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羊的門 第九章
羊的門 第九章
李佩甫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九章(1)
 

  一、地上與地下

  呼家堡的"新村"分地上和地下兩種。

  地上的"新村",是活人住的。一棟一棟,都有牌號;地下呢,是死人住的。一列一列,也有碑號。

  這是呼天成的又一偉大創舉。

  文革時期,到處都在破"四舊",破著破著就破到了死人的頭上。上頭一聲令下,讓村村都平墳。于是,那些先人們的墳墓都一個一個平掉了,先后種上了莊稼。原來的村里呼、劉、王三大姓,有三塊很大的墓地,全部平掉后,村人們也就沒了上香燒紙的地方。一到清明,媳婦們也就馬馬虎虎隨便找個地方燒一燒,表示一下意思。文革以后,風聲不那么緊了,看鄰村都把先人的墳頭又一一豎起來了,呼家堡人也想這樣做,卻又沒人敢,后來呼、劉、王三大姓的老輩人就找了呼天成,說了"祖先"的事情。那時,呼天成正領著村人集中精力建新村呢,顧不上。就說:"這事我記著呢,讓我想想。"

  等地上的新村有了眉目以后,在一天夜里,呼天成忽發奇想,說咱干脆也建一座"地下新村",讓走了的人到陰間也過過這集體生活,省得他們死后寂寞。這話說了,呼、劉、王三姓的老輩人面面相覷,可一時也提不出反對的意見,于是事情就這樣定下來了。

  "地下新村"的陰址,是呼天成親自帶人去選的,選來選去,選在了西崗上。西崗是一塊朝陽的荒地,就是不上水。呼天成看了,說這地方好。這個地方,既不占好耕地,陽光又充足,八面采風,是個好地方哇。于是,這事就定下了。可是,到了遷墳的時候,又出事情了。首先,呼、劉、王三大姓的意見就很難統一。由于墳已平過多年,好多人竟然連先人的姓名都記不清了。呼、劉、王三姓,是按姓氏排呢,還是按輩份排呢?眾說不一。老輩人說,總得有個規矩吧。其他雜姓的人,就更麻煩了……結果,爭來爭去,誰也不服誰。他們爭的時候,呼天成一直不說話。到了最后,人們說,就讓天成定吧。于是,又是呼天成定下了一個原則。他說,既是"新村",就得有"新村"的樣子。就按號排吧,各姓按各姓的埋,統一排號,村里統一立碑。

  在西崗上,呼天成讓人專門拉了一道磚砌的花墻,栽了幾行松柏,又砌了一道大門,還在大門前邊搞了兩個石獅子,門的上方書四個大字:地下新村。碑呢,是統一用水泥板制的。不管怎么說,先人歸位的時候,好歹有個"身份"了。這"身份"對先人們來說,就是一個編號。其實,遷墳時,好多棺木打開以后,里邊已經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了。有的只剩下一片布,有的是還剩兩塊碎了的骨頭,有的甚至連骨頭也找不到了,只是一些漚壞了的木渣。還有一個最大的難題是,一門一門,一姓一姓的,誰是誰呢?記憶力好的,僅是能記住個大致方位,也弄不十分清楚,你說是你五叔,他說是他六爺,還有的說怕是俺四奶奶吧?……就這么糊糊涂涂地遷過去了。結果,遷到"新村"這邊的,頂多只能算是先人們的靈魂了。在這里,每個靈魂都成了一個編號,從001開始,接下去是002,003,004……一直排下去了。排著排著又排出事情來了,劉家祖上有一個人,是解放初期被鎮壓的;王家也有個人,是抗美援朝時犧牲的。于是,王家的人就說,俺土成爺是個烈士!咋能跟劉老茂弄一樣呢?劉家人說,人都死了這么多年了,骨頭都漚成灰了,還論這論那哩?王家人說,咋能不論呢,烈士啥時候都是烈士。結果,爭來爭去,還是呼天成一錘定音,說:這樣吧,凡鎮壓的,就不說了;凡烈士,就加個紅星,以示有所區別。

  先人歸位后,頭一年過清明,村里的女人們就一撥一撥地站在"地下新村"里吆喝:"咱爺是多少啊?"

  這邊就有人大喉嚨喊:"咱爺是175,咱奶是143!"

  那邊說:"咋差著碼哪?"

  這邊說:"咱奶走的早!也不知是不是咱奶,弄混了。就那吧……"

  還有人叫道:"287是咱爹,還是咱娘?!"

  那邊就急喊:"三叔,那是咱三叔!"

  后來,呼天成說,咱也別搞封建迷信這一套了。到了清明節,村里集體送兩個花圈,悼念悼念。讓他們"聯歡"吧。于是,也就沒人再去送"紙錢"了。就讓他們自己"聯歡"。

  這樣,久而久之,在祭祀先人時,數字的記憶就漸漸地大于了血脈記憶。不知為什么,人們一說到死去的人,就不由地想起了"地下新村"里的碑號,那些數碼字立時就在腦海里出現了。一提起來,就是"幾幾、幾幾",其結果是,在呼家堡,輩份和姓氏的力量自然就淡了許多。

  可誰也料想不到,死人一旦有了區別,活人就也想"區別"一下。對這件事,反映最強烈的竟然是八圈!

  這年冬天,八圈病了,他病得很重。頭兩天,還有人見他拄著棍在菜地里挑糞呢,沒幾天的工夫,人已經下不了床了。論年紀,八圈已算是高壽了,他這人看上去病懨懨的,竟活了八十多歲。因為八圈一輩子沒有結婚,算是孤寡老人,他雖一個人住,生活呢,該是由村里管的。八圈一生病,就對人說:"古人云,七十三、八十四,閻王爺不找自己去。看這勁兒,我活不了幾天了。能不能讓我見見天成?"人們就勸他說:"圈爺,有啥你情說了。該看病看病。呼伯太忙,你見他干啥?"他說,"我就一個要求,讓我見見天成。"

  可那段時間呼天成太忙,一直沒有空兒。于是,八圈就開始"上書"了。他躺在病床上,就接二連三地讓人代筆給呼天成寫信。每次"上書",他就瞪著兩眼,鄭重其事地口述道:尊敬的天成……第二封又改成:敬愛的天成同志……第三封是:最最最敬愛的天成同志,我是快要死的人了……"

  就這么一連寫了三封,有天晚上,呼天成果然看他來了。看見呼天成的時候,八圈兩眼一亮說:"天成啊,你可來了。"

  呼天成走到床前,笑著說:"圈叔,你的信我收到了。咋樣啊?讓大夫再來給你看看吧?"八圈說:"不用看。天成啊,我不中了。有句話,我想給你說說……"

  呼天成說:"圈叔,你也不用那么悲觀,人嘛,都有老的時候。有啥話你就說吧。"

  八圈的手抖抖地從被子里伸了出來,他手里拿的是一張紙,他抖著手里的那張紙說:"天成,你看看,我可是平反了呀。縣劇團早就給我平反了。這兒有紅頭文件,正式的。"

  呼天成點點頭說:"我知道。圈叔,我知道你平反了。有啥事你說吧。"

  八圈喘了口氣,說:"我這前半輩子,唱了半輩子的戲;后半輩子,挑了半輩子的尿,也算是給人民做了貢獻了……"

  呼天成說:"那是,那是。貢獻還不小哪。"

  八圈說:"那我現在算是……'人民'了吧?"

  呼天成笑著說:"當然是人民了。不是人民你是啥?"

  這時候,八圈的臉微微地紅了,那紅像姑娘似的,竟帶著一絲羞澀。八圈說:"那我有個小小的要求……"

  呼天成說:"圈叔,你也不用吞吞吐吐的,有啥要求你說。"

  八圈小心翼翼地說:"我是快入土的人了。進那'地下新村'的時候,能不能賜我幾個字呢?"

  呼天成說:"啥字?"

  八圈說:"你看,我是個唱戲的,一直唱旦兒,我有藝名……到了那邊,我還想、還想給大家唱兩口。"

  呼天成笑著說:"那好哇。你說吧,啥字?"

  于是,八圈像孩子似地祈望著呼天成,說:"你看,那碑上,能不能給我書四個字:人民藝人。"

  立時,呼天成不吭聲了。他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又"吞兒"一聲,笑了。他笑著說:"圈叔,你的要求不低呀。"

  八圈的臉一下子憋得通紅,他急急地說:"你看,你看,我是'人民'吧?你剛才還說我是'人民'……"

  呼天成說:"圈叔,你是人民不假。我啥時也沒說你不是人民。可這'人民藝人'……這這,我看就算了吧。"

  八圈眼巴巴地說:"天成,你看,我唱了半輩子戲,這總是真的吧?"

  呼天成點了點頭:"真的。"

  八圈說:"那我算是藝人吧?"

  呼天成說:"藝人,你是藝人。"

  說著,八圈哭了。八圈抖著手里的那張紙,嗚咽著重復說"你看,恁都說我是'人民',這,我又是個藝人……我都平反了,紅霞霞的章蓋著,這又不是假的?你都不能賜我四個字?"呼天成說:"圈叔,你要別的什么我都能答應……"

  八圈說:"我啥都不要,我就要這四個字……"

  呼天成說:"圈叔,不是我不依你。這四個字太重了,沒有先例呀。要是給你書了,別人書不書?這事,只怕得商量商量……"

  八圈迷迷離離地說:"……早些年,我紅著呢。那時候,你不知道我有多紅。到一個村里給人唱戲,人黑壓壓的,有人躲在臺子板下,從縫兒里摳我的腳……走的時候,大閨女小媳婦跟一群,送出十里開外,他們都叫我'十里香'。還有人叫我'浪半城',這都是真的……"呼天成背過身去,一聲不吭。

  這時,旁邊有人提醒他說:"圈爺,你別說了,那是舊社會……"

  八圈仍迷迷乎乎地說:"舊社會我唱戲,新社會我還是唱戲,就是詞兒不一樣。陽間我能唱,到陰間,我都不能唱戲了?"

  呼天成仍是沉默不語。

  八圈見呼天成不說話,就說:"天成啊,我就要這四個字,恁商量吧。我等著,啥時候商量好了,我啥時候閉眼……"

  呼天成嘆了口氣,終于說:"那你等著吧。"

  在此后的時間里,八圈就一直等著。他瞪著兩只眼,怔怔地望著屋頂,半晌了才出一口氣,但只要有人來看他,他就急煎煎地問:"批下來沒有?"

  二、"人民"評議會

  八圈是五天后咽氣的。

  在這五天時間里,有一次村里開干部會,呼天成還是把八圈的要求提出來了。他說:"八圈有這個要求,大家議一議吧。"

  村秘書根寶說:"人都死了,要那干啥?"

  有人說:"那是靈魂。報上不說了,'靈魂'是大事!"

  副村長呼國順說:"叫我看,人死如燈滅,兩眼一咯嘰,其實是啥也不啥。這人呢……"

  呼二豹說:"鳥!不就是四個字么?那算個〓。"

  有人馬上打斷他:"那是四個字么?那是榮譽!"

  聽人這么一說,呼二豹立即改口說:"就是,圈爺這人,娘娘們們的。娘娘腔不說,走路還一扭一扭,指頭還老翹著,浪不嘰的,沒個男樣!聽我爺說,他年輕時,是個棉花錘,走一路彈一路,到哪都勾人家女人,好串個小場,嗨,楞是有人喜歡他……"

  羊廠廠長呼平均說:"依我說,他本就是唱戲的,給他書上也沒啥大錯。他這一輩子,連個女人也沒有。有一回,我還見他偷偷趴廁所墻上,也不知看啥哩?說起來,也老可憐……"

  婦女主任馬鳳仙搶著說:"你還說哩,他這是流氓!我不同意。八圈的藝名是啥?恁知道不知道八圈的藝名是個啥?是'浪八圈'!恁聽聽,惡心不惡心?他能算是'人民藝人'?!要是給他書,那誰都能書!俺爹,喂了一輩子牛,書不書?到時候,也給他書上'人民飼養員'?!"

  新任的團支書姜紅豆撇了撇嘴,說:"那是四個字么?哪能光是四個字?!圈爺這人,反動不說。男不男女不女的,他算啥'人民藝人'?'人民藝人'是個榮譽稱號,多光榮啊!那是一般人能用的?"

  老委員徐三妮囔囔地說:"恁知道八圈過去最拿手的是啥?'十八摸',還有'小寡婦上墳',他最拿手的是'十八摸'。解放前,只要他一上臺,下頭嗷嗷叫!說十八摸,十八摸……凈黃色歌曲!"

  馬鳳仙馬上說:"聽聽,這能是'人民藝人'?!"

  有人小聲說:"陽間不管陰間的事。那他,不是要去那邊了么。他又不在這邊,他想唱兩句,叫我說,情讓他唱了唄。他也不是凈唱'十八摸',他還唱過'李天保吊孝','王金豆借糧'……"

  馬鳳仙說:"那邊咋啦!那邊也是'新村',都不管了?叫他想唱啥唱啥?這也不對吧?"

  于是,干部們齊聲說,不能書!這可不能書!'人民'能是亂書的么?!

  這時,突然有人說:"有了,有了。干脆就給他書'浪八圈',這不是他的藝名么?"

  立時,"哄"一下,眾人都笑了。

  這會兒,馬鳳仙又鄭重地說:"叫我看,圈爺這人思想有問題!報上不是說了,思想就是靈魂!……不是誰不誰都可以書的。要是家家戶戶都提出這要求咋辦?得定個規矩。"

  有人說:"這事咱得想好,要不,出魂的時候,他不走可咋辦?"

  此時此刻,眾人都不吭了。

  呼天成看了眾人一眼,說:"咱先說說,圈叔夠不夠格吧?"

  干部們就七嘴八舌地嚷嚷起來。大多數人都說,不夠格!也有的說,勉強。還有人說:"死了就啥也不知道了,也不妨先答應他……"

  就這么議了一會兒,呼天成說:"要論說,圈叔還是有貢獻的,在村里挑了半輩子尿,臨老,有這么個要求,也不為過。關鍵是咱得有個標準,就像鳳仙說那,得有個統一的尺度。要不,這也要書,那也要書,就亂套了……"

  眾人都說,那是,那是。

  呼天成又接著說:"我這個人,不迷信這這那那。啥魂不魂的,也就是個說法兒。說白了,敬死人,都是讓活人看的。既然八圈提出來了,那別的人,也會提出來。咱這'地下新村'既然搞了,就搞好它。依我看呢,人干了一輩子,走的時候,該光榮的,也得讓他光榮光榮,凡是對呼家堡做過貢獻的,開追悼會時,當眾宣讀宣讀,讓后輩人也知道知道,這也是對下輩人的激勵。現在,大家議一議吧?"

  眾人沉默了片刻,有人笑著說:"這等于說,從這個新村,到那個'新村'報到的時候,開個介紹信?"

  眾人都說,這好。這好。走了,開個"介紹信",省得到那邊……"

  馬鳳仙突然舉起手說:"有了,有了。我想起來了,干脆咱分三個等級;金魂。銀魂。銅魂。貢獻大的,就書上'金魂';一般貢獻的,就書上'銀魂';貢獻小的,就書'銅魂'……"有人馬上說:"這不好吧?這不好。"

  豬廠廠長說:"我有個想法,你們看行不行?叫我說,那印是干啥用的,印就是蓋的。走了,每人寫上兩句,蓋上村里的大印……你聽我說完么,蓋三個印的,那是特別好的;蓋兩個印的,是比較好的;蓋一個印的……"

  有人搶白說:"不行,不行。你當是賣肉呢?一個一個都蓋上戳?!這不是胡鬧么?!"

  姜紅豆臉先是紅了紅,說:"呼伯說了,遇事得多動動腦筋。我呢,頭都想大了,想出個主意,也不知行不行?現在不是講文明么。上頭搞啥都是四星、五星,咱能不能搞個'五星魂'?我還沒有考慮好,也只是個建議。"

  正在這時,有人慌慌地跑來說:"圈爺快不中了。他說,他不難為干部們了。要是那'人民藝人'批不下來,就算了。想想,這'人民'是重了,不書也罷。他說,他好孬也算是個藝人,要是能書的話,干脆就給他書上'藝人浪八圈'。他說,他不嫌丟人……"

  眾人聽了,你看我,我看你,都面面相覷。爾后,又都望著呼天成。呼天成說:"說起來,八圈也沒啥大錯,算是個好人。"

  這時候,人們又齊聲說:好人,好人。

  于是,人們都想起了八圈的好處。八圈自從回到村里以后,就成了人們的"笑料"。那時候,人們都知道他是"戲子",是個"四類分子"。然而,卻沒有一個人見他唱過戲。他明明會唱戲,可他回來后,卻哼都沒哼過一聲,人們聽到的,僅僅是一些傳說。人們眼中所見的八圈,只是一個挑尿的八圈。后來,在漫長的日子里,八圈幾乎成了村里的一道風景。每當他担著一副尿桶出現在村街里的時候,人們就不由地想笑。那時候,他的嘴上總是捂著一個破口罩。無論天冷天熱,他都堅定不移地捂著這么一個破口罩。那口罩黑污污的,就像是牛頭上戴的籠嘴,看上去不倫不類。更讓人覺得可笑的,是他挑尿的姿勢。有一段時間,只要他一担著尿從廁所里走出來,人們就無比興奮地高聲叫道:"看,八圈出來了!八圈出來了!"八圈担著尿挑子走路是無一處不顫的,那就像是一株散發著臭氣的柳樹。他的步子,從來都是碎碎的,就像是有人捏著他的腳一樣,一押一漂,一漂一押,不光腳尖翹,腳跟也踮,叫人疑惑他是用腳心走路的。他的腰呢,一軟一軟,明明挑著一担尿,卻像是俏媳婦串親戚,屁股擺動的幅度特別大,一左一右、一左一右地吊,往左吊時頭往右扭,往右吊時頭往左擺,那小屁股,不像是長在人身上,倒像是兩坨棉花錘,彈得人們揪心。兩只胳膊,一只搭在扁担上,搭在扁担上也就罷了,可他那五個指頭卻是翹著的,叉出一種挺惡心人的樣子,懂行的人說,那叫"蘭花指"。可八圈的"蘭花指"卻又跟戲上的不一樣,八圈的"蘭花指"更泥,泥得不像是人的手,他自己說,當年,他能做出七種花形。另一只胳膊,不是擺,那是舞的,一翻一順,仿佛袖子很長,一會兒甩,一會兒又收,就像是袖里藏著一只小鳥,一時飛出去,一時又飛回來……這邊的指頭呢,叉的幅度小些,只是不停地轉,轉得人眼花繚亂的。不知為什么,那時的民兵連長呼墩子最恨他,他時常悄悄地跟在他的身后,冷不防就照他屁股上踢一腳,說:"看看舊社會把人日弄成啥樣了!"八圈扭頭看看他,小聲說:"墩子,我惹你了么?"呼墩子說:"日你媽,猖狂啥?天天弄得我一身火!"八圈眨眨眼,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也就不敢再吭了。八圈最絕的還有兩手,一是他跨進廁所時的那一腳。那時候,村里的廁所都是簡易的,用土墻一壘,中間隔上一道墻,用石灰在墻上刷一個"男"字一個"女"字,就成了男女廁所。這樣的廁所是沒有門的,為了防豬拱,總要扎上幾根木棍擋一下。這道防豬的木柵欄有一尺多高,所以,八圈每次進廁所挑尿都要先跨過這道柵欄。于是,這一跨就成了八圈的絕活。每當他跨這一步時,總是先退出老遠,吸上一口氣,担著空尿桶,身子擰擰的端出一種小女兒的姿態,溜兒溜兒的碎步小跑,嘴里念著"蹬,蹬,蹬,蹬……蹬!"最后這一"噔"音兒拉得特別的長,倏爾就"金雞獨立",站在那當柵欄的木棍上了,一只腳竟然向后踢出,平身往前探去,顫顫做燕兒飛狀!佇立片刻,才一吊腰,從那木棍上擰身下來。那時他已六十來歲,這一"噔"常叫人看得目瞪口呆!有人問他,說:"圈叔,你這是干啥哪?"他訥訥的,也不吭。再后,他私下里給人說:"你懂什么?這叫'丫環上繡樓'。"

  接著又趕忙說,"打嘴,打嘴。這是'四舊'。"

  八圈的另一絕,是他的針線活兒。可八圈從不承認他這是針線活兒,八圈說,這叫"女紅"。八圈的"女紅"是蹲靠在廁所的南墻邊做的。天暖的時候,挑了尿的八圈,時常蹲在陽光下補他的破襖。他補襖時,總是一扯一根長長的線,針是繡花小針,線是紅絲絲的凈線,那小針捏在手上,拿腔作勢的,每一個動作都做得有節有拍,錯落有致,細細地扎進去,長長地扯出來,一會兒綰一個花頭,一會兒綰一個花頭,指頭柔柔地動著,一挑、一翻、一繞、一扣,硬是用手做出一個個憨、媚、嬌、羞的小樣兒!近了瞧(光能看手的姿態),那就像一個思春的小姐在繡花;遠了瞅,分明是兩只調情的斑鳩在親嘴兒……若是有系著褲帶的女人從廁所里走出來,見了,都會忍不住朝墻上唾一口,在心里罵道:呸,賤不嘰嘰的!可每到這時,在廁所對面墻根處,總是蹲著一堆兒一堆兒曬暖兒的漢子。明里,那些漢子是"曬暖兒"的,其實呢,那眼直勾勾的,都在看八圈做"女紅"!看是看,一個個嘴里卻說:"真他娘的惡心人哪!"然而,在那些日子里,八圈的這些說不出口的丑事,竟成了呼家堡的一道最吸引人的風景……"

  現在,八圈的日子不多了。臨走,他想要個"人民藝人"的帽子。這看來是不能書的。既然"人民藝人"不能書,那"浪八圈"也是萬萬不能書的。要是書了,不光丟八圈的人,連呼家堡的名聲也敗壞了。于是,干部們都說,不好,這不好。要是真書上"浪八圈",還不如不書。

  就這么議來議去的,也沒議出個名堂來。后來有人說:"八圈要脫生個女人就好了。"

  眾人也都說:"對。圈爺要是個女人,那就好辦了。"

  最后,人們都等著呼天成發話,可他兩眼瞇著,一句話也不說。

  正在這時,又有人快步跑進來,氣喘吁吁地說:"圈爺斷氣了!……"

  干部們一愣,忽地都站了起來……只聽呼天成悶悶地說:"散會吧。"

  兩天后,埋人時,八圈的墓碑上刻的碑號是:311。

  三、誰是主

  誰也沒有想到,緊挨著八圈走的,竟然是呼天成的娘。

  那么,如果按正常的序列,在"地下新村"的碑號上,六奶奶將是:312。

  六奶奶大約是不喜歡這碑號的。她是信"主"的人。不知從什么時候起,她信"主"了。在一些日子里,天黑下來的時候,有人見她拐著一雙小腳,匆匆地趕到鄰村去,那她是做禮拜去了。

  那時候,呼天成一直很忙,他忙起來,常常是一連幾個月不回家,就是偶爾回去一趟,也是急匆匆的,拿了東西就走。所以,呼天成并不知道他娘信"主"的事。一直到了六奶奶病重的時候,他才知道,娘信"主"了。

  在平原的鄉村,大凡信"主"的,都是一些得了邪病的人。這些人不知怎么就患上了各種各樣的怪病,久治不愈,爾后在尋找偏方治病的途中,你傳我,我傳你,就都信"主"了。"主"在這里是一種念想,是一種無奈之后的精神開脫,是求告無門之后的一道"無形的門"。它重在一個"信"字。所以,在平原,"主"的教義大多是口傳的,說起來,那都是一些很家常、很功利的白話。比如說,你信吧,信了病就好。比如說,"主"是叫人向善的,多做好事,不做壞事。"主"說了,不偷不摸不搶,上孝順公公婆婆,下善待鄉鄰妯娌,走了就可以進天堂。進了天堂下一輩子就不會再受苦了,到了那時候,就跟"共產主義"一樣,想吃啥吃啥,想要啥要啥……每到禮拜時,她們聚集在一起,大聲誦唱著一些連她們自己也說不明白的句子;或是在默念中一遍一遍地向"主"禱告、訴說。平時,她們都是一些沉默寡言的人,可在這里,她們卻一個個毫不害羞地放聲吟唱,在群體中把心里的淤積喊出來,把藏在腦海里的"病"一次次地吐給"阿門"……爾后是相互之間交流一些感受,敘談著各自的病情。"病"是她們的因,"信"是她們的果。于是她們的聚會,就成了她們的一個個施放靈魂病魔的節日。

  六奶奶本是個沒大言語的人。由于六爺走得早,她已經先后守了三十八年的寡了。那時候,人人都說六奶奶有福,養了個好兒子,可六奶奶在村里卻從未張狂過。平日里,六奶奶很少說話,早些年,她也是一樣的下地干些薅草的活計,總是默默地來,又默默地去,擰著一雙小腳。再后,年歲大了,就很少出門了。初時,六奶奶是得了偏頭疼的病。夜里,她常常睡不著覺,總是用手緊緊地掐著一個地方,才會好受一些。那時,她每次出門,鬢角處總帶著一塊用手掐出來的黑紫。條件好些的時候,也治過一些日子,總也治不好。后來,在鄰近的芳莊,她就信了"主"了。奇怪的是,信了"主"之后,她的偏頭疼病果然就好了許多。于是,她就成了呼家堡第一個信"主"的人。

  呼天成做夢也想不到,母親的死,竟然成了對他的又一次挑戰!如果他依了母親,那么,在呼家堡,信"主"的就不是她一個了。

  那天晚上,踏著月色,呼天成回家了一趟。進了院門之后,他突然發現娘的屋里晃動著許多的人影。于是,他就推開了娘的屋門。這時,他看見,在娘的屋里,站著五六個蒙著黑頭巾的老太太。燈光下,只見老太太們一個個都勾著頭,巴咂著嘴,雙手合在一起,嘴里"卜嚕、卜嚕……"不知在念叨什么。呼天成一怔,說:"這是干啥哪?"然而,卻沒人吭聲,那些老太太仍是旁若無人地在"卜嚕"著什么。片刻,只見門后有一個人站了起來,那人咳嗽了一聲,說:"你娘病了。"

  呼天成回頭看了一眼,見那人是他七十多歲的老舅。老舅就住在鄰近的芳莊。他說:"老舅,你來了。"

  老舅瞪了他一眼,什么也沒說。呼天成又問:"這是干啥哪?"老舅說:"你娘病了,你都不知道?"呼天成說:"我咋不知道。有病看病嘛。這是干啥?"說著,他就往娘的床前走去,可床前卻站著一圈"卜嚕卜嚕"的老太太,他繞過那些老太,站到了床角處。這時,他看見娘躺在床上,兩眼半閉著,嘴里竟然也在"卜嚕"……于是,呼天成在屋里站了一會兒,默默地走出去了。

  當他站到院里的時候,女人湊過來小聲說:"娘信'主'了。她們是來給娘禱告的……"

  呼天成沒有再理女人。呼天成站在那里,沉默了一會兒,朝屋里喊了一聲:"老舅,你出來一下。"

  老舅從屋里走出來,劈頭就說:"說起來你也是當干部哩,你娘都病成這樣了,你都不管?"呼天成說:"我咋不管?有病看病么,不是一直掛著水哪。我這就去叫醫生來。"

  老舅說:"你也別叫,她那么大歲數了,凈折騰她。你娘信'主'了。醫生治不了她的病。"呼天成說:"醫生治不了,那誰還能治?"

  老舅說:"主。你娘得的是心病。主能治她的病。"

  呼天成看了老舅一眼,說:"老舅,那些人是你領來的?"

  老舅說:"嗯。看看人家,都是自愿來給你娘禱告的。"

  呼天成說:"你把這些人都領走吧。娘病了我會管。"

  老舅眼一瞪,說:"我給你說,你娘信'主'了--阿門。你娘也沒別的想頭,就想跟著'主'進天堂--阿門。這是你娘的心愿。你總不至于擋你娘的路吧?"老舅說一句,就趕忙勾頭"阿門"一下……"

  呼天成說:"進啥'天堂'?我就不信這一套。"

  老舅說:"你不信?你不信算了。你娘信!"

  呼天成火了,說:"老舅,你把這些人給我領走。你要不領走我就不管了!"

  老舅噴濺著唾沫星子說:"你不管算了。我這回就不讓你管了!"

  呼天成說:"舅,這話可是你說的?"

  老舅晃著一頭白發,一竄一竄地說:"咋?是我說的?我是你舅,你還敢打我?!"

  呼天成在院里站了一會兒,說:"那好。既然你不讓我管,我就不管。"

  說完,他扭頭就往外走。

  這時,老舅跳腳喊道:"我是你舅!還反了?你是鏊子鍋,我是鐵鍋排!你有種就別回來。你娘斷氣你也別回來!"

  呼天成站在門口處,回頭看了老舅一眼。自此,呼天成再沒回過家……"

  不料,第二天,老舅就更"猖狂"了。半晌的時候,先后有一百多個"信徒"來到了呼家堡!這些人大多是一些婦女和老人,她們各自背著干糧,一撥一撥地從四鄉里徒步走來,爾后是一堆一堆地圍在呼天成的家門前,席地而坐,接著村街里就響起了一片"卜嚕……"聲,她們一邊禱告一邊不時地在胸前劃著"十"字,臉上帶著一種肅穆、莊重的神色,最后是齊聲"阿門!"……那"阿門"之聲在呼家堡的上空飄蕩著,久久不散。

  漸漸,先是有呼家堡的老太太抱著孩子出來看,接著圍觀的人就越來越多。到中午的時候,呼天成的家門前已圍得水泄不通。只見那些"信徒"們一個個規規矩矩地坐在那里,嘴里不停地"卜嚕、卜嚕、卜嚕……"。她們也有不"卜嚕"的時候,一旦停下來,她們就相互傳遞著各自帶的干糧和水,你遞給我,我遞給你,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餓了就啃一口干糧;渴了,就喝一口裝在塑料瓶里的水……這時,竟然有很多的老太太把手里拿的干糧遞給那些圍觀的人們,說:"吃一塊吧,這是'主'的賜福。"

  很快,呼家堡的老太太就跟那些"信徒"們對上話了。有人說:"誰讓你們來的?""信徒"們就說:"是'主'讓我們來的。"

  又問:"'主'是誰?""信徒"們說:"主就是上帝。我們都是上帝的羔羊。我主耶穌……"再問:"信主有啥好?""信徒"們說:"信吧。這可不是迷信。上頭有政策,說是信仰自由。你也自由一回吧,信主可好了。有病治病,沒病消災……"有人就問:"啥病都能治?""信徒"們就說:"對。啥病都能治。河西張莊有一姓馬的,死了三天,又還陽了。那是主不讓他走。主說,他的罪還沒受完……"有人就問:"那六奶奶的病咋不好哪?""信徒"們就說:"六奶奶的罪已經被主免去了。六奶奶就要進天堂了。進天堂好啊,天堂里就跟共產主義一樣一樣……"

  說話間,突然有一位老太太哼了一句什么,眾信徒就都跟著唱起來。她們咿咿呀呀地唱著,在午時的陽光下,那夤夤啞啞的歌聲既讓人沉醉又讓人迷茫。

  錯午時,呼天成的老舅一竄一竄從門里走出來。他站在村街上,跺著腳揚聲罵道:"日他先人,特上樣兒了吧?!連口水也不預備?啥東西?!……"立時,就有"信徒"說:"別罵別罵,咱是自愿的。你餓了?這兒有饃……信主了,咱可不能罵人。"

  老舅就一顛一顛地說:"恁不能罵,我能罵。我是他舅。我是他親舅!舅是干啥哩?舅就是來給娘家人出氣的!還當干部哩,啥干部?吃屎干部!那禮數都學到褲襠里了?天成哩,把天成給我叫回來!一天了,連個面都不照?!……"

  聽他這么一罵,那些圍觀的人反倒一個個出溜、出溜不見了。他們像躲什么似的,說走就都走了。突然之間,村街里只剩下了那些嘴里仍在"卜嚕"的"信徒"們……"信徒"們四下望望,很吃驚地說:"這里的人怎么貓樣?"

  于是,老舅更是放聲大罵,老舅本是信主的人,可他一罵就罵回來了。他很傳統地罵道:"……六螞蚱七秫黍,驢尾巴吊棒槌,狗〓不是!黃鼠狼播兔娃,一窩不勝一窩!秋核桃砸青柿子,凈扁頭疙瘩!門栓上掛黃綾子,充〓啥哩?!嗑瓜子嗑出個臭蟲,這叫人么?這還能算是個人?!人是個啥?人不是五谷雜糧喂的?人是狗生的豬養的馬操的?我日他先人哪!……"

  這些話最后又傳到呼天成耳朵里去了。就在信徒們"卜嚕、卜嚕"給他娘禱告的時候,呼天成卻在茅屋里的那張草床上躺著……這時,不斷地有人跑來告訴他:"來了好多好多人,凈迷信!凈迷信哪!"又有人跑來說:"是不是把她們攆走?那嘴里都是'卜嚕卜嚕',也不知"卜嚕'的啥?"還有人跑來說:"罵開了,罵開了,你老舅在那兒罵呢,跳腳大罵……"可不管誰說什么,呼天成都一聲不吭,他就在那一動不動地躺著。

  一直鬧到了黃昏時分,女人黃著臉跑來說:"娘睜開眼了。娘四下瞅呢,娘怕是想見你……"呼天成不吭。

  女人又說:"娘既然信了,就讓她信一回吧……"

  呼天成仍然不吭。

  夜半時分,女人又噔噔噔跑來了。女人流著淚說:"娘怕是不行了。醫生說,水都輸不進了……"

  女人說:"娘的眼還沒閉呢,臨老,你不見娘一面?"

  這時候,干部們都在外邊站著,等著呼天成說話,可呼天成仍是沉著臉,一言不發。

  這天夜里,呼家堡幾乎家家都亮燈,人家不時地朝外探頭看看,仿佛在等待著什么,就那么一直默默地等待著……"

  凌晨一點,老舅來了。老舅是被村里的干部們勸來的。老舅呼呼地喘著氣,站在茅屋的門前。老舅在門前站了一會兒,終于說:"你娘不行了,你娘開始倒氣了……你回去吧。俺走,俺馬上走。從今往后,我這老姐姐一去,咱就算斷親了!我永不再踏你家的門!"說完,老舅兩手一背,勾著頭走了。

  回到呼家,老舅往床前一跪,放聲大哭道:"老姐姐,老姐姐呀!你就這一個心愿,我都沒有給你辦成,我老無能啊!……"哭了一通之后,他走出房門,長嘆一聲,對著黑漆漆的夜空說:"主啊……"爾后,他又對那些堅持了一天一夜的"信徒"說,"走吧。走吧。咱走!"

  終于,萬般無奈,"信徒"們齊聲"阿門"之后,還是撤走了……"

  呼天成是天將明時回家的。那時,娘已斷氣了。呼天成一步一步地跨進屋門,他在娘的靈前站了一會兒,硬硬地說:"……穿衣裳吧。按村里的規定,明天開追悼會。"

  可呼天成并沒有參加娘的追悼會。他睡了,他一睡睡了三天。有人悄悄地說,呼伯確實睡著了,他聽到了呼伯的呼嚕聲……"

  最終,六奶奶也沒按"主"的旨意走,在崗上地下的"新村"里,她的碑號仍是:312。

  后來,有人說,從沒見過像呼天成這么"鋼"的人。娘死了,一滴淚都不掉!

  四、掛"星"的靈魂

  在呼家堡,老曹竟成了第一個掛"星"的靈魂。

  老曹是遞年的夏天去世的。

  在那年夏天里,老曹踩在了皮帶輪上,他就像是鏊子上的烙饃一樣,幾經翻卷,最后變成了呼家堡紙廠的第一張紙。

  老曹本是劁豬的。那時候,他常年在外游逛,大部分時間在四鄉里給人劁豬,當然一有機會他也干些別的,比如修個柴油機了、馬達了。老曹是個能人,手很巧,干什么都是一看就會。老曹這人從不跟村里人打交道,可他最敬重的一個人,那就是呼天成。當他在外游逛了一些日子之后,他認為他發現了一個很好的"副業"。于是,他跑回來對呼天成說,支書,咱村也辦個紙廠吧,看外邊辦紙廠老賺錢。呼天成說,你行么?他說,行。多厲害的狗,我都收拾了。呼天成默默地看了他一眼。他趕忙又說,我知道村里人都恨我,我是想給村里人辦件好事。

  于是,呼天成答應了。他就憑著一張臉,去市里跑了幾趟,賒回來了一個舊鍋爐,一臺烘機。打漿機是老曹自己摸索著造的。老曹說,打漿機就不用花錢買了,咱自己弄。于是,老曹跑到人家的紙廠偷偷看了幾回,比葫蘆畫瓢,就自己摸索著干了。當時一村人都很興奮,說老曹不簡單!

  這是四月半的事,當時,呼天成給老曹下了一道命令,說是"五一"出紙。老曹很聽話,就一門心思忙"五一"出紙的事。然而,誰也想不到的是,到了"五一"那天,老曹竟成了呼家堡紙廠出的第一張紙!

  呼家堡紙廠是四月二十七開始試車的。在"土技術"老曹的帶領下,一連試了三天三夜,可就是出不來紙,不是這里有問題,就是那兒有毛病,出來的只是一些像麻袋片一樣的東西,沒有一塊囫圇的……老曹就說,別慌,我說叫它出來它就得出來。那時候老曹已經三天三夜沒合眼了,他的兩只眼熬得像血葫蘆一樣,卻還是不甘心。最后一次試車的時候,他專門讓人把呼天成叫來,說這次一準成功。當人們把呼天成叫來時,老曹對呼天成說,開始吧?呼天成四下看了看,問:咋樣?他說:行,這回準行。呼天成就點了點頭說,那就開始吧。于是,老曹就慌慌地跑去親自推閘。老曹個太矮,老曹竄了兩竄,伸手仍夠不著掛在墻上的閘刀,他干脆就趄著身子,順勢踩在了皮帶輪上,高高地舉著一只手,只聽"轟隆"一聲,閘是推上了,機器也跟著轉起來了,可老曹頭一暈,卻像烙饃一樣卷在了皮帶上……就在眨眼之間,又聽到"嘩!"一聲巨響,站在另一邊的人就高聲喊道:"出來了!出來了!"當人們圍上去看時,卻又見紙槽里一片紅染染的,人們詫異道:噫,咋是紅紙?!

  然而,那卻是老曹的血……"

  當機器停下來時,老曹的兩只眼還直直地瞪著,可人已經成了一張碎紙了。

  頓時,人們都嚇傻了。一個個像呆子似的,大眼瞪小眼……"

  只有呼天成一個人默默地走上前去,看了看老曹。這時老曹已成了一張半卷的紅紙!他的兩只眼直瞪瞪地往外鼓著,像個抽了筋的癟皮蛇,樣子十分難看。老曹的身上的骨頭全碎了,骨頭渣子一節一節地戳在外邊,把身子扎得就像個爛了的柿餅……過了一會兒,呼天成抬起頭來,大聲宣布說:"老曹因公犧牲的。他是烈士。他是咱呼家堡的英雄!"

  這時,人們才慢慢地醒過勁來。又過了一會兒,呼天成對那些傻站著的人說:"你們都過來。"

  于是,人們都怯怯地走了過去。呼天成說:"你們看,老曹閉眼了么?"到了這會兒,人們才一個個大著膽走上前來,看了看老曹,爾后說:"沒有。"

  呼天成就說:"老曹是死不瞑目啊!你說怎么辦?!"眾人都不吭聲了,誰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呼天成就說:"咋也得讓老曹閉眼哪?你們說是不是?"眾人也都說:"是。"

  接著,呼天成又說:"咱就是不干了,也得把第一張紙弄出來!"于是,他當即派人趕往城里,說無論如何也要把造紙廠的技術員請來;同時,又吩咐人就地給老曹布置了一個靈堂。

  爾后,呼天成就去捂老曹的眼睛,可老曹的眼睛鼓得像氣蛋似的,已經炸出了眼眶,捂了半天也沒捂上。于是,呼天成就默默地站起身來,立老曹的靈前,一動不動站著……"

  待過了一天一夜之后,機器通過技術員的再三調試,終于把一張紙完整地生產出來了。到了這時,呼天成才轉過身來,親自把這張紙蓋在老曹的身上,說:"老曹,你瞑目吧。"

  接著,呼天成親自主持了全村人參加的追悼會。在會上,呼天成流淚了,他流著淚說:"毛主席說,人固有一死,有的人死了,重于泰山;有的人死了,輕于鴻毛。老曹是因公犧牲的。他為了呼家堡三天三夜沒有合眼,最后倒在了機器旁。他的死重于泰山!當然了,有人會說,老曹過去也干過一些不那個的事情,可人無完人嘛。看人要看大節,看主流嘛。無論怎么說,這一次,他是功臣!是我們呼家堡的烈士!他的家屬,在我們呼家堡,應該享受烈士的待遇。有人會說'烈士'是要上頭批的。可老曹這這樣的烈士,不用上頭批。老曹是我們呼家堡的光榮,我們自己定的烈士用不著上頭批。今后,凡是因公犧牲的,都是呼家堡的烈士!在這里,我號召全村人向老曹學習!……"

  往下,干部們一個個上去發言,都說了老曹的很多好話……"

  老曹"倒插門"來呼家堡的。老曹的女人怎么也想不到,老曹"走"得竟如此風光!那時候,老曹每次回村,大都是有人攛著他的脖領子揪回來的,身上也掛過"投機倒把"的牌子……現在老曹是"烈士"了。老曹的幾個兒子也都跑上來亂紛紛地給呼天成磕頭。不料,呼天成卻喝道:"干啥呢?起來,起來,有頭給你爹磕去!以后得好好跟你爹學!"

  當晚,守靈的時候,老曹的小三偷偷地對他的兩個哥哥說:"咱爹臨死那天,半晌還回家了一趟……"

  曹家老二說:"回家干啥呢?"

  小三悄悄地說:"拿回來了一個軸承,銅的。"

  老大兜頭給了他一耳光:"胡說!"

  小三說:"真的。我看見了。包著油紙,爹藏到梁頭上了。"

  老大說:"再胡說,看我不打你的嘴!"

  小三分辯說:"真的。不信你看看去。"

  曹家女人一驚,黃著臉說:"出去可不敢亂說。你爹是烈士。你爹如今是烈士了……"

  小三說:"我知道。出去我不說。"

  接著又小聲說,"我用舌頭舔了一下,真是銅的。"

  第二天,呼天成親自帶領全村的老老少少去給老曹送葬。老曹本是外姓人,他是呼家堡的女婿。應該說,老曹的一生是很不得志的。他的目光總是很陰鷙。他在村里從來沒有得到過人們的尊重,人們看到他的時候,都說老曹這人邪,是眼邪,說他長著一雙狗眼。長期以來,他一直是一個"倒插門"的。在平原,"倒插門"是一個很低賤的詞語,那是一種讓人看不起的行為。這就等于說,他為了女人出賣了他的姓氏,也出賣了他的后代。在村里,人們甚至不知道他究竟叫什么,無論是大人還是孩子,都喊他老曹。在這里,老曹僅僅是一個代號,這是對一個外姓旁人的客氣,也是一種骨子里的疏遠。可誰也沒有想到,他的葬禮竟然會如此的隆重!呼家堡廣播站的兩個大喇叭也架到"地下新村"門前的石獅子上,喇叭里放著哀樂。下葬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對著他的棺材三鞠躬,對著這個矮矮的小個子的靈魂表示哀悼……"

  當人們排著隊來悼念老曹的時候,心里都藏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誰都覺得老曹似乎不應該享受如此隆重的葬禮,老曹算什么呢?他只不過是一個外姓旁人罷了。是呀,老曹死得很慘,老曹一推電閘就過去了,也就是眨眼之間,老曹成了一張紅顏色的肉紙。可這又怪誰呢?一個劁豬的,這不是逞能么?可誰也沒有把心里的話說出來。人們只是走得很麻木,悼念得也很"過程"。誰也說不清呼天成為什么要這樣做。他親娘死的時候,他一滴淚都沒掉,他甚至沒有到墓地來。可對于老曹,他怎么會如此的看重呢?到底為什么?!誰也想不明白。可他硬是這樣做了。人們就只有跟著走。

  跟著走哇!

  于是,在"地下新村"里,老曹的墓碑上光榮地鑿上了一顆星。這是呼家堡多年來給死人綴的第一顆星。這顆星是在眾人的目光下,由劉全老頭一鑿一鑿刻上去的,爾后又刷了兩道紅漆。很耀眼哪!這光榮雖說是死亡之后的,可它映在人們的眼里,就成了一種很刺激人的東西。

  葬禮結束后,呼天成獨自一人在"地下新村"里站了很久。

  天晴著,有云兒在天邊遠遠地、綿綿地飄動。西崗地勢高,站在這里,眼前是茫茫無垠、縱橫交錯的平原。五月,麥子已抽穗了,到處都是一片綠汪汪的。油菜地里,是一灘燦爛的黃。再往下走,就是村子了,那排房一棟棟的,已初具規模。身后是死人,眼前是活物。兩個"新村"。生與死,離得很近哪。死是活的說明,活也是死的寄托。看來,人是活念頭的,一個念頭,就可以產生一些活生生的物什,只要你敢想,只要你用心,就沒有辦不成的事情。有時候,你必須超常辦事,你必須出人意料,就像耕地的老牛一樣,你要是冷不防甩上一鞭,它就會猛一激凌!如果不可能的事情能夠成為可能,那么……"

  那是一顆星么?那是一條路!一個偉人說,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這就是"榜樣"!

  可是,老曹搞的那個紙廠,也只是斷斷續續地生產了三個月,生產出了一堆沒人要的揩屁股紙。那些紙一張也沒有賣出去,后來都分到了一家一戶,讓人擦屁股用了。

  在"地下新村"里,老曹仍然是"烈士"。
 
第九章(2)
 

  五、大偷與小偷

  遞年春天,下過第一場雨后,呼家堡又有一個人被送進"地下新村"享福去了。他的序號是:313。

  313是孫布袋。

  孫布袋最后是笑著走的。

  那還是十一月的時候,有一天,呼天成從城里開會回來,剛走到村口,就被一個人攔住了。那竟是秀丫。

  秀丫說:"我都等了你一天了。"

  呼天成看了她一眼,說:"有事么?"

  秀丫默默地說:"他……快死了。他想見你一面,跟你說說話。"

  呼天成遲疑了片刻,抬起頭,看了秀丫一眼,用手拍了拍腦門,想了想說:"好。我就見見他。"

  于是,兩人一前一后地走著,呼天成就跟著秀丫去了。進了門,呼天成才發現,孫布袋果然病得很重,只見他病懨懨地躺在一張小木床上,露著一個白蒼蒼的腦袋。人是會變的呀!本來個頭很大的孫布袋,人已收縮得走了形,他就像個孩子似地躺在那里,顯得又瘦又小。孫布袋后來一直在村里放羊,他放了近三十年的羊,這會兒,他身上仍然殘留著一股刺鼻的羊膻味。

  看見呼天成進來,孫布袋微微地揚起頭,臉上頓時亮起了一小塊病態的紅暈。他笑了,他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笑著說:"你還是來了。"

  呼天成望著他,默默地看了一會兒,說:"布袋,有病咋不去治呢?"

  孫布袋說:"時候到了。治也沒用。你坐吧。"

  說著,他用力地咳嗽了一陣,眼白翻了翻,望著站在一旁的秀丫和女兒,說:"出去吧,你們都出去吧。讓我跟老呼單獨說句話。"

  等人都出去后,孫布袋緩聲說:"過去,我一直怕你。我怕你怕了一輩子。我現在不怕你了。"

  呼天成笑了,淡淡地說:"你怕我干啥?"

  "過去,我一看見你就想尿。真的。"

  孫布袋說。

  呼天成望著他,說:"真怕?"

  孫布袋說:"真怕。"

  呼天成沉默了一會兒,大手一揮說:"算了。你病成這樣,都不要計較了。你說呢?"

  孫布袋喃喃地說:"沒有幾天了。也就是兩三天的事。我已經讓人去給我看過'號'了。那那邊,墳頭排在我三哥的后頭,我是313。這'號'好啊。"

  呼天成笑瞇瞇地望著他,一句話也不說。

  孫布袋吃力地咳嗽了一陣,說:"老呼哇,我年輕的時候,偷過莊稼,背了一輩子小偷的罪名。其實,我還真想再偷一次,能再偷一次多好。可我活不了幾天了……"

  呼天成瞇著眼,望著孫布袋,笑著說:"布袋,那時候,你啥沒偷過?你偷得真巧妙啊。"

  孫布袋也笑了,他笑著說:"有一次,我偷了六兩芝麻,沒有一個人知道……"說著,孫布袋喘了口氣,帶幾分狡黠地說:"可我偷不過你。你是大偷,我只能算是小偷。我這一輩子,沒偷過人吧?"

  呼天成望著他,搖搖頭,默默地說:"布袋,這么多年,你也沒閑著呀。我知道,你一直想抓我的把柄……"

  孫布袋往上挪了挪身子,喃喃說:"你都知道了?"

  呼天成直直地看著他,點了點頭。

  孫布袋說:"其實,我還得謝你呢。真的。你也知道,我原是一個懶人,是你讓我變勤快了。"

  呼天成笑著說:"噢?是嘛。"

  孫布袋臉上那一小塊更紅了,他的一只手緊扣著床板,歪著身子說:"可不。可我盯了你那么多年,到了也沒把你抓住……"

  呼天成淡淡地說:"你也不容易呀。"

  "我知道我斗不過你。本來,我是有機會的……"孫布袋有些遺憾地說。

  〓〓"我也給過你機會。"

  孫布袋喃喃道:"是哇。有天晚上,在月明,我就要抓住你了……"

  "我一直等著你呢。"

  孫布袋說:"其實,我要抓你也容易。那時候,我就沒睡過覺,我一夜一夜盯,要是有一點動靜,我就過去了……"

  "那聲音就跟貓蓋屎一樣。"

  這時,孫布袋趄著身子,突然從被子里伸出了兩只手。那手像雞爪一樣佝僂著,已經伸不開了,他晃著兩只手說:"你看,我放了三十年羊,你放了三十'我',人也是畜生。"

  呼天成略顯驚訝地望著他,說:"布袋,你長見識了。"

  孫布袋說:"人老了,糟踐糧食多了……"

  呼天成說:"我也老了。"

  孫布袋說:"人一老,就成賊了。"

  "老賊?"

  "老賊。"

  呼天成點了點頭:"有道理。"

  孫布袋說:"你聞出來了吧?我身上有股味。孩子們都不大理我,我身上有股羊膻味。那時候,我就睡在羊圈里,一天一天,我覺得我都快變成狼了……"說到這里,孫布袋沉默了一會兒,又喃喃地重復說,"我放了近三十年的羊,身上有味了。"

  孫布袋說著,眼里突然出現了一個灼人的亮點,那亮點像火星兒一樣迸出了眼眶,直直地燒著呼天成:"有一年,我掐死過一只羊羔,你不知道吧?"接著,他笑了笑說:"你要是知道,早把我斗死了。"

  呼天成說:"為啥?"

  孫布袋喘著氣說:"我恨你。"

  孫布袋又說:"我給你娶了個女人……"

  呼天成背過身去,一聲不吭。

  孫布袋惡狠狠地說:"我把臉都賣了,結果是給你娶了個女人……"

  呼天成默默地說:"其實你不該娶她。"

  孫布袋手一摔,一撐,硬是揚起了小半個身子,他呼呼哧哧地說:"那是我用'臉'掙的!"呼天成在沉默了很久之后,終于說:"我這一輩子,就辦了這一件錯事。"

  孫布袋突然咳嗽起來,他咳嗽了一陣,說:"你不光害了我,你也害了她。你不知道吧?我老是掐她,我一夜一夜掐她,夜里,我只掐那一個地方,讓它紫了黑,黑了紫!可她一聲不吭……"

  呼天成的呼吸陡然變粗了。

  孫布袋說:"你們都不把我當人,我也就不當人了。當個人老難。"

  孫布袋又說:"那本書,是我攛掇八圈獻給你的。你不知道吧?"

  呼天成怔了一下,說:"啥書?"

  孫布袋說:"就那本書,練的是'童子功'……"

  呼天成站在那里,一言不發。

  片刻,只見他快步走到床前,彎下腰去,盯著那兩只混濁的眼睛,低聲說:"布袋,我這就去叫車,立馬派人把你送到省城的大醫院去,讓醫院全力搶救你!你得活著,你就好好活吧。"

  孫布袋眨了眨眼,眼里竟然透出了一絲驚恐:"我……尿了。我一看見你,就想尿。"

  接著,他喘了口氣,說:"你,是想折磨我吧?"

  呼天成說:"折磨你干啥?我想讓你好好活著。你給呼家堡放了三十年羊,你是呼家堡的功臣。"

  孫布袋木木地說:"我知道,你是想看我的笑話呢。"

  呼天成說:"還是活著好。"

  孫布袋愣了一會兒,忽然間笑了。他臉上的皺紋一堆一堆的,那些干了的皺折一點點地紅暈起來,整個臉顯得紅撲撲的。他頓時成了個頑皮的孩子,他拍了一下床板,樂呵呵地說:"可我活不了了。縣上的大夫說了,我是癌癥,還是晚期,啥啥都擴散了。真的,我活不了了。"

  呼天成默默地望著他,像是很失望地說:"布袋,你還是不要走。"

  孫布袋說:"咋,你能擋住?"

  呼天成皺了皺眉頭:"我是說,你一走,我就沒有對手了。"

  這時,孫布袋哭起來了。他像狼一樣地嗚嗚地哭著說:"我跟你斗了一輩子,頭發都愁白了,從來沒勝過……"

  呼天成說:"這一回,你勝了。"

  說完,他扭頭就走。

  孫布袋追著他的屁股說:"我勝了?我也能勝一回?"

  六、生命在于運動

  就在埋葬了孫布袋的那天晚上,呼天成把秀丫叫出來了。

  那是個月黑頭的日子,天墨得像鍋底,四周鳴著春蟲的叫聲,那叫聲一咬一咬地呼應著,聒出了很多的春意。呼天成說:走走。秀丫沒有應聲,只是默默地跟著他走。

  春天了,風里已沒有寒氣,風開始扯絲了,風一絲絲地扯動著,竟能從指縫里漏走。卻又覺得那無邊的黑鬼魅魅的,像是長了很多小手。所以,秀丫不時地要回頭看一看,然而卻什么也沒有。可是,走著,走著,秀丫忽然"噫"了一聲,這一聲很輕,但也引起了呼天成的注意。呼天成說:"你怕了?"接著,呼天成又說:"跟著我你還怕什么。"

  秀丫不吭了。可她心里卻起了疑惑。她想,怎么走著走著,走到崗上來了?她看見了"鬼火",遠遠的,她看見了那綠瑩瑩的、一忽兒一忽兒的"鬼火"。再走,眼前出現了一片黑乎乎的東西,秀丫明白了,這是"地下新村"。呼天成竟把她帶到這里來了。白天里,她就在這里葬了她的男人……"

  秀丫頓時站住了。她不走了。

  這時,呼天成扭頭看了她一眼,說:"我這人從來不迷信。你沒聽人說,生命在于運動。"

  這話說的很含糊。他的話總是很含糊,秀丫一點也不明白他的意思。可她不能不走了,這個人的聲音就像磁鐵一樣,一下子就把她吸住了。不管他說什么,她都會聽。在她眼里,他從來就沒有錯過。于是,她心里雖然有些害怕,卻仍舊跟著往前走。她心里說,她是瘋了,瘋得沒有邊了。這么多年來,只要一看見他,死她都愿。

  再走,就是"地下新村"了。眼前是一道黑花花的墻,在墻的后邊,是一個個埋著死人的墳頭,秀丫不敢往前看,看了讓她頭皮發炸。可呼天成卻一直在她頭前走著,他真膽大呀!這個地方是他命名的,他說叫什么,就是什么。這時,她聽見呼天成說:"這里多靜。等我們老的時候,也會睡在這里。所以你什么也不用怕。你要怕,就是自己嚇自己。"

  人在夜里浸得久了,就慢慢地跟夜融在了一起,這時候,四周好像亮了許多,那黑也顯得不那么厚了,夜已成了一縷縷的黑氣,在你四周來來回回地游走。于是,那些墓碑仿佛一個個地直起身來,汪著一片青墨色的涼意。春天了,那黑也溫和了許多。帶著沁人的暖意。天墨墨的,星星離得很近,卻又很模糊,到處都是一眨一眨的針樣的亮光。突然之間,那密織的黑氣四下奔逃,像紗一樣的卷走了,天空一下子明亮起來,星星越來越遠,一輪黃燦燦的新月陡然出現在夜空里,墓地里亮亮地映出了兩個人的身影。這突然出現的亮光把秀丫嚇壞了,她一下子撲在了呼天成的懷里,一動也不動……等秀丫睜開眼的時候,她發現,她就站在她那死鬼男人的墳前!

  新土,眼前是一丘新土。月光照在水泥制成的墓碑上,那上邊有新刻的碑號:313。

  秀丫下意識地松開了手,往后退了兩步。就在這時,她聽見呼天成說:"我這人從不迷信!"秀丫勾下頭去,喃喃地說:"你……這是干啥?"

  然而,呼天成看了她一眼,卻突兀地說:"脫。"

  秀丫身上陡然出現了一絲寒意,她的身子抖得像篩糠一樣,喃喃地說:"這……這是干啥呢?"

  呼天成說:"這多年了,我從來沒勉強過你。你要不愿就算了。"

  秀丫哭了,秀丫哭著說:"……這是干啥呢?"

  呼天成忽然改了語氣,他和緩地說:"秀,你不用怕,有我呢。"

  秀丫的身子不再抖了,她低聲說:"就在這兒么?"

  呼天成說:"就這兒。"

  秀丫沉默了一會兒,低聲說:"還是換個地方吧,這里陰氣……重。我怕你落下……毛病。"呼天成說:"我這人陽氣旺,我不怕這這那那。"

  秀丫站在那里,仍然遲疑著。一瞬間,天又暗下來,有陣陣陰風朝她襲來,恍惚間,她覺得男人正慢慢地從棺材里坐起來,目不轉睛地望著她……"

  呼天成看著她說:"他死了你還怕他?"

  她說:"我不是怕。我一點也不怕。我只是有點疙意……"說著,不知怎的,秀丫身上就有了一股力量。她望著呼天成,先是慢慢脫去了腳上穿的兩只鞋,那是一雙帶有孝布的黑鞋,她把鞋褪在地上,就仿佛脫去了一種束縛。爾后,她很快地脫去了上身的衣裳,這時她用力猛了一點,一不小心竟繃掉了一個扣子,那粒紅扣子像流星一樣向遠處飛去。往下,她一咬牙,把褲子也脫了,她就那么光條條地迎風站著……"

  她心里說:"布袋,死鬼,你要是心里有氣,就朝我來吧。"

  這時,呼天成說:"秀丫,你躺下吧。"

  于是,她就順從地躺下了,躺在了墳前的一片草地上……"

  到此為止,呼天成仍在那里坐著,他從兜里掏出煙來,點上,慢慢悠悠地吸著……爾后,他說:"秀丫,你是我的女人,一直都是。這沒錯吧?"

  秀丫默默地說:"是。"

  呼天成又說:"我沒有勉強過你吧?"

  秀丫說:"沒有。"

  呼天成說:"我這一輩子就做錯了一件事,我對不起你呀。"

  秀丫說:"我不怪你,我從來都沒埋怨過你。"

  呼天成咬著牙說:"他掐過你,他一夜一夜地掐你,是吧?"

  秀丫哭了,她哭著說:"別說了……"

  呼天成嘆了口氣,說:"我欠你的太多了,怕是還不上了。"

  秀丫流著淚說:"你別說了。別再說了。"

  接下去,呼天成就坐在那里默默地吸煙,小火苗在他眼前一明一滅地燒著,一直到那支煙吸完的時候,呼天成才"哼"了一聲,恨恨地說:"他以為他勝了。可他從來就沒有勝過。"

  接著,他扭過頭來,對著墓碑說:"布袋,你以為我怕你?我什么時候也沒有怕過你。你要是有種,就從棺材里滾出來吧!"說著,他站起身來,把那煙頭在墓碑上按滅,這才回身對秀丫說:"你起來吧。算了,地上太涼。"

  秀丫突然直起身子,她的兩只乳房在身前一悠一悠地撲動著。她突然說:"他死了你還恨他。"

  呼天成說:"人死如燈滅,我恨他干啥?再說,他也不值得我恨。"

  接著,她又補充說,"你也恨我。"

  呼天成說:"我怎么會恨你呢?"

  秀丫大聲說:"那,你'寫'我呀,你來'寫'我呀!我不怕這死鬼,我也不怕丟人,來吧,就讓他看著,你'寫'呀?!"

  呼天成一下子呆住了。

2013-08-26 15:5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