時間是上帝形成宇宙次序及其意義的器皿。第四,每一物種及其在時間中的次序,都直接來自上帝的旨意。

  1、創造時,一切受造物并非在時間的意義上是“新的”,而是在被創造的意義上是“新”的。就如一個神話或童話里的魔法,變出一所房子,卻不一定是變出一所“新房子”,里面所有的東西都一樣的“新”。這間房子在存在的意義上是“新”的,但它里面,卻可能有一套時間意義上的老家具,或者根本就是一間布滿蜘蛛網的房子。若非這樣理解,我們就限制了創造主的大能。似乎他只能創造出一切“新嶄嶄”的東西,或一個暴發戶式的宇宙。似乎連童話里的巫婆都不如了。當亞當被創造時,假如他手上有碳元素測試法,他去測天地間的事物。如果你說,他測出來的結果一定是萬有的年齡都為零。那么,這不過是一種頑固的唯物主義和線性時間觀的邏輯推理而已。似乎上帝不能為亞當創造出一座“原始森林”。似乎伊甸園里根本沒有樹木,最多只有頭一天才埋在地上的種子。在這樣的邏輯里,“創造”的意義及創造的豐盛性依然被低估了。再舉一個不恰當的例子,我們構思一部小說,不一定所有人物都是從出生開始的,可能一出場就60歲了。我們筆下“創造”的那個世界,一樣也是“各從其類”的,一樣也是從落筆的起初,就是豐盛而完備的。有的人物剛出生,有的快要死了。各有各的歷史,隱藏的歷史唯在敘述中被展開,被它的創造者撫觸。
  時間的無窮性,有一個非時間意義上的起點。如果只在線性的時間上去考察,可能永遠無法追溯至時間的盡頭。我甚至有兩個快樂的想象,一是當初亞當拿著碳元素去測試,他會驚訝地發現,有的動物已有幾百萬年的淵源,有的樹木顯示出來,仿佛也呆在那里幾萬年了。于是他歡呼贊美耶和華神的名。二是當人類的科學觀測不斷更新,人們將不斷推翻對地球和宇宙歷史的估量,發現這個宇宙遠比自己想象的更古老。如果人類一直這樣悖逆下去,基督尚未再來,地球年齡可能會越來越古老,但人類卻永遠找不出那個時間意義上的起點,就像永遠找不到宇宙的邊界一樣。

  2、亞當犯罪時,大地和宇宙萬有都受到上帝的詛咒,從此服在虛空之下,“一同嘆息勞苦,直到如今”(羅馬書8:22)。我們不知道這一原罪所帶來的物理及時空上的影響如何。也舉一個不恰當的例子,伍子胥、白毛女或白發魔女,都會因著內心的苦難而一夜白頭。如果僅對頭發進行觀察,你會認為這個人應該有80歲,但若從其他器官考察,卻可能只有30歲。碳元素或一切科學觀察法,并不是絕對真理。它只有在否定一切屬靈和超驗事件的前提下,才構成一個完整的解釋。

  3、以及上帝以大洪水審判世界時,我們也不知道這一審判在物理的意義上給宇宙留下了什么痕跡。普世性的大洪水,是以可見的自然方式呈現的不可見的超自然力量的介入,即《創世記》所說的,“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我們今日觀測的世界,乃是大洪水之后的世界。

  創造、罪的詛咒,及大洪水的審判,這三樣對于挪亞的后裔而言,都是超越性的事件,是上帝創造時間并進入其間的坐標性事件。我們的理解力和想象力一定是殘缺的,但我們依然可以預設一個理解空間,是比線性的時間邏輯及其因果解釋上的霸權更加寬廣的。可我們又無法真正進入這個空間,得到一種“真”的和完全的知識。因此我們的理解和想象力,仍只能以上帝的啟示為限。上帝本身的“真”,是人所不知道的,甚至對我們來說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上帝愿意啟示他自己的、愿意讓我們知道的那個“真”是什么。他愿意,因為他愛。他愿意讓我們知道的,就是我們可以知道的。他知道一切我們所知道的,他也最知道我們應該和可以知道的。
  我們所知道的,唯有啟示當中的“真”。這是我們對上帝、對自己、對關乎生命和救恩的“真”的知識,但卻不是關于上帝對他自己的認識的“真”知識。換言之,上帝不是一個被認識的客體,而是一切認識的主體。因此除了啟示以外,沒有真的知識。也絕沒有一種“真”知識是非道德性的,是所謂價值中立或所謂客觀的。“因為父喜歡叫一切的豐盛,在他(基督)里面居住”(歌羅西書1:19)。基督以外沒有“真”知識,如果只以人為觀測的支點,那么這個宇宙的確可說是沒有“客觀真理”的。因為一切知識都跟我們與上帝的關系有關,這個關系一定是道德性的,或者順服,或者悖逆。而“真”知識不在這種關系之外。科學不是真理本身,而是對知識的一種模仿和尋求。是借著上帝在萬物中的普遍啟示,和放在人心中的理性的一種模仿,一種相當有效的模仿,但卻是注定要被不斷顛覆和修正的模仿。

  因此我相信“六日創造”,而無論昨天、今天和明天的科學觀測和解釋是什么。上帝如此啟示,我就如此相信。我委身于這位賜生命的主的啟示,而不是委身于任何一種線性邏輯的霸權。因為那邏輯歸根到底,只是宇宙間的一個偶像。
  因此,“六日”也一定是時間意義上的、一天24小時的“六日”,而不是“一日等于幾萬年”的那個六日。因為圣經敘述的“六日創造”,是一個時間以內的創造。換言之,“創造”是上帝“道成肉身(萬有)”的開始,是他的“道成時空”。上帝并非在時空以外創造了這個宇宙。當上帝說“要有光,就有了光”時,“道”,也就是創造論的基督,就在那一刻道成了時空。在創造的一剎那,上帝放棄了在永恒中的永恒,并委身進入了時間以內。如箴言書說,“那時,我在他那里為工師,日日為他所喜愛,常常在他面前踴躍”。在這一委身之前,沒有“六日”的概念;而這一委身之后,“六日”就只可能是時間之內、天體運作所帶來的晝夜輪替的六日。六日的創造,是上帝向著我們的一個委身,他的愛與榮耀是我們所能了解的這一委身的部分原因,其余的部分不可知,也不可說。因為上帝沒有說。這是一個不可舍棄的、不可修正的,領受恩典的起點。這一起點是超越的,但也是時間的。否定它的超越性,或否定它的時間性,都會構成對基督信仰的拆毀。
  同時,這也是“三一上帝”與他的受造界之間,一個不可逾越的區分。唯有基督作為上帝的第二個位格,在永恒當中(萬世以先)為父所生。而萬有卻是在一個確定的時間刻度之中被造。人與神的一個永恒的差異就在這里。唯有“受生而非被造”的那一位,是在時間以外受生,出于神而為神、出于光而為光。而人與萬物的地位,卻只能在一個確定的時間刻度當中、在天體的晝夜循環當中獲得應許、肯定和保障。任何對這一圣經所啟示的時間刻度的精確性的抹煞,包括一日十萬年說,或“二次創造說”等等,都意味著對人的地位的一種高舉,和對上帝的愛與委身的一種輕看。以及,也容易引向某一種的自然神論或自然崇拜,包括對線性時間邏輯的偶像崇拜。
  
  達爾文進化論的實質,就是某種盲目的超然力量,在萬物中尋找著物種突變的代理人。《創世記》對“各從其類”的強調,顯明了跨物種的演變必是一種錯誤的假說。
  進化論的不可接受,首先不在證據上的種種不足。人是否猴子變的,這本身不是可以一個挑戰上帝主權的問題。耶穌曾對猶太人說,“我告訴你們,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既如此,上帝難道就不能從猴子里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嗎?造物主當然可以將一切人能發現的規律與機制,放在它該在的地方。因此有基督徒以為,可以接納一種非盲目性的進化論,作為上帝創造的一種內在機制。就如上帝將繁衍的機制放在亞當夏娃里面一樣。但問題在于,這種想當然的理解,將上帝隨己意的主權,變成了人隨己意的“思想無禁區”。使我們對圣經啟示的領受,被迫接受一時一地的科學假設的制衡。如果我們認為,一個真實的“幾百萬年”被圣經象征性地稱之為“一天”,我們就羞辱了在圣經中說話的圣靈。為什么不是恰好相反呢,在那個我們預設其存在、卻不能進入和了解的知識空間里,因著創造的大能與奧秘,以及闖入時間之內的超自然事件的影響,一個真實的“一天” 被人類今天的科學技術理解為“幾百萬年”?因為科學無法識別和剝離屬靈力量的干預。不但在原子的層面上,物質是測不準的,甚至在宇宙的意義上,世界也是測不準的?
  至少這也是一種邏輯上的可能性。甚至可能有更多的可能,被一種線性的邏輯與因果崇拜遮蔽,根本不能跳入我們思維的范圍。那么基督徒的知識論,難道可以與他的信仰割裂嗎。可以如此說,進化論與有神論或智慧設計論的確沒有沖突,意思是進化論即使成立,也無法排除一個至高意志的預先設計這一可能性。這個最低的立場對那些一昧陷在科學主義與邏輯崇拜中的人而言,是一個善意的提醒。但對一個相信“三一上帝”的基督徒來說,進化論與圣經啟示仍然不可能不沖突。或者是“六日創造”,或者是物種進化,對上帝至高主權的信靠,一個人不能永遠心持兩端。人間對知識的最高裁判,或者是在圣經中說話的圣靈,或者是人的理性與邏輯。作基督門徒的人,亦不可能東走西顧,心懷二意。
  感謝上帝。當年美國的阿波羅八號登月,三位宇航員在月球軌道中展開圣經,向全世界誦讀《創世記》第一章,“起初,神創造天地”。這是圣經的啟示,也是我的信仰。我的信仰,就是我的知識論。我的知識論,就是我在人間的立場。圣言可畏亦可愛,圣道可信亦可親。小子何德何能,而能立志一生愛慕他,持守他,傳講他,見證他,為他辯護。
  如此,這個下午如此美麗。
  

2007-7-19午后。

2013-08-23 16: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