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傷痕〔日本〕小林多喜二
傷痕〔日本〕小林多喜二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紅色救援會”①打算在群眾的基礎上發展壯大組織,決定以“小組”為單位,直接在各個地區的工廠中扎根。××地區的××小組,每開一次會都要增添一兩個新組員。新組員在加入時都作簡單的自我介紹。有一次,新加入了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婦女。組長給大家介紹說:“這位是中山同志的母親。中山同志最近終于被送到市谷監獄里去了。”
                 
  中山的母親顯得有些局促不安。
                 
  “我覺得,因為自己的閨女進了監獄就冒冒失失地跑到救援會里來,總有點兒不好意思……”閨女只要兩三個月不回家,管區的警察就打電話,叫我到某某警察局去把她領回來。我每次都大吃一驚,幾乎是哭著跑去的。他們把她從下邊的拘留所里帶上來。她的臉又蒼白又臟,不知在里頭待了多少天了,渾身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據閨女講,她是因為當什么聯絡員被他們抓去的。
                 
  “可是她在家里只待上十來天,突然間又沒有影兒了。過了兩三個月,警察局又來傳我啦。這回是另一個警察局。我到那兒一個勁兒地鞠躬,說都怨我這作娘的對孩子管教不嚴,認了錯,賠了不是,才又把她領了回來。大概就是這一次吧。閨女說警察嘲弄她說:'你還干聯絡員嗎?'這使她很氣惱。我說這有什么可氣的,只要你能早出來就比什么都好。
                 
  “閨女回到家里,給我講了她們干的許多事情。她說:'娘,您根本用不著給警察那么鞠躬。'閨女說什么也不肯放棄搞運動,我也只好由著她了。沒多久她又蹤影不見了。這回卻半年多沒有消息。這樣一來,我反而像傻子似的,天天眼巴巴地盼望著警察局來通知我。(笑聲)”特務常到我家來,我每次都把他們讓到屋里,端茶倒水,轉彎抹角地探聽閨女的消息,可是一點也探聽不出來。——這樣大約過了八個月,閨女突然間又回來了。不知怎的,她臉上的表情好像比以前更嚴肅了。想到這期間閨女遭的罪,我的心好像被什么東西堵住似的。不過,我還是和她有說有笑的。
                 
  “那天晚上我們娘兒倆一塊上澡堂去,我們有很長時間——也許有一年沒一塊去了。閨女很難得地說:'娘,我給您搓搓背吧!'我聽了這話,高興得把過去的苦惱忘得一干二凈。
                 
  “可是,當進到池子里,一眼看到閨女的身子,我一下子呆住了,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凝住了似的。閨女看到我的樣子,也嚇了一跳,向我說:'娘!您怎么啦?'我說:'什么怎么的不怎么的,哎,哎,你的身子是怎么搞的喲!'說著說著,我竟當著別人的面小聲地哭了起來;閨女渾身上下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啊!”'喔,您說這個呀,'閨女毫不在意地說,'是××②的耶。'“接著她笑著說:'娘,您要是知道我被毒打成這個樣子,就會明白,說什么也不該給那幫家伙喝一杯茶的!'這句話雖然是閨女笑著說的,可是它猛烈地震動了我的心,真比講上一百遍的大道理還要強啊!”閨女打第二天起又不見了,這回可真的被關進監獄了。閨女身上的傷痕,一直到現在我也忘不掉!“中山的母親說到這里,使勁地咬住嘴唇。注:①”紅色救援會“,全稱”國際革命運動犧牲者救援會“,是一九二三年在共產國際領導下成立的國際革命者的救援組織。②據《小林多喜二全集》第五卷,青木書店一九五四年版,第三四○頁注,這兩字可能是”拷打“。
 

2013-08-27 10: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