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的終點〔日本〕都筑道夫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終于到了。下了公共汽車,他邊走邊想,終于到了。他明知這是危險的。父母已不在人世,活著的只有那些他不想見的親戚。盡管如此,他還是想再看一眼自己出生的故居。他打算對出生的故居只看一眼就立即返回車站。他很疲倦,手里的提包也重的很。雖然里面只裝著換洗的襯衫和從銀行搶來的八百萬塊現款,還有搶銀行時使用的手槍,卻重得很,好像他過去犯過的所有罪行都裝在里面似的那么重。他步履維艱地走到自己出生的小鎮口,停住了腳步。藥鋪、自行車鋪、點心鋪,還排列著這些舊鋪子。和往昔一模一樣。山貨店的老人站在店前。他瞠目而視。老人本來是在他第一次入獄時死去的。他走近老人,確是山貨店的老人,老人不予理睬,也不開口。他往店里窺伺,見女孩子在看雜志。這個女孩子比他大兩歲,據說已經當了東京一個酒館的老板娘。他茫然窺伺巷內。看見自己出生的故居。從故居里走出中學生時代的自己。他跟蹤自己。中學時代的自己走進酒醬店。招呼了一聲,卻沒有人答應。是來買醬的,見沒有賣貨的,便把手伸進錢箱。是了,這是第一次。他見自己在往錢箱里望。不行。住手。一開始干,就會形成今天的自己。住手。中學生干起來了。他從提包里拿出手槍,對中學生摳動了扳機。頭腦恢復正常時,他已被警察抓住了雙腕。這里是他出生的小鎮,卻不是從前的酒醬店。一個長發學生倒在他身旁。學生手里抓著手提式保險柜。周圍嘖有煩言:“準是盜竊沒有人看門的人家的,但冷不防就開槍也太那個了。”
                 
  “莫非是個瘋子?”
                 
  “還是個學生嘛,是順手牽羊吧。”
                 
  “可憐見的。”
                 
  他一邊被警察拉走,一邊大叫:“我是把他救了;不使他嘗到我這樣的痛苦!”


網載 2013-08-27 10:43:12

[新一篇] 食欲〔日本〕都筑道夫

[舊一篇] 老倆口〔日本〕都筑道夫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