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追記》4、我對一次請客的猜測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4、我對一次請客的猜測
                
              我在新疆接觸到的兩個漢人,其中一個是某機構駐新疆的L。是由一位原來在其北京總部的朋友介紹。朋友說已經先給L打了招呼,L是他當年的小字輩,應該會給面子。以L的職業,肯定非常熟悉新疆情況,即使不說那些他認為需要保密的事,也應該能給我很多信息和啟發,因此是我最重視的關系。但是當我到烏魯木齊后給他打電話,卻沒讓我看出北京的朋友有什么面子,他推脫工作忙,聽不出一點愿意和我見面的意思。對此我雖失望,也不奇怪,沒有官方身份的人遇到這種情況是尋常事,我已經習慣,于是我把他從聯絡名單中勾掉了。 
                
              出乎意料的是幾天后突然接到他的電話,表示要請我吃飯。我在感謝之余,心里不免內疚,覺得錯看了他。我按照約定時間到他的辦公室,想和他推心置腹地聊聊。但是他面色凝重,讓我感到刻意保持距離。他沒有給我和他獨處的時間,立刻招來另外三個年輕人,讓他們一塊與我們出去吃飯。他解釋幾個年輕記者常在下面跑,了解情況多。我當時沒有在意,感覺這種安排也挺有心。不過我還是免不了奇怪,為什么整個過程只有別人講話,他自己幾乎什么都不說?他傳遞出的“場”讓我有一點不安,似乎對我有一種排斥。照理說我還完全沒有機會與他產生不容,如果說他是嫌我占用了他的時間,本來他完全可以不再找我,為什么又主動邀請呢?若是只因為北京朋友的面子,我直覺上不太相信,北京那位朋友已不在官位,因此看不出對他有什么份量。 
                
              如果我是個懂得分析直覺的人,可能對心里的這些疑惑還會仔細想想,或者會由此引起警覺。但我不是那樣的人。我只是謝謝他請我吃了一頓飯,知道我們從此再不會打什么交道。讓我重新想起這個人是在我被捕以后,審問者問我每一個接觸過的人,惟獨只字不提我和L的會面。正是這種不提讓我感到奇怪。照理說L所在的部門無疑是他們認為的“要害部門”,惟獨把他漏掉不合常識。 
                
              比較容易解釋通的,只有L請我吃那頓飯是被布置的任務。L在事后已經匯報了一切,他們因此不再需要問。當我在監獄里無所事事的時候,半帶消遣地勾畫出那一幕情景:秘密警察從竊聽電話中知道我與L接觸(聽說我一到烏魯木齊監視者就住進了隔壁房間),于是想通過L對我進行更多了解。他們去L的辦公室,亮出安全部門證件,客氣地請他給予協助。我相信L并不愿意做這種事,否則他不會對我那樣生硬,但是他不敢拒絕。雖然他所屬的機構牌子硬,他本人卻是新疆本地人,家人親友都在新疆。在奉行穩定壓倒一切的新疆,安全部門的權力超越一切,成為無人不怕的閻王殿,拒絕與安全部門合作可能會給自己或家人帶來麻煩。于是按照秘密警察的布置,L約我吃了那頓飯(不知道飯錢是由誰報銷)。對他而言那只是應付一件討厭的差事,多拉幾個人一是可以做見證,二是可以避免由他直接向我“刺探”(那種感覺多半不舒服),在大家東拉西扯的過程中,可以匯報交差的東西也就自然可以得到了。 
                
              當然,這些情形完全是猜想,可能永遠也無法證實。我担心這會是一種玷污了L的妄想。我將會非常樂于為我的錯誤向L道歉。但即使L真是像上述猜想的那樣做了,我也能夠理解。因為后來的經歷告訴我,特務政治無孔不入,誰都可能在一念之差中被卷進去。 

王立雄 2013-08-23 18:22:15

[新一篇] 《新疆追記》5、兵團老戰士

[舊一篇] 《新疆追記》3、深入維吾爾人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