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日本〕川端康成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在這里所謂的盲,也可以不必當眼睛看不見的意思講。他拉著雙眼已盲的妻子的手,為了看一座出租的房子,在一處斜坡上,往上走著。
                 
  “那是什么聲音?”
                 
  “竹林子的風聲啊。”
                 
  “是啦,我好久不曾走出家里一步,幾乎都已忘了竹葉的聲音呢。現在的那個家,往二樓的樓梯梯階,分得好細啊。剛搬過來的時候,我的腳步很難配合,吃了不少苦頭。這個樓梯,如今才剛剛習慣了,你卻說又要去看新房子了。對于眼盲的人,住慣了的老房子可就像自己的身體一樣,每一個部分,每一個角落都了如指掌,所以就格外覺得親切,就像對自己的身體的感覺一樣。眼睛不瞎的人覺得死板沒趣的房子,眼盲的人卻可以和它水乳交融呢。想想看,今后可又有好陣子經常和新家的柱子撞個滿懷,或是給門檻絆了腳什么的,是不是?”他放了妻子的手,打開了涂白漆的木門扉。
                 
  “喲,像是樹木的枝葉繁茂的幽暗的院子似的。以后,冬天可就冷了。”
                 
  “是一座墻壁和窗子都顯得陰沉沉的洋樓啊。看樣子,住的是德國人了,這里還留著一個'里德曼'的名牌呢。”
                 
  然而一推開房子的大門,他卻像是受到眩眼的亮光似的,側轉了上身。
                 
  “真不錯。明亮得很。如果院子里是夜晚的話,這里頭可就是白晝了。”
                 
  黃色和朱紅色的粗條紋相間的壁紙,看起來好不熱鬧,有點像是節慶日里那種紅白相間的帷幕。深紅的窗簾,明亮得像是彩色電燈一般。
                 
  “有躺椅、有暖爐、有茶桌和椅子。衣櫥、裝飾燈——家具可說一應俱全了。你過來看看……”他說著,粗魯地,像是要把妻子推倒似的,把她推到躺椅處讓她坐下來。妻子就像一個笨拙的溜冰者一般,雙手在空中慌亂揮擺著,在彈簧的反彈下搖蕩著身子。
                 
  “喂,連鋼琴也都有呢。”
                 
  讓他拉著手,坐在暖爐旁邊的一架小鋼琴前面去的她,就像在碰觸什么怕人的東西似的,把琴鍵敲打了一下。
                 
  “啊!還會響呢。”
                 
  她于是彈起一只孩童歌來。這可能是她眼睛還看得見的少女時候學會而且依然記得的歌吧。他走進擺著好大辦公桌的書齋里一看,緊鄰著書齋的,竟是寢室。里頭是一張雙人床。床墊也一樣用紅白條紋的粗布料張成的。一坐到那上頭去,柔軟而且具有彈性。妻子的鋼琴漸漸地響出了快活的喜悅來。然而他也聽見,是盲者的悲哀,偶或按錯了琴鍵,她便小孩般地笑了起來。
                 
  “喂,你不來看看好大的一張床嗎?”你說有多么不可思議——妻子在新來乍到,不知前后高低的屋子里,竟能像明眼的少女一般,穩健邁步走到寢室里來。兩個人并肩坐到床邊上去,彼此手搭著背,一面還像裝有彈簧的玩偶一般,好樂好美地躍動彈跳了起來。妻子低聲吹起口哨來。都已忘了時間了。
                 
  “這里是什么地方啊?”
                 
  “不知道。”
                 
  “到底是什么地方嘛。”
                 
  “反正不是你家就是了。”
                 
  “這樣的地方如果到處都有,那該有多好。”


網載 2013-08-27 10:41:41

[新一篇] 面貌〔日本〕川端康成

[舊一篇] 棒〔日本〕安部公房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