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夢想者〔美國〕阿爾弗萊德。科波
夢想者〔美國〕阿爾弗萊德。科波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兩個火箭分開半英里聳立著,而夢想者開始了他可怕的夢魘……在沙漠里黃銅色的天空下,這兩個聳立的火箭看起來又高又亮。丹比穿著他笨重的壓力裝,站在那里看著它們。他的心在唱歌:“這就是我生來要追尋的……”他讓他的想像力奔馳,想像自己已經在空中,狂飲著造物者的榮耀。
                 
  “太陽和星星在紫色的天空中一起閃耀著,而在下面的地球只是一堆綠塵……”他想。佛得曼碰了碰他的肩膀。
                 
  “準備好了嗎?”丹比回到現實并點點頭。他隨著佛得曼和一小群技師穿過沙漠向火箭走去。發射器的內部就像一個冷冷的洞穴一樣。丹比讓他自己融入那冷冷的氣息中。他拉下一個手套,露出手臂讓佛得曼注射。這個精神醫生安靜地準備注射器。現在,他轉身向下看著丹比。
                 
  “好了,可以打針了。”
                 
  他安靜地說。針扎得很深。
                 
  “這會讓你在最難過的那段時間好好休息。”
                 
  技術人員完成了他們的檢查。他們一個接一個地走過來祝福丹比,然后魚貫走進熾熱的日光中。
                 
  “你很確定,對不起?”佛得曼問:“你真的要去嗎?” “天啊!”丹比想。
                 
  “他竟然問我要不要去!我一生等待的就是此刻。從有記憶以來,我就夢想著它,為它而活,佛得曼竟然問我要不要去!”
                 
  “是的,”丹比說。
                 
  “我要去。我贏得這個權利了,對不對?”精神醫生虛弱地笑一笑。
                 
  “你贏得這個權利,這是沒有疑問的。但,孩子,想一想,你一生在追求一個夢,現在你正好抓到它,你花了許多年夢想你會是第一個上月球的人,但……”
                 
  “佛得曼,聽著”,丹比用緊張的聲音說。
                 
  “自我有記憶以來,我一直為這個目標努力著。甚至當我還是個孩子時,就因此被譏笑,被排斥。我是不同的。我總是很孤單,只有這個夢才是我的伙伴。我現在有了這個機會,你能問我是不是要它嗎?你問得一點道理都沒有。為什么你不干脆問我要不要呼吸?”佛得曼瞥了一眼他的表。
                 
  “你還有時間改變主意,你是知道的。有一位后備太空人也準備好了。”
                 
  丹比轉開他的臉。
                 
  “他實在太過分了,分明是看不起我……”他想,他希望這個昏庸的笨醫生能出去,讓他靜一靜。
                 
  “你活在幻想中”,佛得曼追問著,“這是為什么你總是很孤單,對不對?”丹比沒有回答,佛得曼挖得太深了。孤單……,他太了解那種感覺了,它就像一股寒氣爬上他的心頭。記憶的碎片割得他流血。他以前太孤單了。他的夢使得他被排斥,因此他只好轉而內求,尋求他的夢想的陪伴。但外在世界還是不停地在傷害他。他記得他的母親問:“為什么你老是看書?而且看些垃圾!為什么你不出去和其他的孩子玩?”他能告訴她他只希望有一天能站在另一個星球的土地上,然后看著地球在天空中嗎?在十二歲的年紀?她總是譏笑他。還有他父親。
                 
  “我們有一天能上月球嗎?爸爸?”
                 
  “孩子,不要問那么笨的問題……”
                 
  “你認為這就是答案了,對不對”?佛得曼的聲音繼續響起,就像夏天里的蜜蜂的嗡嗡叫一樣。
                 
  “你會不會又像小時候一樣恐懼孤單呢?你不怕在空中只有你自己一個人嗎,丹比?”
                 
  “為什么他一直激我?”丹比氣憤地想。
                 
  “閉上你的嘴出去吧!”他對著佛得曼叫道:“讓我一個人在這里,一個人,一個人,一個人……”他的思想在說話。
                 
  “好吧!孩子,我很抱歉。”
                 
  佛得曼笨拙地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他從架子上拿下頭盔,輕輕地戴在丹比的頭上。
                 
  “我不是故意讓你難過,”他說。
                 
  “只是我們必須確定……”他走到活門又轉頭說:“對不起,丹比。”
                 
  然后走了出去。丹比半昏迷地躺著,等待著火箭發射而來的震動。終于來了,他覺得壓力變大,胸口很痛;太空裝拉緊時,他的肉被扯得很痛。然后是一片漆黑。只有一小點光線在他自己的宇宙里燃起。只有他看得到。他在黑暗中醒來,心快速地跳著。成功了!夢想終于成為事實了。他吃力地移動,因為火箭的推進力震動太大。他起身做第一次的視察,當他從望遠熒幕上看到太陽和星星在黑色的天空中閃耀時,他叫了出來。這個天空比他所想像的要大得多,冷得多。有一種無邊際,黑綠交接的感覺緊抓著他的喉嚨。回憶又像潮水一般涌來。
                 
  “爸爸,我們會到月球去嗎?”
                 
  “別傻了,孩子!”他想起回憶的苦楚。但他更驚異地發現他竟緊抓著回憶不放。在這無邊際的空寂中,他充滿了對人類的回憶,對地球的回憶。一個接一個地,他操作其他熒幕,直到最后他被這像玻璃一般透明的空間包圍。星星又遠又冰冷,太陽也很遙遠。一陣強光弄痛了他的眼睛,丹比突然覺得他在往下掉,掉向一個無邊際的黑暗世界。他爬到躺椅,緊緊地抓著,呼吸壓迫著他的喉嚨。他覺得——孤單。然后他看到地球,它是個綠色,被云包著的球體——不真實而遙遠。他感覺一種瘋狂,無理智的恐懼。
                 
  “這跟夢想中的一點都不像”,他狂野地想著。在夢里,他一點都不害怕。夢里只有榮耀和得意,沒有這些廣大的空寂和隱藏的、折磨人的——孤單!丹比尖叫著。叫聲在他的頭盔回響,更增加了他的恐懼。他不停地尖叫又尖叫……當活門打開時,他還在尖叫,心理醫生們把手按住他,然后把他帶出去到沙漠的陽光下。
                 
  “我曾試著警告你,”佛得曼很溫和地說。
                 
  “但就像你說的,你贏得這項權利去嘗試。”
                 
  從醫院病床上那虛弱的個體傳來弱小的聲音:“都是騙人的,全部都是——這是個詭計。”
                 
  佛得曼搖搖頭。
                 
  “并非如此。那些景象是人造衛星實地拍攝的,震動效果則是離心力的二倍。這整個設備只是人造的訓練儀器,用來淘汰明顯不合適的人。”
                 
  丹比嚴厲地說:“就像我……”
                 
  “恐怕是,我的孩子。你看,太空飛行不適合孤單、敏感或想像力豐富的人。這些人都會受不了的。”
                 
  佛得曼站了起來。
                 
  “星星只屬于那些呆板、無聊的人,他們可以面對任何孤單。對他們而言,沒有意義也沒有恐懼。”
                 
  他可以聽到丹比壓抑的哭聲,在門站了好一會兒后,看著這心碎的人躺在白色的病床上。他傷心地搖搖頭說:“星星、太陽是不屬于你的,你有太多的夢想,太深的感情……”
                 
  “而這些夢,不適合愛作夢的人,因為破碎后,永遠難以補償……”
 

2013-08-27 10:2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