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郵局里〔俄羅斯〕契訶夫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在郵局里〔俄羅斯〕契訶夫
                  
                 
  前幾天我們去給我們的老郵政局長斯拉德科別爾喬夫的年輕妻子送殯。那個美人下葬以后,我們按照祖輩和父輩的風俗回到郵局里去“追悼”。臨到薄餅端上來,那個老鰥夫可就哀哀地哭了,說道:“這些薄餅跟去世的人一樣的紅噴噴。一樣的漂亮!一模一樣喲!”
                 
  “是的,”追悼的人同意道。
                 
  “您那位太太的的確確是美人兒……頭一號的女人!”就是啊。……大家一瞧見她就暗暗吃驚。……可是,諸位先生,我愛她,倒不是因為她長得漂亮,性子溫和。這兩點都是女人天生來的東西,在下層社會里也常常容易碰到。我愛她是因為她有另外一種精神品質。真是這樣的,那個亡人,求主讓她升天堂吧——我愛她是因為她盡管生性活潑、輕浮,可是對自己的丈夫卻忠心,雖然她剛二十歲,我快要滿六十了,她卻忠心得很!她對我這個老頭子真忠心!“教堂執事正在跟我們一塊兒吃飯,這時候把他的懷疑用響亮的哼哼聲和咳嗽聲表現出來了。
                 
  “這是說您不相信吧?”鰥夫對他說。
                 
  “倒不是我不相信,”教堂執事慌了,“是這樣的。……如今年輕的女人可能是非常那個的……什么幽會啦、用橄欖油加雞蛋拌點辣作料啦……”
                 
  “您疑心,那我來給您證明就是!我是使用種種方法來維系她的忠心的,那就是說,使用戰略性的手段,使用跟堡壘一類的東西。在我的擺布和我的精明性格下,我妻子對我不可能不忠心。我使出精明手段來保護我們婚姻的床。我知道一種像咒語似的話。只要一念這種話——得,我就可以踏踏實實睡覺,在忠心方面放心了。”
                 
  “這是什么話呢?”
                 
  “簡單極了。我在城里散布不好的謠言。這謠言你們一定知道。我見了人就說:'我妻子阿遼娜跟警察局長伊凡。阿歷克塞伊奇。沙里赫瓦特斯基姘上了。'這句話就夠了。誰也不敢勾搭阿遼娜,因為生怕得罪警察局長。誰看見了她,都趕緊撒腿就跑,免得沙里赫瓦特斯基生氣。嘻嘻嘻。要知道,跟那個一臉大胡子的蠢材一打上交道,包你倒霉,他就會打五個報告上去,說你家的衛生狀況不行。比方說,要是他看見你家的貓跑到街上,他就打報告上去,說得那貓仿佛是一條撒了韁的牛似的。”
                 
  “這樣說起來,您的太太沒有跟伊凡。阿歷克塞伊奇同居過?”我們驚奇得拖著長音問?“當然沒有,那是我使壞。……嘻嘻嘻。小伙子,我挺巧妙地誆了你們吧?就是這么回事兒。”
                 
  在沉默中過了三分鐘。我們坐著,一聲不響;我們想到這個胖胖的紅鼻子老頭兒那么狡猾地蒙住我們,覺著受了侮辱,很慚愧。
                 
  “嗯,求上帝保佑您再結一回婚吧!”教堂執事嘟囔道。
 


網載 2013-08-27 10:24:46

[新一篇] 幻想曲〔俄羅斯〕高爾基

[舊一篇] 變色龍〔俄羅斯〕契訶夫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