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締造蘋果神話 5  NTXE公司:喬布斯的“下一站”
締造蘋果神話 5 NTXE公司:喬布斯的“下一站”
杰弗里•揚 / 威廉•西蒙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二部   新的開始

  5   NTXE公司:喬布斯的“下一站”

  “你想耍多少錢?”

  ——羅斯·佩羅特,在對史蒂夫·喬布斯的新公司投資時這樣說很多收養的孩子都希望能找到他們的父輩們留下來的東西,而且還都希望找到的事物是令他們欣慰的,而害怕找到讓他們難過或不堪的。史蒂夫·喬布斯自從他青少年時期就開始斷斷續續地尋找他的親生父母,但始終未果。正當他要放棄這個毫無希望的目標時,卻發現了一條線索。

  史蒂夫發現他還有一個親妹妹,她就是莫娜·辛普森(Mona Simpson),—位很有抱負的小說家。莫娜一直和作家、冒險家喬治·普林頓一起在雜志社工作,這份雜志也就是由喬治創辦的評論性雜志<巴黎評論》(ThParisReview)。(雖然雜志社的辦公地點在紐約,但這份雜志的名字卻相當正統:《巴黎評論》實際上是在法國首都巴黎創刊發行的。)莫娜出生在威斯康星州的格林貝市,她說她的父親是一位政治學教授,母親是一位發聲臨床醫生。另外,據她說,父親有阿拉伯人的血統,還是一位研究中東問題的專家。當史蒂夫出生的時候,他的父母親還沒有結婚。當時的美國正處于20世紀50年代,未結婚的情侶是不能在一起居住的,而未婚的女人更是不能撫養小孩的。就這樣,他們不得不把史蒂夫交與別人撫養,而等到莫娜出生的時候,已經是兩年半以后,他們的父母也結婚了。在莫娜1O歲的時候,她的父母離婚了,莫娜和母親搬到了洛杉磯。因此,在史蒂夫和莫娜的青少年時期,這對互不相識的兄妹就一直在加利福尼亞生活,直到他們長大成人。

  莫娜青少年時期求學的地方是現在很有名的學校貝弗利山高級中學,她當時只記得那是一個有“很多富人、吸毒者和精神病患者”的地方。這所學校是一所公立學校,學生幾乎全是白種人,但她說:“在貝弗利山有很多家庭都有家庭傭人,因此這些傭人們的孩子也去這所學校上學。”就好像很懷念那逝去的時光一樣,她又補充道:“那時對于我這個中產階級家庭的孩子來說,能夠進入這所學校上學也是一種機遇。”

  史蒂夫非常高興找到了自己的妹妹。他們兩個人都希望能建立起兄妹情誼,因此兩入見面后很快就親密無間了。史蒂夫說:“我們是一家人,她是我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我每隔幾天就要打電話給她,同她講一些事情。”他們兩人都不愿再提起過去的事,但莫娜非常珍視她和史蒂夫的兄妹之情。“我的哥哥和我關系非常親密,”她說,“我對他非常敬仰。”

  史蒂夫在與他妹妹聯系的同時也找到了他的母親——喬安妮·辛普森(Joanne Simpson),當然史蒂夫也與她相認了。從那時起,直到喬安妮去世,史蒂夫都一直與她保持著聯系,而且每次家庭聚會時,他都邀請他的親生母親和妹妹一同參加。但即使是今天,如果有人把保羅和克拉拉稱做他的養父、養母,史蒂夫都會怒不可遏,因為從孩童時起史蒂夫就一直把他們看成是他的父親、母親。雖然他們已經去世了,但史蒂夫仍舊稱他們為父母親。如果別人對保羅和克拉拉用了禁忌的稱呼,史蒂夫就會怒斥這些人,并說:“他們是我的父母!”

  對于一家新公司,NeXT公司在成立之初情況就相當不妙,雖然這種吵吵鬧鬧的狀況更加堅定了史蒂夫創建新公司的決心,但NeXT公司成立時既匆忙也沒有什么計劃。更為糟糕的是,史蒂夫沒有吸取以前在蘋果公司失敗的教訓,也不吸取自己被趕下臺的教訓。

  史蒂夫要創建的NeXT公司是一家全新的公司,它雇用了最出色的、最富有創新精神的員工,他們也曾是蘋果公司里的精英,史蒂夫要通過創建NeXT公司向世人表明,他史蒂夫才是蘋果電腦的真正代表。更為理想的結果是,NeXT公司打算設計的這種電腦主要在教育市場銷售,這也打消了蘋果公司領導層的疑慮,NeXT公司對他們沒有任何威脅。

  一開始對史蒂夫來說,事情顯得非常順利。一位金融投資商自愿為NeXT公司提供資金支持——他就是喜歡自行其是的投資商羅斯·佩羅特,他后來還成為了美國的總統候選人。 NeXT公司在一段名為《創業者們》的電視紀錄片中展示過自己的形象,佩羅特碰巧坐在電視機面前觀看了這段紀錄片,在紀錄片中史蒂夫的開創精神和想象力給了佩羅特很深的印象。他記得曾經見過這位急性子的年輕人,那是通用汽車公司在考慮、審查是否要對蘋果公司投資的時候。在看完紀錄片的第二天,佩羅特就給史蒂夫打電話。他說:“如果你需要投資,盡管打電話找我好了。”

  在這件事上史蒂夫做得非常精明,他沒有馬上打電話給佩羅特,而是等了一個星期才打,因為他不想讓佩羅特覺得他有多么渴望得到他的投資。在電話中,史蒂夫機敏地避開了談論NeXT公司的收入和贏利計劃,而是向佩羅特充分展示了他寓于電腦產品的獨特理念、自己的價值觀和對技術領域甚至全社會的貢獻。 “你想要多少錢?”他對史蒂夫這樣講。史蒂夫提出佩羅特的投資額應該占到NeXT公司所有股份的16%,也就是說2 000萬美元,佩羅特馬上接受了這個數額。讓人吃驚的是,這位得克薩斯的金融大鱷對這筆看起來基于情感沖動的投資還振振有詞,他認為“這是對史蒂夫品質、才能的投資”。

  史蒂夫的妹妹、很有才能和抱負的小說家莫娜·辛普森在出版了她的第一本小說《在別處》(Anywhere bru Here)后,很快引起了公眾的注意。《在別處》是—部非常受讀者歡迎的小說,在正式發行前,莫娜以前的上司、美國社會的名流、文學界的杰出人物喬治·普林頓還在美國“文學創造之都”紐約為莫娜的小說舉辦了一次發行晚會。在晚會上,莫娜讓全場的人都吃了一驚——她把她的母親和一位年輕人帶到了晚會現場,她說這位年輕人是自己的哥哥,然后她就把哥哥—一史蒂夫·喬布斯介紹給了參加晚會的每一個人。直到晚會舉行的那一刻,很多人才知道史蒂夫·喬布斯是莫娜的哥哥,因為史蒂夫和莫娜兩人都把這件事當做秘密,沒有告訴任何人,很多小說評論家們對《在別處》這部小說極其贊賞,其中有一位評論家認為這部小說“是一部奇跡般的小說:場面宏大,情節跌宕起伏,創作專業、熟練”,這位評論家還認為“這部杰作讓莫娜站在了美國最出色的小說家行列之中”。

  對于一位小說家來說,以自己的生活中的人物為原型去創作一部小說是很經常的事。莫娜自己也承認,她的作品很多情節都參照了她生活中的一些人以及這些人所經歷的事情。因此,從她的作品里我們可以看到一些特別有趣的東西。在她的小說里有一個重要人物,她的名字叫阿黛爾,莫娜是這樣描述阿黛爾的:“即使你恨她,不能容忍她,即使她破壞了你的生活,你也無法說出哪怕一句怨言,因為這就是她,讓你迷戀,讓你被她的魅力折服。不管你盡了多大的努力,要想跟上她的腳步,那也是不可能的。”莫娜最后在這部小說里寫道:“世界上有很多人就像阿黛爾一樣,總是制造不和諧的噪音,讓你煩心,讓你感到苦惱不已,但正是這樣的人才會讓你付出你的愛。”如果把上面這些話里的人稱換一下(也就是把“她”換成“他”),你就可以生動地描述一個人在為史蒂夫·喬布斯工作之后的內心感受。

  可能很多人沒有注意到,在電腦產業界有一種現象,那就是很多產品的設計是得益于一件東西或是一句話的啟發。史蒂夫·喬布斯最初是受一只“藍匣子”的啟發才想著設計電子產品的。一個小小的、用手就可以拿動的“藍匣子”讓沃茲尼亞克和喬布斯設計出了蘋果公司的第一代產品。大學生宿舍里必備的音響設備,KLH音響公司生產的漂亮、美觀、人性化的立體聲錄音機也是設計蘋果Ⅱ電腦的一個重要的靈感之源。外形奇特、類似長方體、獨具特色的麥金托什機就是在史蒂夫“不要大于一個筆記本”這句話的啟發與鞭策下問世的,而且這種造型也是麥金托什機贏得贊譽的一個重要因素。后來,在史蒂夫的帶領下,又設計出了光彩奪目、極具魅力的口袋式MP3播放器—一蘋果iPod。

  在NeXT公司的創建過程中,史蒂夫·喬布斯對公司總部做了很多規劃,他另立門戶時搬進的大樓和現在的樣子差得很遠。 NeXT公司當初剛成立時,它的辦公地點設在兩座兩層的大樓里,大樓的外面涂的顏色是白色的,玻璃是綠色的,位置緊靠雷德伍德城的一個峽灣。到今天,這兩座大樓都成了史蒂夫他們重新創業的象征。當人們在大樓的中心爬上設計精巧、無任何支撐的環狀樓梯時,他們會很難想到這兩座在硅谷里顯得獨具特色的“餅狀”大樓的樓梯是著名建筑設計大師貝聿銘(貝聿銘(LM,Pei),國際建筑界的泰斗,美籍華人。作為20世紀世界最成功的建筑師之一,貝聿銘設計了大量的劃時代建筑。——譯者注)的杰作,設計費用也非常高,達到100萬美元。

  從20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這個地方就一直是史蒂夫新創建公司的總部。他之所以想把NeXT公司設計得那么“豪華”,就是要向蘋果公司和全世界表明,他自己有著天才般的創造力。在史蒂夫看來,做每一件事都要有極其完美的審美觀點,這種完美的審美觀要比事物本身更加重要。

  NeXT公司又請美國著名的平面圖形設計師保羅·蘭德為公司設計了商標,保羅為NeXT公司設計的商標是一個五彩斑斕的立方體,就像小孩子們玩的積木,商標上的名字是“NeXT”這四個字母。然而,NeXT公司請保羅設計的這個商標并沒有給公司帶來多大的效益,因為NeXT公司的電腦出產日期被耽擱了。而且一些大學也不愿購買NeXT公司的專業電腦,他們寧愿購買價格較便宜的電腦。

  史蒂夫在NeXT公司創業初期顯得很樂觀,他還向人們描述了一個極其“誘人”的電腦生產模式。其中在生產技術方面,他認為,NeXT公司的生產部門尤其需要迅速發展,這個部門的電腦生產模式一律要采用達到最新技術發展水平的自動機械式生產模式。根據史蒂夫的設想,采用這種自動機械式生產模式幾乎不用人工管理,就可以在l天之內生產幾百臺電腦。另外,史蒂夫還說,NeXT公司應該采用“準時生產模式”(英文為Just In Time,簡稱JIT,是日本豐田汽車公司在20世紀60年代實行的一種生產方式。——譯者注)。這種模式的核心思想是,產品供應方在市場需要產品時生產和提供產品,這種做法可以節約生產成本。但可惜的是,史蒂夫所說的這些從來沒實現過。正如史蒂夫在研發麥金托什機的時候所發現的那樣,生產出真正的電腦產品要比僅僅口頭上說說困難得多。

  由于史蒂夫與金融投資商羅斯·佩羅特的關系密切,史蒂夫被邀請參加了一次在首都華盛頓舉行的社交活動。在當時的華盛頓,政治活動家們往往在席間就可以把生意談成,這也成了一個公開的秘密。史蒂夫用不著別人鼓勵,他知道如何應付這種場合。在那天的社交活動中他取得了兩項“戰果”。他在西班牙國王胡安·卡洛斯的面前大肆宣揚他的NeXT公司以及公司生產的電腦,說完后,他宣稱他已說服了胡安·卡洛斯國王要買一臺NeXT公司生產的電腦。真是讓人想不到,史蒂夫竟然訛詐似的讓一位國王去購買他的產品。這就像在一次聚會中碰到了迪士尼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邁克爾·艾斯納,并要他購買電影劇本,或者說像在一家酒館里偶爾遇見了美團著名歌星布蘭旎,你卻說服她錄制你的歌聲一樣。

  史蒂夫在這次活動中還碰到了他主要的商業競爭對手,當然不是比爾·蓋茨,但也和見著比爾·蓋茨差不多,他就是IBM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約翰·埃克斯。他和埃克斯的見面就好像是在商業談判一樣。史蒂夫在埃克斯面前表現出了一種大度、高尚的個性風格,并且還向埃克斯暗示,他們將會研發出新一代的計算機操作系統,這種系統有可能給電腦產業界帶來一次巨大的“震動”。

  史蒂夫的這一暗示給IBM公司留下頗為深刻的印象。有一天,史蒂夫的行政助理打電話給他,說IBM公司的一位主管要求在電話中和他交談。史蒂夫接通了電話,這位主管說,IBM公司對喬布斯先生向埃克斯先生談到的新一代計算機操作系統很感興趣。

  史蒂夫并沒有輕易就范,他還是不愿與一些比他的公司規模大很多而且財力也相當雄厚的公司合作。IBM公司就屬于這種財力雄厚的大型公司,但史蒂夫卻同意與他們商談合作事宜。因為在他的頭腦中,很可能想到多年以前的美國富豪霍華德·休斯(Howard Hughes)遇到這種事情上采取的應對策路。有一次,一家企業聯盟去拜訪休斯,他們說希望能收購休斯“財富帝國”的基石——休斯工具公司。休斯同意了要考慮一下這件事。于是,這家企業聯盟就花費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對休斯工具公司進行了研究,包括檢查公司賬戶、核對公司資產、評估未來發展前景,并且還對休斯工具公司的主管進行了訪談。最后,他們帶著詳細的收購意向書再次去見休斯。休斯熱情地接待了他們,并表示感謝,但他還是讓他們回去等待公司考慮的結果,實際上這等于婉言謝絕了他們。這時,企業聯盟的人才知道他們受騙了。休斯只是對別人考察他公司的各個方面感興趣,這其中包括公司資產、財務狀況、產品生產流程甚至是公司主管們的素質,然后讓這些考察人員告訴他,怎么樣才能使他的企業發展得更快。

  可能在史蒂夫的腦子里,也想搞一個這樣的“惡作劇”。史蒂夫認為,不論IBM公司的動機如何,如果他們對自己所說的那種新一代的計算機操作系統(史蒂夫稱之為“NeXTSTEP”)進行考察、評估,他們一定會相信這種計算機操作系統能夠促進IBM公司的電腦銷售。因此,有一天,IBM公司的一位主管來到了史蒂夫的辦公室,要與他商談有關事項。很明顯,這家世界上最著名的計算機生產公司準備與NeXT公司簽署一項協議以獲得NeXTSTEP操作系統的使用權。這位IBM公司的主管把協議書放在了史蒂夫的辦公桌上,協議書非常詳細,有100多頁。

  史蒂夫二話沒說,拿起來就把它放進了垃圾筒,然后對這位主管說,假如IBM公司打算簽署這份協議,就應該提供一份他史蒂夫喜歡的那種既簡單又簡短的協議書,內容最多也就五六頁。

  任何人都會想到,這位主管回到IBM公司后,公司主管們對這件事會認真考慮的。隨后,[BM公司的代表又與史蒂夫進行了接洽,并建議他起草一份自己比較認可的協議。史蒂夫照此做了,兩家公司的談判又回到了正軌。

  與IBM公司的這次談判是在NeXT公司剛剛成立不久,史蒂夫當時就想為NeXT公司的發展鋪一條“金光大道”。史蒂夫明智地認為,雖然NeXT公司與IBM公司要達成的協議除了能讓別人感覺他可信賴之外,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正是這種值得信任的光環,才可能讓他在電腦界無往不勝。另外,有關兩家公司要商討合作的消息也不脛而走,商業媒體記者們也爭相報道,希望能得到一點兩家公司下一步怎么做的消息。

  兩家公司的談判一直在繼續。到1989年,NeXT電腦銷售一直委靡不振,史蒂夫的主管們也開始討論公司是不是應該放棄對電腦硬件的研發,而把重點放到軟件的開發上。正當NeXT公司處在發展的關鍵時刻,IBM公司與史蒂夫簽署了協議,根據協議條款,IBM公司將出資數百萬美元用于扭轉NeXT公司的蕭條局面。

  然而,NeXT公司與IBM公司的合作并沒有結出豐碩的成果。因為IBM公司推動兩家公司“聯姻”的是富有遠見的行政主管比爾·洛,也是他讓IBM公司的個人電腦煥發了生機,然而,他卻離開了IBM公司去了施樂公司,當然,這也不一定是他做出的最好的個人職業規劃。這件事對NeXT公司來說,就等于給他們的合作敲響了喪鐘。在這之后,兩家公司的合作項目就交給了遠沒有比爾·洛有遠見的人的手里。

  雖然IBM公司按照與NeXT公司簽署的協議條款提交了相關款項,然而,他們隨后就拒絕了與NeXT公司的合作,也不打算使用NeXTSTEP操作系統了。史蒂夫不得不承認他們已失去一次絕好的合作機會。與此同時,IBM公司和微軟公司在計算機操作系統領域展開了激烈競爭:微軟公司極力推動他們開發的人性化的Windows操作系統占領市場,IBM公司則絞盡腦汁地想把OS/2操作系統推向市場。雖然這兩種操作系統都是由微軟公司開發的,但Windows操作系統更美觀、操作更簡單一些,IBM公司認為,這種操作系統是雷德蒙德(微軟公司總部所在地)一群瘋狂的家伙為像傻子一樣的人開發的。

  史蒂夫當時是有機會把比爾·蓋茨排斥在這場競爭之外的,而且還可以給他一個小小的打擊;當然,前提條件是他與IBM公司的合作能順利進行下去,而且在比爾·洛提出辭職之前很長時間就簽署了協議。這樣的話,比爾·洛就可以看到IBM公司推向市場的個人電腦裝配的是NeXTSTEP操作系統,而不是Windows操作系統。史蒂夫公司的軟件系統非常簡單,也容易操作,別的公司也會爭先恐后地使用這種操作系統。

  如果這種情況發生的話,就應該是史蒂夫輕松占領軟件操作系統的市場,而不是比爾·蓋茨。當然,史蒂夫也會毫不費力地獲得每一臺電腦的操作系統“特許權使用費”。

  史蒂夫和他的新“海盜隊員”們很快發現,如果能夠研發出一種使用專門訂制的芯片的電腦就有可能取得成功,因為訂制的芯片資源有限,并且也很難獲得。他們再次把目光對準了摩托羅拉,最后鎖定在68030微處理器上,它和以前研發麥金托什機所用的芯片同屬于一個系列,但這是這一系列中新一代的微處理器。

  然而,摩托羅拉公司在同意了為NeXT公司設計這種芯片后,卻一再拖延時間,第一批芯片預計1987年能生產出來,后來拖到1988年,然后又拖到1989年,最后也就錯失了與NeXT公司合作的機會。而且摩托羅拉生產出來的芯片還不能達到NeXT公司的要求,因為這種芯片無法帶動可視軟件。

  摩托羅拉公司沒有按時提交NeXT公司訂購的芯片,雖然給NeXT公司帶來了不小的麻煩,但也有一件值得欣慰的事,那就是史蒂夫又成功地完成了計算機機箱的設計。這次史蒂夫設計的機箱的形狀還是立方體樣式,但機箱非常吸引人,也很漂亮。可除了機箱以外,機器就沒有其他令人大為贊嘆的特色了,這頗令NeXT公司的員工失望。

  看起來,史蒂夫又再要求NeXT公司設計的新型電腦一定要做到非常完美了,但他的這種完美要求,無異于“宣判”了這種電腦的“死刑”。NeXT公司設計的新型電腦問題就出在驅動器上面。新型電腦不使用軟盤驅動器,而是采用了技術性能要求較高的光磁盤驅動器(OpUcal Magnetic Drive),這種驅動器能夠把數據寫入一種特制的光盤上。在計算機技術領域,使用光磁盤驅動器是一種大膽、超前的想法,但史蒂夫卻對此寄予了厚望。當然,還是由于技術方面的原因,這種光磁盤驅動器一直不能大范圍地應用在電腦領域,而NeXT公司生產的安裝了這種驅動器的電腦也麻煩不斷。

  實際上,史蒂夫心中所想的是盡快研發出一種別具一格的計算機,而且這種計算機對NeXT公司的宣傳效應要遠遠大于計算機本身,它能夠在同類計算機產品的展銷會上脫穎而出,讓其他公司自慚形穢。史蒂夫想要向其他公司展示他們的實力:NeXT公司雖然沒有雄厚的資金,也沒有生產蘋果Ⅱ電腦和麥金托什機的成功經驗,但這家公司生產的電腦憑借其優良的性能卻能夠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

  在離NeXT電腦正式推向市場還有好幾個月的時候,NeXT公司就緊鑼密鼓地展開了宣傳活動。NeXT公司的市場開發小組成員還專門為一些重要客戶舉辦了一次晚會,這些重要客戶均來自美國知名的大學,他們是史蒂夫鎖定的最主要的NeXT電腦客戶群體。史蒂夫對這次晚會非常重視,自己也親自前去應酬。然而,晚會準備的食品都是飯前增加食欲的開胃小吃,很快盤子里的食品就被一掃而光。然后服務人員端上了沙拉,沙拉也很快“見了底”,最后服務人員又端上了餐后甜點,但還是不能滿足客戶的“胃口”。

  面對這些“重要的客戶”,NeXT公司參加晚會的幾位高級主管看到這種情況真是不知所措。他們只得解釋說,主辦這次晚會的人因為疏忽大意把一道主菜給忘了,下一道主菜——牛肉馬上就會端上來。史蒂夫到晚會快結束的時候才發現,他想要的素食始終沒有端上來,他馬上對服務人員說,主菜就不要上了,先上素菜。但最后什么也沒有被端上來。

  到最后,這場晚會的菜肴不僅沒有讓史蒂夫滿意,也讓參加晚會的“重  要客戶”們餓著肚子打道回府,他們肯定也會懷疑史蒂夫的誠意。

  在1989年,NeXT電腦終于亮相了。由于這種型號的電腦技術含量相當高,所以也引起了新聞界的關注。然而,當客戶打算購買時才發現,這種機器的缺點是能量明顯不足,而且還是黑白屏幕的顯示器。它的優點是,這種電腦采用了頁面顯示軟件(Display Postscript),所以顯示器的屏幕顯得簡潔、活潑,字也顯得格外清晰。

  然而,NeXT公司生產的這種電腦并沒有在市場上掀起多么大的波瀾。另一方面,在計算機操作系統領域,微軟公司的Windows操作系統和IBM公司的OS/2操作系統之間的競爭一直在激烈地進行,而NeXT公司獨家生產的、獨具一格的NeXTSTEP操作系統好像與這場爭斗沒有任何關系。

  在NeXT電腦銷售狀況不佳的情況下,日本印刷業的巨頭佳能公司主動提出加入史蒂夫·喬布斯的“邀請集資計劃”(Money-Gathering Invitational),井要求成為主要的投資者。(佳能公司的激光打印機是蘋果電腦主要的外部附加設備。蘋果公司的麥金托什機最終裝配了佳能公司的激光打印機,主要是因為這種打印機性能優良,使用這種打印機再裝上Aldus公司的頁面設計程序PageMaker,會使麥金托什機性能非常好。盡管其價格超過了預算7 000美元,但在當時,史蒂夫還是決定要應用佳能公司的激光打印機。)佳能公司將出資l億美元用于購買NeXT公司16。7%的股票。你也可能會有疑問,佳能公司是否知道他們所付出的金額是佩羅特付出的5倍,但購買的股票卻和佩羅特的相同。

  越來越多的資金源源不斷地注入了NeXT公司,這些資金來源都是一些大學,其中包括斯坦福大學和卡內基梅隆大學(Camegie Mellon),每所大學出資100萬美元。所有這些資金再加上史蒂夫自己的2 000萬美元,已經遠遠超過了史蒂夫以前對麥金托什機的投資。史蒂夫非常希望能夠借助這些資金研發出一種能使全世界為之震驚的新型電腦。

  史蒂夫明白,NeXT公司生產的電腦產品必須要有完備的市場銷售渠道,于是,他“卷起袖子”,開始行動了。在美國,幾乎所有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都接到過史蒂夫打來的電話。在史蒂夫的電話記錄中有一位非常知名的人物,他就是迪士尼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邁克爾·艾斯納。史蒂夫在電話中對邁克爾說,他想去一次迪士尼公司,并展示一下NeXT公司的電腦能為他們公司做些什么。邁克爾答應了史蒂夫的請求。于是,史蒂夫就按照約定的日期去了迪士尼公司,陪同他前往的還有NeXT公司的幾位高級主管和兩位工程師,他們還帶了兩臺計算機,一臺是黑白顯示的,另一臺是彩色的。

  史蒂夫稱得上是一位非常有激情的銷售人員,他自信、熱情,有時在電腦產品發布會上面對幾千名參觀者,他也能煥發出自信和洋溢的激情。史蒂夫這次不同尋常的迪士尼之行也讓他對這個競爭激烈的好菜塢世界有了一些了解。

  在史蒂夫展示的觀眾中,有兩個是迪士尼公司的二號人物,他們分別是弗蘭克·韋爾斯和杰弗里·卡曾伯格,他們兩入主管電影故事片的制作,也是好萊塢大名鼎鼎的人物。史蒂夫經過精心準備,在會議上向他們做了一次幻燈片演示。據一位曾出席這次會議的人士說:“史蒂夫在會議上以鼓舞性的口吻說,世界將會因為有了電腦而出現一次偉大的變革,迪士尼公司作為大型公司的‘領頭羊’,應該站在這場變革的最前沿。 NeXT公司所做的努力針對的也是這場偉大的變革。”

  史蒂夫之所以在迪士尼公司用兩臺電腦進行商業展示,其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利用好這次難得的機會。史蒂夫的計劃是一定要讓迪士尼公司的主管人員相信NeXT公司的電腦對他們管理日常商業事務大有幫助,他把這種黑白顯示器的NeXT電腦描述為可以為公司帶來巨大商業收益的機器,而且像這樣的電腦只有NeXT公詞才能生產出來。史蒂夫還強調NeXT公司生產的電腦具有一流的品質,也很美觀、大方,完全適合好萊塢電影制作室應用。臺下的迪士尼公司人員雖然沒有完全贊同史蒂夫的觀點,但很顯然也被說服了。

  迪士尼公司在世人的眼中是動畫片的象征,吏蒂夫也不忘利用這一點宣傳他的電腦。在展示完他們帶去的黑白顯示器的電腦后,史蒂夫又啟動了彩色顯示器的電腦,他把這種電腦說成是“引領動畫片發生變革的媒介”。

  如果一個人在講話的時候手里不拿著講稿,會出現很大問題的。你可能會任由自己激情發揮,最后不知不覺中就“闖入”了說話的“禁區”。史蒂夫就是這樣的人,他激情澎湃地演說著,慢慢地就忘了他此行的主要目的。他忘了坐在他面前的這兩位主管都是分秒必爭的“大人物”,而史蒂夫一直在那里喋喋不休地高談闊論,好像要把每個擁有電腦的人指導成為電腦動畫制作者一樣。史蒂夫心中的夢想是,通過應用NeXT公司生產的電腦,可以把動畫制作變成普通人就可涉足的領域,這樣他們的電腦就有了廣闊的銷售市場。

  在普通的聽眾面前,即使沒有任何準備,史蒂夫也完全可以憑借其旺盛的精力和內在的超凡魅力做好每一場演講。然而,現在坐在他面前的并不是普通的聽眾。

  杰弗里·卡曾伯格就像在彩排一場戲的戲劇導演一樣舉起了手。吏蒂夫在他講話時一般不習慣別人打斷他的思路,但現在他不得不停了下來。這位卡曾伯格主管突然變成了戲劇里的一個演員,并且他演的這一幕史蒂夫·喬布斯永遠都不會忘記。卡曾伯格向那臺黑白顯示器的電腦做了一個手勢,并宣布說:“這宗買賣敲定了。像這樣的電腦我們可能要買1 000臺。”

  訂購1 000臺電腦!這對于NeXT公司來說,簡直就是一筆數額巨大的交易,可能就會把NeXT公司從低谷中拯救出來。

  然后卡曾伯格又對彩色顯示器的電腦做了一個手勢。“這真是一件藝術品。”他說。下面他說的話可能聲音并不大,但史蒂夫卻感覺他是在叫喊。“我掌握著動畫制作,”他嘟噥著,“任何人都不能搶走這個技術。”最后他說了一句近乎冷酷無情的話:“如果有人要和我的女兒約會,我的手里會準備一把槍。而假如有人要占有我的動畫,我會讓他徹底完蛋。”

  任何普通人在演說時如果被這樣的話打斷,這個人有可能被嚇壞,或者沒有了講下去的理由,總之不能再講了。但史蒂夫·喬布斯不是這樣的人。他對這種常人無法容忍的情緒爆發早己習以為常了,因為他自己就常常爆發這樣的情緒,特別是有人罵他“笨蛋、蠢才”或者他的好朋友對他不忠時。

  史蒂夫停了一會,讓這一切都安靜下來后,就又開始向在場的人推銷他的電腦,就好像沒有任何人說過什么話一樣。

  但史蒂夫所做的這些作用并不大。迪士尼公司像史蒂夫去推銷過的其他公司一樣,他們都對蘋果公司的麥金托什機特別青睞。 NeXT公司只是向一些大學的計算機系銷售了少量的電腦,但始終也沒有開發出這些電腦的應用軟件。雖然史蒂夫對外吹噓說他們公司的操作系統完全是那種“面向對象的程序設計"(Object-Oriented Programming),也就是說程序員可以使用這種程序設計出原始的或是基本的軟件構成模塊,然后把這些基本模塊連在一起就可以設計出某種程序了。

  眼看著20世紀80年代就已接近尾聲了。NeXT公司的電腦在開始時顯得前景美好,而現在它好像在現代科學技術的歷史長河中成了無足輕重的“小東西”。

  難道史蒂夫·喬布斯真的失去了“魔力”了嗎?

2013-08-26 14:3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