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親嘴》第五輯 信仰與中國復興 什么是復興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謝謝各位,謝謝南航和《云中往來》的邀請。最早預備這個題目時,我不知道是否可能引起大家的共鳴,經過前幾位主講的發言和討論,我很高興看到廣州知識界的朋友們都在關注道德、公義和信仰的話題,不管我們的觀點怎樣不同,但當我們說到“復興”時,道德與信仰都正在成為關鍵詞。???
  早先劉軍寧老師倡言“中國需要一場文藝復興”,我寫過回應文章,談到宗教復興。今天也很感恩,有機會排在劉老師之后,讓我繼續來延伸這個話題。
  我很同意劉老師“從改革到改制”的提法。茅老師一開場就提到1840年。其實從1840到1989,我們看見這150年,中國人每一輪尋求復興的努力,最后都是悲劇收場。那么今天又過了快20年,民間的人財物都開始鼎盛。奧運之后的中國,到底是迎來又一次的復興機會呢,還是我們還要經歷又一次的反復。劉老師的說法是“改制”,我的說法就是八個字,“改革已死,憲政當立”。這就是復興的開始,是未來2、30中國的主旋律。
  
什么是復興


  以圣經的觀念看,首先“復興”關系到生養和治理。《創世記》記載神創造人類之后,“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這就是說,不生養一定不復興,光生養不治理也不復興。我結婚10年都沒要孩子,原因很多, 但最主要的,是我不能確信一個族群在大地的延綿到底有沒有終極的意義,所以十年都掙扎在這個題目上。但是,一個知識分子自稱關注未來和中國的制度轉型,關切政治、法律諸問題;與此同時,自己卻不愿在這個國家要孩子,也不敢在這個國家生孩子。這里面個人生命與公共志向之間的斷裂,實在可想而知。但感謝上帝,在2007年使我終于有了一個孩子,所以我跟“復興”這個議題才有了真實的關系。
  其次,“復興”的基本意思就是重生,重生的一個意思就是悔改歸正。《新約》里有少數幾處提到“復興(restore)”或“重生(born again)”,在希臘文里其實是同一個詞。《馬太福音》里耶穌所預言的“萬物復興”,就是整個宇宙在恩典下的重生,人因著基督的十字架而被救贖,萬物也因著人的被救贖,而從空虛中獲得了意義,在歷史的盡頭一起從勞苦嘆息中被贖回,這就是《圣經》所講的一個“宇宙性的復興”。剛才有個朋友說,“復興”的提法不就等于要回到過去嗎?但至少以圣經的觀念看,“復興”的意思并不是復古,所謂中國的復興就是中國的重生,中國人的靈魂重生,和中國文明向著普世價值的悔改歸正。“復興”不是回到過去,反而是“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換句話說,復興一定是和末世論有關的,也就是和你對世界的一幅終極圖畫的確信有關。沒有一幅終末的圖畫,就沒有今天的K線圖可言;而沒有K線圖,還談什么復興呢。共產主義一度爆發出最大的歷史驅動力,就是它以無神論的方式,模仿了基督教的末世論,所謂“共產主義”,不就是對一種特定的末世論的描述嗎。
  所以中國要講復興,就一定要在離開共產主義之后,重新在人類普世價值的背景下,去看見一個新的、充滿真正的自由與盼望的歷史圖畫。對我來說,就是在基督教信仰中的那幅圖畫。對你來說,也一定會是個什么。
  或者你也可以用佛家的詞匯來詮釋,就叫鳳凰涅槃。經過近代以來這150年,中國到底可不可能在不遠的將來,完成這個鳳凰涅槃,變成一個新的、但同時也不是革命式的、與一切傳統決裂的那樣一個新生命?這個我不知道。但我相信新約的《使徒行傳》中所說,“主也必差遣所預定給你們的基督耶穌降臨。天必留他,等到萬物復興的時候,就是神從創世以來,借著圣先知的口所說的”。如果說到“繁榮”,今天中國的確很繁榮。但繁榮只是一種現象,而“復興”在本質上是一種信仰。
  簡單地說,圣經中談到的“復興”,就是生命與秩序的恢復與重建。
  我從十年的丁克一族,到如今開始生養,我的家庭就終于走在“復興”的道路上了。因為我重新確信了生命的延綿在大地上的意義,這個意義如此真實,以至于勝過了一個共產黨政權,也勝過了地上的一切政權。所以我對中國的自由民主的期望,可能和你不一樣。對我來說,一個憲政中國,在任何意義上都不等于復興本身,甚至不是自由本身,而是“回到未來”的一部分。如果今天開始談復興,說明我們有了這150年來都不敢有的一種眼光,就是我們的子孫到底何去何從?復興一定和我們的后代有關,而不僅僅和我們有關。當你在族群和歷史里尋找并獲得生命的意義時,復興這個詞才對你有意義。
  


王怡 2013-08-23 16:48:44

[新一篇] 《與神親嘴》第五輯 信仰與中國復興 關于中國的復興

[舊一篇] 《與神親嘴》第四輯 有兩種啟蒙和復興擺在我們眼前 復興還是歸正,啟示還是啟蒙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