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新疆追記》15、自殺
《新疆追記》15、自殺
王立雄     阅读简体中文版

(15):自殺
 
  在楊科長的冷眼審視下,我來回踱步,思想疾速地飛馳。然而那時頭腦并 不混亂,反而條理越來越清晰,結論越來越肯定。我清楚地意識到,對目 前的狀態需要做最壞的打算,必須正視這種可能,我最終也許會抵抗不住 。對此需要事先知道可能帶來什么后果?
 
    我把可能遭受連累的線索逐一排列,從每條線索一步步往下推,連累 可能延伸到多遠,會帶來多少傷害。一個代價的表格逐漸形成,一邊是一 系列與我密切相關的人,他們或者受指控,或者被捕入獄,或者是斷送前 程,而表格的另一邊,只有我一個。
 
    怎么來衡量這種代價?
 
    其實不要說一系列,哪怕只有一個親近者陷入危難,問我是否愿意交 換,我也不會說不。記得早年一次和女友在黃土高原行車,卡車在冰雪路 面爬坡時突然打滑溜車,我跳下車想找石頭擠住車輪,可是遍地只有黃土 沒有石頭。卡車在光滑如鏡的路面上載著女友和司機滑向路邊幾十米的深 溝。那時我閃出一個念頭——只有腿可以代替石頭,一瞬間我真生出了把 腿伸到車輪下的沖動,幸運的是卡車突然改變了下滑的方向,最終撞到了 路另一側的土坡上停住。因此那閃念究竟只是個沖動還是真會成為行動也 就沒能得到檢驗。但是現在可能墜下溝去的是一群人,不是因為冰雪路面 ,是因為我,我的沖動該是什么呢?
 
    我的確產生了沖動——就是去死。
 
    自殺!
 
    只要我死了,所有的線索就會中斷,正在編織的羅網就會失去目標, 指控和舉證就都無法進行,所有可能被我連累的人就都得到了解脫。以我 一個人的死換取這樣的結果,值得不值得?
 
    收支表顯示得非常清楚——值得!
 
    我要這樣做,當然并非完全是“獻身”,其中很大成分是為我自己。 即使是現在,我也不能斷定哪一種成分占的份額更大一些。我已經看到了 自己的懦弱,即使不想正視也不可回避。我無法克服失去自由的恐懼,因 此就沒有戰勝對手的勇氣和信心。所謂最值得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我那 時最恐懼的的確就是我的恐懼。我恐懼自己會因為恐懼而成為“叛徒”, 而且恐懼地相信自己逃不脫恐懼的結果。如果是那樣,即使換來了自由, 那種自由也已腐爛變質。即使回到熟悉的世界,目睹朋友受我所累的結果 ,承受人人指著脊梁的屈辱,那樣的自由和生命又有什么價值?
 
    那種生,不如死。
 
    我的內心卻是在向黑夜的星空軟弱地哀號,上帝啊,請給我勇氣吧! 一些很小的聲音在表達另外的意見。有的提醒我,母親怎么辦?她中年承 受丈夫自殺,怎么忍心老年又讓她承受兒子自殺?但那聲音很快被排除。 只是為了不讓母親在晚年時光奔波新疆監獄承受“探視”之苦,我的一了 百了對她也是一種仁慈。還有一個聲音在說,你的逐層遞選制呢?個人榮 辱對歷史算得了什么?如果你的目標是想影響歷史,個人即使受胯下之辱 也是小事一樁。那聲音速度更快地被甩在一旁,一個人如果失去尊嚴,他 也就失去了整個世界和歷史,他還有什么資格去談改變世界和影響歷史呢 ?!
 
    這時有辦案的人從外面回來,他們進了對面房間,把房門關上,也許 是開始研究怎么對我進行最后突破。這次可能是認為我就要繳械了,因此 對我放松了警惕,沒有留人看守我。
 
    這可是一個機會。我突然對執行剛剛的決定變得急不可待,心里認定 必須馬上就動手!現在回想,那種急迫感也是出于恐懼。從保證自殺成功 的角度出發,最佳時機肯定不是當時,而是深夜。只消再挺幾個小時,深 夜就會來臨,那時看守者落入夢鄉,從容一些,有足夠的時間做完足夠的 事。然而我太害怕了,對自己完全失去了把握,我怕自己挺不到深夜,萬 一在深夜來臨之前就被“突破”了呢?萬一對失去自由的恐懼戰勝了對成 為叛徒的恐懼呢?那時再死就晚了,死也成了白死!你就連保持尊嚴的唯 一手段都喪失了,而只能成為永恒的屈辱者!所以,要死就得馬上死,現 在就死,才是死得及時,才能死得有價!
 
    一旦橫下心,我感到激動,同時又升出些傷感。我知道一旦死了,我 這些想法不會有任何人知道。對我的死,唯一說法只會是安全機構的解釋 ——無疑是些最庸俗的故事,或是嚇破了膽自殺,或是怕間諜罪行暴露而 畏罪自殺。人們開始還會議論一下,很快就會忘掉,這樣的人不值得記憶 。我把目光看向虛空,從來沒有像那一刻那樣感到一直信奉的唯物主義多 么無所依托,也從來沒有像那一刻那樣希望宇宙中真有一個萬能的神存在 并且主宰。我盼望神無所不在的眼睛此刻正在看著我,神能知道我這樣選 擇是為了什么,而且能把對我的理解溶進他的慈悲,溶入宇宙的永恒。
 
    我本來還有寫下一點什么的愿望,實在不甘心這樣無聲無息地離開世 界。可是轉念又覺得顧不上了,必須爭分奪秒,否則一旦他們出來,就有 完不成死的可能。我先把平時從不允許關的房門關上,把插在門外鎖孔里 的鑰匙拔下,再從里面鎖上門,那樣即便他們發現,打開門也得多費一些 時間。以我的死法,多那點時間可能就夠了。
 
    我找出平時不太戴的近視鏡,掰下一個鏡片,精心地放在腳下,用恰 到好處的力量踩破。對比兩塊玻璃殘片,我選出了大小、刃口都更合適的 一塊。然后用手指壓脖子左側,我知道那里應該有一根動脈,只要把它割 斷,幾分鐘內體內的血就可以一噴而光。然而平時對此只有一個概念,真 到找的時候卻怎么也摸不到應該存在的動脈跳動。不過我很快就放棄了尋 找,頂多割的距離長一些,總會割得到動脈。
 
    我留了比較大的余量開始動手,第一下玻璃沒有扎進去,力量不夠。 第二下用的是猛勁,皮膚很輕易就被扎破,玻璃片插進脖子里面。手指碰 到了翻開的皮膚,感覺到溫熱的血涌出。那時沒有疼痛的感覺,好像割的 不是我自己,是在給別人做手術。好,需要開始橫向移動,去割動脈。一 方面頭腦異常清醒,如同工程師在進行技術操作,同時眼前開始出現幻覺 ,似乎看見父親正在向我召喚。父親死于文革,被定為自殺,一直有人為 他辯護說是被殺,但我完全相信父親有可能會在那黑暗的年代選擇自殺。 世上的生物只有人會自殺,因為只有人會追求活的尊嚴。從這個角度看, 自殺不是恥辱,而是人性的光榮!
 
    正在這時,房門轟然洞開。開車的祁師傅瞪大眼睛一步跨進。后來我 一直想不明白,當時他為什么沒有遇到門鎖的障礙?我清清楚楚記得鎖上 了門,怎么會被他一推就開。只要他再晚進來一秒鐘,我的整個操作就會 如期完成,因為只要割斷了動脈,即使他們在最短時間內把我送進醫院, 我身體里的血也會早流得一滴不剩。我想象我那時的模樣肯定嚇著了祁師 傅,他驚悸地問我在做什么,我一邊向他微笑,一邊用玻璃片的刃口加快 去割脖子里面的血脈。他狂叫著撲上來抓我的手,其他人也都隨之沖過來 撲向我。我馬上就被壓倒在下面。那時天旋地轉,宇宙的能量在一齊爆炸 。我喊叫“我不做一攤狗屎活著”!那話是想給世界留下一個聲音,也可 以算作理智層面的最后一步操作。然而我的內心卻是在向黑夜的星空軟弱 地哀號,上帝啊,請給我勇氣吧!

2013-08-23 22:2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