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橋邊的老人〔美國〕厄尼斯特。海明威
橋邊的老人〔美國〕厄尼斯特。海明威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個戴著鋼絲邊眼鏡、衣服上盡是塵土的老人坐在路旁。河上搭著一座浮橋,大車、卡車、男人、女人和孩子們正涌過橋去。騾車從橋邊蹣跚地爬上陡坡,一些士兵幫著推動輪軸。卡車嘎嘎地駛上斜坡就開遠了,把一切拋在后面,而農夫們還在齊到腳踝的塵土中沉重地走著。但那個老人卻坐在那里,一動也不動;他太累,走不動了。我的任務是過橋去偵察對岸的橋頭堡,查明敵人究竟推進到了什么地點。完成任務后,我又從橋上回到原處。這時車輛已經不多了,行人也稀稀落落,可是那個老人還在那里。
                 
  “你從哪兒來?”我問他。
                 
  “從圣卡洛斯來,”他說著,露出笑容。那是他的故鄉,所以提到它,老人便高興起來,微笑了。
                 
  “那時我在看管動物。”
                 
  他對我解釋。
                 
  “喔。”
                 
  我說,并沒有完全聽懂。
                 
  “唔,”他又說,“你知道,我待在那兒照顧動物;我是最后一個離開圣卡洛斯的。”
                 
  他看上去既不像牧羊的,也不像管牛的牧人,我瞧著他滿是灰塵的黑衣服,盡是塵土的灰色面孔和那副鋼絲邊眼鏡,于是我問他,“什么動物?”
                 
  “各式各樣,”他搖著頭說,“唉,只得把它們撇下了。”
                 
  我凝視著浮橋,眺望著充滿非洲色彩的埃布羅河三角洲地區,尋思著究竟要過多久才能看到敵人,同時一直傾聽著,期待著第一陣響聲,它將是一個信號,表示那神秘莫測的遭遇戰的爆發,而老人始終坐在那里。
                 
  “什么動物?”我又問道。
                 
  “一共三種,”他說,“兩只山羊,一只貓,還有四對鴿子。”
                 
  “你只得撇下它們了?”我問?“是啊。怕那些大炮呀。那個上尉叫我走,他說炮火不饒人哪。”
                 
  “你沒家?”我一邊問,一邊注視著浮橋的另一頭,那兒最后幾輛大車在匆忙地駛下河邊的斜坡。
                 
  “沒家,”老人說,“只有剛才提過的那些動物。貓當然不要緊。貓會照顧自己的,可是,另外幾只東西怎么辦呢?我簡直不敢想。”
                 
  “你對政治有什么看法?”我問?“政治跟我不相干,”他說,“我七十六歲了。我已經走了十二公里,再也走不動了。”
                 
  “這里可不是停留的好地方,”我說,“如果你勉強還走得動,那邊通向托爾托薩的岔路上有卡車。”
                 
  “我要待一會,然后再走,”他說,“卡車往哪里開?”
                 
  “巴塞隆那。”
                 
  我告訴他。
                 
  “那邊我沒有熟人,”他說,“不過我還是非常感謝你。”
                 
  他疲憊不堪地茫然瞅著我,過了一會又開口,為了要別人分担他的憂慮,“貓是不要緊的,我拿得穩。不用為它担心。可是,另外幾只呢,你說它們會怎么樣?”
                 
  “喔,它們大概捱得過的。”
                 
  “你這樣想嗎?”
                 
  “當然。”
                 
  我邊說邊注視著遠處的河岸,那里已經看不見大車了。
                 
  “可是在炮火下它們怎么辦呢?人家叫我走,就是因為要開炮了。”
                 
  “鴿籠沒鎖上吧?”我問道。
                 
  “沒有。”
                 
  “那它們會飛出去的。”
                 
  “嗯,當然會飛。可是山羊呢?唉,不想也罷。”
                 
  他說。
                 
  “要是你歇夠了,我得走了。”
                 
  我催他,“站起來,走走看。”
                 
  “謝謝你。”
                 
  他說著撐起來,搖晃了幾步,向后一仰,終于又在路旁的塵土中坐了下去。
                 
  “那時我在照管動物,”他木然地說,可不再是對著我講了,“我只是在看動物。”
                 
  對他毫無辦法。那天是復活節的禮拜天,法西斯正在向埃布羅挺進。可是天色陰沉,烏云密布,法西斯飛機沒能起飛。這一點,再加上貓會照看自己,大概就是這位老人僅有的幸運吧。
 

2013-08-27 10:3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