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綠色的秘密〔美國〕瑪麗。迪拉姆
綠色的秘密〔美國〕瑪麗。迪拉姆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自從收到那張情人卡之后,一切全都改觀了。對她而言,以前的一切從來沒有發生過如此的作用。她的爸媽都曾絞盡自己的腦汁,一試再試。爸爸搬出他待人接物的那一套,苦口婆心地勸她:“女兒啊,你老爸的十六歲還沒有列入歷史呢!還不至于把自己的女兒看走眼吧!請你把頭抬高,綁起那一頭俏麗的紅發,不管你有沒有自信心,我保證你會替自己驕傲的。”
                 
  而她慈祥和藹的母親,則滿懷希望地說服她擱下書本和一身孤傲的怪脾氣:“蒲,下個周末邀一些同學到家里來玩嘛!讓我做些拿手的好菜來招待他們;你只要把客廳的地毯卷起來,不就可以跳舞了嗎?……就這么說定了!好嗎?”然而在情人節以前,不管爸媽嚼爛了舌頭,薄丹絲說什么也不點一下頭,按照雙親的指示去進行她的“社交生活”。不錯,爸媽全是為了你好,可是他們怎么曉得現在年輕人“社交”的那一套呢?蒲丹絲快十六歲了,一個高中三年級的學生怎么會不了解時下的那些“社交條件”呢?你要嘛就得長得標致——像金發碧眼的蘇珊,至少也要像小美人潔西;不然嘛就得像柏絲那樣聰明伶俐。你一定得要有交男朋友的手腕——你知道那些女孩們是怎么做的。而蒲丹絲——每次一看到自己的雀斑臉和那一頭又紅又干的頭發,不是面紅耳赤便張口結舌,連男孩子普通的一聲“嗨”她都不知要如何招呼呢!她想,反正我天生就沒人要了。終于,在二月十二日那天早上,信箱里竟然出現了一張情人卡。
                 
  “給你的,蒲!”媽媽把那張情人卡遞到她手里,信封上面寫著綠色而干凈的字跡。她瞪著信封上的地址,幾乎不太情愿去拆穿里面的秘密。猶豫了一會兒,她終于拆了。好大一張情人卡!她曾經在學校附近文具店看過很貴的那種。上面印著一顆紅心,一支銀色的箭穿心而過,用紙作的彩帶裝飾著。可是卡片里面卻沒有簽名,只寫了一個問句,用信封上同樣的綠色墨水寫著:“身為聯合中學的一分子,你不能給我們一些機會嗎?蒲!”是誰寄的呢?杰克?那個曾經住在附近,也是和她相處的比較自在的男孩子?不可能!別傻了!杰克雖然向來對她友善,可是他怎么會想到男女之間的那種關系呢?而且人家在學校里人緣那么好,好多女孩子都把他當作心里的“白馬王子”呢!在他眼中,蒲只不過是小時候一起玩“警察抓小偷”的那個小娃娃罷了!可是——說不定,也不能說絕對不是他喔!蒲開始陶醉在眼前的猜疑之中,誰說不可能呢!只要是聯合中學的男孩子,每個人都有可能。她突然對這封信感到無限的歡喜。
                 
  “是一張情人卡,”她對媽媽說,“匿名的。”
                 
  母親對著她興奮的小臉蛋微笑著說:“嗯,一定是很棒的!”然后很善解人意地沒有追問下去。上學之前,蒲特地在穿衣鏡前檢查了一下。她好像是第一次不再討厭鏡子里面的那個人。她的頭發,看起來似乎還不壞,真的。也許,把它削成現在流行的那種短發,會變得更迷人呢!轉過身,她又讀了一遍卡片上的字。是誰用過綠墨水呢?以前曾看過類似的筆跡嗎?蒲始終無法回答自己的問題,甚至到了學校以后也找不到答案。她幾乎察遍了學校里所有的男孩子,卻沒有一個用綠墨水的。早上在禮堂開朝會的時候,她發現自己一直盯著坐在對面的杰克,注視著看他的手指有無綠色的墨漬,或者是報告、筆記上,有沒有用過綠色的墨水?杰克發現那雙盯著自己的眼睛,便開始注視著她。這時,她不但不覺得害羞,反而綻開了表情,向他回了一笑。她突然忘掉了自己一向的靦腆,心里暗自度量著杰克。果真是他?!如果真的是他,他的眼神應該會流露出什么來。看到對方再一次投來驚鴻一瞥,她不禁又笑了。
                 
  “滿面春風喔,蒲!”踏出教室的時候,杰克調侃著她。
                 
  “沒有啦——嗯,也許有一點吧!”她讓杰克替她抱著書,然后二人很自然地一起走過走廊。
                 
  “不管你葫蘆里賣什么藥,它一定是個好消息,”杰克說,“我看到你的綠眼睛里面有兩只調皮的小精靈在跳舞呢!”綠眼睛?蒲回家以后特別費心地檢查那雙眸子。她以前老是認為自己的眼睛灰的。綠眼睛——綠墨水——她又笑了,沉醉于一整天奇妙的喜悅里面。
                 
  “而你仍然還是溜冰池里的旋風腿嗎?杰克。”
                 
  她問道。
                 
  “嘿!”他停下腳步,以一種深獲賞識的眼神注視著她,“你怎么知道的?”
                 
  “哦,學校里大家都這么說啊!”蒲輕聲地回答;好像她對其他的消息也一樣靈通似的。事實上,剛好是昨天不小心聽來的新聞。她到櫥柜去取書的時候,一堆女孩子恰好在談論著杰克是如何如何在一個星期之內,贏得三次溜冰賽跑等等。蒲雖然也喜歡溜冰,自己卻從來沒有到過溜冰場。經常會有一大票的同學在那兒,而且是成雙成對的,她不想一個人落單。走到她的教室前面,杰克把書還給她,一副好像還不想走的樣子,“你最近溜得怎么樣?蒲。”
                 
  他問,“小時候,你一直很棒,可是現在我似乎從來沒在溜冰場看過你。”
                 
  “哦,我啊——馬馬虎虎,還算可以啦!”她說。上課的鈴聲響起了,杰克緊張地盯著手表。
                 
  “聽好,”他說,“我快遲到了——但我可以請你放學以后一起去溜冰嗎?然后再一起去吃熱巧克力,你會來嗎?蒲。”
                 
  “嗯——好,我會去!”我說話的聲音是不是像第一次和男孩子約會呢?她担心著。他會不會看穿我的心事呢?“太棒了!”杰克說,“我三點半到你家去接你,就這樣說定了!”鈴聲停止了,他一溜煙地飛奔去上課。蒲回到家已經三點鐘了。她的母親剛好要喚她的時候,她已經一下子沖到樓上了。
                 
  “來啊!乖女兒,跟爸媽打聲招呼。爸爸今天提早下班了。”
                 
  蒲又匆忙跑下樓,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客廳跟父母打聲招呼:“嗨,我不能坐下來,因為——我要趕快,杰克快要來接我了——我們要一起去溜冰。”
                 
  “很好啊!親愛的!”她的母親高興地說:“那我們就不耽擱你了!”拉開大衣櫥,正在找著她的溜冰夾克的時候,蒲聽到母親對父親說:“不知道我們女兒今天是怎么搞的,自從早上收到那張情人卡以后就眉飛色舞的,現在又要和杰克去約會!我在猜,那張卡片會不會是杰克寄的?”蒲偷偷笑了一下,她的溜冰夾克披在肩上,準備上樓去打扮。當然是杰克了,媽!她對自己說。不然他怎么會又接著約我去溜冰呢?一定是他了……客廳里,父親正緩緩走近書桌,“也許是杰克吧!”他對太太說,“不過,就像我以前所說的,最重要的是女兒終于找到了自己的信心,那正是她最需要的。”
                 
  此時,蒲的父親正站在書桌前,把一瓶綠色的墨水偷偷地藏在最上面的抽屜里。
 

2013-08-27 10:3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