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葬〔法國〕雨果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勃爾登的海岸邊,時常有個人——旅行或是捕魚的人——乘潮落的時候,在離岸很遠的沙灘上走。但他走了幾分鐘,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腳底下的海灘,好似膠水一般;鞋底上粘著的沙,也簡直像糨糊一樣。海灘上十分干燥,但是人走在上面,等到腳一提起,所印的腳跡,卻已被水裝滿了。眼睛里也看不出什么變動,只見一片冷僻的平平的海灘;四周的沙都是一般樣子,也分不出哪塊沙土是堅實的,哪一塊是不堅的。一簇海蟲,在旅客的腳邊飛舞著。旅客向前走去——向著岸邊走——想走近岸邊。他一點也不掛念。有什么掛念呢?他只覺有些不妥當,好像他腳下重量一步加重一步了。忽地里陷了下去,有二三寸深。他一想這不是一條可走的路,便站住腳想辨一辨方向。低下頭去看他的腳,已經看不出了,埋沒在沙中了。他把腳拔出,想旋轉身子向原路上回去,但陷得更深,沙到脛上了,想極力掙扎脫出,才向左邊一竄,沙反涌到小腿;向右邊一跳,沙齊了膝。于是他臉上現出說不出的恐懼,知道自己陷在流沙中。他的底下,便是人不能走的,魚也不能游的可怕去處。他把肩上負的東西拿下來,好像遇險的船只想減去些重量。快得很,沙到膝上面了。他高聲喊救,揚著帽子、手帕,但是沙把他愈拖愈深了。沙灘這般荒涼,陸地離開這般遠,灘又是著名危險的,近邊又沒有勇敢的人來救他,完了,他遭罚葬在沙中了。他受罚這可怕的、逃不掉的、殘酷的、慢吞吞地不快不遲的埋葬。幾點鐘里,倒也不就結果他。也不妨礙他的自由,也不害他生病,只使他立著,把他的腳向下抽去。隨著他的掙扎叫喊,一步一步地引他下去。這正好像他要抵抗,反受加倍的刑罚。一邊慢慢地拖他下去,一邊卻任他欣賞四周的風景,鄉野里的樹木、青草、村莊上的煙囪、海船上的帆、飛鳴的鳥和太陽、藍天。沙葬的一個坑,好比潮水,從地下涌上來的。漸漸地加高,一分鐘也不停。那個可憐的人,想坐一下子,想橫下去,想爬起來,一舉一動,都使他反埋得更深了。立了起來,卻又深入了好多。他知道是不好了,屈了兩只手,高聲向著老天求救,但卻沒有希望了。他看沙齊了他的肚子,快到胸前,只剩下半個身子在外面了。他就放聲哭起來,伸起兩只手,狠命地向上掙,指爪向沙上亂抓。想拔出來。兩只臂膊撐住了,想脫離這兒。沙上來了,齊了肩了,到頸上了,只剩了面孔還可以看得出。張開口大喊,沙塞滿了,靜默了。眼睛還睜著,沙遮蓋了,烏黑了。后來額頭漸漸下去了,只有幾根頭發在沙面上飄著。一只手露在外面,在沙面上亂挖,哆嗦著,顫動著,隱滅了。唉,這是一個人不幸的結果!

 


網載 2013-08-27 10:27:07

[新一篇] 林中貓的故事〔芬蘭〕彭蒂。哈恩帕

[舊一篇] 花園別墅〔法國〕莫洛亞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