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樹上的記號〔日本〕都筑道夫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六年之間,東京已變成到處都是汽車。而且,居然會有汽車開到人行道上來,這是萬萬沒有想到的。就在這大吃一驚的一剎那,想躲已經來不及了。林田幸造,緊緊地摟住吉岡,仰面朝天地摔倒在地。好容易才服滿了刑期,但是,在剛剛成為一個自由人,還不到三個小時的當兒,卻又變成一個不能自由行動的人,這真是一個極大的諷刺。看來吉岡只不過是腳部骨折,而林田,他自己也明白,傷勢是十分嚴重的。就在醫院動手術也需要很長的時間。
                 
  “我是要死的了,但是,就這樣死掉,我是死也不瞑目的。聽到我說話嗎?吉岡。你大概很快就會好起來。我有個最后的請求,請一定要答應我。”
                 
  在夜深人靜的病房里,林田一面強打精神,一面吃力地同鄰床悄悄地說。
                 
  “在名古屋,我有個女兒,就這么一個女兒。你要是能把我的錢送到她手里,就分給你三分之一。即使三分之一,也有一百三十三萬。這里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女兒的住址。”
                 
  林田拿出那張紙條。吉岡用手接過來說:“這么多錢,放在什么地方?”
                 
  “埋在地下,用油紙包著,分做兩包,總共有四百萬。雖然是埋在繁華的東京,但那里和鄉村一樣,十分偏僻,要走很遠的路,是一個有梅林的地方。”
                 
  林田詳細地交代了埋錢的地方之后說道:“錢是埋在梅林中的一棵樹根底下。樹上已經做了記號,你就放心吧。即使是細心的家伙看到也不會產生懷疑。這個記號是刻在樹上的一個圖案:一顆心上面插著一支箭。這支箭的箭羽,上面是四根毛,下面是三根毛。這就是識別記號的標志。”
                 
  “四百萬,是一萬元一張的鈔票,四百張嗎。”
                 
  “是一捆一捆的四十捆。那個時候既沒有一萬元一張的,也沒有五千元一張的鈔票。”
                 
  “這就是你犯案因而被捕的那筆錢吧?一直藏到現在,真了不起啊。我可以把錢送給她,但是,要分給我一半。”
                 
  “沒有辦法,就這樣吧,不過,要是你不送去,我就變作厲鬼來找你算賬。不信,就試試看。”
                 
  林田的聲音,充滿了信心。這是一筆讓他朝思暮想,死也忘不了的錢。原來是兩人合伙搶來的。他的同伙在作案的第二天,因為拒捕被開槍打死了,他這次不過是為了搞到遠走高飛的路費才去作案的,但是沒有成功。實際上,真正獨吞這筆巨款的人正是林田本人,而已死的同伙是無法在法律上提出異議的。
                 
  “好吧我一定給你送到。”
                 
  就這樣,吉岡答應了林田。但是吉岡的傷卻一直沒有治好,好容易才出院,卻正趕上一直以為自己受了重傷的林田也在同一天出院。林田一出院馬上就說:“前些日子,咱們講的那些話,你就把他忘了吧!”但是吉岡不同意。當天晚上,他們住在一個簡易旅館里,第二天匆忙地趕往車站,在旅館里,在路上,林田又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斷哀求吉岡,可是吉岡卻一邊甜甜地笑著,一邊堅持非要一半不可。在車站的站臺上,他說:“難道分一半還不行嗎?這筆錢,我要是想全部恭領,也不是辦不到的。”
                 
  冷不防,林田一下子把面帶奸笑的吉岡推倒在鐵路上。不消說,他是瞄準了火車進站的那個時刻。在一片混亂之中,林田溜出了車站。當他按著計劃好的路線,走到目的地的時候,已經接近黃昏了。然而,非但沒有發現自己做的記號,就連梅林本身也沒有找到。他向過路的人很隨便地打聽了一下。回答是:“啊,你問的是挖出巨款的那一片梅林吧。瞧,蓋了新房子的那一帶,就是原來的那一片梅林。”
                 
  六年之間,東京已經到處蓋滿了房子。


網載 2013-08-27 10:42:53

[新一篇] 老倆口〔日本〕都筑道夫

[舊一篇] 假如是你的話〔日本〕都筑道夫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