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新疆追記》21、開發能否穩定新疆
《新疆追記》21、開發能否穩定新疆
王立雄     阅读简体中文版

當下北京解決民族問題的思路,除了強硬鎮壓,另一手就是發展經濟。按 照他們的想法,只要發展了經濟,少數民族的生活水平得到提高,民族分 裂就會沒有市場,宗教影響也會被世俗化消減,民族問題就會自然而然地 解決。這兩年轟轟烈烈掀起的“西部大開發”,相當程度就是出于這種思 路。1994年以來,北京一方面在新疆民族問題上采取強硬路線,一方面大
  幅度增加給新疆的財政撥款(1994年29.5億元,1995年52.3億元,1997年68.4億元,1997年是1994年的2.3倍)。從絕對數上看,北京給新疆的撥款比給西藏的撥款(1997年為34億元)多一倍,是全國各省市區得到中央撥款最多的。
 
    無論從其公布的數字,還是在新疆的實地感受,都能看出近年新疆經 濟的快速發展。然而民族問題卻沒有如北京希望的那樣變小,當地民族的 人心仍在漸行漸遠。以經濟發展來穩定新疆的思路所犯的一個基本錯誤就 是,民族問題的本質并非是經濟的而是政治的,企圖在經濟領域解決政治 問題,本身已經是一種倒錯,何況政治高壓還在繼續不斷地加強,民族問 題怎么可能指望得到解決?
 
    退一步,即使僅從經濟角度談,只要政治問題不解決,資金的投入和 經濟開發的規模無論達到多高程度,都不一定能夠取得效果,甚至效果會 相反。例如北京一直標榜給了新疆多少錢,可是當地民族馬上會反問新疆 被抽走了多少石油,那些石油的價值是多少?被列為“西部大開發”的第 一號工程是“西氣東輸”——即是把新疆的天然氣采出后輸送到中國內地 。新疆人對此質疑究竟是開發西部還是掠奪西部,不能說是沒有理由的。 只要人心保持對立,民族之間互不信任,經濟上所做的一切——不管從北 京的角度認為那是出于何等的好心——都免不了會被插上殖民主義的標簽。
 
    我相信北京高層的出發點會是真心希望通過“西部大開發”縮小少數 民族與漢族之間的經濟差距,改善少數民族的生活狀況,使少數民族在這 個過程中得到比漢族更多的好處,從而減少少數民族的離心力。然而在具 體實施過程中,結果一定是反過來的,漢族無疑將拿走最多的好處,少數 民族與漢族的差距更加擴大,少數民族的不滿因此只能進一步加強。北京 拿出大筆的錢,最終得到的結果可能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甚至比原來更 糟。
 
    之所以我敢這樣斷言,一是新疆有660萬漢人,占新疆總人口的近4成 。新疆權力資源、經濟資源和知識資源的大頭都掌握在他們手中,他們有 足夠的能量在任何一次新分配和新機遇到來時攫取超過當地民族的利益。 舉一個最簡單的方面為例,新疆的經濟和中國內地結為共同體,完全依賴 中國內地,那么僅一個漢語的使用,就使當地民族處于極大的劣勢。不要 說那些與中國內地做生意的項目,就是找新疆本地的工作,漢話說得不好 或不認識漢文都會在很多場合成為被淘汰出局的第一理由。在今日新疆, 凡是在高層次的工作環境,會看到大部分工作人員是漢族,而底層的工作 環境,如煤礦、磚窯、水泥廠的車間等,主要人員都是少數民族。
 
    我認識一位搞語言學的朋友,不久前做的一個科研課題是設計少數民 族漢語考試的分級。那是要讓漢語考級如同英語考級一樣規范化,還要頒 發級別證書。他向我征求意見時,我說他的設計如果推行,將來少數民族 找工作就得拿著漢語級別證書,門檻就會更高。他認為那是經濟發展的必 然,我請他設想一下如果我們漢人在中國找工作都得取決于日語水平考級 ,我們會是什么感覺?少數民族在這方面是一樣的心理,可不是僅僅用經 濟二字就能包容的。
 
    新疆的失業很嚴重,尤其是少數民族的青年,經常找不到工作。新疆 的漢族青年至少還有一個內地可去闖蕩,少數民族青年只能在家呆著。我 在新疆旅行時,經常能看到城鎮和村莊街邊到處是少數民族青年成群而聚 ,閑聊或是打鬧。看著那種前景,你不由得會產生一種恐懼,一個社會有 這么多青年無事可做,不能把渾身精力升華釋放的時候,另一方面卻在不 斷地積累仇恨,社會最終會發生什么樣的危險,實在是很難預料。
 
 
 
    不管當前的“西部大開發”被賦予了多少美好的說法,在開發資源是 由漢人掌握、而競爭能力又被漢人壟斷的狀況仍然是一種現實的時候,水 往低處流,經濟上的好處最終大部分被漢人所得是毫不奇怪的。
 
 
 
    不過這里的確有經濟自身的規律在發生作用。如工程招標肯定只能給 最符合標的的公司,而不會考慮公司老板是什么民族。任何經營者首要追 求的都是利潤和效率,而不是公正和平等。既然能招到講漢語的職工,為 什么要去招只會講維語的職工,然后還得給他們配備翻譯?新疆不少農村 有這樣的情況,當地民族的農民嫌種地辛苦卻得不到多少收入,稅費又重 ,寧愿把自己的地轉包給內地來的漢族流民。漢族流民善農耕,有市場意 識,種同樣的地,所得不僅能夠交足當地政府的稅費,自己還有可供發展 的利潤。當地政府自然歡迎這樣的流民,他們給當地經濟帶來活力,也給 地方財政帶來收入。隨著時間,這種流民的經營規模逐步變大,成為地主 ,遇到問題和糾紛也有錢進行擺平,建立起自己的庇護網絡,他們也就在 當地長期扎根和發展下去了。有些看法認為這是政府一種有計劃的殖民, 是漢人經濟上對當地人的剝削掠奪,不能說完全沒有這樣的成分,但是在 很多情況下,更重要的還是經濟規律自發地在起作用。
 
    不管當前的“西部大開發”被賦予了多少美好的說法,在開發資源是 由漢人掌握、而競爭能力又被漢人壟斷的狀況仍然是一種現實的時候,水 往低處流,經濟上的好處最終大部分被漢人所得是毫不奇怪的。當地民族 只會被蠱惑人心的宣傳吊起胃口,然后被現實的落差推入更大的失衡與不 滿之中。
 
    我和維族朋友在飯館吃飯的時候,維族朋友對我說:“你看,在這種 小飯館里吃飯的,99%是維族,99%是自費,而去那些大飯店大吃大喝的 ,99%是漢族,99%是公費,這說明的是什么?!”少數民族的很多失落 正是源于這種直觀的對比。的確,在新疆的高檔消費場所,很少看得到當 地民族的人,呆在那里幾乎就跟在內地城市一樣,周圍都是漢人,說的都 是漢語。
 
    當然,肯定也會有一部分當地民族的人能從發展中得到好處,但他們 不會是普通百姓,而是權貴,他們不是因為屬于當地民族的一員而得到好 處,而是因為屬于權勢集團的一員得到好處。他們只能是數量很小的少數 。專制制度使權力在中國不受制衡,產生腐敗是絕對的。從這個角度看, 從所謂的“西部大開發”中得到好處最多的,只能是權貴階層,底層百姓 即使能順便沾到一些光,然而布滿他們視野的,只能是比原來更為擴大的 兩極分化,進一步襯出當權者的強取豪奪和自身的沉淪失落。那時,“階 級仇”和“民族恨”疊加在一起,“西部大開發”的結果可能會在西部產 生更強烈的社會不滿和民族敵對。

2013-08-23 22:3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