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變色龍〔俄羅斯〕契訶夫
變色龍〔俄羅斯〕契訶夫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巡官奧楚蔑夫洛①穿著新的軍大衣,手里提著一個小包,穿過市場的廣場。他身后跟著一個火紅頭發的巡警,端著一個篩子,那上面盛滿了沒收來的醋栗。四下里一片寂靜……廣揚上一個人也沒有……商店和飯館的敞開的門口無精打采地面對上帝創造的這個世界張開,就跟許多饑餓的嘴巴一樣;在那些門口附近,就連一個乞丐也沒有。
                 
  “好哇,你咬人,該死的東西!”奧楚蔑夫洛忽然聽見了喊叫聲。
                 
  “伙伴們,別放走它!這年月咬人可不行!逮住它!哎喲……哎喲!”傳來了狗的尖叫聲。奧楚蔑夫洛往那邊一瞧,看見商人彼楚金的木柴場里跑出來一條狗,用三條腿一顛一顛地跑著,不住地回頭瞧。它身后跟著追來一個人,穿著漿硬的花布襯衫和敞著懷的坎肩。他追它,身子往前一探,撲倒在地上,抓住了狗的后腿,于是又傳來狗的尖叫聲和人的吶喊聲:“別放走它!”帶著睡意的臉從商店里探出來,木柴場四周很快地聚了一群人,仿佛從地底下鉆出來的一樣。
                 
  “仿佛出亂子了,長官!……”巡警說。奧楚蔑夫洛把身子微微向左一轉,往人群那邊走去。在木柴場門口,他看見前面已經提到的那個敞開了坎肩前襟的人舉起右手,把一根血淋淋的手指頭伸給那群人看。在他那半醉的臉上好像出現這樣的神氣:“我要揭你的皮,壞蛋!”就連手指頭本身也像是一面勝利的旗幟。奧楚蔑夫洛說出這人是金銀匠赫留金②。鬧出這場亂子的罪犯坐在人群中央的地上,前腿劈開,渾身發抖——原來是一條白毛的小獵狗,臉尖尖的,背上有塊黃斑。它那含淚的眼睛流露出悲苦和恐怖的神情。
                 
  “這兒到底出了什么事兒?”奧楚蔑夫洛擠進人群中去,問道:“你在這兒干什么?你究竟為什么舉起那根手指頭?……誰在嚷?”
                 
  “長官,我好好地走我的路,沒招誰沒惹誰……”赫留金開口了,拿手罩在嘴上,咳嗽一下。
                 
  “我正跟密特里。密特里奇談木柴的事兒,忽然,這個賤畜生無緣無故把這個手指頭咬了一口……您得原諒我,我是做工的人……我做的是細致的活兒。這得叫他們賠我一筆錢才成,因為也許我要有一個禮拜不能用這個手指頭啦……長官,就連法律上也沒有那么一條,說是人受了畜生的害就該忍著……要是人人都這么給畜生亂咬一陣,那在這世界上也沒個活頭兒了……”
                 
  “嗯!……不錯”奧楚蔑夫洛嚴厲地說,咳了一聲,皺起眉頭,“不錯……這是誰家的狗?我絕不輕易放過這件事。我要拿點顏色出來給那些放出狗來到處跑的人看看!那些老爺既是不愿意遵守法令,現在也該管管他們了!等到他,那個混蛋,受了罚,拿出錢來,他才會知道放出這種狗來,放出種種的野畜生來,看有什么下場!我要好好教訓他一頓!葉爾德林,”巡官對巡警說,“去調查一下,這是誰的狗,打個報告上來!這狗呢,把它弄死好了。馬上去辦,別拖!這多半是只瘋狗……請問,這到底是誰家的狗?”
                 
  “這好像是席加洛夫將軍家的狗!”人群里有人說。
                 
  “席加洛夫將軍?哦……葉爾德林,替我把大衣脫下來,……真要命,天這么熱!看樣子多半要下雨了……只是有一件事我還不懂:它怎么咬著你的?”奧楚蔑夫洛對赫留金說,“難道它夠得到你的手指頭嗎?它是那么小!你呢,說實在的,卻長得這么魁梧!你那手指頭一定是給小釘子弄破的,后來卻異想天開,想得到一筆什么賠償損失費了。你這種人啊……是出了名的!我可知道你們這些東西是什么玩意兒!”
                 
  “長官,他本來是開玩笑,把煙卷戳到它臉上去:它呢——可不肯做傻瓜,就咬了他一口……他是個荒唐的家伙,長官!” “胡說,獨眼鬼!你什么也沒看見,那你為什么胡說?他老人家是明白人,看得出到底誰胡說,誰像當著上帝的面一樣憑良心說話……要是我說了謊,那就讓調解法官③審問我好了。他的法律上說得明白,……現在大家都平等啦。不瞞您說,……我的兄弟就在當憲兵。”
                 
  “少說廢話!”
                 
  “不過,這不是將軍家里的狗,”……巡警深思地說,“將軍家里沒有這樣的狗。他家的狗,全是大獵狗……”
                 
  “你拿得準嗎?”
                 
  “拿得準,長官……”
                 
  “我自己也知道嘛。將軍家里都是些名貴的純種狗;這只狗呢,鬼才知道是什么玩意兒!毛色既不好,模樣也不中看……完全是個下賤胚子。誰會養這種狗?!這人的腦子上哪去啦?要是這樣的狗在彼得堡或者莫斯科讓人碰見,你們猜猜看,結果會怎么樣?那兒的人可不來管什么法律不法律,一眨巴眼的功夫——就叫它斷了氣!你呢,赫留金,受了害,那我們絕不能不管……得懲戒他們一下!是時候了……”不過也說不定就是將軍家的狗……“巡警把他的想法說出來,”它的臉上又沒寫著……前幾天我在他家院子里看見過這樣的一只狗。“
                 
  “沒錯兒,將軍家的!”人群里有人說。
                 
  “哦!……葉爾德林老弟,給我穿上大衣……好像起風了……挺冷……你把這只狗帶到將軍家里去,問問清楚。就說這只狗是我找著,派人送上的……告訴他們別再把狗放到街上來了……說不定這是只名貴的狗;要是每個豬玀都拿煙卷戳到它的鼻子上去,那它早就毀了。狗是嬌貴的動物……你這混蛋,把手放下來!不用把自己的蠢手指頭伸出來!怪你自己不好!……”
                 
  “將軍家的廚師來了,問他好了……喂,普洛訶爾!過來吧,老兄,上這兒來!瞧瞧這只狗……是你們家的嗎?”
                 
  “瞎猜!我們那兒從來沒有這樣的狗!” “那就用不著白費工夫去問了,”奧楚蔑夫洛說,“這是只野狗!用不著白費工夫說空話了……既然他說這是野狗,那它就是野狗……弄死它算了。”
                 
  “這不是我們的狗,”普洛訶爾接著說,“這是將軍哥哥的狗,他是前幾天才到這兒來的。我們的將軍不喜歡這種獵狗。他哥哥卻喜歡……”
                 
  “難道他哥哥來啦!是烏拉吉米爾。伊凡尼奇嗎?”奧楚蔑夫洛問,整個臉上洋溢著感動的微笑,“哎呀,天!我還不知道呢!他是上這兒來住一陣就走的嗎?”
                 
  “是來住一陣的……”
                 
  “哎呀,天!……他是惦記他的兄弟了……可我還不知道呢?這么一說,就是他老人家的狗?高興得很……把它帶走吧……這小狗還不壞……怪伶俐的……一口就咬破了這家伙的手指頭!哈哈哈……得了,你干什么發抖呀?嗚嗚……嗚嗚……這壞蛋生氣了……好一只小狗…”普洛訶爾喊一聲那只狗的名字,就帶著它從木柴場走了……那群人就對赫留金哈哈大笑。
                 
  “我早晚要收拾你!”奧楚蔑夫洛向他恐嚇說,裹緊大衣,接著穿過市場的廣場,徑自走了。注:①這個姓的意思是“瘋癲的”。②這個姓的意思是“豬叫聲”。③保安的法官,只管審理小案子。

 

2013-08-27 10: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