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飛行員的抉擇〔美國〕亨特。米勒
飛行員的抉擇〔美國〕亨特。米勒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冒險在大海上降落是對的嗎?在兩百尺高的地方,救援機從暴風雨中顛簸地逃出,然后在洶涌的海面上平穩下來。布萊第瞥了一眼他同伴的憂慮的臉,然后想,他又要拿其他機員的命冒險了,就像以往一樣。救援小組還要過一百里以上才能到達出事地點。兩個小時前,一架往檀香山的班機墜機了。只要風向一轉變,只要救援過程出了問題,回到他們在阿第拉的基地的風險就愈高。前面,白色的浪頭不停地翻涌。一里外,另一陣暴風雨正在云端伺機而動。五分鐘后,水淹上擋風板,雨也打在機翼和機身上。飛機沖出暴風圈,沖向距海面不到三百尺的地方。布萊第覺得有人猛拉他的飛行裝。從走廊看過去,他看到通訊室里的通訊員正對著他大叫:“收發器壞了,我們沒辦法聯絡基地。”
                 
  布萊第往下看。
                 
  “最好把它修好,我們會用到。”
                 
  在前面的某個地方可能有一艘黃色的救生艇在沉浮,但在他們后方,布萊第知道暴風雨正移向基地阿第拉。海浪開始沖擊那環形小島邊緣的暗礁了。布萊第轉向他的伙伴,泰勒。
                 
  “你想,我們走了多遠了?”布萊第問?泰勒檢查在他膝上的地圖。
                 
  “大約在北邊五十里,我想。”
                 
  位置只是個猜測。現在猜錯五十里,到他們到達出事地點,可能已經差了一百里。而且他還要考慮機上其他人員的生命。有一分鐘的時間,他遲疑不決,但前面的海面似乎較平緩。
                 
  “我們最好重新訂一個方向到出事區域。”
                 
  他說。一小時后,他們到達出事地點。海洋向每個方向平坦地延伸過去。他們搜巡第一個方向花了十分鐘,在救援機上的每個人都緊張地望著浩瀚的灰色海面,想找到一艘十尺長的黃色救生艇。然后他們轉向第二、第三,第四個方向。還有四個小時的燃料——但要飛回基地至少需要三個小時。大概還能再找兩個方向。布萊第重新在他的座位坐好。差不多了,他們已經作了他們的工作——搜巡的工作。他們盡力了。布萊第靠向椅背然后拉一拉他的飛行夾克。他想,外面變冷了。他往下看海面,強風激起了泡沫,他覺得很冷。當泰勒傾斜飛行要向最后一個方向搜巡時,他往前看了一眼。一陣紅色的光射向灰色的天空,然后消失了。布萊第在座位上僵了一僵,他拿過控制器并向那個地點前進。他向下飛到五十尺的地方,感覺到下面兇猛的浪正往上拍打著。飛機飛過救生艇再折回來,直到機艙里的人看到它為止。有個男人坐在艇上虛弱地向盤旋的飛機揮手,另一個男人臉向下躺著,動也不動。布萊第本來準備下令丟下補給品和另一個救生艇,卻突然停了下來,補給品和救生艇作用不大,布萊第再飛低了些,到十五尺的地方,海浪拍打著飛機的外殼,他感覺到其他人員都在等他下令。只剩下他的決定,他的責任了。任何活著的人都不會怪他丟下補給品然后飛回基地,他只需要報告救生艇的位置就可以了。二十四小時內一定會有一艘船經過這里,然后把他們救起來。有五個人在這個救援小組里,他有什么權利拿他們的生命冒險,在大海上降落?布萊第覺得他的皮膚拉得很緊,寒氣甚至透進了他的飛行夾克里。要在下面的怒濤中將飛機安全降落似乎太離譜了。多了兩個人的重量后,要重新起飛似乎更不可能,在這種天氣下……有太多出錯的可能了。他又看了救生艇一眼。在下面的男人不確定地揮了揮手。就在這時,一股浪涌進艇里,那個男人趕快放下他的手扶住救生艇。然后,布萊第知道他要怎么做了,其實他一直都知道的,只是不敢承認罷了。兩個男人在汪洋大海中坐在一艘救生艇里,他們根本不可能敵得過暴風雨。他必須幫助他們——毫無選擇的。當他作手勢下令要降落時,他感到海里的冷水濺到他身上——冰冷的。飛機降落到海面上時引起一陣顛簸。泰勒松開他的安全帶爬到艙尾去。當一股浪掃過駕駛艙時,飛機又晃了幾下。在艙里,通訊員和兩個技師連腳都伸到水里了。他們試著要把機身外的洞封好,因為有一排螺絲松了。布萊第看到一條繩子被丟到救生艇上。另一陣大浪又沖上機艙,引擎也開始不穩地搖晃。布萊第敲一敲節流器才讓它穩下來。艙尾幸好一切正常,但水還是愈來愈多。往后看,布萊第看到泰勒把第二個男人也拉上機,然后關上艙門。泰勒爬進駕駛艙,他的衣服都緊緊黏在身體上,他的手伸向節流器。
                 
  “人都上來了嗎?”布萊第問?“是的,長官!”
                 
  “我們走吧!”當泰勒將節流閥往前推時,布萊第發現他們還是在水面上,飛機只穿過一道浪。然后,另一股大浪打在機身旁邊,救援機就動也不動了。現在有七個人漂在水面上而非兩個人了。外面,水幾乎高到布萊第前面的窗口了。布萊第往后看,所有人都盯著他,他看一看泰勒,發現他僵坐在位子上,臉色發白,雙眼盯著灰色的浪打上機首。每有一陣浪過來,機首就沉低一些。布萊第抓緊輪盤。
                 
  “快點,泰勒,節流閥。”
                 
  頭兩個浪很小,然后布萊第看到滾滾大浪正沖向他們而來,他感到一股恐怖的寒意。幾乎是直覺反應,他滑動機身直到它跟大浪平行。大浪開始從機身下面散去,布萊第轉動機身直到機首突出浪頭,機身也脫離洶涌的大浪。當飛機開始有了速度,騎在浪上,局面才算控制下來。機首又抬得更高一些。然后有一股相反方向的急流沖向大浪,飛機就被拋進空中。它重量地掛在水面有好一會兒,直到布萊第把機身穩下,并開始緩慢地爬向安全。在三百尺高的地方,布萊第把控制器交給泰勒。他往椅背一靠,才意識到他的腿很痛,還有他的夾克都濕透了。他發著抖強迫自己不要去想腳下那冰冷的水,還有剛才他們差點被淹死的畫面。虛弱地,他走出駕駛艙。等他檢查完生還者后,工作就算完成了——機尾,生還者中的一人正躺在鋪位上,蓋著一條毛毯。另一個人則拿起一杯咖啡湊到顫抖的嘴邊。
                 
  “謝謝,軍官,”他說:“很高興你成功了。”
                 
  “對呀,我很高興我們成功了,你的伙伴還好吧?”
                 
  “他正慢慢清醒過來。”
                 
  “別担心,我們先前已經救了一個醫護兵回基地,大約三個小時后,我們就會到達阿第拉了。”
                 
  “你說哪里?”
                 
  “怎么回事?當然是到我們的基地阿第拉。”
                 
  那個男人盯著布萊第。
                 
  “你沒有收到從基地傳來的消息嗎?”
                 
  “消息?”
                 
  “最后一個小時他們一直呼叫。一個海嘯襲擊了阿第拉——整個基地都淹沒了。你的同僚幾乎差點就沒有及時離開那里。”
                 
  “我們的收音機壞了。”
                 
  布萊第伸直身子然后看著那個男人。
                 
  “但是,你們怎么得到消息的呢?”
                 
  “我們在救生艇上的收發器聽到的。”
                 
  布萊第轉身拖著自己回到駕駛艙。
                 
  “把地圖給我,”他告訴泰勒。
                 
  “我們轉向往約翰斯頓開。”
                 
  布萊第坐進他的座位然后看著地圖標著阿第拉的黑點。如果他當初取消了搜救,那么現在安全坐在后面的人還在救生艇里漂泊,無助地等死。他和他的同伴則很可能飛回基地,繞著那曾經叫阿第拉的地方盤繞回旋——沒有收音機的信息,一直盤繞在空中。不再有基地的存在——只有像現在一樣灰色的大海在他們腳下。一小時之后,他們會用光所有燃料,無法再飛到其他地方去。他們會不停地找尋阿第拉,直到他們的燃料用完——然后墜入海洋。布萊第想著,不禁發起抖來。現在,他們還有足夠的汽油到約翰斯頓島,只因為他們所救的人碰巧聽到消息。布萊第想到一些他曾經念過的東西。跟飛行無關,卻跟人與人之間的互相需求有關。
 

2013-08-27 10:3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