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狗的日子〔美國〕馬克。斯特蘭德
狗的日子〔美國〕馬克。斯特蘭德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葛洛佛。巴列特和他的妻子翠西躺在他們那張特大號的床上,蓋著填滿絨毛的淺藍色棉被。他們瞪著天鵝絨般溢著芳香的黑暗。后來,葛洛佛翻了個身,看著他的妻子,她金色的頭發環繞在臉旁,使得臉孔看起來小了些。她的唇微微張開著,他想告訴她一些事情,但他想說的事是那么駭人,以致他有點猶豫。這件事藏在他心中很久了,現在他覺得必須說出來,不管冒什么險。
                 
  “親愛的,”他說:“我想告訴你一些事情。”
                 
  翠西憂郁地瞪大雙眼。
                 
  “葛洛佛,拜托,如果是會讓我生氣的事,我寧可不聽……”
                 
  “我只想說,在我遇見你之前,我不是這個樣子。”
                 
  “'不是這個樣子'是什么意思?”翠西注視著他,問道。
                 
  “我的意思是說,親愛的,我以前是一只狗。”
                 
  “你騙我。”
                 
  翠西說。
                 
  “不,我沒有。”
                 
  葛洛佛說。翠西驚恐無比地看著她的丈夫。因寂寥而益形凝重的沉默充塞了整個房間。表達親密的時間到了;翠西的目光軟化成關懷的注視。
                 
  “一只狗?”
                 
  “是的,一只柯利狗,”葛洛佛肯定地說。
                 
  “我的主人住在康乃狄克州的一幢大房子里,那兒有一片片草地,屋后還有一座樹林。所有的鄰居也都養狗,那是段快樂時光。”
                 
  翠西的眼睛不再瞪那么大。
                 
  “你說'一段快樂時光'是什么意思?那怎么可能是段'快樂時光'?” “確實是,尤其是秋天。我們在黃昏的夕陽下跳躍,樹枝斷裂的聲音和陣陣香味令我們興奮不已,那陣陣氣味使得每一道空氣都像夢幻一般。而燒樹葉、烤核桃、烤派、大地冰凍前的最后一絲氣息,都叫我們發狂。秋天的夜晚更是迷人:月色下石頭的藍色光澤、幽靈般的樹叢、閃閃發光的草地。我們的眼睛閃著不同的色澤。我們吼叫、咆哮、低嗥,一次又一次試著找出那個正確的音階,一個能追溯至我們數千年前的源頭的音階。一旦準確地抓住這個音階,即是我們犬類淬煉出來的號聲,會為我們全體的命運帶來勝利。我們的尾巴豎立在迫人的氣氛之中,為我們失去的祖先、野生的自己而高唱。親愛的,我懷念那些夜晚的一些事情。”
                 
  “你是在告訴我,我們的婚姻有問題了嗎?”
                 
  “不是這樣的,我只是說,那些日子里,我的生命有極悲慘的一面。你必須想像,我和一兩個朋友站在刮風的小山丘上,為我們已失落的機敏與驕傲而哭泣乞求,這些特質在我們被俘、被放逐到文明之中、被馴養的期間內,全失去了。那時我曾經從最粗獷的吠吼聲中,覺察出一絲我所不知道的徒然。我想到我的朋友小花;它的頭昂得高高的,脖子脹得粗粗的。它的聲音具有歌劇的味道,并夾著一點悲傷,它叫的時候,令人不寒而栗,嗥著嗥著,它一身的黑色便溶入夜色之中。”
                 
  “你愛它嗎?”翠西問?“不,不是愛,我崇拜它。”
                 
  “不過,總有你愛的狗吧?”
                 
  “很難說狗是相愛的。”
                 
  葛洛佛說。
                 
  “你懂我的意思。”
                 
  翠西說。洛葛佛轉身平躺,看著天花板。
                 
  “好吧,有個弗蘿拉,它有一頭蓬松可愛的頭發,遺傳自它那丹迪丁蒙小獵犬的母親。當然啦,它很嬌小,我覺得自己很笨,不過還是……。還有個茉莉兒,是只憂郁的愛爾蘭撒特獵犬。還有伽麗,它媽媽是長毛的吉娃娃,它爸爸則是小型和雪特蘭牧羊犬的混種。它很聰明,但它的主人給它穿上一件格子呢背心,它覺得很丟臉。它和一只蠻聰明的雜種狗——一半是中型牧羊犬,一半是臘腸狗——逃走。后來我又看見它和一只黑白花的巴比隆玩賞狗在一起。然后它走了,我就再沒看過它。”
                 
  “還有嗎?”翠西問?“還有佩姬。蘇,是只德國的短毛獵犬,它的主人常在電唱機上放巴迪。霍利的歌。我們聽到它的名字時的那種興奮勁兒,簡直難以形容。我們會立刻沖到門邊,低聲地叫,好讓主人放我們出去。在滿天星光燦爛下快步疾走的我們,多么得意洋洋!在蛋白的月光下,我們是那么放肆!在四處洋溢的光亮下,不斷地騰躍奔跑。”
                 
  “你說得那么好,總該有些不愉快的時候吧!”
                 
  “最糟的時候是我的主人笑的時候,一下子,他們全都成了陌生人了。他們輕軟的談話聲調、嚴厲的命令,動不動就會弄得我們嗥嚎、低嗚或尖叫。好像有某些東西從他們體內釋放出來,一些專制邪惡的東西。而且他們一旦開始,就很難停下來。你無法想像看著我的主人失去控制,是多么令人害怕和不知所措。他們發出來的聲音既不是表達什么,也不是交談,也不知道那代表的是快樂還是痛苦,可能是兩者可怕的混合吧!那是種模糊不清的聲音,我完全不了解。不說了,那些日子都過去了。”
                 
  “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我感覺得到。”
                 
  “但是,如果你曾經是一只狗,為什么不可能再變成一只狗?”
                 
  “因為發生那種事的跡象并未再度出現。當我還是只狗的時候,曾有些跡象顯示我會變成現在這種樣子。我從不喜歡將自己暴露在外,而必須在公共場合做些極為隱私的動作,令我十分痛苦。看見母狗發情招搖以及我那些弟兄迫不及待、垂涎三尺的樣子,我覺得很尷尬。我漸漸變得離群索居,每天郁郁寡歡。實際上我是得了犬類的某種恐懼癥。這些現象只說明一件事。”
                 
  葛洛佛說完后,等著翠西開口。他后悔告訴她這么多,他覺得很羞愧。他希望她能了解,他曾是一只狗這個事實,并不是他的選擇,這樣的錯亂乃是生來如此,不必悲歡的。有時候,我們對于預期的事物會產生驚人的改變,而在這些改變之中,最能彰顯出人性的狂亂不定。因為人只有極少時候是自己。葛洛佛在剛入夜的時候,沉進了懺悔的痛苦中,現在則覺得有種正義的驕傲。他看見翠西的眼睛已經閉上,她睡著了。真相已是可以忍受的,而且使她能在另一個晚上安然入睡的需要,遠比真相來得重要。他們將在一大早醒來,像往常以一樣看著對方,他們永遠不會再提他告訴她的這些事,不是基于禮貌,也不是彼此體貼,而是因為每個人的一生,都無可避免會發生這樣的過失,這樣抒情的錯誤。
 

2013-08-27 10:3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