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美國〕休。B.卡夫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熬到第三個饑餓的夜晚,諾尼把眼睛釘在那條狗上面。在這座漂流的冰島上,除了高聳的冰山之外,沒有任何的血肉,就剩他們兩個了。在那次撞擊中,諾尼失去了他的雪橇、食物、皮衣、甚至他的尖刀。他只救起了心愛的獵犬——尼奴克。如今,一人一狗被困在冰島上,維持著一定的距離,虎視眈眈地注視著對方。諾尼以往對尼奴克的寵愛是絕對真實的,真實得如同此刻的饑餓、夜晚的蝕寒以及那只受傷的腳上咬嚙著的痛苦。然而家鄉的人在荒年不也屠殺他們的狗來果腹嗎?不是嗎?他們甚至想都不想一下就做了。他告訴自己,當饑餓到了盡頭一定得要覓食,“我們二者之中注定要有一個被對方殘殺,”諾尼想,“所以……”他無法徒手撲殺那只狗。尼奴克兇悍有力遠勝于他。此刻,他急需要一件武器。脫下手套,他把腿上的繃帶拆下來。幾個星期前,他傷了自己的腿,而用一些繩索和三片鐵板綁成了繃帶。他跪在地上,把一片鐵板插入冰地的細縫里,并且使勁地用另一片鐵在上面摩擦。尼奴克聚精地看著他。諾尼仿佛感覺到那炯炯的眼神,并發出愈發熾烈的光芒。他繼續工作,并且企圖使自己忘記它的目的。那片鐵板現在已經有一面的刃了,并且愈磨愈鋒利,太陽升起時他剛好完成了工作。諾尼將那把新磨的尖刀從冰地拔出來,用拇指撫拭著刀刃。太陽的光芒,從刀面反射過來,幾乎使他一時眼花目眩。諾尼把自己完全變得殘酷起來。
                 
  “這里,尼奴克!”他輕輕地叫著。狗疑惑地看著他。
                 
  “過來,快!”諾尼喚著。尼奴克走近了一點。諾尼在它的眼神中看到恐懼。從它沉滯的喘息和蹣跚、笨重的腳步可以得知它的饑餓和痛楚。他的內心開始哭泣了。他痛恨自己,但又不得不狠下心來。尼奴克越來越近了,保持著它的警戒。諾尼感到喉間一股濃重的呼吸,他看出它那二只眼睛好似兩股痛苦哀怨的井泉。現在,就是現在!快攻擊它!諾尼跪倒在地上的身體因一陣激烈的哽咽而顫抖著。他唾罵著那把尖刀,把它瘋狂地往遠處擲去。他空著雙手,顛躓地向狗爬去,終于倒在雪地里。狗發出兇獰的咆哮,環繞著他的身體走動。諾尼現在充滿了恐懼。擲出那把刀子以后,他變成毫無防備。諾尼現在虛弱得毫無反抗的力氣。他的性命就好像懸在尼奴克面前的一塊肉,而它的眼中充滿饑餓的眼神。狗繞著他徘徊,并且開始從后面匍匐前進。諾尼聽到那饑餓的喉頭發出咕嚕咕嚕的唾液聲音。他閉上眼睛,祈求著這次的攻擊不要太痛苦,他感覺到它的爪子踏上他的腿,尼奴克溫熱的喘息逼近他的頸子,一股強烈的氣流聚集在他的喉頭。然后,他感覺到一條熱熱的舌頭輕輕地舔著他。諾尼睜開眼睛,懷疑地注視著它。他伸出一只手臂把狗和自己緊緊地抱在一起,悲傷地開始嗚嗚哭泣——一小時之后,一架飛機從南方起飛,上面一位年輕的駕駛員沿著海岸巡邏,他往下注視著那片漂流的浮水,在冰山的正上方盤旋,此時他看到一道刺眼的閃光。那是陽光在某件物體上反射起來的光芒。他的好奇心漸漸升起,他降低了高度,沿著冰山盤旋。此時,他發現在冰山的陰影之中一堆黑色的影子,從形狀上看起似乎是人類。仿佛那影子之中還分成兩個。他把飛機降落在水邊,開始巡查,發現了那兩個影子,一個人和一條狗。那個男孩已經昏迷不醒,但確信還活著,那只狗嗚嗚地在一旁哀鳴,已經虛弱得不能移動了。至于那道引起駕駛員注意的光芒,就是那把磨得雪亮的尖刀。它挺直地插在不遠的雪地上,在風中微微地顫抖著——。
 


網載 2013-08-27 10:39:22

[新一篇] 謎〔美國〕伊麗莎白。特倫特

[舊一篇] 鄉下佬的勸告〔美國〕威廉。薩洛揚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