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樹下〔日本〕井基次郎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櫻樹下埋了尸體!這是可以相信的,因為櫻花會開得那么美,真叫人難以相信。我不相信那美,所以這兩三天很是不安。不過,現在終于懂了。櫻樹下埋了尸體。這是可以相信的。不知為什么,在我每晚回家的路上,竟像千里眼那樣想起我房間里許多用具中最薄的小玩意兒——安全剃刀的刀刃——你說不懂——我也同樣不懂——想來一切都一樣。不論什么樹,一旦到了盛開狀態,就會向周圍散發一種神秘氣氛,宛如陀螺旋轉到完全靜止時清澄無比,像優美的音樂演奏往往伴隨某種幻覺,像灼熱的生殖幻化出光圈。都是會觸動人心、不可思議、鮮活生動的美。可是,昨天,前天,讓我的心陰郁無比的也是它。我覺得那種美不能相信,反而不安、憂郁起來,覺得很空虛。可是,我現在終于懂了。你可以想像一下,把尸體一具一具埋在這開得絢麗爛漫的櫻樹下。這樣你大概就可以了解讓我這樣不安的是什么了。馬一般的尸體、貓狗一般的尸體,還有像人一樣的尸體,都腐爛,長了蛆蟲,惡臭難聞;滴上水晶一般的液體,櫻樹根像貪婪的章魚,擁抱著它,聚集海葵食管般的毛根吸取那液體。是什么造出那樣的花瓣?是什么生成那樣的花蕊?我仿佛看見毛根吸取水晶般的液體排成沉靜的行列,像夢一樣在纖維管中往上爬行。——你干嘛做出這么痛苦的神情?難道不是美麗的透視術?我現在似乎可以凝注眸光觀賞櫻花,而從昨天、前天讓我不安的神秘中獲得了解放。兩三天前,我走下這兒的溪谷,沿著石塊前行,看見水沫中到處有蟻蛉像維納斯一樣誕生,朝溪水的上空飛去。你知道,他們在那兒舉行美麗的婚禮。走了一會,我遇見了奇怪的東西。溪水在干涸河灘上圍成小水塘。那宛如石油流動般的意外色彩浮滿塘水上。你認為那是什么?是幾萬只數不清的蟻蛉尸體。它們重疊的翅膀毫無間隙地覆滿水面,匯聚成光,流瀉出油一般的色彩。那兒就是它們產卵之后的墳場。看了以后,心里覺得很不舒服,但也況味到挖墳嗜尸者那種殘酷的喜悅。在這溪谷中,沒有一件東西讓我高興。只有黃鶯、大山雀和讓白色陽光泛出青煙的嫩葉衍生出模糊朦朧的心象:我需要慘劇。有了這種均衡感,我的心象才會明確。我的心像惡鬼一樣渴望憂郁。只有憂郁在心底慢慢形成的時候,我的心才會緩和下來。——你擦擦腋下,出冷汗了沒有?我也一樣。沒有東西會使它變得不愉快,想來一定黏如精液。這樣我們的憂郁才會完成。啊,櫻樹下埋了尸體。根本搞不清楚這尸體的空想由何而來,總之,尸體現在已跟櫻樹合而為一,不管怎么搖動,也無法從腦海里驅除。現在,我覺得我有權利喝賞花酒,就像村人有權利在那櫻樹下舉行酒宴一樣。


網載 2013-08-27 10:41:09

[新一篇] 再會〔日本〕阿刀田高

[舊一篇] 狗鼻子〔前蘇聯〕左琴科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